所有小圈子當中,都在議論這件事情。

然而沈義卻是倒在沙發休息區,淡淡的品味着酒會裏的紅酒,若無其事。

姚俊一臉壞笑,道:“沈先生,您聽到了嗎?周圍的這幫人都在議論您呢!”

“若是讓他們知道,他們心中憧憬的那位神祕富豪就在他們身後,他們一定會驚掉下巴呢!”

常欣則是沒有姚俊那樣來恭維沈義,她卻是如一個小精靈一樣,在這個酒會現場來回竄動,幾個回合下來,幾乎都要把這裏的冰淇淋吃光了。

“喂!你幹嘛呢?!”

就在這時,一個小圈子那邊傳來了一個男人情緒激動的謾罵聲。

很快,常欣的聲音便是傳了過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只見常欣一邊道歉,一邊給那西服男子擦着鞋面上和褲腿上沾上的冰淇淋。

西服男子名叫“葛洪”,乃是江北一個排名前二十的大家族裏的一員。

剛纔他正在跟朋友議論那位神祕富豪的事情,突然一轉身,就撞到了常欣,然後他的褲子就被冰淇淋蹭髒了。

“你長沒長眼啊?我這條褲子可是阿瑪尼的!碰壞了,你特麼的賠得起嗎?”

葛洪一臉憤怒的朝着常欣罵道,下意識的把常欣就當成了這裏面的服務員。

因爲常欣常年一直被關在家裏,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她是孫家大小姐的事情。

所以這個葛洪纔會對常欣這般不遜。


常欣本來是在給葛洪擦拭着皮鞋上的冰淇淋的,但是聽到葛洪這麼一說話,她頓時就不開心了。

“阿瑪尼的怎麼了?是你的碰到了我!我好心給你擦,你還罵我?”

常欣很不服氣的跳腳狡辯。

葛洪頓時一臉不爽,道:“我罵你怎麼了?!我褲子髒了,就是你的冰淇淋蹭的!我罵你怎麼了?” “你!”

常欣頓時氣的小臉上鼓起了包,一時間有些無力反駁。


她磕磕絆絆道:“可,可是,是你撞到了我!這才蹭上的!”

葛洪呵呵一笑,道:“講道理是不是?那我們就好好講道理!我不管誰碰得誰,我就知道我現在這條價值一萬塊錢的阿瑪尼被你弄髒了!這事兒怎麼辦吧?”

常欣也是不甘示弱,道:“你說怎麼辦?”

葛洪陰險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常欣的身材和臉蛋。

常欣雖然不是那種身材高挑,無比驚豔的女子,但卻是一個小巧玲瓏,十分可愛的小蘿莉!

男人也許抵抗得住高挑美女的誘惑,但是很少有人會拒絕就小蘿莉的主動。

葛洪見常欣這麼漂亮,又這麼蠢,頓時就起了色心!

“我看你也賠不起我這條褲子!今天,你要是跟我去開個房,讓我爽一爽,我們就兩清了!你說怎麼樣?”

葛洪說完,露出了一臉的淫笑。

“你!”

常欣頓時氣了個半死,罵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無恥!”

“呦呵?”葛洪冷笑一聲,高喊,道:“大家都聽到了嗎?這個小丫頭把我的褲子蹭髒了,不賠錢也就罷了,還罵我無恥呢!”

這話一處,頓時引起了周圍人的厭惡。

那股子厭惡都是投向常欣的。

“這個小丫頭,長得挺可愛,怎麼這麼不是個東西!”

“就是就是!把人家褲子弄髒了,道個歉不就完了嗎?還罵人!”

“唉,世風日下啊!我們年輕的時候,比現在的小孩要有素質多了!”

“太噁心人了,現在的小孩真沒有素質!”

周圍頓時響起了無數的謾罵數落聲。

常欣在這一刻都要氣哭了。

“明明是他撞了我,明明是她把我的冰淇淋撞壞了,你們還來罵我?”

“你們不講道理!你們不辨是非!嗚嗚嗚。”

常欣捂着臉,哭着,說着,但是周圍的人都跟沒有聽見一樣。

畢竟他們都沒有見過常欣。

在江北上流圈其實圈子是很小的,若是有錢人,他們都會第一時間認出來。

但是他們都不認識常欣!


這就說明常欣就是一個這裏的服務員。

比起一個服務員,他們當然會幫葛洪說話。

誰讓葛洪是大家族的子嗣呢?

“小姑娘,趕緊給人家葛少爺道歉吧!省的丟了工作!”

“就是就是!做錯了事就得道歉!葛少爺說什麼你就照做就行了!”

“我看你也十七八歲了吧,別看長的小,恐怕早已經不是處女了吧?還裝什麼清純?做錯了事,讓葛少爺懟一炮,又怎麼了?”

周圍那個小圈子裏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直接把常欣氣哭了。

她想反駁,但是面對這麼多人,她根本就對抗不了!


她又是一個小姑娘,臉皮本來就薄,哪裏能受得了這麼多人的指責?

她哭了。

就在她絕望的時候。

一個男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我說你們,這麼多大老爺們,欺負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你們有意思嗎?”

“沈義?!”

常欣大叫一聲。

來人不是沈義又是誰?

沈義笑笑,將常欣護到了身後,獨自面對這些人。

這個小圈子裏的人見到沈義,頓時都是一臉疑惑,互相面面相覷,表示了不認識以後,然後便又點了點頭。

他們都是確定了,沈義也不是他們上流圈子裏的人!

因爲在江北上流圈子就沒有姓沈的!

這八成也是一個服務員!

“滾你大爺的!你一個垃圾服務員也敢罵我們?”

說話的人就是先前罵常欣不是處女的那個四十多歲一臉鬍子的肥油老男人。

他這話一出,便就要朝着沈義推搡!

可是就在他的胖手剛拿出來的時候。

突的!

沈義動了!

咚!

沈義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他的肚子,雖然穿着西服和襯衣,但是也明顯能看到產生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氣浪波紋。

嘭!

一聲空氣爆炸的聲音。

那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直接將三張桌子砸成了一地碎木頭!

譁!


這一瞬間,周圍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所有人都面呈驚駭之色。

沒有人會想到在這個場合居然會發生打架鬥毆的事情。

那個小圈子裏的人比如葛洪等,在這一刻都是愣了!

他們沒想到沈義居然這麼果斷乾脆!

二話不說直接就出手了!

一拳把那三百多斤的胖子打飛,看那胖子咕嚕咕嚕吐着血泡的樣子,八成已經廢了!

他們更沒想到的是,沈義居然這麼強!

但是,他們可都是江北上流圈的人,又怎麼會去懼怕一個服務員?

在他們的世界觀裏,拳頭硬的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英雄而已!

而英雄在權力面前,也不過僅僅是工具!

沈義雖然強,但是也只不過是一個工具罷了!

“小子!你居然敢打人!你是不想活了嗎?!”

葛洪目光緊促,很是不高興的發出了一聲怒吼。

隨即,他手一招呼,便是把四五個自己的貼身保鏢叫了過來。

“喂喂喂,你們幹什麼?!”

姚俊在這一刻站了出來,欲要上前阻止這些人對沈義出手。

在他眼裏,沈義雖然厲害,但是也打不過五個保鏢啊!

但是,他剛走到葛洪面前,便是被一個保鏢抓了住,一個肘擊直接將他拍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