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爲方雪嫣沒有想出非常好的計謀,所以直接讓蘇薇兒代她父親受罪,心裏纔會好受一些。

“方雪嫣,放了我爸爸,有什麼其他條件,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我都會答應你。”

蘇薇兒站了起來,發現在方雪嫣的面前說那些廢話根本沒用。

“想讓我放了你的爸爸,怎麼可能? 丞相夫君不好惹 蘇薇兒,我告訴你,你對我做出的那些事情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忘記,又怎麼可能會放了你爸爸?休想。”

說白了,就是癡心妄想。

“呵呵,方雪嫣,你一定要逼我嗎?”

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方雪嫣一直咄咄逼人,就別怪她心狠手辣。

“怎麼了,難不成你還想要反抗嗎?”

“就算反抗又如何?實在不行,我跟你同歸於盡。”

蘇薇兒寧死也不希望看見爸爸受盡侮辱。

“哼,你想多了,就算你想要死,也需要我給你機會才行。”

方雪嫣眼底閃過些許凌厲,對一旁的保鏢吩咐,“去,給我狠狠地教訓教訓那條狗!”

她指着蘇致遠的方向,無非是在侮辱蘇薇兒的爸爸。

“是,方小姐。”

幾個男人點了點頭,朝着蘇致遠走了過來。

蘇薇兒一把將蘇致遠拉到了自己的身後,“我看你們誰敢動我爸?!”

她目光凌厲的掃視着那些人,森冷的表情帶着肅殺氣息,似乎那些人只要敢上前一步,她就敢跟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去,把蘇致遠好好收拾一頓,如果能連蘇薇兒一起收拾了,我賞你們每個人十萬!”

方雪嫣已經是將死之人,從事模特行業多年,手裏積攢下來不少的積蓄。

可是她身患了艾滋,雖然不至於立馬就死,可現在國內外都沒有任何的治療方式,唯一的選擇就是等死。

所以那些錢留下來也沒用,出手自然闊綽。

一聽見每個人十萬賞金,那些人眼眸一亮,三四個人直接朝着蘇薇兒撲了過去。

“收拾一個娘們兒還不容易嗎?”

“就是,打的她滿地找牙。”

“區區一個女人,廢的了什麼功夫?”

……

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着,朝着蘇薇兒擡腳踢了過去。

蘇薇兒將蘇致遠護在身後,誰知道其中一個激靈的男人俯身撿起了鐵鏈,狠狠一拽。

砰——

一聲悶響,蘇致遠重重的摔倒在地,“啊……嗚嗚……嗷……”

他疼的嗷嗷直叫,腦袋撞在了青石磚地面上,磕的頭髮暈。

“該死!”

蘇薇兒被蘇致遠的情況亂了分寸,俯身去攙扶爸爸的時候,不然一腳踹在了腰部。

那一腳力道非常的大,蘇薇兒整個人瞬間倒地,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疼的不行。

“你個小賤人,還以爲你是誰呢,我們哥幾個你也是對手嗎?”

“敢惹方小姐,真是不知死活。”

“大哥,別廢話,給我打。”

……

幾個人說着,直接朝着蘇致遠一陣拳打腳踢。

“你們別打我爸。” 他的表妹絕對不會是這種心狠手辣的女人,他們陸家更沒有如此心如蛇蠍的親人。

如果不是因爲母親跟方家的關係,他寧願永遠不會認識方雪嫣。

“你……!”

方雪嫣氣的面紅脖子粗,被陸少宸的話氣的不輕。

垂在身側的雙拳緊握,歡歡站在起來,走到了一名保鏢面前,拿出一把匕首,心一橫,對着自己的手指狠狠的劃了一刀。

所有人被她的表情給嚇壞了。

不明所以。

但看着她慢慢的走向蘇薇兒的那一刻,便明白了她是什麼意思。

“方雪嫣,你幹什麼?”

蘇薇兒擰了擰眉,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卻被身後勒住她脖頸的男人控制住了,無法往後退半步。

“陸少宸,你不是非常喜歡蘇薇兒嗎?哦,對了,你可能還不知道我現在的身體情況吧。既然如此,我不放告訴你,我得了病,艾滋病。你說說,如果我……”

她脣角揚起一抹森冷駭人的笑容,一把握住了蘇薇兒的手,拿着匕首在她食指上狠狠地劃了一刀。

“嘶……”

蘇薇兒疼的倒抽一口氣,臉色也白了幾分。

“你說,如果我把我的血摁在她的傷口上,結果會怎麼樣?”方雪嫣舉起了她正在出血的手,笑得猙獰恐怖。

“你……你別激動。”

陸少宸也被方雪嫣的一舉一動給嚇到了,不得不說,面前的女人真的是瘋了,居然有這麼瘋狂的想法。

同時陸少宸也有些後悔。

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所以他根本沒有時間調查方雪嫣,不然的話也不至於對她的情況都不瞭解。

好在最開始蘇薇兒被人封印記憶之後就安排了人暗中保護着蘇薇兒,不然的話這一次她失蹤,他也根本不可能察覺到。

“方雪嫣,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不管怎麼說,我們之間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現在重要的是應該配合治療,而不是……”

“啊!”

正當蘇薇兒看着方雪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一道鐵鏈聲音嘩啦啦作響,只見着蘇致遠一下子撲到了方雪嫣,一把從她手裏搶走了匕首,將人壓倒在地,順勢用刀子一下子狠狠地刺在了他的腹部。

“啊……唔……啊啊啊……”

所有人都聽不見蘇致遠在說什麼花,因爲嘴巴里發出來的聲音都是啊啊嗚嗚的沙啞聲音,宛如一隻不祥的烏鴉的聲音。

“噗……”

清脆的細微聲音響,方雪嫣一把拔出了腹部的刀子,又一下子紮在了蘇致遠的心臟處。

“啊……爸?”

蘇薇兒瞪大雙眸,萬萬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根本無法接受。

她不停地掙扎着,奈何勒住她脖頸的男人力道太大,緊緊地淚珠她的脖頸,一動不動,呆呆的看着一旁的一幕。

DC家的騎士 所有人都知道方雪嫣有艾滋,每個人避之不及,哪兒還會上前?

紛紛奪得老遠。

蘇致遠不停地叫着,好似發了瘋似的,又抓着心臟處的刀子在方雪嫣的身上不停的刺着。

場面血腥到了極致,根本無法入眼,恐怖極了。

等着陸少宸上前拉開了蘇致遠的時候,他便渾身無力的倒在地上,一雙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蘇薇兒,沒有了任何的反應。

“噗……唔……唔……”

倒是方雪嫣身體不停地抽搐着,顫抖着,渾身滿滿的都是鮮血,看着十分駭人恐怖。

她那一雙瞪大的眼眸盯着蘇薇兒,染滿了鮮血的手顫巍巍的指着蘇薇兒,張着嘴巴似乎要說些什麼。

許是因爲身體過於虛弱,所以所有的話說了出來卻聽不見聲音。

最終,啪嗒一下,她手臂跌落在地,腦袋一偏,沒了呼吸。

“臥槽!”

陸少宸上前,一腳踢開了勒住了蘇薇兒的男人,將蘇薇兒拉進了懷中,立馬脫下了圍巾擦拭着她手上的血漬。

“放開,放開我,少宸,你放開我!” 無論是那一個人,對她的打擊都非常的大。

奈何事情全部都積壓在一起發生了,那樣的不可思議,那樣的恐怖駭人,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承受範圍。

即便是陸少宸都覺得不可思議,便不要在說蘇薇兒了。

她心裏就更加的難受,更加的難以自控。

選擇了墓地,安葬骨灰,蘇薇兒靜靜的站在墓碑前,一言不發,就那樣站着。

兩天的時間,她滴水不飲粒米不進,完全消耗着自身的體能強撐着。

陸少宸真的擔心蘇薇兒會忽然倒下去。

“薇兒,我知道你心裏難受,所以你能不能吃點飯,這樣的話,你就算是傷心也能撐得住啊,不然的話你若是倒下去了怎麼辦?”

陸少宸不知道該怎麼安撫蘇薇兒。

因爲她現在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自己也非常的疲憊。

風成集團面臨陸氏集團的打壓,方雪嫣的死加劇了蘇薇兒跟陸家與方家之間的矛盾。

兩家公司合力打壓風成集團,陸少宸壓力非常的大。

還有方家人不停地找蘇薇兒的麻煩,全部被陸少宸壓了下去。

還有伊娜的事情也在不停地的調查,伊娜更是事事都找他。

可以說現在這種情況最忙碌的人就是陸少宸,她一個人兼顧着所有。每天二十四個小時忙得團團轉,根本沒有睡覺的時間。

好不容易陪着蘇薇兒,奈何她還是那樣的表情和樣子,讓陸少宸心疼到了骨子裏。

“丫頭,吃點飯好嗎?就算你不吃飯也要喝水啊?你爸爸去世了,我心裏也很難受,可你需要振作。不然的話,你爸爸的公司承受着打壓,你真的想要看着風成集團就此倒閉嗎?那是你爸爸的心血,是你爸爸唯一留給你的,你明白嗎?”

陸少宸費盡心思的安慰着她。

蘇薇兒黯淡無光的眼睛忽然有了光澤。

蒼白起了皮的脣瓣微張,“對,你說的對。”

那一刻,陸少宸聽見她微弱的聲音爲之一顫,立馬打開蘇打水遞給她,“來,喝一口,補充一下機能。”

現在的蘇薇兒已經虛弱到了極致。

前一陣子發生的那麼多的事情,她還會哭鬧,現在完全不會了。

所有的事情完全一個人默默地承受。

陸少宸心裏非常的難受。

蘇薇兒接過水,朝着蘇致遠墓碑前倒了一些,說道:“爸,你放心,我蘇薇兒在此立誓,你的風成集團我就是拿命,也會保住的。”

說完,她眼眸閃過些許凜寒的肅殺氣息。

仰頭,將剩下的半瓶蘇打水喝完。

砰咚——

礦泉水瓶被她丟在一旁,蘇薇兒轉身就走了。

一句話也沒有再說。

陸少宸嘆了一聲,立馬追了上去。

“薇兒?”

喚了一聲,跟在她的身旁,生怕蘇薇兒突然昏厥。

回到了家裏,剛剛抵達別墅門口,便發現別墅門口站着一羣人。

陸少宸的車緩緩行駛過去,側目看了一旁的蘇薇兒,見到她沒有讓停車的意思,陸少宸便直接停在別墅的正門口。

這時,兩人才清晰的發現,那一羣人正是方家的人。

“薇兒,你在車上坐着,我下去。”

陸少宸沒有想到方父方母居然會找到了蘇薇兒的家,在門口守着。

這些天的日子裏,他爲蘇致遠找墓地都找的非常隱蔽的地方,生怕被方家的人找到了,然後讓死去的蘇致遠不得安靜。

“不必!”

蘇薇兒深吸一口氣,推開了轎車門,走了下去。 方勤國撂下一句話,揮了揮手,帶着一行人離開了。

但是方母不依不饒,撲到了蘇薇兒的面前欲去撓蘇薇兒,但卻被方勤國一把給抓了回去,“行了,別鬧了,雪嫣已經不再了,你沒看見那些記者已經過來了嗎,趕緊走。”

方勤國指了指不遠處,果不其然,還真的有不少的記者往這兒趕過來。

“蘇薇兒,你給我等着,我女兒的事情我跟你沒完。我一定要讓你爲她陪葬!”方母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整個人幾乎要崩潰了一般。

“走啦!”

方勤國拉着方母上了車,一連帶過來的那些保鏢也都上了車,驅車離開了。

他們剛剛離開了,記者們蜂擁而至撲了過來。

“蘇薇兒,聽說你是害死了方雪嫣?”

“方雪嫣身爲一線明星,同在LK國際,你們之間是私仇緣故導致你蓄意報復嗎?”

“蘇薇兒,你殺了方雪嫣怎麼沒有被抓坐牢?”

……

記者們扛着攝像機,一陣瘋狂的拍攝,手裏拿着的麥恨不得都能戳到了蘇薇兒和陸少宸的連上去。

陸少宸一把將蘇薇兒摟在了懷中,冷麪掃視着那些記者,沉聲說道:“子虛烏有的事情,你們這麼說算是誹謗。方雪嫣的事情已經移交警察局,有什麼事情你們到警察局裏詢問。”

蘇薇兒抿了抿脣,看着她們說道:“方雪嫣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你們有什麼事情去找方家。”

對於方雪嫣的事情,蘇薇兒一句話都不想說。

可是面對媒體,她有些話不說也不行。

“我們還聽說了陸少的朋友婭婭死了,這件事情跟你有關係嗎?”

“警方對方雪嫣的事情全部隱瞞了,是有什麼不能告人的祕密嗎?”

“人盡皆知你跟方雪嫣兩人是仇敵,你是蓄意報復?”

“陸少宸兒子的事情你怎麼處理的?”

……

蘇薇兒聽着他們說的話,已經不想再回答了。

看也不看陸少宸,拉着他的手,說道:“少宸,我們回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