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對普通人來說,只要看了電影就必死無疑,但到了黎曉曉這個層次的玩家,精神力都十分強大,即使在自己的領域裏,扶桑嫂也很難從玩家身上討到什麼便宜。

“所以,這個副本的難點不在於和扶桑嫂戰鬥,而是在於找到她的真身?”

扶桑嫂構建幻境的能力的確和楚阿姨平分秋色,甚至更勝一籌,但在殺人能力上面卻遠遠不如。

至少楚阿姨真身在哪裏所有玩家都知道,可是即使知道,還是沒人能在她的領域裏殺了她,由此可見楚阿姨的強大。

但扶桑嫂的真身在哪裏呢?電影裏沒說,鬼知道在哪兒!

不過,有一點卻可以肯定。

黎曉曉驀然睜開眼,眼睛裏閃爍着冷光,“就在這個幻境裏!”

鬼瞳萌寶:妖孽老公萌萌噠 幻境很大,但黎曉曉絕不會因爲難找就放棄,這不是完不完成任務的問題,而是……這個扶桑嫂,冒犯了他的逆鱗!所以,她必須死!

黎曉曉又閉上了眼睛,手握鍋子和火焰刀,行走在幻境中。

走了許久許久,一絲熟悉的味道忽然鑽進了黎曉曉的鼻子。

“抓到你了!”

黎曉曉精神一振,快步往那味道的方向走過去。

味道越來越濃,可是黎曉曉卻停了下來,因爲他發現,那股味道竟然是從兩個方向傳來的,一股稍強,一股稍弱。

若是用精神力去感應,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只能說,二者都超出了他的精神力感應範圍,但在這個單純的幻境中,他的嗅覺卻比精神力更加敏銳。

越姬 猶豫了一下,黎曉曉朝着稍強的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沒走多久,他又停了下來,因爲面前多了一堵無形的牆。

“哼!果然是這裏吧!”黎曉曉冷笑,“還建個牆把自己的真身保護起來?倒是挺謹慎的,可惜瞞不過我!”

黎曉曉將自己的精神力擰成一個鑽頭探向前方,滋滋的開始鑽牆……

……

王瀟南三人選擇手拉手跳坑之後,果然沒有失散,依舊手拉手的落在了一間屋子裏,嗯……依舊是他們剛剛呆着的那個屋子,屋子的地上依舊有個黑乎乎的大洞……

“臥槽……”柯鴻宇忍不住爆了粗口。

師無一揉了揉額角,“爲什麼我一點兒都不意外。”

王瀟南面無表情的看着地上的洞,“這可真有趣。”

“所以呢?”師無一看着王瀟南,“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

“在副本里,當你被困在一個地方找不到出去的方法時——”王瀟南說着頓了一下。

師無一和柯鴻宇都希翼的看着他。

王瀟南忽然一笑,看向柯鴻宇,接着說道,“記住,我們還有最後一條路,那就是——暴力破解。”

王瀟南指着牆壁,“柯鴻宇,這個你應該很擅長。”

柯鴻宇眼睛一亮,立刻擼袖子上前,“早說嘛!動腦子啥的太麻煩了,還是無腦推比較簡單啊!”

轟!

砂鍋大的拳頭,狠狠砸在牆壁上,頓時,整個空間都晃盪了起來……

…… 穿過那堵牆之後,黎曉曉感覺自己來到了另一個空間。

說不上的一種玄奧感覺,或許是進入了另一個幻境,或許是回到了電影世界的現實世界,總歸不是原來那個空間了。

黎曉曉睜開眼……這種說法不恰當,或許說是‘打開視覺’更爲恰當。

總之,黎曉曉看到了一些東西,一些他不能理解的東西。

這是一個黑漆漆的虛空,他的周圍,許多條各色光線組成的管道交織縱橫,數不清的白色光點在這些管道里“行走”,速度飛快!

就像是一條條光線的溪流,不知流向何方。

黎曉曉想伸手摸一摸最近的那條光線,可是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手!

想要低頭看自己的身體,可是無論他的視線旋轉到什麼角度,都看不到自己。

這隻能有一種解釋——他現在沒有身體。

他所看到的一切,也不是真實物體通過眼球傳輸到大腦的視覺信號,而是某種能量直接映射在他靈魂上的視覺信號。

所以他明明沒有眼睛,卻可以看到東西。

如果沒有經歷過林中小屋事件,黎曉曉可能會對眼前的景象很茫然。

但經歷過林中小屋柯鴻宇破壞系統控制的事情之後,黎曉曉對這個地方有了一個猜測:

“難道……這就是系統控制電影世界的‘控制中樞’?”

想想很合理。

從無面的話裏可以推測到,系統控制電影世界都是在電影世界尋找一個與劇情緊密聯繫的物體來建立鏈接的,《厲鬼將映》這部電影與主線劇情相關的東西並不多。

電影膠片的話,是那個厲鬼的棲身之所,玩家接到主線任務第一個想到的肯定就是燒掉膠片吧!所以系統不可能選擇膠片作爲鏈接媒介。

那麼,還有什麼是與電影緊密聯繫,卻又不太可能被毀壞的呢?

電影院。

這部電影的大部分劇情都發生在這家電影院,甚至男女主角都是影院的員工,所以將這家電影院作爲鏈接媒介無疑是十分合適的。

扶桑嫂建立的幻境與影院空間重疊,黎曉曉本來就身在影院之內,卻沒想到,本來是想尋找扶桑搜的真身,卻誤打誤闖的跑進了系統對電影世界的控制中樞。

“所以說——”黎曉曉在這個中樞裏飄來飄去,暗自嘀咕着,“玩家進入電影世界果然只是‘魂穿’啊。”

這也很合理,魂穿畢竟比身穿簡單一些,畢竟靈魂只是一股能量而已,能量的定向傳輸只需要拉根線……或許連線都不用,但如果想要傳輸一個大活人,那可就難得多了。

但,只是魂穿的話,那麼現實中消失的玩家身體到底去了哪裏呢……還真是未解之謎啊!

“不知道這裏能不能找到扶桑嫂在哪裏的線索。”

黎曉曉嘀咕着,在中樞裏繼續瞎轉悠,不時的企圖去碰一碰那些線路里傳輸的光點,但那些透明光線組成的線路卻牢不可破,他剛剛碰到就會被彈開,更別說窺探裏面傳輸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什麼都看不到,還是試試用精神力感應吧……”

黎曉曉又“關閉”了自己的視覺。

這下子,整個世界簡單明瞭許多。

他發現,整個控制中樞裏所有的大部分線路傳輸的都是一些信號,有進來的也有出去的,但有一條特殊的線路,傳輸的卻是一股極爲精純和強大的能量!

只是,量很少。

過好一會兒纔會傳輸一團能量,且每次傳輸的能量總量都不大一樣。

最爲奇怪的是,饒是黎曉曉現在已經見多識廣了,他還是無法分辨這種能量是什麼。

與他們玩家使用的靈力魔力都完全不同。

是一種十分陌生的能量。

好奇的黎曉曉順着那根傳輸能量的管道向彼端前行,可是沒過多久他就被一層屏障擋住了,而那能量管道卻繼續在虛空中延伸,不知通往何方。

試了一下,黎曉曉完全無法對這面牆造成任何傷害。

就在黎曉曉想着能不能在這裏面搞點幺蛾子的時候,一束紅光忽然掃過了黎曉曉,然後,黎曉曉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大力踹了一腳,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吧唧摔到了一個堅實的地面上!

黎曉曉躺在地上緩了好幾秒才睜開眼,便看到一羣暹羅吃瓜羣衆圍着他指指點點,正前方,正是電影院的大門……

一個影院的美女保安從人羣中擠過來,把摔的頭暈眼花的黎曉曉扶了起來,關切的問了一句,“你怎麼樣?要不要叫救護車?”

當然,說的是暹羅語,黎曉曉一個字都聽不懂,但他從美女保安關切的表情中猜到了大概意思。

於是他笑着搖搖頭用英文說,“我沒事。”

美女保安愣了一下,畢竟都是東方人種,長相上區別不是很大,黎曉曉的五官不是師無一那種東方的清秀型,而是輪廓比較鮮明、些許深邃的那種,美女保安也沒想到他竟然是個外國人。

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用不太熟練的英語說,“那我扶你去影院裏坐坐吧!”

“不用了,我去臺階上坐坐就好。”

剛剛從幻境裏跑出來,黎曉曉可不想一進去又被扶桑嫂給拉到幻境裏去。

然後黎曉曉任由美女保安扶着慢騰騰走動,美滋滋的享受了一把。

嗯,其實黎曉曉第一眼就認出來這個美女保安就是電影的女主角小誦,對於長得漂亮的電影角色他總是過目不忘,看這部電影的時候一直在吐槽,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怎麼會看上那個小謙?!簡直就是花糞配!

還好影片結尾男主角被扶桑搜殺死了,讓黎曉曉心裏稍感寬慰(=_=!)。

聊了一會兒天,小誦見黎曉曉的確沒事,便轉身進了影院——現在還是工作時間呢!

黎曉曉則看着小誦的背影感嘆,這個女孩子真是完美啊,長得漂亮心地又好,在電影劇情裏,男主角小謙賭博又嗑藥,還偷小誦的手錶去典當……被發現還打了小誦!

就這樣小誦最後還是原諒了他,實在是……

實在是……

這樣的女朋友請給我來一打! 嘭!嘭!

柯鴻宇的拳頭不停的砸在牆上,發出轟隆隆的響聲,整個屋子顫兒顫兒的……可就是不破!

前妻太難追 一旁,師無一和王瀟南面對面坐在地板上,一人拿着一手撲克牌。

“一對六。”師無一出完牌,順口喊了一聲,“鴻宇加油!”

“一對A。”王瀟南甩出一對A,也順口喊了一句,“鴻宇,再加把勁,幻境的結界快要到臨界點了,很快就能打破了!”

柯鴻宇:……

……

黎曉曉走到發行商辦公大樓後面的時候,恰好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正在排水管附近徘徊,時不時的緊張兮兮的看看四周。

這樓後面雖然是一條小巷,雖然是大白天,但來往的行人十分稀少。

他並沒有注意到行走在暗處的黎曉曉,看看四周沒人了,朝手心吐了兩口吐沫,然後扒着排水管笨拙的往上爬……

黎曉曉饒有興趣的看着他慢慢騰騰的爬到了一樓半,然後,吧唧一下摔了下來,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坪上,半天沒起來……

黎曉曉走過去,站在他頭頂旁邊,居高臨下的笑看着他,“田熙珉,你這是在幹嘛?”

看到黎曉曉,田熙珉蹭的坐了起來,趕緊給自己邀功,“我發現你們都被扶桑嫂拉進幻境了,於是我就去放映室把那捲膠片給燒了,但你們還是沒出來,我就想啊,是不是要把其他膠片也燒了才行?於是查了發行商的資料,就到這裏來了……”

“本來我想從正門混進去的,但他們的安保十分嚴格,所以……沒辦法我只好到後面來爬牆了……”

田熙珉一邊說着,一邊偷偷關注着黎曉曉的表情,可讓他失望的是,黎曉曉似乎沒什麼多餘的表情,只是禮貌的微笑而已。

聽完田熙珉的敘述,黎曉曉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接下來我來吧,你幫我把風。”

說着,黎曉曉瞬間穿上了冰魄戰衣,輕輕一跳就貼在了牆面上,然後蹭蹭蹭的三兩下就爬到了那家發行商所在的樓層,從一個開着窗戶的無人房間翻了進去……

一連串風騷的走位,將田熙珉看的目瞪狗呆!

直到黎曉曉翻進了窗戶看不見人了,他還仰着脖子張着嘴瞪大眼,一副見鬼的表情……

路過的行人,都好奇的看着田熙珉,偷偷議論。

“那人看什麼呢?有UFO嗎?”

“怕不是個傻子吧,我二叔家的癡呆兒就是他這個樣子的……”

“……”

田熙珉自然沒空理會這些風言風語,因爲他此時心中的世界觀正在崩塌重組!

真正的玩家……都這麼厲害嗎?!簡直就跟蜘蛛俠一樣啊!

我以後是不是也能這樣?

或許更強?一拳打出一個湖,一腳剷掉一座山?翻天蹈海?破碎虛空?

田熙珉的腦洞,朝着不可控的方向開了過去……

這會兒正是上班時間,發行商的辦公室裏也是一片忙碌,幾乎每個房間都有人。

正常來說,如果你不會隱身術,那麼想要潛入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

“把看到我的人全都殺了,不就是完美的潛入了嗎?”(滑稽臉)

所以……

啪!

黎曉曉一拳頭搗暈一個男職員,在這間辦公室快速搜索了一遍。

“沒有,去別的地方。”黎曉曉走出辦公室,沿着走廊往前走,一邊注意着各個房間的牌子。

很貼心的是,這裏的牌子都是暹羅文和英文雙語的,倒是方便了黎曉曉搜索。

至於走廊上遇到的人……一拳一個全都打暈了事!

很快這間公司到處都是姿態各異暈到的員工……真是完美的潛入!

在將整個樓層的人全部放倒之後,黎曉曉終於找到了惡靈復仇這部電影的膠片,將之付之一炬後,黎曉曉便大搖大擺的從正門出去,坐電梯下樓。

黎曉曉繞道樓背後時,田熙珉還在仰着頭望着天神遊天外。

“喂!”黎曉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脖子不累嗎?”

“啊!”田熙珉受驚,猛地一扭頭,發出咔的一聲……脖子扭了……

“啊啊啊……”田熙珉眼裏蓄着淚水,歪着腦袋,一手捂着脖子,水汪汪的看着黎曉曉,“MMP,脖子扭了……”

黎曉曉聳聳肩,“這我可就愛莫能助了,正骨的不懂!”

這時候,樓前傳來烏拉烏拉的警笛聲,田熙珉立刻緊張起來,“不會是你被發現了吧!警察會不會來抓我們?”

“沒事。”黎曉曉一臉淡然,“那家公司的人都被我殺了,等他們調查出來是我乾的,咱們已經完成任務離開電影世界了,到哪裏抓我們?!”

咔!

田熙珉嚇得一哆嗦,脖子竟然神奇的扭了回來!

“你你你……”田熙珉吃驚的指着黎曉曉,手指在顫抖,聲音也在顫抖,“你把他們都、都、都、殺、殺了?!你怎麼能、能、能、殺、殺人呢?”

頓了一下,田熙珉又正常的說了一句,“你怎麼能殺人呢?”

不做你的情婦 不過這次更像是自言自語。

“玩家不殺人,那還叫玩家嗎?”黎曉曉轉身,“走吧,我們回電影院。”

“你怎麼能殺人呢……”田熙珉一直在小聲的嘀咕着……估計這可憐孩子的世界觀再次崩塌重塑了……

卻沒想到黎曉曉是在騙他。

但黎曉曉這傢伙可是心安理得,絲毫沒有騙人的罪惡感,相反,黎曉曉還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這可是爲了他好!儘快進入玩家角色對他只有好處!懷着天真的想法,可是活不過幾個副本的!”

折騰回電影院,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電影院裏倒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迎來了一天中生意最好的時候。

然後黎曉曉和田熙珉看到男主角小育在電影院門口走來走去,一臉的焦慮。

他看到田熙珉後眼睛一亮,快步走過來,“田!我去過小育家了,果然和你說的一樣……我在房間裏發現了腳印,和電影裏扶桑嫂的腳印一模一樣……”

“我該怎麼辦?扶桑嫂會不會也來找我?”小謙不知所措,抓着田熙珉的衣袖,似乎把他當成了救命稻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