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一把抓住小蝶的手,此時佛龍長嘯一聲。

朵朵也是飛了出來,站在呆爺的肩頭。

“哥哥,有我們保護你,你一定沒事的!”

我點點頭。

朵朵那雙煞目在瞬間射出一股破空的光芒,在我們的眼前瞬間視線一下子開闊了不少。

佛龍身子猛地一擺,頓時我一步踏出,站在了呆爺和朵朵所化的陰陽大轉盤之上。

自然此刻的蕭子卓也是站在那轉盤之上。

我們一衝出那濃厚的雲層,便看到了已經被圍攻在了中心的林夢君。

此刻的林夢君整個人長髮肆意,一雙眸子血紅至極,雙手之上更是露出了鋒芒的指甲。

她的手上還抓着一個蛇妖的頭顱。

就在這一刻蕭子卓竟然猛地掙脫我的手,猛地朝着林夢君飛去。

“夢君!”

那原本渾身妖氣沖天的林夢君臉色大變身子飛快的後退,在就要靠近蕭子卓的時候一身的妖氣瞬間消失,連忙整理着自己的長髮。

這一刻在他身後一個蛇妖猛地吐出一口長劍,直接朝着林夢君而來。

“夢君,小心!”

蕭子卓臉色陡然大變,身子飛快在虛空奔走了幾步,竟然直接抓住了那一口長劍。

剎那之間長劍破開了蕭子卓的手掌,鮮血長流。

“子卓!”

林夢君臉色陡然大變,身子一閃已經出現在了蕭子卓的身邊,一把將蕭子卓抱在了懷裏。

“夢君,我沒事!”

我看到了一臉笑容的蕭子卓,不知道爲何,那一刻我突然好想哭,爲兄弟而哭。

“子卓,我……”

雖然此刻林夢君還想極力的掩飾自己,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根本就不可能在掩飾,渾身的鮮血已經將她的虛弱完全的暴露出來了!

“沒想到堂堂的妖域王者,竟然墮落到了如此!”

“哼,就爲了這個凡人,林夢君你竟敢叛出妖域,實在是該死,現在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將此人斬殺,再將你背後的幾人抓住,我們便可以赦免你的罪,而且還會在域主的面前替你美言幾句!”

一個個站在不遠處虛空的妖域強者從結界之中走出。

其中一個一身黑色羽毛的鳥人,一出現便用那雙充滿殺氣的眼睛直接看着我,似乎在告訴我要將我徹底的滅殺一般。

我絲毫不屑,如今我掌握着四大古咒,想要殺死我,絕不是那般的容易,除非是天

界強者出現,而我現在要等到的就是天界強者,最好是一個個的全部都現身,我才能真正的統計到敵我之間的差距!

如今葛青峯楊天一等人已經在打着奶奶的名頭,聯合各大人間的勢力,而對於鬼域,妖域和魔域,我絕對沒有太多的說辭,直接用武力征服,等我收集到了九口天棺,徹底的掌控了陰間公寓,再來和這三域談合作的事宜,我相信這三域之中的大佬們,也在等一個機會。

更有可能的是,他們都在看着我,看看我這個匯聚了整個古楊家所有佈局的棋子,有沒有利用的價值!

蕭子卓站起身,一把抱住此刻略顯慌亂的林夢君,然後輕聲道:“夢君,跟着我走好嗎?”

當我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也感覺有些天方夜談,不過對於蕭子卓此刻或許也沒有任何的奢求,同樣我知道林夢君也是,可就是這樣簡單的要求,已經不能達成了。

人在局中,便再也沒有自由。

“哼!”

之前那張嘴吐出利劍的大蛇此刻冷哼一聲,化作人形一劍便朝着林夢君而來。

“將死之人,何必多此一舉!”

這時我也看到了蕭子卓身子猛地一顫,一口黑血噴出。

之前那柄劍,有毒!

我心中一顫,一步踏出就要出手,但是這一刻被小蝶一把拉住。

“相公,不要,有妖君強者還沒出現!”

聽到妖君強者,我的心中又是猛地一顫。

林夢君看到蕭子卓的樣子,頓時臉色大變,伸手猛地一掌拍在蕭子卓的身上,那一刻我看到源源不斷的妖力瘋狂注入了蕭子卓的身軀之中。

啊!

蕭子卓不斷的大叫起來。

“死!”

而那大蛇所化的男子手上長劍猛地一劃,便能朝着蕭子卓和林夢君刺去,這一刻林夢君怒喝一聲,伸手之間瞬間無數鋒芒的指甲直接洞穿了這條大蛇,一把擰住了大蛇的脖子。

“解藥!”

“妖域的叛徒,你還敢放肆!”

就在這一刻兩三個妖域的強者身子一閃,就要來解救那已經重傷的蛇妖。

嘭!

林夢君一把捏碎了那蛇妖的頭顱。

“你們爲什麼要逼我,爲什麼!”

щшш⊙t tkan⊙CΟ

林夢君突然大吼起來,蕭子卓伸手拭乾了林夢君眼淚輕聲安慰道:“夢君,我們走吧,我沒事!”

站在那裏,看着此刻嘴裏不斷冒着黑血的蕭子卓,我突然想到了昨天的時候蕭子卓一掌便能震得不遠處的雲層顫抖。

“嗯?子卓。我們走!”

就在林夢君站起身的時候,那幾人已經出大殺招將林夢君圍在了中央。

“妖域叛徒,受死!”

一個渾身妖氣的妖皇,突然冷哼一聲,伸手一抓直接朝着林夢君而來!

“不要逼我,就憑你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不要逼我!”

林夢君一直在說不要逼我,那一刻我看到了她雙眼之中那怒血光芒,滿頭的長髮肆意無忌。

“原來那句預言六王之中的妖王便是林夢君!”

兒子坐在我的身上突然說出了一句讓我感到匪夷所思的話來。

(本章完) 凡兒的話,讓我心中難以置信。

那半句預言:六王七妖八魔九棺十鬼。

而在我的眼前此刻深受重傷的林夢君竟然就是那預言之中六王之一。

妖王林夢君!

不光是我,就連站在我身邊的小蝶都是眉頭微微一皺。

而此時此刻那幾個妖皇級別的高手都是圍着林夢君和蕭子卓。

站在那裏,我望向那站在不遠處茫茫雲海之中的一身黑色羽毛的中年男子,這是一個妖皇巔峯的強者。

就在那幾個妖皇強者圍着林夢君的時候,蕭子卓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林夢君此刻不要命的將自己的妖氣瘋狂的注入進入蕭子卓的身體之中的,這一刻蕭子卓整個身軀都在顫抖,我甚至看到了蕭子卓的雙目都在不斷的開始泛出血光。

“林姑娘,不要再將妖氣注入老蕭的身體了,你在這樣他會包體而亡的!”

我連忙制止了林夢君。

被我這麼一說,林夢君才驟然反應過來,猛地一口咬在了蕭子卓的手腕上,瞬間我看到了蕭子卓那飛快浸入五臟六腑的劇毒,飛快的迴流。

此刻我的天眼發揮出了絕對的作用。

“不!”

蕭子卓突然大吼一聲,一把抱住了林夢君,然後直接吻住了她的嘴,那剛剛被林夢君吸出的毒血,這一刻又完完全全的回到了蕭子卓的身軀之中。

“子卓,你!”

蕭子卓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又是一口毒血溢出。

“不,不要!”

“夢君你聽我說……”

看到林夢君馬上又要早一次的用妖氣直接逼出那劇毒,蕭子卓連忙阻止道。

“夢君,我們趕快離開這裏吧!”

林夢君點點頭,然後剛要扶起中毒的蕭子卓的時候,瞬間那幾個追上來妖皇強者,都是紛紛出手。

“找死!”

這個時候的林夢君怒喝一聲,一步踏出,這一刻我幾乎是清晰的看到了林夢君的眉心之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妖字,這個妖字一出現剎那之間整個空間瞬間風起雲涌,那原本因爲無數結界而被禁錮住的雲層,這個時候開始崩碎。

不遠處雲層之中再一次露出了十個妖皇強者。

林夢君一步踏出,陡然之間一掌拍出,一把便抓住了一個一掌朝着他派來的妖皇!

死!

冰冷的聲音這一次猶如是喪鐘,那個妖皇在聲落之後,化作了虛無。

“怎麼會,你的力量!”

“絕不可能,我從她的身上竟然感知到了皇者巔峯的力量!”

……

“現在感覺到了,但是已經晚了!”

林夢君突然之間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滴滴鮮血滴露在雲海之上。

我的心中微微一顫,林夢君的臉色飛快的變得蒼白無力,但是這一刻她一把抱起了同樣有些無力的蕭子卓便要踏空而起,快速的離開這裏!

凡兒坐在我的肩頭,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就在我以爲林夢君憑着這一手燃燒自己壽命力量可以離開的時候,突然之間虛空一隻恐怖的利刃穿透了層層結界,瘋狂的朝着二人而來。

“林姑娘!”

我剛叫出來,那鋒芒的利刃已經瞬間穿透了二人的身軀。

這一刻林夢君和蕭子卓都是無力的倒在了一層層結界之上,而這些結界正是昨日林夢君所佈置的。

就在二人倒下的時候,不遠處的雲海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從這個漩渦之中走出了一個女子,這個女子一身紫色的袍子,看上去冰冷着至極,這個女子踩着空間結界一步步朝着林夢君走來。

那口利刃化作了一道妖芒飛回了女子的手上,這一刻我纔看清楚這個女子所用的利刃是個什麼東西。

是一個簪子,而且這個簪子十分的特別,就如是美麗的花朵之中額花蕊一般。

腹黑老公太危險 “自甘墮落,與凡人私通,可憐一代妖王就要這樣隕落了!”

女子的聲音之中似乎充滿了惋惜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蕭子卓突然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到蕭子卓還有如此讓我不解的一面。

果然蕭子卓不是一般的人,他身上就經隱藏着什麼祕密。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也不管你有多大的能耐,但是你如果想要傷害夢君的話,就必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蕭子卓說完之後,一步踏出,站在了林夢君的身前。

林夢君躺在那結界之上,之前那鋒利的利刃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幾乎將他的妖晶都洞穿了。

所以此刻的林夢君再無半點的反抗之力,她只是在默默的等待着死亡!

“子卓……”

站在陰陽轉盤之上,我看到了林夢君那複雜的臉色,但同時我看到了林夢君臉上的滿足。

“哈哈哈,我沒有聽錯吧,一個俗世的肉身凡胎,竟然還要反過來威脅本君?”

蕭子卓沒有說話,這一刻我清晰的感知到了蕭子卓的身軀之中開始出現了一股龐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出現的瞬間,就算是站在他面前的那個妖君強者都是臉色微微一顫。

“果然沒錯,此人身上有着一道上古時期的古符,而且此人身上應該還有一道祕術,看來此人的家族之中曾經流傳着一種快速讓人變強之法。”

凡兒爲我解釋道。

我點點頭,不等我再發問的時候。

蕭子卓已經出手,只見蕭子卓雙手略顯生疏的結出了一個古印法,這個古印法一結出的剎那,蕭子卓便又是幾口血噴出,從蕭子卓吐出的血便能看得出之前那毒血已經浸入了他的五臟六腑。

看到此刻的蕭子卓,我不禁心中涌現出了一陣悲涼。

曾經我十分的相信命運,到後來我不相信命運,命結之後,我開始想要從新安排自己的命運……

周而復始,我才發現所謂的命運,其實都有着一種無形的線牽扯着。

“這等劣質的手法還想擋住我!”

那紫衣妖女一步踏出,微微一伸手,手上那剛剛飛回的利刃又一次飛出。

嗤嗤!

就在那利刃一出手的時候,我身子一閃,已經出現在了蕭子卓的身邊。

可是就在我剛要去擋住那利刃的時候,蕭子卓卻是一掌震開了我,我幾乎是看着那利刃從他的胸口穿過。

“老蕭!”

我幾步上前,此刻的蕭子卓身子猛地一顫,一口血噴出。

他一步步走到了林夢君的身前,扶起林夢君,爲林夢君整理好四散的長髮。

此時的林夢君一臉驚愕的看着眼前年的蕭子卓。

“夢君,你不要怪我,我第一次見到你就知道你不是人,但是我是真心的喜歡你,愛你,這些天你每日都忍着傷痛,我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只恨我沒有能夠學會祖上的那套祕術,嘿嘿,不過我也真正的施展過一次那只有傳說世界之中才有的祕術。”

“夢君,如果有來生,你一定要來找我,我會化作一個書生,再一次經過這裏,你可記得一樣要來找我!”

蕭子卓說話之間,咬破自己的中指,抵在自己的眉心。

“天地祕術,寄!”

突然之間,我便看到了那原本是滿頭黑髮的蕭子卓陡然之間白髮蒼蒼。

“夢君,你要活下去!”

聲音沙啞,無力,緩緩的蕭子卓就在我的面前垂了下去,他輕輕的吻在了林夢君的額頭。

四周的風突然之間肆意起來了。

“裝神弄鬼,死!”

那紫衣女子突然之間一掌朝着二人拍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