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

“好,很好!”

女子說了兩個好,接着對着我兒子一揮手。

“你……”

我當即愣在了原地,渾身就如被無數雙手抓住一般,不能移動分毫,甚至我都不能開口說話,之前的那一幕又出現了。

我眼睜睜的看着兒子朝着這個女子飛去,兒子緊緊的抓着我的頭髮,這一刻我感覺不到疼,我多希望兒子能夠永遠的抓住我的頭髮,我想要大吼,想要衝出去,可是身體卻是絲毫不能動彈。

無力!

當兒子徹底的離開我身體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種痛,這種痛不是來自於身體。

啊!

我心中瘋狂的大吼,卻是不能出聲,我緊咬着牙齒,我能夠感覺到我的眼前慢慢的血紅,我知道這是我滿臉的血淚。

看着兒子的背影一點點消失,最後落入了女子的懷裏,兒子一動不動,我知道兒子的身體一定也是被控制了。

我渾身都在不住的顫抖,那來自四周的壓力將我壓得根本就難以呼吸,可是我不服輸,爲了兒子我願意付出一切。

就在兒子穩穩的落在女子的懷抱裏的時候,我突然恢復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猛地一個踉蹌栽倒在了地上。

但是這會兒我哪裏管得了這麼多,連忙站起來,對着兒子大吼道:“凡兒!”

“你,你放開我兒子,否則……”

我緊咬着自己的下嘴脣,讓這種幾乎是接近麻木的劇痛讓自己隨時保持清醒。

兒子在這個不知道身份的的女子手上,我心中沒有底,我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拼,在這些人的面前我實在了太弱小了。

“否則,怎麼樣,否則就要殺了我?”

女子的聲音有些挑釁,我半跪在地上,渾身依舊因爲之前用力過大一陣陣的痙攣無力,此刻正不斷的顫抖着,我喘着氣,拳頭緊握。

這一刻我已經不再是殺氣,而是一種鋒芒,兒子,小蝶,我的親人是我的全部,而且還有那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的張亮,看着那死寂一般的古樸轎子,我只有不詳的預感。

我還沒有站起來,女子身後一行人便朝着我撲來,這一行人個個都是面色鐵青,他們靠近我才請看清他們竟然都是穿着類似夜行衣一般的黑色長袍,每個人都是統一服裝。

“我給你三分鐘,三分鐘之後,你要是沒有將這十個人打倒的話,我就剝了你兒子的皮!”

聲音不大,卻是讓我憤怒到了極點。

我沒

有說話,一口咬破自己的中指,在自己的手心之中化了一個圓圈,爲了兒子我做什麼都願意,哪怕是耗盡我生命的最後一點力。

但是我不會屈服,八兩叔筆記之中說過一種精血化劍的方法不會消耗人的壽命,只會消耗人的精神和體力,這一刻我還想爲在搏一次,眼前的這個女人看似雲淡風輕,但是她心裏究竟想的什麼我卻是不知道。

不到最後關頭,我是不會開煞穴,因爲我知道自己有一次機會,一定要搶到了兒子救出了張亮,才能開煞穴。

我緊咬着牙,半跪在地上的身子猛地衝出。

人爲刀俎我爲魚肉的生活我不喜歡,我要的是走自己的路,雖然我不喜歡奶奶給我安排,可是這條路上有奶奶這樣一個前仰者,我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可以。但是別人卻是萬萬不能的,誰要想控制我的生活,我就要和他拼命。

殺氣,瞬間上涌。

三分鐘,或許太短,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我選擇的餘地。

砰!

一拳落在最前面的一個黑袍男子的頭上。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卻是被直接震出了三米開外,他的頭太硬了,硬的如冰,我一拳落下,只感覺痛和冰!

此刻十個人已經完全將我圍住。

“教訓一下,可不要把他給我打死了,大姐說了,留着他還有用!”

十幾個人都是點點頭,然後朝着一腳踹來。

“我草!”

我破口大罵,凌空畫了一道金剛護體符,接着猛地一拳落在身後的一個黑袍男子的小胸口,忍住劇痛然後身子猛地一躍,從他的身上翻了過去。

我整個拳頭已經捏不住了,我感覺我的手掌每一寸皮膚都在顫抖。

“陰兵借道,大力加身!”

借靈之法,我不是第一次用,我口中默唸着密語。

八兩叔說過,陰兵借道加持身體其實是最低級的,但也是最管用的,不過一定要謹慎使用,畢竟一旦借靈之後,你自己的身體便成了一個容器,你通過密語借來的陰靈都會加持在你的身上,一旦你的身體承受不住的話,就會炸開。就如紙人靈兵在用了之後都會自燃是一個道理。

此刻我沒得選擇。

啊!

身體之中的冰涼之氣讓我意識越來越模糊了,我大吼一聲,咬破自己的舌頭,鮮血淋漓的手指直接在自己的眉心上化了一個井字符,鎖住身體之中的靈。

做完這一切,我身子猛地一躍,竟然足足二米多高。

不過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過,借靈都是有時間限制的,基本就是一分多鐘。而且每一次借靈之後人都會虛脫,我這樣一次性借了幾道陰靈入體對身體的要求更加的高。

一掌爆出,我直接拍在了黑袍人的頭顱之上,那之前還如千年玄冰一般堅硬的頭顱此刻卻是如西瓜一般,我一掌便劈開了一個。

一把抓住他的身體對着眼前衝上來的幾人扔了過去。

此刻的我完全是超神了,但是隨着我瘋狂的出拳出腳之間我也是感覺到了開始乏力了。

六十秒,時間畢竟很短。

我更加的瘋狂,這十個鬼,竟然隨着我力量的減弱而開始反攻,我不斷的後退,身體上的疲勞已經讓我難以支撐我的身體,我感覺自己出拳越來越無力。

最終我被一個黑袍鬼一拳轟飛了幾米,眉心的井字符瞬間碎裂



噗!

一口精血飛出,我剛站起來的身體瞬間被抽空,下一刻瞬間癱軟在了地上。

“兒子……”

我雙眼越發的模糊,我感覺自己就要死了一般,我甚至都無力將會流血不止的中指點在右手的手掌之上。

躺在地上,我感覺自己眼前的世界開始變幻,連咬舌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一刻我是那麼的無力,那麼的無助。

我想要大吼,想要瘋狂,想要站起來衝……

可是眼前的世界越來越模糊。

“夠了!”

就在這一刻我似乎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她站在我的面前,我只能看到她那高高踮起的腳。

“相公!”

我笑了,因爲我知道小蝶來了,兒子就有救了。

呼!

突然一個激靈,我腦海頓時如倒入了一桶冰水一般,豁然驚醒。

“滾!”

就在那十個鬼再一次靠近的瞬間,小蝶大吼一聲,她的身體周圍瞬間出現了恐怖的陰煞之氣,伴隨着小蝶的長髮肆意,一雙鬼目血紅至極。

“敢動我相公兒子,死!”

說話之間小蝶一伸手,那手臂剎那之間便化作三米多長直接抓住了一個退後的黑袍鬼,下一刻猛地一捏,那個黑袍鬼便瞬間被化作了無數的碎片。

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空間猛地一顫。

小蝶滿頭的長髮鋪灑開來,長髮根根如利箭射出一般生長,將那剩下的九個人直接洞穿,化作了道道殘破的鬼氣瞬間消失不見。

有了小蝶的幫助我已經暫時清醒了,就是頭疼得厲害,渾身幾乎沒什麼力氣。

站在我身前的小蝶此刻就如是一個魔一般,殺鬼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看着那古裝女子冷冷道:“將兒子給我抱過來!”

那古裝女子並沒有動而是輕聲道:“小蝶姐姐,這一切都是誤會,是我們大姐特意讓我來請楊森公子和小蝶姐姐去一趟!”

“你家大姐?”

小蝶的臉色微變,然後收了氣勢,一步步朝着那古裝女子走去,我能夠清晰的看到古裝女子一臉的驚愕,但是她站在那裏,並沒有絲毫的退縮。

“是的,這一切都是大姐吩咐過的,說是這樣小蝶姐姐就會出現,還請小蝶姐姐和楊森公子跟着我走吧,大姐已經等了很久了!”

小蝶抱過兒子,兒子這次能夠開口說話。

“媽媽……”

小蝶溺愛的在兒子的眉心一吻,然後一巴掌鏟在了那古裝女子的臉上,古裝女子當即被這一巴掌直接打的退後幾步。

“這是你嚇着我兒子,傷我相公的代價。留你一命我還是看在曦兒的面子上!”

“走吧!”

小蝶冷冷道。

古裝女子站起身,連忙道謝,然後雙手打出一個手印,對着地面突然大喝一聲。

“起!”

瞬間在她的身後出現了一行人。

“小蝶,你問問她,我的室友呢?”

那女子連忙道:“楊公子請放心,你的室友已經安全送回了陰間公寓,不會有事的!”

陰間公寓?

我臉色微微一沉。

小蝶走過來輕聲道:“走吧,相公!”

我額了一聲,便和小蝶一起走進了面前的古樸轎子。

(本章完) 轎子裏,我依舊是渾身無力,將那剩下的鬼奶一口喝了,才稍稍好了些。

“相公,你沒事吧!”

小蝶拉着我的手關心的問道。

我搖搖頭,心中只覺得自己好無用,陰陽師之路突然之間好遙遠,今晚這個陌生古裝女子的出現徹底的打破了我對鬼力量的認識。

我與這些鬼交手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的餘地,他們的身體完全和之前和我交手的那個殭屍有點類似,猶如銅牆鐵壁,這也是我有些想不通的地方。

在這個地方我看到的鬼都是以靈魂的方式存在,這種以靈魂方式存在的鬼按照我一貫的思索理解是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抗擊打能力的,他們不能等同於行屍鬼、實體鬼,他們應該屬於靈魂鬼,但是在出手的時候卻又是和實體鬼有着類似的屬性。

小蝶估計是看着我一臉的迷惑,解釋道:“相公,你遇到的並不是普通的靈魂鬼,其實在靈魂鬼之中有一類魂,他們都是古往今來的戰鬥勇士,他們死後戰意不止,就會在自己的身體之中不斷的凝結,凝結成一個類似妖體內妖核一般的東西存在,在我們鬼道之上,便叫做鬼晶,能夠凝結出鬼晶的鬼都必須是大無畏之人,這些人生前大多都是部隊的精英,或者軍隊之中的將領,亦或者是一些流浪的俠客,總之能夠在體內凝結出鬼晶的鬼很少很少。”

我點點頭,這一點八兩叔的筆記之中可是沒有記載呀。

“其實,身體之中能夠凝結出鬼晶的鬼就能夠像妖一樣開始修煉,不過他們修煉的方便便是吸收陰煞之氣,來凝結自己的鬼氣,慢慢的修煉出自己的身軀,然後便可以一步步的修煉成鬼王,要知道借屍還魂的身軀,比之自己修煉出來的身軀力量要弱得多。相公之前遇到的那些不過是一些最低等的角色罷了,相公如今纔剛剛認識到陰陽術,不懂的如何應對是正常的,等相公徹底的將狀元村鬼王注入你身軀之中的脊骨徹底融合之後,便能開始吸收鬼氣,到那時相公就會更加的明白其實不管是什麼鬼,想要不斷的變強,都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那就是不斷的積累,像人一樣不斷的闖,哪怕魂飛魄散也至少在自己生存夢想的道路上拼了一把。這也是爲什麼在現代都市之中存在着那麼多的鬼的原因!”

聽了小蝶的話,我心中大爲震驚,看來之前對鬼的認識還說太片面了,根本就沒有看到究竟什麼是鬼。

我只知道鬼有幾個大類,但是真正讓我去一一鑑別,我都是有些困難的。

長長嘆了一口氣,我知道自己的陰陽師之路纔剛剛開始。

轎外,隨着那簾子的一開一合,我竟然看到了一片陰氣森森的樹林。

我想了半天成都周圍也沒有這樣的樹林,這個地方像極了倩女幽魂之中蘭若寺後面的那片樹林。

我的心不由得有一次懸了起來。

小蝶抱着兒子,也是看了一眼轎外隨後笑着道:“相公,你怎麼了?”

我苦笑一聲,並不回答。

“相公其實不必擔心,這次來請我們的人我認識,雖然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了,但是我相信她沒有惡意,而且這次請相公,恐怕是有求於相公。”

“有求於我?”

我倒是實在沒有想出來有着這麼大陣勢出場的人物,有什麼還需要求助於我。

“相公,

這次請我們的人叫做上官曦兒,當初我和她分開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小丫頭,但是現如今都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初的小丫頭如今恐怕已經成了大美女了。”

我心中不禁也在想小蝶口中說的這個上官曦兒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我們一家人被鬼這樣的擡着,不知走了多久,我看了一下手機已經是早上的八點了,但是轎子外面依舊是昏天暗地。

終於在一聲吆喝之下,我們到達了目的地。

轎子穩穩的停在了一個略顯黑暗的十字路口,之前那古裝女子爲我們打開簾子。

“小蝶姐姐,楊森公子,到了!”

小蝶點點頭,然後將兒子交給我,兒子爬到我的脖子上騎好,然後扯着我的耳朵。

我們下了轎子,一隻往前走,眼前一片黑暗,沒有絲毫的光,我看了一下手機,這會兒已經是上午的十點了,我看了一下四周,我確定這裏不是地面。

再往前走了大約五十米,那一片黑暗便緩緩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熱鬧的景象。

一座座亭臺樓閣,放眼望去完全就是一個大城池一般,而此刻在這座城的最中央有着一座八角大樓,樓不高但是此刻四周都是渾黃光芒,而唯獨這座八角大樓上燈火輝煌。

“小蝶姐姐,楊森公子,走吧,大姐已經在晨曦樓等候多時了!”

小蝶點點頭,轉身在我的眉心一點道:“相公,記住待會兒進去了,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隨便說話!”

我點點頭,然後抓着兒子的小腳便跟在了小蝶的身後。

我們一步步的走入這個之前眺望到的城池,我一擡眼便能看到城樓上兩個古樸的大字。

北城!

我的心中不解,但並沒有開口。

一步步走入了城中,城中來來往往的都是鬼,只是這些鬼的力量遠遠要弱於我之前遇到的那是個黑袍鬼,我們跟着古裝女子直接朝前走,眼前那原本是城樓的地方竟然因爲我們的到來而瞬間改變,變成了一條足足三十多米的寬敞大道。

而這條大道的盡頭直通之前看到的那座晨曦樓。

十分鐘之後我們來到了晨曦樓,晨曦樓外有幾個帶着面具的古裝男子把守,當看到我們一家人的時候都是極爲的恭謹,然後打開門。

一進門迎面便走來了一個同樣身材高挑,帶着半邊面具的古裝女子,這個女子一身紫袍,比之前的女子更加的有氣質。

“小蝶姐姐來了,請跟我來吧,大姐說先讓你們聽聽戲,她接見一位重要的客人,稍後就到!”

小蝶點點頭,然後我們便跟着她上了樓,在一個僻靜的閣樓裏坐下。

就在我們剛剛坐下的時候,樓下瞬間安靜了下來。

我這纔看到了原來這裏是一個大四合院的構造,中間是一個舞臺,而四周便是無數的閣樓,每一個閣樓了都坐着人,當然看臺的四周也是坐着很多人,不過相比較而言我們所在的這些樓閣纔是最好的位置,閣樓的數量不是很多,每個閣樓之間還有一條條的木橋相連,這樣的風格在現在是根本就不可能看到的,就算是在古代,恐怕也只有明朝的瓦子之中才有,亦或許也沒有。

總之此刻我坐着的這個位置,剛好就能完完整整的看到舞臺!

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