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想到了什麼,於是擡頭看着花七,問道:“白復給你算過命嗎?”

花七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我從出生以來,就被家人丟到國外。我生下來以後的每一步路,比如說讀什麼學校,學什麼專業,畢業後做藝人,然後接什麼戲,全是那個人一手安排的。”

我眯起眼睛,心說這白復看起來也沒比你年長多少啊,這哪裏是算命師該做的事,這簡直就是人生規劃師!

花七繼續道:“雖然我以前質疑過他的決定,選擇走自己的路,但是事實證明,我如果不按他說的做,真的會死的很慘。不過…他倒是有一件事算錯了。”

“什麼?”我急切道,直覺告訴我,這是關鍵!

花七卻噗嗤一笑,道:“他說他之前算出來我應該是個女人,以後會成爲他老婆,結果出來是個帶把兒的,估計這件事讓他很鬱悶。”

矮子在一旁不懷好意地說:“他娶你也不是不可以,到時候賀禮我給你整一箱黃瓜。”

我要矮子別打岔,“關於你命數的事。他還說了什麼?”

花七想了想,半晌後,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道:“他說我如果是一個女人,會改變花家,甚至六門的命運。我是紫微桓星籠罩的命格,一世桃花運不斷,卻克妻,不能一步登天,只能一步一步地走。”

“還有呢?”我心裏一驚,紫微桓星,這個詞兒,我好像在哪裏聽到過。

花七略顯驚訝,又想了想,才說:“沒了,就這些。”

跟你的命數有關…也就是說,解開這裏密碼的關鍵,就隱藏在這幾句話裏。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一下靠在了石牆上,幾個詞不停地在我腦子裏環繞。

紫微桓星,女人,克妻,一步一步走。

這是字迷嗎?

不不不,不對,如果是字迷,這幾個詞都不能組成一個句子。太短了,根本解釋不出來。

花家是建築設計大家族,這個肯定跟建築物有關係。

就在這個瞬間,我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腦裏靈光一現。

我蹭地一下跳起來,衝到花七面前,激動地問:“你們家,是不是從明朝永樂年間才定居在這裏的?”

花七被我的反應震住了,眼睛瞪着我,過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結巴道:“你…你…怎麼知道?這是我們花家的歷史,從來沒告訴過別人!!”

我打起狼眼手電,手都在顫抖,我問花七,你能不能記下所有石樁子的位置?

花七點點頭,我從口袋裏拿出一隻記號筆,指着旁邊的石牆。

“畫下來!”我大聲道。

花七愣了一下,接過筆,慢慢地畫出了所有石樁子的大概位置圖。

看着這幅圖,我心裏一種澎湃感瞬間讓我的所有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我太愛這種解開謎團的感覺了,無法抑制,彷彿這種天賦,就隱藏在我的基因裏,二十年了,它們終於有機會甦醒!

我看着花七,能感覺到自己的雙頰因爲激動而變得通紅!

我道:“說句不好聽的,白復說你學藝不精,真的沒有說錯!” 「沒想到這裡就是華xia大地啊,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片大地之上呢,這裡果然有著好幾道強大的氣息。」

此刻一位金髮碧眼的外國男子站在了海港附近,正張開著雙手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擁入懷中。

「一呼一吸之間都是真氣的氣息,我已經感受到了蘊含在這片土地之下的力量。」

就在這時一個破舊的船隻悄悄的靠在了河邊上,一位穿得非常時髦的年輕小伙跟在了他的身旁。

「老大,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讓我去幫你問問這邊的市長在什麼地方嗎?」

那年輕的小伙跳上了岸邊后,一臉興奮的看著周圍。

「我還是第一次出國呢,華夏國的國民說的話我都聽不懂啊……看來只能跟在老大的身後了。」

如果此刻許曜站在此處,一定就能夠認得出來,穿著時髦的小夥子就是在美眾國與他有著幾次交情的雙槍牛仔,而那金髮碧眼的外國男子就是先知者。

此刻他們兩個已經悄悄的來到了華xia國的防城港上,並且通過海域悄悄地混了進來。

「走吧,我們先去買幾張地圖,首先我們先找到一個報刊亭。」

先知者的目標非常的明確,他帶著雙槍牛仔來到了港口處。

此刻在港口處有著數十位邊防海關,他們正如同一個嚴密的防衛線,時刻的注意著在防城港的關卡上進出的人群。

一旦遇到什麼可疑的人,他們就會上前將那人攔下。

「沒想到這裡的海關居然會那麼嚴格,他們的手上還有槍,如果想要硬闖的話,有可能會打草驚蛇。不過我可不怕他們,給我一秒鐘的時間我就能夠將它們全部消滅。」

雙槍牛仔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腰間的兩邊,在他腰間那兩邊都藏有一個大袋子,他已經在自己的身旁放好了槍支。

一旦他們的行蹤敗露,或者說海關門規阻攔他們的路,他也可以在第一時間發起攻擊,打得他們個措手不及。

「在這裡不要輕舉妄動,在完成任務之前,不能夠隨意的打草驚蛇以免驚動了十二家族。現在暗翼組織還有其他人沒上岸,不要在這個時候惹是生非。」

留下這句話后,先知者優先一步的向前方走去。

雙槍牛仔看到先知者居然那麼有自信的朝前方走,心中猶豫著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跟過去。

他們現在的打扮跟這裡的人實在是格格不入,別說是金髮碧眼的先知者,就連雙槍牛仔自己都還穿著一身牛仔裝扮的服裝,兩個人看上去就不像是本地人。

「放心好了,要對付他們的話能不動手盡量不動手,兵法有雲,不戰而屈人之兵法,為上上之策。」

留下這句話后,先知者就大膽的繼續向前走。

就在這時果然有一位邊防的戰士注意到了他,立刻就迎了過來,用著極其嚴肅的語氣問道:「你們兩個人是誰?出示一下你們的身份證!」

雙槍牛仔看到他們的舉動果然引起了別人的注意,心下不由得大亂,如果不是先知者伸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自己差點就要當場從兜里掏出槍發起攻擊。

「這個是我們的身份證你可以看一下。」

先知者卻是優雅的一笑,從口袋裡隨便的拿出了一張自己的名片。

那位戰士看了一眼名片后,眼中也閃出了一陣紅色的光芒,隨後便如同中了魔怔一般點了點頭。

「沒事了你們可以走了,多謝你們的配合,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隨後就將他們放離開了此地。

先知者和雙槍牛仔,就這麼不費吹灰之力的就來到了華xia國的境內。

其他還有幾位阻攔的邊防戰士,然而他們在看到先知者的那對雙眼的時候,竟一下子就變得乖巧了起來,沒有絲毫懷疑的一層層將他們放同。

「現在讓我來看一下這是在什麼地方……居然已經來到了山海關嗎?我找一下這邊的資料吧。」

先知者帶著雙槍牛仔來到了一處報刊亭,隨手的就拿走了其中的一份本地報紙,隨後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坐了下來,翻開了報紙,看著報紙上的新聞。

他這一看就是一個小時,雙槍牛仔有些受不了這種尷尬的氣氛,自己的老大不怎麼喜歡說話,而自己此時此刻又非常的無聊。

周圍時不時對他投來異樣的眼光,一些女生在路過的時候,對他的衣著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討論著什麼。

如果不是自己的老大說不能夠節外生枝,可能他已經忍不住一拍桌子,過去找那些小女生們麻煩了。

「老大你已經看了一個小時的報紙了,我真不明白這種東西有什麼好看的。」

雙槍牛仔時刻已經有些忍不住的發起了牢騷,他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露出了一副快要受不了的樣子。

「呵,你可不要小看報紙,我們可以從報紙中得到許多的信息,比如上面所說的醫療協會大樓被燒毀的消息,就可以看出我們所派出的棋子已經生效了。」

先知者用指尖輕輕地點了點報紙,嘴角處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而這個笑容正好被其他一些女生看到,都不由得發出了一陣驚嘆。

「你看你看那個外國人!看起來長得又高又壯的皮膚又白,鼻樑也高,是個大帥哥啊!」

「沒錯唉!看起來很有魅力啊,而且他的手中還帶著金鏈子,看起來應該非常有錢吧。她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海水一般的蔚藍,我感覺我的心都要被他偷走了。」

幾個女生在一旁偷偷觀察著先知者,不斷的議論著這個看起來又帥氣又有錢的老外,是不是一個富二代。

先知者似乎注意到了她們的目光,嘴角稍稍的上揚,微笑著看著遠處那幾位女生,甚至十分友好的伸手與她們打招呼。

愛情保衛戰 「啊!哪位帥哥看慣了!他是在看我嗎?」

「應該是在看我吧?不行啊,他長得好帥,我想去給他留個聯繫方式。」

就在那幾個女生,猶豫著要不要上前搭訕這個外國帥哥時,先知者卻優先一步的站了起來,隨後朝著那幾位女生走了過去。

「這幾位漂亮的小姐們,請問我可以與你們交換聯繫方式嗎?我想要與你們交個朋友。」

先知者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名片,上邊留了他的聯繫方式,以及他的名字,所羅門?里德。 花七的臉一下就垮了下來,我一下意識到,自己說的太過了。

我立馬改變態度,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花七怒視着我,我知道,只要他在微博發一句罵我的話,我肯定會被人肉,然後被他的女粉絲撕成碎片。

矮子趕緊做起和事佬,說小樑這個同志,就是不會說話,所以自家生意做垮了,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花七不服氣地嘆了口氣,轉頭面對石牆,道:“你有想法就說出來,不過最好是對的,要不然咱們都得死。”

我從他手裏拿回記號筆,讓矮子舉手電,指着牆上的圖,道:“你不覺得這幅圖很眼熟?”

花七拖着下巴思考,他的側臉很完美,標準的偶像派,如果現在衝過去跟他合影一張,放到朋友圈裏,我覺得我能紅。

突然,花七眼神一亮,猛地轉過頭,看着我驚訝道:“難道…這個是…臥槽,這也太明顯了!”

“越明顯的東西,越容易被人忽視。”

剛說完這句話,矮子舉着手電筒對着我腦袋就是一下,罵道:“別它娘裝深沉,不是你的風格!快給老子解釋解釋!”

花七搶過話頭:“這是紫禁城。”

矮子驚訝得嘴巴變成一個蛋型,我指着圖,繼續道:“沒錯,紫禁城是在明朝永樂年間開始建造的,花家也是在那個時候定居在這裏的,時間上對的上號。我有個大膽的猜測,花家人以前參與過紫禁城的建造,但是現存的紫禁城裏只有七十多個宮殿,也就是說,這些年過去了,紫禁城仍舊有祕密宮殿沒被發現。而真正的紫禁城的完全版圖紙,就在我們面前!”

“那跟什麼紫微什麼的,有什麼關係?難道我們要找小燕子?”矮子疑惑道。

我說你丫電視劇看多了,這紫禁城,就是按照紫微桓星的星相建造的。

“既然白復說跟你的命數有關係,那也就是說,下一個提示是女人!花七本應是女人,卻又生成男人,這是什麼意思?”

這一點其實我還沒有想明白,就問花七有沒有想到什麼。

花七還沒開口,矮子卻先搶說:“難不成…是指武則天?”

我沒明白,要矮子說清楚。

矮子這下得意了,說老子雖然讀的書沒你們多,但是電視劇看得多也是有好處的。你想啊,武則天是從什麼才人,再到昭儀,再當的皇后,最後當的皇帝。這不正是:一步一步走?

我一下就悟過來了,花七也是恍然大悟,一拍手,大聲道:“克妻!也就是克皇后!皇后住的地方是!”

我們都看過甄環傳,異口同聲道:“坤寧宮!”

我把坤寧宮的位置打上了一把叉,表示絕對不能走。

不過現在也只推理出了一步,我們又陷入了沉思。

大概十分鐘過去了,矮子首先放棄了,說爺爺我的智商到頭了,再想腦子就要穿孔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們繼續努力!

忽然,花七擡起頭,怔怔地看着我,“武則天跟我的命運是反的,她本應是男人,卻生成女人。才走了帝王之路。”

帝王之路…這句話一下刺激了我的神經。

我趕緊問花七,這個宮殿是按照什麼順序建造的?

花七道:“前朝後寢,左祖右社。帝王走的是,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然後是乾清宮,交泰宮,坤寧宮。”

我的腦子裏已經佈局出了一副行走路線,接着我用筆在石牆上畫出每一步路,對他道:“你的命數是反的,咱們反過來走,撇去坤寧宮,你一步踩交泰宮!”

就在這個時候,矮子從後面走了過來,他一把搶過我的筆,把路線往左移了兩格。

我看着他的樣子就知道他想起了什麼。

矮子笑道:“我說怎麼那麼面熟呢,老子記得江家的風水書上有這一副圖,這就是紫微星圖!”

我拍了拍矮子的肩膀,道:“行啊,總算沒給你江家列祖列宗丟臉!”

矮子叉腰狂笑:“那是!老子好歹也是六門的繼承人!哪兒能一輩子當個賊!也要與時俱進!”

我們按照推斷的路線一步一步地走了過去,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四下裏安靜得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

我的神經繃成了一條弦,每一聲石樁子發出的聲音,彷彿都會撥動死亡的序曲。

當我們踏過最後一個石樁,安然落地時。三個人全都癱軟在地,大口地喘氣。

稍作休整,花七輕鬆破了門上的九宮格,我們走進了通道,通往下一層。

我以爲下一層會是一個傳統的迷宮,已經在心裏準備好了,先讓矮子爬上頭頂,俯瞰迷宮,然後畫好圖,研究好了路線再走。

然而當我到達第九層的門口時,我發現,根本不是我想的那回事兒。

在我面前的只有一片籃球場大小的空地,空地的邊緣,整齊地立着幾個雕塑。

在我的正對面,有一堵高牆,攔住了我的視線,但是這堵牆並沒有連接到頂部,和屋頂之間,留有一米來長的縫隙。

很明顯,我們要找的花家最機密的東西,就在那堵牆後面。

爲了避免有機關,我們都不敢走到空地上去。

環視四周這些雕塑,我發覺,他們有的雕刻成了穿戰甲的人,有一些則是馬匹。

我立刻想到了兵馬俑,但是看他們的服飾,又不像秦朝的人。

正當我在琢磨的時候,矮子跑過去觀望,我剛想說你丫別手欠,什麼都不要碰。

話還只說了一半兒,只看見矮子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個雕塑,緊接着他咦了一聲,道:“這東西,感覺…不像是石頭啊…”

我提心吊膽的走了過去,手電筒往上一照,猛地就發現,這些東西,確實不是一般的石頭。

它們有一定的通透性。難道,是玉原石?

忽然就在這時,我們面前的雕塑猛地發出一聲咔咔的聲音。

我和矮子迅速跳開,擺出防禦的姿態!

屏息注視它幾秒鐘過後,它卻沒有啓動任何機關。

我剛想說這怎麼了?太久不用卡殼兒了?

剛想問花七怎麼辦,要不咱們翻牆?

回頭一看,我就看見花七的臉上驚恐萬狀的表情。我立刻覺得不對勁,花七突然喊道:“我的腳!動不了了!”

我趕緊撲了過去,蹲在他的腳邊一看,整個人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花七聲音都在抖:“怎麼了?到底怎麼了!”

我擡頭看着他,道:“你的腳…變成石頭了…”

幾乎是同時,我聽見身後矮子一聲大叫,再一回頭,只見剛剛那個雕塑,竟然往前挪動了一步!

我大聲問花七:“到底發生什麼了?”

花七皺着眉頭,道:“迷宮…迷宮自己開啓了。”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喜歡崇洋媚外,對於自己國家的男人不屑一顧,反倒是對那些洋垃圾感興趣。」

「那可不是嘛,國外的月亮比國內的要圓,那些有錢老外的屎比我們的要香得多,她們就喜歡去舔別人。」

此刻兩個正在喝酒的中年人,看到聚在里德身旁的女人們,心中是又妒忌又氣憤。

因為里德身邊的女人開始越來越多,她們都圍繞著里德照相,時不時與里德進行一些親密的互動。

跟在里德身旁的雙槍牛仔也是沾到了一些光,雖然他不懂得講中文,但是他也看得出來那幾個女生對自己有意思,有好幾位女學生都能夠用英文與他進行交流。

此時的雙槍牛仔已經是興奮得不得了,他甚至覺得已經到了自己該脫單的時候。

因為這裡的女生實在是太熱情了,熱情到讓他有些覺得可怕,然而他並不討厭這種感覺,他甚至覺得這種感覺非常的棒。

平常在美眾國里沒有人會搭理他,甚至不會跟他多說幾句廢話,畢竟自己的這個打扮實在是過於奇怪,雖然他自己看上去覺得很酷很時尚,然而在國內會被別人誤以為是街頭混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