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啦!我當然不會死的嘛!”楊塵苦惱地說道,“只是不管怎麼想,放任那捲發一個人戰鬥,還是會很過意不去啊!”

就在少年這麼說的時候,他突然感到空氣彷彿凝滯了起來,而原本還熱熱鬧鬧人聲鼎沸的周遭也突然安靜了下來,有一股莫名的壓迫感在人羣中蔓延。

人羣中實力出衆的冒險者已經將目光投向了大街旁的一處屋頂,眼中流露出驚疑未定的神色!而楊塵自然也察覺到了那裏的異樣。

眨眼間,一道巨大人影突然從那屋頂上落下,彷彿被轟出的炮彈一般,竟然擦着楊塵的身子,便重重地撞擊在了街道的青石板地面之上!捲起的風壓使得少年的黑髮激揚飛濺。

而楊塵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連作出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那巨大魁梧的人影墜落在地面上,還沒有立刻停止運動。他在堅固的石板上也拖出了長長的裂痕,頓時撞得所到之處人仰馬翻,雞犬悲鳴!

那人影終於轟隆地一聲撞在了大街對面的一處屋宅牆面上,震得那棟房子也震顫了數下,抖落了灰塵沙礫紛紛。

人羣被驚擾,熙熙攘攘的人羣朝着四面八方散開去,頓時踐踏哭號一片。

城防軍正要趕來維持局面,卻因那兩股絞殺在一起的強盛氣勢而感到渾身顫抖,心生恐懼,竟無法再前進一步!

“喂,你怎麼還不走!”

捲髮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不知爲何摻雜了一絲的疲倦與虛弱。楊塵猛地回頭,便看到正手持一柄古樸長劍的凱,長身孤立在自己的身後大道上。

慌亂地逃逸開去的人羣,是劍仙的孤傲佈景。

在楊塵略顯呆滯的目光注視下,凱輕喘了一口氣說道:“我已經解決了幾個稍弱的,這個跟我水平差不多,或許會有些棘手。”

楊塵正欲說話,卻突然感到有一股絕強的氣勢籠罩住了自己,雖然沒有先前【西山侯破今】帶給他的那般強烈,但也足夠讓他冷汗涔涔,難以動足!

末世之雷霆武者 ,便要像捏死一隻螞蟻般,將自己的腦袋擰碎……

凱的身形動了,一瞬之間便從楊塵的眼前消失——即便同是瞬移也存在着明顯的強弱,楊塵勉強流轉【迦樓羅剎那】而達到的瞬移效果,完全無法與凱那輕描淡顯不動聲色的鬼魅身形相比!

劇烈的氣勢碰撞以及狂亂的風壓在少年的身後爆發了出來。

楊塵急忙回過頭去,卻見凱已經揮舞着他那古樸長劍,與之前從天上重重衰落的敵人難分難解地戰在了一起。

兩人的身形都極其的模糊,不斷地閃爍與變幻着位置。

凱的劍意輕靈而纏綿,充滿了離塵脫俗之意。而他的對手卻招招狂暴開闊,彷彿只要打中一下,便能將凱的身子從中轟斷!

連與凱激鬥之人的臉都無法看清,楊塵只知那是一個異常高大魁梧的男子。

幾乎無法看清兩人動作的楊塵頹然地嘆了一口氣,終於清楚地認知到了自己的羸弱,他心意一決,立馬帶着芙瑞斯特,發動起身法,打算繞過戰局向着城門外的沙漠跑去。

“哼!”一聲雷鳴般的怒哼突然響在了楊塵的耳畔,先前感受到的那個可怕氣勢再一次地壓迫到了他的身上!

“別分心啊!”隨之響起的是凱淡淡的聲音,無數劍意沛然而脫離人世,將意圖阻止楊塵逃離的那人死死地攔截住,無法分心多踏出一步。

而就在片刻間,楊塵牽着芙瑞的手,已彷彿墨龍騰舞一般地,在沙漠中遠去了。

“這是你自己找死的!”那魁梧人影發出了怒吼之聲。

“可你又不是小蘿莉,萌不死我啊。”

捲髮的男子云淡風輕地如斯說道。

*******************

“果然全世界的蘿莉控都是好人啊!”楊塵卸去了龍行的身法,與芙瑞斯特在沙漠之上深一腳淺一腳地走着,他們又迫不得已地進入了這片死亡瀚海。

灼熱的驕陽在天上懸掛着,喜滋滋地看着“闊別”一日的少年與女孩再次進入了自己的懷抱。

“凱這傢伙,明明與我非親非故,爲什麼會願意爲我做到這個地步?”楊塵開始思索起這個問題,“其中定有隱情啊!或許還是他體內的蘿莉控之魂和我的產生了共鳴同調,從而產生了惺惺相惜之情?這個猥瑣的捲毛男子,實在是讓人看不透啊!”

“可芙瑞不喜歡他,他居然想用一顆被咬了一半的棒棒糖來誘惑我!”得知了楊塵心理活動的蘿莉魔神皺眉說道,“芙瑞喜歡完整的棒棒糖。”

“……”楊塵淡定地無語了,“以後就算有完整的棒棒糖也不準跟這種怪蜀黍走!”

身爲監護人的他,立刻對天真無邪的蘿莉魔神開展了防拐騙的必要教育。

就在楊塵一邊喋喋不休地列舉着無數種“不能跟別人走”的情況時,一個出乎他意料的人卻安靜地出現在了他眼前的一片無垠黃沙之上。


“阿爾?”楊塵驚訝地停止了自己的說教,看着少女孤單佇立在沙漠之上的單薄身形。那淡金色飛舞着的長髮,那張堅強而美麗的面容,竟是被他留在城內的阿爾託莉婭!

“恩公……”但見少女朱脣微啓,如夢囈般說道,“別……別……”

少年皺着眉頭,正要快步走上。

芙瑞斯特卻在此時,突然緊緊抓住了楊塵的手,不肯放開。

由於兩人心意相通,楊塵瞬間便領悟了蘿莉魔神的發現與意圖。

嘴邊銜起了一抹苦笑,他輕輕地拍了拍芙瑞的頭,在她那雙充滿了關切與焦慮的雙目注視下,依舊堅定地緩步朝着詭異地佇立在遍地黃沙之上的瘦弱少女走去! 金髮碧眼的少女,呆滯地佇立在黃沙之上。彷彿是失了魂的木偶,被靜置在這片絲綢一般的黃色幕景之上。

楊塵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爲難的苦笑,但他的腳步沒有停下,一步一步地朝着那明顯有着異樣的少女走去。

“別……別……”彷彿嘶吼着的靈魂被某隻手掐住了咽喉,少女發出的聲音斷斷續續。她那肌膚光滑柔軟的喉部一鼓一伏,而眼神裏卻沒有光彩。

少年一邊苦笑着說:“別這樣啊,我半夜會做噩夢的。”,身形卻在快要靠近少女之時,陡地提速,因爲足部在黃沙上猛烈地借力,是以激起了黃沙飛揚如雨四射!

轉瞬間,楊塵的身形已如鬼魅般出現在了少女的身前。


【迦樓羅剎那】已在與凱的戰鬥中使用過,楊塵此刻的真氣強度根本無法再次推動自己的速度達到瞬移之境。但即便是失去了瞬移之能,楊塵在驟然間發動起龍行的時候,依舊達到了一個快得可怖的速度!

砰地一掌。裹挾着天落魔佛訣極致真氣以及朱雀炎勁的右手竟然毫不留情地便朝着木偶般呆滯的少女落下!

可就在霸道而灼熱的掌勢即將落實,連少女額前的金髮也飛舞慌亂起之時,見阿爾竟然將腰肢以一個不可思議的曲度彎了下來,堪堪躲過楊塵的雷霆一擊!

桀桀的怪笑聲從阿爾的口中發出,令人不寒而慄!

“寄生蟲!”楊塵冷哼一聲,白虎裂空斷頓時以迅雷之勢破空而出!


但見阿爾的身體被楊塵快得不可思議的出腳踢中,頓時重重飛出,在黃沙之上翻滾了幾圈之後,卻以一個完全沒有美感的詭異姿勢站住。

說是“站住”,也有不妥帖之虞。緣因那少女竟是猶如虎豹一般地四肢支撐着,弓起了背,彷彿趁時而起的野獸般,一雙毫無神氣的美目死死盯着不遠處的楊塵。

“這麼漂亮的軀體被你玩弄成這副樣子,你很可惡啊!”

楊塵露出了不爽的神色,在芙瑞斯特敏銳得不可思議的感知,再配合自己豐富的動漫畫閱讀量,他知道此刻的阿爾十有八九是被懂得什麼詭異術法的使團成員給操控了神志。

根據從芙瑞那兒獲知的,纏繞在阿爾身上的術法強度,楊塵明白這種傀儡術勢必有一個可控範圍,操縱者必然在這片沙漠中的某處,且離他們的距離並不會太遠。

可施術者對於隱藏自己氣息顯然很有一套,縱然是以芙瑞的敏銳感知也無法發現他的蹤跡。在這片漫漫黃沙之中,還有哪處可藏匿身形?!

楊塵沒有費什麼腦子便獲知了答案——這片黃沙本身就是最好的藏匿所。

可這藏匿所的規模也大得誇張了吧,要在這厚厚的黃沙之下,準確無誤地揪出那施術者,難度簡直不遜大海撈針!

“混蛋,也只有這個辦法了!”楊塵暗自憤怒那施術者的卑鄙手段。

擺出野獸姿態的阿爾已經手腳並用地朝着楊塵撲來,先前的那一腳因爲楊塵沒有使出全力,是以徒有衝擊力,並無留下傷患。

楊塵輕描淡寫地側身便躲開了阿爾的撲擊。

錯身而過的那一剎那,少女身上的連衣裙下襬高高揚起,底下露出的海軍藍白條紋頓時讓楊塵心神猶如巨鍾撞響,面紅耳赤。

就在這楊塵分神之際,落地之後的阿爾連姿勢都沒有調整,三星的力量使得她的四肢再度發力,竟然用後腦勺衝着楊塵,便整個人撞來!

“這種武技也太詭異了一些吧!”楊塵再度側身讓開,身形似實或虛,明明站在原地不動,卻讓阿爾伸出撕抓的手也落空了。

如此反覆數次,似乎潛藏着的操縱者也意識到了憑藉三星的少女還是無法對楊塵造成威脅,而楊塵屢次企圖制服少女的嘗試也都以失敗告終。

這種狀態下的阿爾無法被擊暈,而一身絕學的少年居然完全沒有控制系的招數!


在又一次撲空後,意識到了這種攻擊的無謂,阿爾沒有立刻發動攻擊,而是緩緩地站直起身,桀桀發笑,轉過來面對楊塵。

那雙茫然無神的蔚藍雙眼裏,隱隱是浮現上了一抹屬於阿爾自身的恐懼與慌亂,但這抹神色很快褪去,再次出現的竟是不知從哪裏冒來的瘋狂與戲謔!

她那雙染滿了黃沙的手,高高地舉了起來。

楊塵心中警鐘鳴響,他突然間預判到了眼前的少女即將作出如何瘋狂的舉動!

黃沙蓬揚,少年瞬間以他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朝着阿爾託莉婭奔去!

而就在楊塵啓動的同時,阿爾纖長優雅的五指已經猶如錐刺一般地朝着她自己的胸膛落下!

驟停的身形激揚起暴動的風沙。

“喂喂,用不用那麼卑鄙啊!你這樣子可是會導致後代的排泄體系直接變異哦!”楊塵一邊苦笑着,一邊用手緊緊地抓住了阿爾企圖將自己開膛破肚的手。那隻纖瘦的手上涌來強大的力量,無時不刻在將少女往着自殺這個結局推去。

“你上當了。”充滿了惡意的聲音完全喪失了女孩聲音原有的清脆悅耳,楊塵對於這個結局沒有一絲一毫的意外驚訝,他只是淡淡地苦笑着。

阿爾空着的另一隻手閃電般朝着楊塵的心胸掏來!

“芙瑞!別出手!”

感應到了芙瑞斯特強烈的出手意願,楊塵幾乎是咆哮一般地吼出了聲。

芙瑞充滿了困惑與不安地,看着那一隻纖細的手陷入了楊塵的體內,激起了血色的噴涌。達摩克利斯在她的背後劇烈震顫着,就如同女孩的心神一般。

楊塵齜牙咧嘴了一聲——“我擦。”,緊握着少女右手的那隻手沒有放鬆一點力氣。

“傷口那麼大,這樣繼續流血下去會死啊,混蛋!”

完全沒有忘記掉自嘲的少年痛得青筋直冒,漆黑的真氣猶如潮水一般地涌動了起來。

突然意識到了不對的阿爾企圖將深入楊塵體內的手抽回,但那隻手同樣被楊塵死死地握住,根本是徒勞的掙扎。

少女拼命地將頭湊向楊塵,竟然張開了一口雪白的牙齒,朝着少年的肩膀一口咬下!

痛得簡直要叫出聲來的少年再次催動了身體的天落魔佛訣,洶涌的黑氣將他與阿爾的身形都籠罩了進去。

被漆黑真氣侵染的阿爾頓時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嚎叫,彷彿是被捕獸夾咬中的野獸一般,透着絕望與不甘。少女的口中已染滿了楊塵的鮮血,而在少年肩頭,又是一處血如泉涌。


楊塵痛得眼睛都紅了,他強忍着滿心的殺機,渾身顫抖着將嘴湊向尖叫着的少女耳邊,大聲地喊出了一個字。

“滾!!”

伴隨那一聲怒喝,漆黑的真氣空前地高漲。

彷彿是迎來了某種界點,尖叫着的少女頓時全身抽搐着,放鬆了掙扎。

楊塵感到手上傳來的抵抗減弱了許多,而眼前那具美麗軀體中的邪惡寄生也伴隨着自己真氣的強勢入侵而宣告了潰散與毀滅。

漆黑真氣漸漸地消散了開來。沾滿了少年鮮血的手無力地垂落,而停止了顫抖,失去了意識的少女失去了依靠,便緩緩地要癱倒了下來。

楊塵輕輕地將阿爾抱住。

在天落魔神訣的運流下,阿爾的出手並沒有傷他太深,倒是那帶來的劇烈痛楚讓楊塵感到頗爲虛弱。汩汩流血的傷口涌起了漆黑的真氣,漸漸地開始癒合起來。

少女禁閉着眼睛,猶如沉眠中的百合一般靜雅高貴,與之前的形容判若兩人。

在少女潔淨小巧的下巴上,殘留了楊塵的鮮紅血漬。

“你的牙口真好,一定天天刷牙吧。”

楊塵柔聲地對着已失去意識的少女說道。

一直在不遠處焦急侍立的芙瑞斯特已經快步跑了上來。墨綠色長髮躍動不已,而那雙猶如黃金鑄就的華美眼瞳裏,寫滿了擔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