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青帝,有我無敵!」

秦鳳青一邊斬著,一邊低聲吼著,身上氣息不斷攀升,一股無敵信念從他身上散出。

他已經有些瀕臨極限呢,不滅物質不是神物,能恢復傷勢,但是不能修復精神,他只能靠著不斷的自我催眠,才能始終保持著高昂的鬥志。

這一刻的秦鳳青,自信心爆棚,就算是九品站在面前,也有膽量出刀斬下。

張濤之前替他焚燒雜質,幫他突破七品,提的要求就是這一戰殺五個七品武者。

他已經殺了三個了,剩下的,也快了!

ps:第二更送達,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還是數字不會重複」的兩萬賞的兩章加更全部還完,萬賞加一更,還有喜歡本書的老本願意打賞不,現場結算,概不寄存、拖欠。

7017k。 第920章

酒店內。

陳小飛已經包下了整個酒店,就為了向林壞表忠心。

整個宴會廳的佈置,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陳小飛付了整整一個月的包場錢,可見他對此的重視程度。

「您好,麻煩出示一下邀請函。」

陳俊昂和杜小丘剛準備進去,禮儀小姐忙客氣地說道。

不過,兩個人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徑直朝里走去。

「兩位先生……」

禮儀小姐臉色一變,忙伸手準備攔下。

杜小丘直接瞪了她一眼:「你什麼東西,也敢攔我們?」

「我是杜家大少爺,他是陳家大少爺,更是陳家主的堂哥,你怎麼這麼不長眼。」

禮儀小姐頓時漲紅了臉,面紅耳赤道:「兩位,實在是不好意思,這是陳家主吩咐的……」

她話還沒說完,一個巴掌突然就甩了過來。

「啪!」

杜小丘冷冷看着她,怒道:「陳小飛吩咐的又怎麼了?」

「陳少是他堂哥,來參加他的聚會,那是給他面子。」

「別說你們這些下人,就是陳小飛親自來了,他也沒那個膽量敢攔我們!」

這一巴掌,打得十分響亮,直接就把禮儀小姐給打哭了。

周圍的人全都朝這邊看來,原本還想勸勸,不過一看是陳俊昂和杜小丘,頓時沒人敢說什麼。

這兩個人可不好惹,還都是一線家族的少爺。

而且,誰都看得出來,這一巴掌是故意打的,就是要打給陳小飛看。

「對不起!」

禮儀小姐擦着眼淚,卻還要給杜小丘道歉。

這些富二代,根本不是她一個弱女子能惹得起的。

「算了,小丘,沒必要跟這種下人一般見識。」

陳俊昂勸道。

這等姿色,他還看不上,沒必要浪費時間。

「啪!」

陳俊昂剛說完,突然又是一巴掌抽了過來。

只是這一巴掌,直接落在了杜小丘的臉上!

一時間,整個會場門口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目瞪口呆!

「的確,沒必要跟這種下人一般見識。」

林壞吹了吹手掌,看着那禮儀小姐道:「一巴掌夠嗎?不夠我再給這種下賤人來一巴掌。」

禮儀小姐也看呆了,根本不敢說話。

她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肯為了她,去得罪一個一線家族的大少爺!

「你他媽敢打我!你是什麼狗東西!」

杜小丘捂著臉,不敢相信地看着林壞,眼睛頓時就紅了:「老子要你死在這裏!」

「啪!」

又是一巴掌,毫不猶豫地扇了過來。

直接扇得杜小丘摔在了台階上,慘叫起來。

「看來下賤人就是下賤,一巴掌根本不夠啊。」

林壞笑了一聲,看着陳俊昂,嘴角上揚。

咕咚!

周圍的人,全都喉結滾動起來。

真是叫人難以置信啊!

居然有人敢對杜小丘動手,還敢挑釁陳俊昂。

難道這個年輕人,也是一線家族的人?

否則的話,他怎麼敢啊!

「你是什麼人?」

見自己的朋友被打,陳俊昂臉色陰沉,死死盯着林壞:「你連我陳俊昂的朋友也敢打!」

林壞不屑:「我打了,又怎麼了?」

「他可以隨便打人,我也有隨手抽人的毛病,你有問題?」

陳俊昂:「……」

「扯淡!」

「他打的只是一個下人,你打的是我陳俊昂的朋友!」

林壞:「哦,那她現在也是我朋友。」

「你朋友打了我朋友,我再打他,這很合理,你有問題?」

陳俊昂:「……」

草!

這傢伙什麼來頭?

其他人看到他,早就客客氣氣來打招呼了。

這個人,好像根本就不怕他?

「那你又是誰,我不管你是誰,你打了我陳俊昂的朋友,這件事,恐怕沒那麼容易解決。」

陳俊昂背着手,大少爺的氣勢,頓時就爆發出來了。

此時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誰都沒想到,陳小飛的宴會還沒開始,這大門口就開始熱鬧了起來。

「你管老子是誰,他打了我朋友,這件事也沒那麼容易解決」

林壞同樣背着手,比陳俊昂還要囂張:「要不你讓他跪下來給我朋友道個歉,我朋友原諒他,這件事就算了。」

「否則的話,我今天打死他又如何。」

紫筆文學 「叮!任務失敗。」

陳無愣愣的站在原地。

「失……失敗了?」

以普遍理性而論,煉金藥劑覆蓋肌膚,

可以生效的吧?

「叮!溫馨提示,本藥劑應該正確服用,當前任務物品已受損,任務失敗。」

陳無瞬間石化。

深淵法師跳上龍背。

陳無和溫迪被眾人保護在身後。

「這條龍該去侍奉它真正的主人了,

你們就繼續留在這裏,哀嘆自己的無力吧!」

特瓦林飛走了,帶着痛苦的咆哮聲。

……

溫迪不再是之前的歡快神色,嘴角掛上了深深的沮喪。

「巴—溫迪閣下,請注意保護自己。」

陳無緩緩從石化狀態恢復了過來。

和溫迪對視了一眼。

「你暴露了!」

溫迪滿不在乎的輕笑一聲,卻沒再做出平時的那副攤手的動作。

「哈哈~其實你們早就都和陳無一樣,猜出了我的身份了吧。

不過,還是謝謝你們願意繼續以這個名字叫我。」

迪盧克低頭思索,「那……天空之琴,還能修復嗎?」

「不能了吧。」

熒看向了陳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