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面對源塵的問題,聖靈曜無法反駁,無法騙人,只能應答。

一份謎團揭曉,源塵已經有些提不起興趣,或許這就是實力不同後,他所知所聞都上升了一個高度。

因爲因果線的緣故,源塵也明白了聖靈曜的真實身份,他竟然是熊孩子養出來的無害病菌。

震驚!

這恐怕是誰都沒想到的事情,即便是源塵也不敢置信。

但是那畫面又不像是假的。

源塵下意識捋了捋聖靈曜的髮絲,心裏感嘆諸神戰場入侵者的前任首領竟然是自己養的一個無害病菌,這說出誰信吶。

“你長大了。”

源塵感嘆,因果線的畫面中,這個無菌病菌可黏熊孩子了,對熊孩子也是唯命是從,那時候他只有那麼一點點,而今,他竟然已經和他現在一樣大了。

當然了,聖靈曜的樣子,那是真的如此大,而源塵呢,只能淚流滿面的感謝源帝讓他能暫時保持這個年齡段。

被源塵擼頭殺後,聖靈曜似乎想起了什麼,也放下了什麼,竟然在源塵要收回手之時,主動用頭蹭源塵的手。

甚至臉上也流露出一種享受之色。

源塵愣住了,文跡也愣住了,反應過來的聖靈曜小臉通紅,直接躲回了仙靈空間溯仙塔內。 源塵看向文跡,文跡乾咳兩聲道:“我跟你關係不大,你別用那種審視的目光看着我。”

“他的來歷我已經知曉,那你的呢?”

文跡周身金光大盛,他逃也似的鑽入到仙靈空間中,只有一道聲音傳出:“我爲啥要告訴一個超級淘氣的熊孩子。”

文跡很傲嬌,源塵咧了咧嘴,看來這些傢伙早就知道他的身世,故意不說,究竟想要做什麼?

正所謂‘三人成虎’,他自己認爲太自我,若是其他人都這麼認爲,他自己也就更加信了。

“這東西要怎麼收起來?”源塵看着縮小版仙靈空間,犯了愁。

話剛出口,仙靈空間就迫不及待地衝入到源塵眉心,化作了粒子信息流,成爲了源塵眉心的一個字。

那是銀色仙字。

沒過一會兒,仙字便隱去了。

源塵摸了摸,有些愣神,剛剛他通過感知力感知到了,那個仙字怎麼那麼熟悉,就像是從什麼地方復刻下來的一樣。

搖了搖頭,源塵終究不是熊孩子,沒有熊孩子的全部記憶,他有的,也只有一些天賦本能而已。

一些天賦本能而已……

例如幫助紅孩兒激活本能,例如可以提升周圍生靈的實力……

帝幽冥的視野同步到了源塵的雙眼上,源塵頓時看清了周圍的一切。

他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仙氣釋放的地方,那裏被一羣黑衣人包圍,他們似乎在守護一個東西。

那像是一個陣法。

源塵悄無聲息地摸了過去,仙氣在這個時候成了他的遮體,獵人和獵物的關係在一瞬間被互換。

這些黑衣人與布黎樣國出現的黑衣人很像,至少衣着相似。

只是相比起布黎樣國的那些黑衣人,這羣黑衣人明顯更加強大,他們周身都散發着若有若無的妖氣魔氣,若是再仔細看一看,就會發現,這些黑衣人的頭巾都被頂起老高,似乎有耳朵或者是角之類的。

而這些黑衣人面朝外面,似乎在守衛着什麼。

黑衣人守衛的圈層內是一個低窪地帶,大約有十立方米,而仙氣就是源源不斷從中噴涌而出。

難道是仙草?

這是源塵的第一印象,隨即他就發現自己流口水了。

似乎仙草是一種非常美味的食材。

下意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隨手就抹在了紫貂圍脖上,紫貂扭動身體,本想發出不滿的呼嚕聲,但是看到源塵那雙發綠的雙眼後,頓時止住了一切的聲音。

它有種感覺,這種時候吸引主人的眼球,絕不是一件明智的選擇。

晃了晃腦袋,源塵清醒了過來,雙眼重新清明。

“仙氣太多,竟然會促進熊孩子的甦醒!”源塵不確定是仙氣濃度的原因,還是仙草的香氣,不管是啥,源塵都拿出面具戴在了臉上。

關鍵還是用來隔絕仙氣的侵蝕。

就在源塵打算過去的時候,忽然心裏一動,停下了腳步。

他的目光轉向了某處,在那裏有一道身影正在靠近。

源塵雙眼微微眯起,他看到了斷臂男子。

斷臂男子似乎並沒有迷路,在他手心中拿着一塊發光的石頭。

石頭指引着他朝着仙草所在地而去,黑衣人似乎也看到了斷臂男子,但是他們似乎都認識斷臂男子,所以並沒有發生衝突,當然,斷臂男子也沒有享受黑衣人們的行禮,他直接沙啞道:“把風沙叫出來。”


“是。”

其中一個黑衣人直接進了中心圈,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眼窩深陷頭髮亂糟糟渾身全是泥土的中年人走了出來,他看了斷臂男子一眼,有些嫌棄道:“風黎,你的審美越來越差了,說吧,有什麼事!”

斷臂男子瞥了一眼這個像是被榨乾的中年人身體,懶得反駁道:“他可能……回來了。”

“嗯?”風沙察覺到了不妙,立刻擡起了頭,正好對上風黎那雙空洞的眼眸。

“我說,我回來了!”

風沙轉身就跑,不是朝着仙草所在地跑,而是朝着山外跑。

風沙明白風黎說的他是誰,也明白現在的風黎恐怕已經被那個人控制了。

“我說,風沙是吧,回來!”

風黎嘴角微微翹起,所有圍攻而來的黑衣人無一例外的躺倒在地。

顯然是都失去了知覺。

而原本逃出翠雲山的風沙,身體忽然宛如被大風命中,竟是倒飛了回來。

風沙有些驚恐的看着風黎,眼中已經一片死灰色。

“萬…萬主,我不是有意違背地獄法則,我只是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後在外界培養我收集的種子。”

地獄法則?

源塵眉毛一挑,隨後又釋然了,不定下法則,這些無孔不入的地獄生物,恐怕就會席捲整個三界。

到時候這個世界,豈不是亂了套。

“既然知錯了,那就罰你將地獄法則背一遍吧。”風黎隨意道。

“這……”

“怎麼,你不願意?”

“不,我願意,謝謝萬主不殺之恩。”風沙隨即嚴肅的唸叨:“地獄法則,是吾刻入你們真靈中的東西,當我在時,你們若是敢違背,必將受到萬般地獄惡行,但如果我不在的話,你們自己看着辦吧。”

“地獄法則第一條,若有外族侵犯我等,不許虛以爲蛇,直接幹就完了。地獄法則第二條,不許當外賊,否則死無葬身之地!地獄法則第三條,合理使用自身天賦,不得亂用,不得過多造成殺孽。地獄法則第四條,不得自行消散,不得污染他界。第五條……”

地獄法則九十九條,徹底讓源塵陷入到了沉思,這九十九條規定,是在囚禁罪犯嗎?

這也太過嚴苛了。

前面五十條還算正常,到了第六十條味道就變了。

不得隨意移動是什麼鬼?

風黎嚴肅問道:“除了第五十一條不準分身離開地獄外,你還有沒有犯過其他的法則?”

“有,我和我們村的一個小姑娘……”


源塵真身已經來到仙草前,看着翠綠欲滴的嫩綠仙草,源塵狂咽口水,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渴望。

記憶中的善惡魔娃雖然都消失了,但是傳承卻並沒有直接到他手裏,而是被另一股力量截胡了。

偏偏,源塵又知道,傳承的確被他得到了,只不過卻被傳輸到了其他時間線上的自己身上。

而並沒有直接被他得到。

他現在得到了,也只有一些本能。

另一方面,熊孩子的意志正在覺醒。

如果說源塵是鏡面空間中所有事物的主宰,那麼熊孩子的意志,就是鏡面空間。

也就是說,無論是善惡魔崽子,還是他源塵,都只不過是熊孩子意志的體現。

善惡魔崽子還是正規熊孩子意志認可的,而他源塵意志就是外掛,藉助外力形成的,倘若熊孩子意志清醒,首先要滅掉的就會是他。


所以,源塵不能讓熊孩子意志清醒。

“魔窟塔,有辦法嗎?”

白衣魔窟塔點了點頭道:“您吃掉仙草,眼不見心不煩,熊孩子滿足了自然就安穩了,他也是好久沒吃過東西了。”

“讓他吃了,會不會助長他的修爲,等他醒來我豈不是要晚。”

“他現在醒了,您馬上就會完!”

不再猶豫,源塵張口就把仙草給咬到了嘴裏,然後咀嚼了起來。

仙草入口,滿口清香,味蕾彷彿在一瞬間被激活。

原以爲仙草入口即化,卻沒想到這麼有嚼勁,源塵越吃越滿足。

不一會兒功夫,十立方米內的仙草都被源塵吃光了。

躺在泥土之上,感受着腸胃中的暖流,源塵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原來,並不是仙草有嚼勁,而是仙草太多,卻都被源塵吃光了。

也纔有了怎麼吃都嚼不完的感覺。

仙氣源頭消失,整個翠雲山的仙霧都散去了不少。

牽一髮而動全身,不少地區仙氣暴動,有些地方都炸了。

有黑霧從爆炸區域中飄出,滿臉猙獰之色,忍不住在傳音線路中大吼道:“是誰出了問題,把老子都炸上了天,快出來承認,老子保證不打死你!”

“風暴,我還以爲是小子乾的好事呢,我已經趕往你那裏了,讓我看一看你到底是不是在賊喊捉賊。”

“風雅,你也去了,我也在路上。”

“我已經到了,我看到風暴已經炸出分身,若是再找不到寄體,估計再過幾分鐘就該消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