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揚了揚手機說電話打不通,柳青雲很有可能已經跑路了,我們被擺了一道。

“什麼?”林子欣聽到這裏忽然一個急剎車,然後她轉頭吃驚的看着我說,“不會吧?他跑路了誰來收拾那傢伙?”

“不知道。”我很茫然的搖了搖頭。

如果柳青雲真的跑路了,那我根本不用想,自己也只能跑路了,畢竟我是普通人,陰屍這種東西我以前聽都沒聽過,怎麼對付得了?

“要不先回警局想辦法吧?那裏應該安全一點。”林子欣轉頭問我。

“好。”我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林子欣當即就開動了車子,不過剛開起來,她忽然又一個急剎車把車子剎住了。

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以爲前面有人,誰知向前一看,我們竟然又回到了小區門口那裏,老頭子就在我們前面站着。 三國之老師在此 我頭皮直接就麻了,連忙衝林子欣大喊了一句,“倒車。”

被我這麼一喊林子欣終於反應過來了,連忙一踩油門就猛打方向盤,車子幾乎在原地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然後向着遠方衝去。

我到這時候都沒反應過來車子是怎麼跑這裏來的?林子欣不可能把車開回來吧?而且剛纔她一直跑的都是直線,根本沒有倒過車。

這種情況我們應該離這個小區越來越遠纔對,怎麼可能回到這裏?難道是鬼打牆?

我覺得這種可能也不是不存在,但老頭子是陰屍啊,他又不是鬼,怎麼可能這麼邪乎?

我還是不相信老頭子有這種能力,所以就很仔細的留意着外面的情況,也留意着林子欣開車的方向。

就這樣開了一會,讓我難以置信的是,我們竟然又回來了,車子在朝着小區的那個方向行駛,我也看到了等在那裏的老頭子,他遠遠地在對着我們笑。

我以爲林子欣會停車的,誰知她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接把油門踩到了底,徑直向着老頭子撞去。

“快停下,你撞不死他的。”我連忙大喊了起來,可是林子欣根本不理我,她緊盯着站在前面的老頭子,眼中放射着野性的光芒。

我是第一次在一個女孩子眼裏看到這種神色,那種眼神看得我心裏都冒冷氣,她是抱着決絕和必死的心態去撞老頭子的,不得不說林子欣比我冷靜,她知道這種情況下我們就算掉頭跑路,最後還是會回到這裏,所以她才選擇了孤注一擲。

可是老頭子能被撞死嗎?它是陰屍啊?

車子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極限,“彭。”

轉眼間車子撞在了老頭子身上,他都沒有躲避,直接被撞的飛出去五六米遠,車子前面的玻璃都被撞碎了,碎玻璃渣鋪天蓋地的飛射了進來,我和林子欣連忙低頭用手護住了臉,可是碎玻璃還是給我劃出了好幾道傷口,林子欣的胳膊上也被碎玻璃劃的鮮血淋漓。

車子直接失控了,衝上了旁邊的人行道,最後直接撞在了牆上,雖然林子欣踩了剎車,但這麼短的距離剎車根本沒起到多大作用,車頭前面都被撞的凹陷了進來。

那種震動根本不是人所能承受的,我只感覺腦袋裏面一片轟鳴,眼前盡是一閃一閃的光點,所有的景象都出現了出現了幻影,彷彿空間都開始重疊。

我伸手去抓了一下林子欣,竟然沒抓到,我有點看不真切距離了。

我連忙繼續向前抓了一下,終於抓到林子欣了的肩膀,她趴在放線盤上已經沒了反應。我鼓起全身的力氣扯了她一下,然後林子欣就後仰了過來,靠在了座位背靠上面。

她臉上全都血,人已經昏迷了,我晃了好幾下想叫醒她,誰知林子欣直接就倒了過來,趴在了我腿上。

我掙扎着用腳踹開了車門,然後費力的往外面爬,很快我出去了,可我根本站不住,直接是從車裏爬出去的,一下子就癱在了馬路上。

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轉,轉的我頭暈目眩,我根本爬不起來。

最後我扶着車門才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我連忙探進車裏面去拽林子欣,這時候我腦袋還是清楚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送林子欣去醫院。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於把林子欣從車裏拽出來了,不過剛拽出來,我就僵住了,因爲我看到了老頭子,他好端端的,根本沒有被撞死,此時他就站在車的另一邊,看着我陰慘慘的笑。

我連忙一手扶着林子欣,一手從腰後把那把水果刀抽了出來,到了這種時候,我已經不能退縮了,雖然我知道幹不過老頭子,但我不能跑路,因爲有林子欣。

跟我對視了兩秒鐘之後,老頭子忽然一按車的頂部,然後直接就跳了過來。

眼看老頭子撲到我頭頂了了,我忍不住開始後退,不過剛退了一步,老頭子忽然就飛了出去,那樣子感覺好像是被什麼撞飛出去的一樣。

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竟然看到了柳青雲,他已經站在我身後了,剛纔就是他把老頭子移交給踹了出去。

這時候看到柳青雲我差點激動得哭了,就差給他跪下了,這傢伙真的是救星啊,關鍵時刻終於出現了。

柳青雲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交給我。”

我連忙點了點頭,不過還是忍不住抱怨了兩句,“你幹嘛去了?怎麼現在纔來?我差點就掛掉了。”

“我去我師傅那裏把祭刀請來了。”柳青雲說着從背後拿下來一把黝黑古樸的長刀,不過奇怪的是這刀竟然沒有刀鞘。

“你這刀很厲害麼?是不是可以殺鬼?”我下意識的問他。

“不光可以殺鬼,還能殺神。”柳青雲說完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後握着古刀就向老頭子走去。

我知道柳青雲在吹牛逼,不過看起來他手裏拿把古刀確實不一般。

老頭子已經翻身從地上起來了,他看柳青雲想他走過去,眼睛滴溜溜的開始轉了起來,我看到他的眼神一直在柳青雲手裏的那把古刀上面掃視。

我沒想到的是,最後老頭子竟然轉身跑了,不知道是被柳青雲嚇到了,還是他忌憚柳青雲手裏的拿把古刀。

柳青雲也沒有去追,看老頭子跑了他就轉身走了回來,然後問我,“怎麼樣?沒事吧?”

我說“我沒事,不過她有事了,要趕快送去醫院。”我說着看了看旁邊昏迷不醒的林子欣。

柳青雲點了點頭,剛想說什麼,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整個人忽然飛了出去,那樣子種感覺他好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擊飛出去的一樣,直接摔在了好幾米以外,手裏的古刀也掉在了一邊。

落地之後柳青雲直接就吐了一口血,我嚇得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老頭子已經跑了,是誰暗算了柳青雲?

我連忙放下林子欣就衝了過去,想看看柳青雲的情況,不過還沒衝到跟前,我整個人就僵住了,因爲在柳青雲的兩米以外的位置,我看到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小孩,不對,應該是一個嬰兒,看起來就像剛生出來的孩子一樣,身上還有血跡,光着身子,皮膚也是紅慘慘,而且皺皺巴巴的,看起來像是披着一張老樹皮。

我心臟直接就抽了,我不知道這傢伙是個什麼玩意,但我感覺它比鬼還要恐怖,那個樣子看一眼我就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這嬰兒雖然看起來跟正常人一樣,但它盯着我的那個眼神,還有詭異的笑容,無一不透着詭異,我根本沒法把它當人看待。

“這這是什麼東西?”我打着哆嗦問柳青雲。

“他把三魂聚齊了,我們都被老頭子擺了一道。”柳青雲扶着胸口臉色煞白的說。

“怎麼叫被他擺了一道?”我口乾舌燥的問柳青雲。

“這就是被人種在你身上的小鬼,老頭子想用它來對付我們。”柳青雲說着瞄了一眼那個嬰兒。

那小鬼似乎聽懂了,竟然笑了起來。

柳青雲忽然一個翻身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他雙手各自捏了一個訣竅,念動咒語就對着那小鬼一指。

小鬼忽然慘叫了一聲,莫名其妙的翻了一個跟頭,然後它一下子又跳到了起來,直接跳到了車頂上,開始對着柳青雲張牙舞爪了起來。

柳青雲連忙一把抄起了地上的古刀,然後握在手裏說,“小鬼就是嫩了點,雖然這傢伙很是邪異,不過它終究不夠聰明。”

我連忙問柳青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有人種在我身上的是這樣一個小鬼?它現在離開了我的身體會不會害我?”

“當然會。”柳青雲咬着牙說,“這種剛出生就死掉的嬰兒,怨氣最大,可以養成鬼嬰,而且它都已經種在你身上二十幾年了,現在被抽出來,它肯定會想辦法吞噬你的魂魄,然後佔據你的身體,這纔是給你種下小鬼的那個人最終的目的。”

“那他到底是準備養鬼還是養人啊?”我一臉鬱悶的問柳青雲。

“以己控鬼,以鬼控身,我想對方肯定不止在你一個人身上養了小鬼,這人絕對是奇人中的異類。”

柳青雲說完皺了皺眉頭,”我先收拾了這小鬼,到時候再找那人看看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說完柳青雲握着古刀就像那小鬼衝去了,那小鬼似乎同樣非常懼怕柳青雲手裏的古刀,它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然後一下子就從車上跳了下去,我再想找它的時候,卻已經找不到了,小鬼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和柳青雲連忙繞到車後邊去看,林子欣還靠在車上昏迷着,可是沒有小鬼的影子,最後趴下來把車底都看了一遍,還是沒找着,那小鬼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我看實在找不着就問柳青雲,“它是不是隱身了?鬼這東西不讓我們看見,我們就看不到了吧?”

“不應該啊?”柳青雲搖了搖頭說,“它在你身上二十幾年了,已經和你的身體產生了某種聯繫,就算別人看不到,你應該能看到啊?”

“可我真看不到,是不是走掉了?”我說着又四下看了看,確定那小鬼不見了。

就在我把視線收回來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林子欣竟然睜開了眼睛,一激動我就把小鬼的事情拋在腦後了,連忙跑過去問林子欣,“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沒事吧?”

“別靠近她。”柳青雲在我身後大喊了一句。

我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回頭看了柳青雲一眼,發現他正瞪着眼睛,很緊張的看着林子欣。

下意識的我再次回頭看了林子欣一眼,這一回頭我才發現林子欣不對勁了,她竟然在看着我笑,而且那種笑容,相當詭異,怎麼看怎麼像剛纔那小鬼的眼神。

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連忙猛的向後退去,可惜還是晚了一步,林子欣已經伸出雙手抓住了我的脖子,她的力氣大的簡直讓我難以置信,我一下子就被她捏着脖子舉了起來。

重生后我與死對頭he了 我能聽見自己的脖子傳來“嘎巴嘎巴”的聲音,她手上的力度太大了,我脖子都快被捏斷了。

我連忙用雙手抓住了林子欣捏着我脖子的手,想把她的手掰開,可是她力氣太大了,我根本掰不開,加上脖子這麼被捏着,我一口一起上不來,腦袋都開始空白了,手上也使不出勁來了,只剩下雙腳懸在半空亂蹬亂舞。

柳青雲一看情況不妙,連忙跑過來救我,不過他還沒衝上來,我就被林子欣猛地甩了出去,直接砸在了柳青雲的身上。

我被摔了個暈頭轉向,柳青雲也被砸了個人仰馬翻,不過好在我總算逃離林子欣的魔抓了,不然剛纔那種情況,她分分秒就可以捏斷我的脖子。

我從地上爬起來就連忙問柳青雲,“小鬼怎麼上了林子欣的身了?現在可怎麼整?”

“不好整了。”柳青雲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臉色陰沉地說,“現在收拾它怎麼着都會傷了林子欣,而且那小鬼有了林子欣的身體做保護,一般的手段對它根本沒用。”

“那你快想辦法啊,總不能讓小鬼搶了林子欣的身體吧?實在不行我給她一刀。”我說着把手裏的水果刀揚了揚。

“你給她一刀也不行的。”柳青雲搖了搖頭說,“這小鬼可不是一般的孤魂野鬼能夠比的,它好歹吸收你的陽氣二十幾年了,而且本身就是怨念極大的鬼嬰,你的水果刀根本剋制不了它,還是我來吧。”

說完柳青雲就抄着那把黑色的古刀上去了,林子欣這時候被小鬼上了身,她的表情動作看起來完全就像是一個孩子,可偏偏她是一個大人,這種感覺就好像面對一個弱智或者傻子似的。

那小鬼雖然上了林子欣的身,但看到柳青雲手裏的古刀,她的眼神中還是非常忌憚的,看柳青雲走上去她就忍不住後退。

我怕這傢伙開溜,所以連忙包抄了過去,斷了它的後路,我倒是不怕小鬼跑掉,主要是它現在控制着林子欣的身體,讓它跑掉的話那就真的麻煩大了。

那小鬼眼看無路可逃,它竟然猛的向我撲了過來。

我一看都想罵娘了,我就怕這傢伙向我撲過來,誰知它果然覺得我好欺負直奔我來了,這時候我想讓開又不能讓,所以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我抄着水果刀連忙迎了上去,想着在林子欣身上捅一刀,應該可以傷到那小鬼,不過這分寸一定要掌握好,弄不好可就把林子欣捅死了。

轉眼間林子欣撲到了我面前,我攥着水果刀的手都已經揚了起來,可到了關鍵時刻,這一刀我竟然捅不下去,這可是林子欣啊,先不說我和她的關係怎麼樣,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想着要在她身上來一刀,我心裏就各種罪惡各種糾結。

一猶豫的功夫,林子欣已經撲到我跟前了,我手裏的水果刀沒來得及捅出去,就被她撞了個滿懷。

我感覺好像被一輛汽車撞倒了一樣,那股力量大的,我根本無法抗衡,整個人都飛了出去,我感覺胸膛都被撞碎了一樣,不光劇痛,而且還喘不過來氣了。

摔在地上的時候我感覺全身骨頭都好像散架了,我掙扎了一下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可惜胸口的劇痛,讓我完全爬不起來,或者是我怕疼,根本不敢用力。

林子欣已經向着遠處奔去了,柳青雲沒有管我,直接追了上去。

我就那樣躺在地上眼睜睜的看着,柳青雲的速度,簡直超出了我的想象,他跑起來直接跟飛一樣,很快就追上了林子欣。

遠遠的我看到柳青雲手裏的刀揚了起來,我以爲他要斬下去忍不住拼着全力大吼了一句,“不要傷害她。”

我是真的怕柳青雲會一刀斬下去,這傢伙不是普通人,我也不敢用普通人的思維去看待他。我知道爲了搞定那個小鬼,他絕對有可能殺了林子欣。

不過慶幸的是柳青雲最終還是沒有給林子欣來一刀,在那一刀落下去的時候,他轉了一下刀柄,最後只是用刀身拍在了林子欣的背上。

這一刀的力度我不知道有多大,總之林子欣直接就被拍的一個踉蹌撲在了馬路上。然後我看到柳青雲咬破手指飛快的在刀身上畫了一個符號,然後他衝上去用古刀壓在了林子欣的背上。

出奇的林子欣沒有再爬起來,好像那古刀的力量完全壓制了她,雖然她在極力掙扎,但根本逃不脫古刀的壓制。

看柳青雲已經制伏了那小鬼,我這才掙扎着爬了起來,然後連忙一瘸一拐的跑了過去。

等我跑到近前的時候,柳青雲已經把林子欣從地上拽了起來,我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林子欣又一次昏迷了。

“她怎麼樣了?沒事吧?”我連忙齜牙咧嘴問柳青雲。

“暫時沒事,你怎麼樣?扛得住不?”柳青雲問我。

“我沒事,扛得住。”我咬着牙說。

柳青雲直接就把林子欣給我塞了過來,然後他還拍了一下我的胸口。

本來我這胸口剛纔就被林子欣撞成了內傷,再被柳青雲這麼一拍,疼得我差點背過氣去。

“她都暈過去了,你逞強給誰看呢?”柳青雲一邊消遣我,一邊又把林子欣扯過去抱了起來。

看到這裏我頓時就不爽了,柳青雲消遣我倒是沒什麼,關鍵是看他抱着林子欣,我心裏怎麼就那麼不爽呢?

我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有可能是我喜歡上林子欣了吧。

錯上霸道ceo 柳青雲看我一臉不爽的樣子,瞥了我一眼說,“怎麼?你心裏不舒服啊?要不你來抱着她?”

我被柳青雲氣得咬牙切齒,可惜拿他沒辦法,我胸口痛的腰都直不起來了,一走路都拉扯的胸口傳來劇痛,抱着一個人那就更不用想了,所以我也不逞那個能了。

本來我以爲柳青雲要送林子欣去醫院呢,誰知他竟然抱着林子欣徑直向小區走去了,我一看連忙追上去問柳青雲,“你要帶她去哪裏?她現在受傷了,應該送去醫院啊?”

柳青雲邊走邊回頭瞪了我一眼說,“你覺得她現在這種情況,去醫院有用嗎?她被小鬼附身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啊,可是她受傷了,不去醫院怎麼整?我們又不是醫生。”我瞪着眼睛說。

“她的傷勢沒什麼,主要是被小鬼附身了,我們現在必須先搞定這件事,不然拖得久了,容易出岔子。”

柳青雲說完加快步子向小區走去,我雖然感覺這樣不太妥當,但想想柳青雲說的也沒錯,畢竟林子欣現在被小鬼附身了,這纔是當務之急,所以我就沒有阻攔。

就在我跟柳青雲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路邊忽然開過來一輛警車,那車上的人估計是看到柳青雲抱着林子欣了,竟然把車停了下來。

然後我就看到有兩個警察從車上下來了,我知道要壞事,看了一眼就連忙裝作沒看見,快速向小區裏面走去。

不過走了沒幾步,那警察就在後面喊了,“你們兩個等一下。”

本來被這麼一喊,下意識的我就想停下來了,可是看到前面的柳青雲根本沒有理會,徑直走進了小區,而且他還加快了腳步。

看到這裏我愣是不敢停下來了,連忙跟着柳青雲快速進了小區。

這時後面那兩個警察已經開始大喊了,“你們兩個站住。”一邊喊着,那兩個警察還追了上來。

這下我真的六神無主了,別看電視裏面做賊的遇到警察都一副淡定的樣子,現實中遇到這種情況,一般人就算沒有做賊都心慌了,何況我跟柳青雲還帶着昏迷的林子欣。

這種情況下林子欣昏迷了根本沒法解釋,我跟柳青雲那就更說不清楚了,如果被他們逮到,想解釋都找不出理由的。

我心裏忽然萌生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跑,想到這裏我直接撒丫子就向着我們住的那棟樓跑去了。 我這麼一跑柳青雲也毛了,跟着我跑了起來,很快我倆就鑽進了那棟樓裏面,不過那兩個警察也追上來了,估計他們真的把我們當成壞人了。

進去之後柳青雲直接把林子欣交到了我手裏,然後他則是拿下背上的古刀向外面走去。

我一看這陣勢就被嚇了一跳,連忙喊了柳青雲一句,“你別胡來啊,那可是警察。”

“知道。”柳青雲淡漠的應了一聲,然後就出去了。

不到五秒鐘,我就聽到外邊傳來了兩聲悶哼,然後柳青雲拿着古刀進來了,那樣子就好像他只是出去溜達了一下似的。

我忍不住問了柳青雲一句,“你把他們怎麼樣了?”

“沒事,讓他們睡一會而已。”柳青雲輕描淡寫的說着,然後他過來再一次抱起了林子欣,直接就進了他的房間。

我也跟着柳青雲進去了,他把林子欣放在了牀上,然後就先去把那把古刀擺在了以前老頭子供奉神像的香案上面,甚至還點起了香火蠟燭,柳青雲在供奉那把古刀。

我心想這些人還真是夠奇怪,以前的老頭子供奉一個陰神也就算了,現在遇上這傢伙,供奉什麼不好?竟然供奉一把刀?

我忍不住好奇就問柳青雲,“你這供奉一把刀,信的是什麼神啊?陰神還是天神。”

“我不信神。”柳青雲一本正經地說。

“那你供奉這麼一把刀是個什麼意思?難道這刀有神性不成?”我笑着問柳青雲。

柳青雲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慢悠悠的開口說,“祭刀有靈,當以至誠之心敬之,方能借其驅邪除惡。”

我一聽腦門上就開始冒黑線了,連忙擺了擺手說,“別整這些沒用的,趕快想辦法搞定小鬼,不然等一下她醒過來,那就麻煩了。”

柳青雲點了點頭,然後轉身看了一下躺在牀上的林子欣說,“我有辦法把小鬼從她的身上抽離出來,不過前提是需要給小鬼找一個寄身,不能讓它跑掉,否則後患無窮。”

“那你收了它不就行了,幹嘛還要找寄身?”我莫名其妙的問柳青雲。

“你想的太簡單了。”柳青雲搖搖頭說,“這小鬼好歹被種在你身上二十幾年了,可不是說收就能收的了得,而且現在如果收了它,在你身上種下小鬼的那個人一定會有所察覺,到時候我們失了先機,情況就不容樂觀了。”

我聽來聽去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連忙問柳青雲說,“你該不是想讓我做它的寄身吧?”

“當然。”劉青雲點了點頭說,“你做小鬼的寄身最合適不過了,反正它已經種在你身上二十幾年了,不會傷害你的。”

“這怎麼行?”我一聽連忙搖了搖頭。以前被人種了小鬼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這小鬼好不容易被老頭子從我體內抽了出來,我巴不得一輩子也別再沾上這東西,怎麼可能讓它重新附在我身上?

柳青雲看我不同意,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不用擔心,我並不是要把小鬼重新種在你身上,而是以另類的方式讓它寄身認主,畢竟它在你身上已經二十幾年了,和你有了某種聯繫,只要小鬼能聽你使喚,那鍾鬼人就等於圖做嫁衣,最終便宜了你,而且有了小鬼幫忙,你也算是有了與那人抗衡的實力。”

柳青雲這番話確實讓我心動了,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個小鬼能夠供我使喚,那我的人生將會出現巨大的轉折,我可以讓小鬼幫我去做很多我無法做到的事情,可關鍵是小鬼能聽我的嗎?我只是個普通人,根本不懂得控鬼,也不會什麼玄學祕術。

最後權衡利益,我還是搖了搖頭,我說“我只是個普通人,你讓小鬼寄身在我身上,我根本控制不了它,反過來被它控制還差不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