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暗想,難道真的如同陳萬年所說,我的三魂之力還沒有到達足夠高的境界?

難道大圓滿境界之上,還真有另有一層,叫做“混沌”?

怎麼想,我都感覺陳萬年是騙人的,他說的話,真真假假,虛實難辨,已經讓人無法區分了,而我乾脆都當做假話加以對待!

“陳元方,怎麼樣,現在只有一個半時辰了。”

陳萬年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突然有些氣餒,也有些沮喪,第一次感覺,被人糾纏也是一件很受折磨的苦事。

陳萬年卻不覺有他,繼續說道:“你真的不但算要自己的身體了?你才二十多歲啊,太可惜了!”

“你是爲我可惜,還是爲你不能佔據我二十多歲的身體而可惜?”我不耐煩道:“如果真的是爲我,謝謝你這陰魂不散的好意提醒了!”

“陳元方,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發誓!發毒誓!咱們術界中人,最不敢輕易做的就是發毒誓,舉頭三尺有神明!”

我冷笑道:“陳萬年,你好歹也是一代宗師,我原本是敬重你的,可是你現在的行徑卻越發讓我看不起了。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

“像什麼?”

“你現在就像是一個無賴,或者說一個小孩子,我發誓,我發毒誓!你發什麼毒誓?天打五雷轟?你連身體都沒有了,有用嗎?做一個僞君子比做一個真小人更讓人可惡,你知道嗎?”

“陳元方,你這是什麼話!”陳萬年惱怒道:“我怎麼是僞君子了?”

“你是什麼都與我無關,我也不想管!”我伸出雙手,攤開手掌,道:“陳萬年,你看看我的手!”

“你的手怎麼了?”

“手掌之中,天紋、地紋、人紋皆在,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月丘也在!”

說話間,我將雙手猛地攥緊,握成拳頭,道:“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不明白。”

“命運在我手中!” 惡魔老公,請節制! 我道:“他人無權左右!我想怎樣,就怎樣,結局只有天定!你就不要在這裏替古人擔憂了,什麼結果我都可以承受。”

“陳元方,你無藥可救!”

“我又無病無災,何須藥救?即便是需要,你也無良藥救我。”

“你不要不識好人心!”

“你不是人,你就是一道魂,常人所說,是個鬼!”

“放肆!”

“如何?”

“陳元方,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喲!”我嘖嘖嘆道:“終於要惱羞成怒了?我還是第一次見,一個人想要幫忙,別人不讓他幫,他還會生氣發飆的?你是天生賤人嗎?非要幫別人才會心裏舒坦?不過這樣也好,我剛纔就說了,僞君子比真小人更可惡!”

“陳元方,我不與你鬥嘴!沒有我的幫助,你出不了這靈界!”

“我本來也沒有說需要你的幫助!”

“嘿嘿……”

陳萬年冷笑道:“你沒有聽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如果我不允許,你即便是在這裏待上六天六夜,外面過到正卯時刻,你也出不去!在靈界,我就是天,我就是地!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心中一沉,道:“你果然從頭到尾都在騙我。”

“我也不容易啊。”

陳萬年道:“我在這裏等了已經幾百年了,我也想出去啊!這樣的長生不老,有什麼意思?再這樣下去,我就瘋了!你好不容易進來,卻不願意成全我,你知道你這麼做是什麼行徑嗎?你在違背天意!是上天,把你送進來的!幾百年來,只有你同時拿到了通靈寶珠和軒轅八寶鑑,只有你進了靈界!這就是我們的緣分,我們本該就共用一個身體!是上天把你送給我的,不是嗎? 歐陽皓我絕不會喜歡你 你放心,我出去以後,不會虧待你的,我會再物色一個高手的身體,讓你去佔據,到時候,如果你想跟我互換軀體,也不是不可以……”

“陳萬年!你的話,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我冷冷道:“看來,現在的你,已經到了瘋狂的邊緣。我不會讓你出去的,你這樣的人,這樣的性情,出去了,必然會是術界的災難,是世人的災難!你是個大魔頭!我寧可自己的身體被血玲瓏用了,也不給你!”

“你混蛋!”

一聲嘶吼,震耳欲聾!

陳萬年彷彿是瘋了,大叫道:“外面再有一個時辰多一點,你的身體就毀了!你寧願身體被毀,也不給我?我們是同宗!”

“不給你!”

“我殺了你!”

“來呀!”

歇斯底里的吼叫之後,一陣沉默。

半晌,陳萬年的聲音纔再次響起來,嘿然道:“陳元方,想激我!我等了幾百年了,也不急於這一時,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待會兒,我會讓你求我出去的。等你的身體被人殘害,等你的家人落難,我看你是不是還無動於衷!”

我警惕道:“你要幹什麼?”

“我不會幹什麼。我只會讓你看,讓你聽,讓你看到我所能看的,讓你聽到我所能聽的!”

我還沒明白是什麼意思,突然眼前一陣恍惚,竟然有影像映了進來!

黑暗。

黑暗的屋子。

密閉的屋子。

超武槍神 兩口黑箱,兩個人站着,還有一個躺着的人。

一羣飛蟲在騰舞。

這是那間密室,兩個人是御靈子和周志成,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又回到了密室,又是怎麼回到這四面都封閉着的密室。

而躺着的那人,和我有一模一樣的面容和軀體,正是我。

飛蟲,是攝魂蟲,它們盤旋着,就是不靠近御靈子和周志成,我不禁感慨,這個御靈子還真是御靈有術。

御靈子道:“還有一刻鐘,子時就過去。可是看樣子,好像也不用非等到那時候,陳元方已經死透了。”

說着話,她還踢了我一腳。

周志成道:“急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不知道怎麼的,我還是不敢相信,陳元方就這麼死了,計劃就這麼順利?”

“他也是人,不是神!”御靈子道:“你是被他嚇怕了!”

“可能是我太小心了吧。”周志成緩緩說道。

“嘭!”

一聲巨響從密室的外牆傳來。

周志成皺了皺眉頭,道:“這羣人到現在還在想辦法弄開這牆?”

御靈子笑道:“鋼板外面的磚,肯定已經被他們給扒光了。說實話,我還真怕他們進來呢。”

“不會。”周志成道:“這鋼板,他們不好破開,剛纔他們也打了幾槍,就連機槍的子彈也打不進來。”

“他們不是還有裝甲車,車載炮麼,會不會用那個,把整個屋子都炸了?”

“不會——你聽他們還在爭吵。”

“既然邪教分子在這裏面,就把它炸了!這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兒子還在裏面,不能炸!”

是楊國強和老爸在爭吵。

他們是在商量怎麼打開我所在的這間密室。

“我哥哥會抓住他們的!你們就再等一會兒!”老妹的聲音也傳了進來。

聽見老妹的聲音,我就知道,老妹已經脫離危險,安然無恙了,我的心登時定了一大半。

御靈子恨恨說道:“爲了送這個丫頭,我折了兩個徒弟!就是不明白你,爲什麼非要送她走!”

周志成道:“咱們也得言而有信嘛,否則殺了陳元方,還不放陳元媛,陳弘道和陳天佑還不瘋了?”

周志成的話音剛落,只聽楊國強在鋼板那邊大聲叫道:“陳弘道,你不讓炸,這裏面全是鋼板,你想怎麼進去?挖地道進去?”

老爸道:“這未嘗不是個辦法!” 老爸的話一說完,御靈子就在屋裏吃吃的笑了起來,周志成也笑了,他一邊笑,一邊低聲說道:“陳弘道要是知道這間密室就是有一條地道通連別處,他會怎麼想?”

我吃了一驚,那個密室之中竟然有地道?

怎麼我進去的時候一無所見?

只聽御靈子道:“陳弘道絕對想不到,地道口就在這盛放攝魂蟲的箱子下面。他也一定想不到,咱們待會兒就會帶着陳元方的屍體,從這地道離開,等他們真的打通了一條地道,鑽了進來,看見空空入也的房間,鬼曉得他們的表情會有多精彩。咯咯……”

外面,楊國強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們是特警,不是工兵!”

楊國強吼道:“挖地道進去,挖多長時間?上面要有伏擊怎麼辦?不是還有你們說的什麼攝魂蟲,我們憑人力怎麼對付?陳元方既然在裏面餵了蟲子,人肯定已經死了!這時候炸與不炸,他都是死人!炸了還能把攝魂蟲給一併消滅掉,不炸,就在這裏一籌莫展!”

“你再敢說他死了,我就先殺了你!”邵如昕的聲音,冷冷傳來:“挖地道!”

江靈的聲音也響起道:“你們不用擔心攝魂蟲,過了凌晨一點,它們就不會再出現了!我也有淨化符咒,即便是真有攝魂蟲,也能消滅了它們。”

絕無情道:“楊隊長,能不能調來切割器,把鋼板給切開?”

“能!” 先婚後愛:厲少,你好壞! 楊國強不情願地說道:“消防大隊有那東西。”

絕無情道:“那就調來。”

“馬上一點就過去了,再調來那東西,就晚了!”太爺爺道:“你們把工具借來給我們,我們挖!”

片刻後,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立時傳來,老爸、太爺爺他們還真動手挖了,我不由得一陣感動。

周志成卻走到了我的身邊,將我的身體抱起來,道:“二姐,不必再等了,咱們走吧。”

御靈子笑道:“你還真怕他們挖進來啊!”

周志成道:“我是怕他們把地道挖到咱們的地道里面!”

御靈子一愣,隨即斂容道:“你說的是!走!”

“寶貝們,先留下你們了。”御靈子朝着飛舞在空中的攝魂蟲嘟囔了一句,然後一個箭步衝到北面的黑箱子旁邊,掀起箱子蓋,然後把手伸進去摸索了片刻,只聽“咔”的一聲響,整個箱子划行向南,露出地面,御靈子用腳尖在上面輕輕踏了六下,三輕三重。

“嘩啦!”

一塊鐵板陡然沉了下去,露出來一口黑漆漆的洞。

“老八,是我們!”

御靈子喊了一聲,黑洞之中迅即有光亮傳了出來,御靈子趕緊招呼周志成過去。

原來地道口上搭的鐵板是地道下面有人在控制,御靈子踏的那六下,是信號,表明是自己人。

至於“老八”,應該是血金烏之宮新晉的第八長老吧。

御靈子和周志成很快下了地道,視野也轉而向下。

我現在才發現,我到哪裏,靈界之中的影像就到哪裏,這應該是軒轅八寶鑑在我身上的緣故,它充當了我的耳目,讓我能夠在靈界之中窺見外面的情形。

地道之中果然有人,而且還不止一個,每一個人見到御靈子和周志成之後,都是微微一頷首,讓他們過去。

御靈子和周志成也不耽誤,抱着我,在曲曲折折的地道中,走得飛快!

我不知道這地道是通往什麼具體的地方,但是我隱隱約約猜到,這應該會是通往血金烏之宮的總舵所在地吧。

他們帶着我,是要去見血玲瓏吧。

“陳元方,怎麼樣?”陳萬年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道:“現在還想不想出去?”

我道:“想出去,不過是我自己出去,而不是你代替我出去。”

“那你就繼續看着吧!”

繼續往前走,地道其實很寬敞,周志成雖然是抱着我,但卻不用徹底彎腰就可以前行,因此速度還算不慢,大概走了一刻多鐘,耳聽得外面似乎有水流動的聲音,又有光芒透了進來,我知道,這是地道到盡頭了。

御靈子先出去,然後是周志成將我舉了上去,御靈子接着,抱在懷裏。

“這個陳元方,乍一看麪皮挺黑的,但是仔細看看,還有些俊朗的模樣,怪不得那些女孩子都願意跟着他,就連我的徒弟丁小仙都鬼迷了心竅。就這麼死了,還真是可惜。”

御靈子捏了捏我的臉,我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感覺,但是心中也彆扭的很。

周志成在一旁看着,道:“二姐,是你抱着他,還是我抱?”

“我來抱吧。”御靈子笑嘻嘻道。

周志成一笑,也沒有再說話。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一個山體巖洞靠近洞口處,而洞穴似乎很深,還有曲折處,出了洞以後,前面有一片樹林,而再前方,赫然就是龍王湖!

我心中一動,莫非血金烏之宮的巢穴真如太爺爺所說,就在這燈下黑之處,龍王湖附近?

一道碧綠色的亮光在黑夜中幽幽閃現,彷彿鬼火。

御靈子道:“老大在那邊,咱們去吧!”

兩人飛快地掠相湖邊。

一個近乎虛幻的人影,如煙如霧,長髮飄飄,在湖岸上負手而立。

“你們來了?”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無着子尖銳的聲音,彷彿要刺破人的耳朵。

“老大,陳元方的屍體帶過來了,他已經死了,宮主肯定會高興的。”

無着子緩緩扭過頭來,臉上除了一雙無比陰狠、冷漠,卻又無比溫和、炙熱的眼睛之外,似乎再無他物。

那目光,在我的身上慢慢掃過,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陳元方,真的死了,宮主她一定會高興的。把他交給我,你們先走吧!”

“老大,你要……”御靈子詫異地問道:“你要走水路?”

“不是我要走,是我要陪着陳元方走水路。”無着子道:“萬一,他沒有死,或者沒有死透呢?”

“好。”御靈子點了點頭,把我交給了無着子,無着子接過我的身體,忽然一拋,我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然後“噗通”一聲,落入龍王湖中!

我大吃一驚,無着子這是要幹什麼?

我的身體已經沉了下去。

“陳元方,這龍王湖有古怪,你的身體可是要沉底的,沉底之後,水會把你的五臟六腑都壓壞!到了這時候,你還不願意我出去?”

陳萬年又出聲了,我直接喝了一句:“你閉嘴吧!”

“好,那我就讓你身臨其境,感受一下那痛楚!”

忽然之間,天旋地轉,靈界消失,四周全都變成了水!

wωw◆ тt kǎn◆ ¢ 〇

我,竟身在水中!

這……是龍王湖?

如真的幻覺?

但是我爲什麼不能動彈?

身臨其境,感覺是真實的,身體也是真實的,只是兩者沒有合二爲一?

龍王湖很深很深,連鵝毛都漂不過,更不用說我這麼一個大活人了,即便是我能動,能遊,也掙扎不出,更何況現在,一動不動,如石沉大海。

我的身體在分開湖水,在飛速下沉,水壓越來越大,我可以不呼吸,但是胸口上卻像是被壓了一塊巨石一樣沉悶!

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慢慢變形,鼻腔中熱辣辣的極不舒服,那應該是血!

如果再過一段時間,我可以肯定,我全身的血都會被擠壓出來,而不單單是七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