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笑的走了進去,把水果放在一旁,鞠躬道歉道:“昨晚我喝多了,對不起。”

“沒事,我不在意,畢竟我和你之間有誤會。”劉翰笑道。

我擡起頭看着劉翰,這傢伙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好人。

“心怡,你去幫我去買藥吧,我和張孽說下話。”劉翰對王心怡說道。

王心怡點了點頭,然後在劉翰的眉心親了一口,笑道:“你安心點,我馬上就回來。”

這一幕看在我的眼裏,手指甲差點就深陷我的肉裏……但是我還是面帶笑容。 眾人都緊張的看著夜冰依,這第二關對於他們來說非常的重要,如果夜冰依贏了的話,那麼他們接下來還有一線生機,如果她輸了的話,那麼他們就直接死定了。

刷刷刷——

剛才在抱怨的人瞬間一片鴉雀無聲,因為這關係到他們的生死。

「計時開始!」001號沉著的聲音敲擊在每個人的心頭,接著開始念道,「一,二……」當他開始念到二的時候,夜冰依的身形立即騰然而起,升到了半空中。

然後又轉移方位,好像一個俏皮的精靈一般,美得令人離不開眼睛。

「三……」001號數到三的時候,青衣男人突然動了,他伸手便要掐住夜冰依的脖子。

帝玄胤瞳孔微微一縮,眾人的心頭也是狠狠一驚,為她捏了一把汗,可就在這時,唰的一下,眼前活生生的少女就這麼丟了,不見了,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瞬移大法嗎?」眾人都睜大眼睛。

青衣男子的臉色一黑,他迅速的敏感的捕捉每一個方位,不錯過任何地方。

可是他還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得到。

「五……」001號的話音落下,時間已經到了。

「出來吧。」青衣男人沉聲說道,語氣中充斥著一絲不解,突然,他看到眾人盯著自己的背後,眼眸一亮,他不可置信的轉過頭,眼中狠狠閃過一抹錯愕,不可置通道,「你竟然在我的背後?」

「你告訴我,你究竟是怎麼做的?」

夜冰依淡淡的勾了勾唇,「閣下有時候太過自信也並不一定是好事,而且,凡事也不能光看表面。」他一定想不到自己會藏在他的身後,她往往都是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而她剛才不僅僅是用了瞬移大法,還用了隱身之術,讓他看不到自己。

她剛才站在他的背後,他沒有發現自己,那一瞬間她也動過無數種念頭,想要殺了他,就在一瞬間她就想要刺殺此人數百遍,但是她也知道以這個男人的實力,說不定自己的劍還沒有拔出來,就先被他給掐死了。

所以她還是忍住了。

但幸虧是五秒的時間,否則時間再長,恐怕她也不一定會隱藏住自己的氣息被發現。

現在她們兩個人都贏了一局,是1:1,看到這一幕,帝玄胤和夜瑾瀾兩個人也微微鬆了口氣。

夜冰依回頭對他們笑了笑,一臉的輕鬆。

兩人不禁搖了搖頭,在生死關頭還能這麼輕鬆的,恐怕也就只有她這個小變態才能夠做得到了。

如今他們兩個人的手中都有一顆涅槃丹,只要把涅槃丹吃下之後,他們便可以行動自如,但是他們並沒有這麼做,因為他們很相信依依一定會戰勝他。

「這就是我們夜族的夜神秘典嗎?真是太好了,簡直太厲害了,果然了不起!」西靈大人滿心激動的說道。

「夜神秘典,果然不凡!」東靈大人也眼眸炙熱的盯著夜冰依。 心裡有默默的說道,如果她得到了夜氏秘典,不要說她在夜神殿有著高超的地位,甚至有朝一日取代神靈大人的這個位置都有可能!

一抹貪婪之色也從她的眼神中熊熊的燃燒起來,權力,一直都是她嚮往的東西。如果她能夠得到夜氏秘典,那麼她一定會做夢都會笑醒的。

這邊,銀色的劍光一閃,以最快的速度向著001號刺殺了過去。

但是他的後面都似乎長了眼睛一般,在離001號還有一寸距離的時候,001號的身形一閃,輕鬆躲過,手中多了一枚石子,打在千邪寒的劍身上,長劍叮的一聲,發出一道輕輕的嗚鳴之聲,被彈了出去。

千邪寒的身子便撲了個空,衝上前去,然後轉過身來看著001號,這一次,他又以失敗為終。

這一次,他一直都在看著夜冰依和青衣男子的比賽,一邊還不忘記留意著001號,時刻的尋找著他的失控時間,但凡只要發現他有一點點不注意的時候,他就立即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去刺殺他。

但是他每一次都覺得自己很有信心的時候,可現實又一次一次的擊敗他。

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殺手,他是一個真正的殺手,無論是敏捷度,還是什麼,都極為高,他還是失敗了。

但是他並沒有對自己失望,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超越他的。

黑色的面紗之下,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對千邪寒說道,「你太過心急了,現在的你,根本沒有機會對我出手。」

遲早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千邪寒也冷冷的轉過身,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劍,冷漠的聲音說道。

黑色的面紗下,男子嘴角的弧度越發加大,他滿意的點點頭,他真的沒有看錯人,千邪寒沒有讓他失望,儘管他現在在他眼前很弱,但是他相信只要他想,遲早有一天,他會做到成長起來,甚至打敗他的那一天。

「夜姑娘,加油啊!」

「院長大人,加油啊!」彩翼學院的眾人還有其他人,都為夜冰依喝彩。

這是他們的院長大人,夜冰依這麼厲害,他們學院也很有光,帝家的高手們心中更是自豪,夜冰依可是他們的少主夫人,這樣的稱呼可比他們什麼破院長大人更加親近!

他們的心情自然也很美!

「看來夜氏秘典夜姑娘已經掌握了其中的精髓,運用的得心應手,相信她也肯定可以贏得第三局的比賽。」盟主大人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對夜冰依充滿了十足的信心。

心中也很得意,自己找到了這樣一位出色的煉丹師,作為他們煉丹堂的元老。

就憑這個,也夠他吹噓的了。

接下來,眾人都紛紛開始猜測了起來,「不知道第三局夜姑娘她們會比試什麼?」他們自然希望這一次的題也由夜冰依來出,因為這樣夜冰依才能有更多獲得勝利的機會。

可是那個男人也會知道這樣會夜冰依的勝算大,那麼他又不是個蠢貨,自然不會把這個主導權交在夜冰依的手裡了。 王心怡走出病房後,仇視了我一眼,我走到劉翰的身邊,劉翰摸着自己的腦袋笑道:“昨晚這一瓶子打下去,爽不爽?”

“你想幹嘛?”我問道。

“不想幹嘛。”劉翰摸着自己剛剛被王心親過的地方,笑道:“現在,我得手了,你打我這下,我會多倍還給你的,一個星期後我出院,你還有一個星期可以玩。”

“我怕你是孫子!”我看着得意忘形的劉翰罵道。

“張孽!”王心怡從病房外走進來,然後走到我的身邊忽然扇了我一巴掌,罵道:“小人!”

我摸着自己的臉,雖然這一掌不是很大力,但是這一掌深深的烙在我心裏,真的很難受,我張孽,竟然有今天這個下場。

好人不是那麼容易做的。

“滾!”王心怡對着我怒道。

我看了一眼劉翰,劉翰對我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我一聲不吭的走出了病房外,在門口時,聽到王心怡和劉翰在卿卿我我的說話。

“他沒對你怎麼樣吧。”王心怡問道李翰。

“沒事,張孽我瞭解他,得不到的東西,他想強求,但是你是我的!”劉翰故作大聲道。

聽到這裏,我忍了下來,然後跑出了病房外。

剛剛已經把剩下的五百塊,放在了病房裏,如今全副身家只有兩百,連話費都不敢充,真是窮的不成樣了。

回到宿舍後,老穩他們好像去飯堂吃午飯,不久後他們便回來了。

見我躺在牀上,用腳踢了踢我,問道:“喂,你沒事吧。”

我閉着眼睛沉思着,忽然想到一件事,王心怡家的那個小鬼,是怎麼出現的?

這突如起來的問題,我腦子裏頓時一股熱,從行李箱裏拿出一袋傢伙,然後鑽進了廁所。

“喂,小孽,你跑廁所幹嘛?廁所沒飯吃啊!”老穩拍着廁所門喊着我。

“我想靜一靜,讓開!”我躲在廁所裏回答道。

“餓了別急啊,廁所裏的滋味不好受!”老穩對我喊道。

我打開袋子,把裏面畫符的傢伙全部拿了出來,開始畫起我各種學過的符紙。

一直在廁所蹲了有三個小時,一直畫到下午四點多,足足畫了幾張紫符和十幾張黃符,這次我要去王心怡的家一探究竟!

“小孽,你在裏面死了嗎?”老穩在廁所門喊着我。

“給我踹開門,我站不起來了!”蹲在地上畫符的時間太長了,腳都麻了。

“嘭!”

老穩一腳踹開廁所門,然後把我扶出去,端來一杯水問道我:“你小子是在廁所面壁思過嗎?三個小時,不吃不喝的。”

“我特麼的在裏面睡着了。”我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回答道。

“你丫的能有點出息不?”老穩戳着我的腦門罵道:“昨晚還這麼兇猛,現在慫得躲在廁所睡覺!”

“這個星期我有事,告訴老師我請假。”我休息了一會兒,然後走出了宿舍。

“喂,你去哪?”老穩喊道。

“我去自首!”我隨意的回答了一聲。

坐了公交,來到了王心怡家的樓下,這裏是一個公寓,我問了保安,在這裏租房,一個月也得兩三千,王心怡也是土豪啊!

整一棟公寓,都是用來出租的,是爲周邊的學生準備。

五樓!

我站在樓下看着五樓,夕陽已經臨近,當我看向樓上的時候,忽然發現在樓頂,也就是八樓,有一個人盯着我笑。

我敏感了一下,然後跑到電梯口,按住了電梯,直上八樓,直覺告訴我,樓上那個不是鬼,是人,但是……好像被鬼附身了。

上了八樓後,果然八樓的鐵門打開了,是一個男的,這男的五十多歲左右,似乎被我的走路時給驚道了。

轉身陰笑着看着我,說道:“你過來試一試。”

“現在沒到你們上班的時間,晚上再來上班吧。”我對這大叔說道。

“你看得見我?”這大叔很錯愕的問道。

“拜託!”我很無語的說道:“你是上了人的身體,不是以鬼魂的狀態出現,這裏這麼大,我看不見你,我瞎啊!”

“曾經有三個人看得見我,他們已經死了,你是四個。”這男的慢慢的走過來,似乎想要殺我。

我看着面前的大叔,嘆息的搖搖頭,拿起旁邊的鐵棍,然後朝着他走過去,跳起來對着這大叔的肩膀就是一棍打下去。

“啊!”這大叔被我一棍打趴在地上,捂着肩膀痛苦的說道:“你竟然可以傷害到我!”

“大哥!你現在是人的身軀,我怎麼打不到你?給點智商好不好!”我無語的說道。

接着又是一棍對着這大叔的手臂打下去,罵道:“做鬼做得像你這麼蠢,我說你是不是做鬼連智商都變得虛無了!”

“你說話啊,說啊!”我一邊捶打着這大叔,一邊問道。

“停!”這大叔制止了我,站起來怒道:“我跟你說,打鬼也得看情況的,像我這麼善良的鬼,你竟然打我,會減陰德的!”

“善良,我讓你善良!”說着,我又是一棍對着這個大叔的腦袋打下去。

把這大叔打趴在地上後,我蹲下來說道:“你都上人家的身,控制別人跳樓,這叫善良?”

說完,我扔掉手中的鐵棍,拿出一張的紫色的破煞符出來,正準備貼往這大叔的眉心時,忽然從他的身體裏鑽出來一股陰氣。

這陰氣對着我衝了過來,然後衝出了鐵門,被附身的大叔摔倒在地。

我走過去掐着他的人中,把這大叔給喚醒後,他睜開眼睛第一時間就是大喊一聲,然後把我推開。

罵道:“小夥子你要幹嘛?”

“你被鬼上身知道嗎?”我拍拍手掌回答道。

這位大叔拍拍屁股站起來,問道我:“你怎麼知道的?”

“我亂猜的。”說完,我便轉身要走出鐵門。

“等下兄弟!”那大叔喊住了我。

“幹嘛?”我眯着眼睛轉身問道。

“幫我!”大叔懇求我道。

“我要酬勞!”我說道。

“我給你!”大叔答應了我的酬勞,然後走下樓,帶着我來到了一個辦公室,端了一杯水遞給我說道:“那是一年前的夏天……” 「不管怎麼說,我們保佑夜冰依能夠獲得勝利就對了。」

「她一定會贏得勝利的!」

眾人都直接把夜冰依歸納入自己的勢力當中,把她當成了他們尊敬的偶像。

「第三局比賽什麼,我來出。」青衣男人果然率先搶在夜冰依的頭上開口。

隨後只見他的手中拿了一顆青色的果子,「這顆果子,是毒青蘿果,它比這些人身體中的毒還要毒,只要我把它給捏爆,這裡面便會釋放出毒霧,很快就會鑽入人的身體里,人只要聞到它的氣息,就會直接死亡。」

男人的話讓人震驚,夜冰依也震驚的盯著他手中的果子,怕他一不小心就給捏爆了。

這些毒物被吸入口腔就會死亡?夜冰依冷冷的看著男人,「所以你這是想要幹什麼?」

男人扯唇笑了笑,「這就是我想要出的題目,所以你必須要在我捏爆它之前,就來阻止我,否則這些人就會死在你的手裡。」

夜冰依的眉頭狠狠一皺,眼中閃過一抹狠厲,這個人當真是一個賭徒,他居然拿著這麼多人的生命開玩笑。

男人眯起眼睛看著她,「不要以為這是我開玩笑的話。」他根本就不給夜冰依開口的機會,就開始報數,「我數到五聲。」他就不相信她能從他的手中奪走東西,「一,二……」

「你這是幹什麼?」夜冰依大罵一聲,然後就朝著男人拔刀攻擊了過去,但是男人的實力本來就比她高,夜冰依想要碰到他都很難,別更別說從他手中拿東西了。

「你這個瘋子!」夜冰依一邊罵一邊出手,但是她怎麼都抓不到男人,甚至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三,四……」

男人數到四的時候,那些本來就中毒的人更是覺得雪上加霜,他們眼眸絕望,根本不再抱任何希望。

覺得自己可能隨時命喪黃泉。

危機時刻,正在這關鍵時刻,夜冰依腦海中轟隆一聲,閃過一抹怒火,她突然閉上了眼睛,腦海中飛速的閃過一抹靈光,隨即睜開眼睛,眼中似乎有著霜花飛過。

沒錯,這是飛霜大法,這也是她第一次嘗試。

但是此刻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獨佔契約蠻妻 她如今已經來不及,沒有了時間。

眾人看到夜冰依閉上眼睛,一個個更是心如死灰,她這是覺得他們沒救了,所以就直接閉上了眼睛?打算直接放棄?

而帝玄胤看到夜冰依最後的動作,一顆心緩緩的放了下來,他已經猜到了她想要做什麼,眼中閃過一抹讚賞和欣慰。

「這是夜氏秘當中的飛霜大法。」帝玄胤悄然傳音給在旁邊的夜瑾瀾。

聞言,夜瑾瀾眼眸微微驚訝,隨即便是一亮。

他雖然沒有修鍊過這種術法,但是作為夜族的人,他也知道一些,據說夜氏秘典中一共有幾個頂級武技,這些武技跟其他的不同,其他的幾門功法,或許別人也可以修鍊,但是最後幾種,卻只有身為夜族的後裔才可以修鍊。

所以就算是帝玄胤,也只能夠修鍊到隱身術這裡,別的便不能再修鍊了。 想不到他的妹妹竟然如此有能耐,居然修鍊到了頂級術法這裡。

毀滅教皇 一瞬間,夜瑾瀾眼中閃過一抹笑意,為妹妹自豪。

噼里啪啦——

砰砰砰!

突然,青衣男人範圍內,四周一片飛霜,就連男人的動作都直接被止住,男人整個人瞬間變成了一個人形冰雕。

001號眯起眼睛看向夜冰依,那雙精明的眼睛中含著一抹期待。

他在最後一刻,一直在關注著夜冰依,他就不相信背負著一身秘法的她就會只有這麼些能耐。

果然,夜冰依沒有讓他失望,紫衣女子恍若神明一樣,從天而降,若神女一般,她的右手抬起,做出了一個神聖的舉動,接著,從她的眉心飄出了一片片飛霜。

飛霜瞬間化成片片利刃,朝著前方而去,變成了漫天飛花,把快速的凝聚在一起,幾乎是一瞬間,就把青衣男人給凍成了一個人形冰雕。

在剛才,除了帝玄胤和夜瑾瀾兩個人知道夜冰依有了后招,其他人都在絕望,他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發現發生了什麼,就聽到一件咔咔咔的聲音!

接著就看到青衣男人從頭到腳慢慢的被冰籠罩,身上布滿了一層結晶。

而青衣男子顯然也沒有想到夜冰依會有這一招,他的眼中還閃爍著錯愕光芒,整個人除了他的眼珠子能動之外,渾身不得動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