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這個公司的經理,有什麼事情可以和我說。”江君信步走了上去,站在了白雪的身前。身邊圍着的幾名業務接待都紛紛往後退了幾步。

金絲眼鏡男斜了江君一眼,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彷彿在他看來,這一刻他就是上帝一般。

“我的車子,新車,跑了500公里,輪胎就爆掉了。既然你是這個店的領導,那你告訴我,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

江君把頭轉向了另外的幾個人,然後問道:“這位先生的車子輪胎爆了,你們的呢?”

“我們的車子也是,都是輪胎爆掉了。你們這車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想要誰的命啊。”身後3個人中其中一個冷冷的說道。

江君沉默了,對於這些人的來意,基本上也就是確認了。五臺車子,同時爆胎,那得是多麼巧合的事情,更巧合的就是這些人一起來到4S店了。如果說之前的理由可以相信的話,那麼後面的理由,就實在是太假了。

“去把這五臺車的車輛信息給我拿過來,然後封住展廳的大門,誰都不能進去。”江君側着頭對白雪低聲說道。

白雪楞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不再理會這幾個人,轉身去了前臺。

“這樣吧,你們先不要着急,等會先去看一下這幾臺車子。一會再給你們答覆。”江君所說的話,基本上都是先按照流程上走,既然確定這幾臺車子都是來故意找茬的,那就一定能讓他們露出馬腳來。

幾個男人點了點頭,跟着江君身後走了過去。

“這車不也沒什麼事情麼?輪胎現在是好的啊。”江君指着眼前的這臺馬自達3問道。

金絲眼鏡男似乎是這羣人帶頭的,其它幾人都沒有說話,這個眼鏡男直接就給代替了。

只見金絲眼鏡男“嘿嘿”的冷笑一聲,然後從衣服裏面摸出手機,放出一段視頻來。

江君好奇的看了一眼,只見手機中視頻裏的車,正是她眼前的這臺車,甚至連車牌號都是一樣的。唯一的差距就是,視頻裏的這臺車右前的輪胎是癟的,而江君眼前的這臺車,右前輪胎是鼓的。

美人祭:邪王囚寵 ,我早就去見閻王爺了。視頻擺在這,你還有什麼話可說的。”金絲眼鏡男冷哼一聲,目光死死的看着江君。

“那不知換下來的舊輪胎在哪裏去了。”

眼鏡男像模像樣的扶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然後理所當然的說道:“被我扔了。”

“扔了?”江君嘀咕了一聲,然後對眼鏡男說道:“不好意思,我們4S店完全遵守是生產廠家的要求,沒有舊件的零件,我們是沒有辦法給予索賠的。

“那沒關係,我們今天是過來退車的。”眼鏡男絲毫不爲所動。

“退車?”

“對,沒錯,這樣的車子我們可是沒有辦法去開了。誰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挑戰,所以我們要求退車。”

“哦,這樣啊,那你們把車子先扔在這吧,我還需要聯繫廠家,去做技術鑑定。你們需要配合我們,把原車的輪胎拿過來。你看這樣如何。”江君笑着問。

“等你們鑑定?如果你們要是沒鑑定好,那我們豈不是白白荒廢好幾天的時間?別以爲我們傻。”眼鏡男絲毫沒有放過江君的意思。

“是麼?那我可就沒有辦法了,我們既然身爲代理商,自然有責任去幫您解決問題,但是你完全不配合的話,這我可就管不了了。

“是你們4S店的人無理取鬧,反正我們不管,車子都仍在這裏了,如果你們要是不給我們退車,我們就在這不走了。”眼鏡男身後的一個胖子說道。

“凡是都要講究證據,沒有證據的事情就不一定是真的,所以,爲了能讓廠家的技術支持過來的話,你可是要好好拿出證據來。 “我們並不知道還需要什麼證據,所以所有的舊件都被我們賣錢了。”眼鏡男猶豫了一下,緩緩的說道。

江君並沒有給他面子,淡淡的說道:“那我就沒有辦法了,我還有點事情,你們先忙。”江君看了一眼,眼鏡男身後的4個人。

“你。。你這是什麼服務態度,這就是你們4S店的服務態度嗎?我要去投訴你。”眼鏡男身後的一個胖子,眯着一雙小眼睛說道。

“投訴不投訴是你們的權利,我無權過問。我們4S店也給過你們解決的答案。如果你們還是不滿意的話,那就只能給廠家打投訴電話了。”江君之所以敢這麼說,心裏指定是有底氣的。廠家纔不會管這樣的事情,如果說有一臺車那還好說,一起來了五臺。傻子都會想到這其中有問題。


眼鏡男深深吸了一口氣,,從衣服裏面摸出了一支菸,夾出一隻遞到江君的面前“您幫忙想想辦法,我們幾個是實在沒有什麼辦法了。”

眼看着硬的不行,眼鏡男便來起了軟的來。

江君看都沒有看眼鏡男遞過的煙,口中淡淡的說道:“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恕不奉陪了。”扔下這句話,江君便大步離去。

眼鏡男也不尷尬,臉不紅氣不喘的,自己放在嘴裏。

幾個前臺接待紛紛引領幾個車主來到休息區,便也離開了。

“大哥,咱們要在這呆着,可就完不成任務了。”胖子手中叼着一隻煙,小眼睛已經眯成一條縫隙。

“既然他油米不進,那咱們就來點野蠻的。我讓他們辛苦砸錢舉辦的活動全部打水漂。”眼鏡男眼角閃過一絲狠厲的神色。

當江君再次來到展廳的時候,展廳裏面的人也已經離開大半了,這些人過來的目的根本上就是買車既然車子也已經按照滿意的價錢買到了,自然就離開了。

這幾個找麻煩的人到底是真的遇見麻煩了還是過來找他們的麻煩。江君的心底慢慢合計起來。

“先生,這裏您不能進來。先生。。。。”李凱這小子很禮貌的阻攔着。

這小子自從在柳陽的手底下工作之後,改變最大的就是他了,從以前的流氓小混混,變成現在很禮貌的斯文人了。

“憑什麼他們能進來,我就不能進去。你們4S店瞧不起人嗎?”這人嗓門十分大,幸虧現在這展廳裏面比較嘈雜。很快就把他的聲音蓋下去了。

江君一看來人,心裏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已經接近收尾了。一定不能出什麼岔子。

快步的走了過去, 我家夫人今天聽話了嗎

“我可告訴你啊,你要在不讓開,我可就要生氣了。”胖子依舊眯着小眼睛,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眼李凱。顯然沒有瞧得起眼前的這個小毛孩子。

“出什麼事情了。”江君很是時候的出現,終於讓李凱心裏舒了一口氣。江君來了,就意味着主心骨來了。

“領導,這位先生沒有咱們展會的邀請函,硬是要闖進去。”李凱心裏不禁感到竊喜多虧江君事先告訴自己怎麼說了,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解釋。

“好了,你先忙別的去吧。”江君對李凱吩咐道。

李凱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江經理,不知道我爲什麼不能進去。我也有意再購買一臺車。”胖子臉上露出一副‘誠懇’的神色。至於江君的姓名,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他,又怎麼想不到出去打聽一下。


江君心裏冷笑了一下,他哪裏不知道胖子的想法。無非是打算進去宣傳一下他們的遭遇。從而起到打擊他們4S店名譽的目的。

“是這樣的,現在我們店正在舉行活動,所有進來的人,必須都要有邀請卡纔可以進入。所以,只能抱歉了。”江君淡淡的說道,伸手招過來了兩個保安。

兩個保安站在江君的身後,無形中,江君的氣場增添了不少。

胖子雖然心裏面不舒服,但是江君拒絕的意思已經這麼明顯了,即使是他的臉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不過,不管怎麼樣,他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

忽然,展廳裏面的聲音更加的嘈雜起來。亂哄哄的一片。江君回頭一看,暗罵一聲不好,安排兩個保安堵住大門之後,快步向裏面走了進去。

“大家不要買這家4S店的車了,他們家是騙子。甚至他們的廠家都是騙子。”

眼鏡男不知道什麼時候鑽了進來。此時也已經爬到了展臺之上。更可惡的是,這人居然把關廣路手中的話筒奪了過來。

當聲音響起後,人羣中質疑的聲音不少,不少人紛紛側目相視,所謂無風不起浪,既然有人說這家店不行,那就一定是黑店了。

“這位先生,現在是我的演講時間,你把我的話筒搶走,不太好吧。”關廣路站在眼鏡男的身邊,臉色難看的說道。主持過這麼多年的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事情,雖然心裏對路遙店有些不滿,但是,更多的是對眼前的這個眼鏡男的不滿。

眼鏡男可絲毫沒有給關廣路留任何情面,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繼續說道:“我們一共五臺車,全是同一個地方的故障,行駛中輪胎居然跑爆了。”

衆人一聽這話,紛紛嚇了一跳,這輪胎爆掉的話,可不是小事情啊,甚至都有生命的危險啊。

江君此時也已經爬了上來,臉色難看的站在展臺上。對着關廣路示意了一個歉意的神色。然後一把便將眼鏡男的話筒搶了過來。

隨後幾個保安也衝了上來,押着眼鏡男向外面走去。眼鏡男仍然大喊着,但是卻被四周轟然響起的音樂給掩蓋掉了。

這件事情,說大可大,說小可小,一個處理不好,都會讓路遙店陷入萬劫不復的之地。江君不得不打起12分精神來。

“大家好,我是路遙馬自達店的總經理。對於今天的突發事件,我對大家先說一聲對不起了。”

“那你趕緊給我們說一說是怎麼回事啊,我可是剛從你們店裏訂的車子。”

“不行,我要退款。。”

“對啊。解釋一下啊。”

一聲聲疑問、質疑,從臺底下傳出,讓江君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眼鏡男居然會來這一手。 臺下客戶們的反響很大,江君的心裏也是十分的緊張,事情雖然不大,一個處理不好,這麼些天的努力可就白費了。


“大家先安靜一下,聽我說好嗎?”江君向着衆人比劃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不行,今天不給我們退車,我們就舉報你們去。”

“沒錯,退車。。”

“這羣人都是怎麼回事,剛買的車就準備退掉?那不扯淡呢麼。”李凱站在柳陽的身邊,一臉的不解。

柳陽沒有回頭,而是點頭說道:“這羣人的根本目的就是爲了讓店裏面服軟,給他們的車子打折。說白了就是拿這件事找藉口呢,誰不願意佔點小便宜啊。”

李凱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

“大家能聽我把話說完嗎?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的。”江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鄭重的說道。


“好,你說吧。我們講理。”一個身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扯着嗓子喊道。

有了一個帶頭的,其餘的人都跟着附和了起來。這就是所謂的從衆效應。

關廣路倒是悠哉,雖然心裏有些生氣,但是麻煩也不是出在他的身上,他倒也不是很鬧心。坐在講臺的屏風後面,抽起

煙來。

“剛纔的這兩個人,我承認,的確是我們店內的客戶,車子也的確是新車。但是,他們的車子,是什麼原因壞的,我並不清楚,甚至是不是人爲造成的,也都是個懸念。”江君沉穩的看着臺下的客戶,希望能找到一個能贊同他的人。環視了一圈之後,還是很失望的扭過了頭。

“這樣吧,我們畢竟是4S店,如果大家真想退車的話,那也不是不可以的。我帶大家去看一看,剛纔那位先生的車子,大家在做決定也不遲。”

柳陽和白雪站在臺下,相互對視了一眼,分別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擔憂。

臺下的人中不少人還是抱着很迷茫的態度,隔行如隔山,對於汽車這行業,很多人都是一頭霧水,沒有幾個人瞭解這個東西。耳聽爲虛,眼見爲實。雖然都有疑問,但還是和江君一起走了過去。

那兩臺車子依然停在車間之中,不過車子周圍卻是一個人都沒有。對於這樣的無賴客戶,不能驅趕,不能謾罵,在不妨礙正常工作的情況下,就只有扔在這了。

“大家可以看一眼,這裏兩臺車子。就是之前那位先生的車子。”江君站在車間當中,心裏十分緊張,攥緊的拳頭內,也是浸出了汗水。,身後跟隨着一羣滿臉好奇的客戶們。

“這車子怎麼了?你不會是拿我們開玩笑呢吧。這明明就是新車子嘛。”以爲30多歲的婦女,一嘴的南方腔。

江君笑了笑,心裏一喜,就怕你們不好奇,好奇了就好說了。

想到這裏,心裏的底氣也足了不少,當下,江君就指着這兩臺車子說道:“這兩臺車子大家也都看到了吧,車主反應的情況是行駛中輪胎脫離了。俗話說就是輪子跑掉了。

但是,經過我們4S店的檢驗,發現,車子完好無損,並沒有出現這種情況。而且,我曾經向車主索要舊件,車主不肯答應給予我們檢查。”

“無風不起浪,平白無故的人家怎麼會來你這裏鬧事。”一個體型碩大的中年人扯着嗓門子問道。說話間,還把手插在褲子兜裏。所有人都沒有看到那雙還是輕微有些油泥的雙手。毫無疑問,這個中年人就是張大山。

江君對張大山的這個行爲感到十分的意外。看着張大山那張粗糙的老臉,江君恨不得上去親一口。不過,也只是想想罷了。

不過,江君還沒有說話,另一邊又響起了一個聲音。

“還能有什麼,車子沒有事情,那就是惡性競爭被。市裏面這麼多家4S店。”說話的是一個身體瘦弱的男人,長相很不錯,也算是俊俏了。滿臉一股子精明相。只不過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他的手也是插在兜裏面。這個機靈的男人,就是海景。

這句話剛落地,衆人紛紛恍然,在社會上闖蕩多年的他們,又怎麼不知道在社會上競爭的殘酷。想到這一點後,不少人都放心下來。

但是還是有人不死心,依然想從這建事情上面,賺取一些小利益。這就是現在的社會上所以人的通病,愛佔小便宜。

“哼,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吧,這車子是不是人家的車子都說不準呢,萬一是他們4S店隨便找的車子怎麼辦?”人羣中再次傳出了疑問聲。

江君笑了笑,對於張大山和海景剛纔的表現他很滿意。剩下的問題,就要靠他這個老闆來解決了。

“大家想必也都看到了,這兩臺車子所停放的位置,雖然位置並不妨礙整個店的運營,但是,還是多多少少佔道了。我們4S店的內部人員,總不能開車堵自己的家門吧。”江君含笑說道。

人羣中沉默了一小會,江君說的也沒錯,誰會開車堵自己家的車門啊。想到這裏,絕大部分人都已經相信了江君的話,只不過,依然還有人對此抱着懷疑的態度。

“江經理啊,不是我們不相信你們4S店,只不過出現了這樣的事情,我們的心裏面不踏實啊。”一名40多歲的中年男子,身着黑色的西服,看上去倒是一副紳士裝扮,只不過滿是老繭的雙手,以及被太陽曬成黝黑色的皮膚,卻是和這套行頭很是不搭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