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名叫譚水靈,大家叫我水靈吧。我已經不是天朝護法天雷了。”天雷,哦,不,是水靈,她已經放棄天朝了。

“咦,叫你水水不行嗎?”我記得上次水靈和妖魔戰香對戰,戰香稱呼水靈爲“水水”的。

“嗯?邢湛可以這麼叫,其他人不行。”水靈好像不太喜歡別人喊他作水水啊。

疾風湊過來,在我耳根下悄悄的說:“水靈很忌諱別人喊她作水水的,會大發雷霆的。你真是幸運,水靈竟然同意你喊她的小名。”

是嗎?我確實不知道有這麼回事,之前在天牢還一直理所當然在閃電面前稱呼她作水水,現在想想,我都替自己擦了把冷汗。

“我召集你們大家,是想請求大家,讓我加入你們好嗎?”水靈懇求的看着大家。

“只要邢湛同意,哪怕天皇要加入,我們都沒有意見。”雪兒回答了水靈,大家都面帶笑容的同意雪兒的說法。

水靈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聳聳肩,表示同意。水靈對疾風的感情已經深得我的認可,加入我們有何不可,我還巴不得呢。

“謝謝你,邢湛。”水靈感激的看着我。

“誒,夥伴之間是沒有謝謝這個詞的,有的只是大家彼此信任的堅定的眼神就夠了。”我笑嘻嘻的說。

水靈默認的點點頭,然後表情變得沉重,說:“既然大家都是夥伴了,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訴大家吧。”嗯?水靈知道了什麼我們大家不知道的祕密嗎?

水靈看了看疾風,然後面對着疾風說:“疾風,其實,你和天皇絲毫沒有任何關係的。你們的關係是天皇捏造出來的,爲的是讓你能忠心於天皇。”

大家都愣住了,疾風一開始也是呆了下,後來不屑的笑了笑,說:“如此更好,我倒落個好身份,減少了我的壓力。”疾風說完,低頭沉思了。

水靈擔憂的看着疾風,然後轉過頭對我說:“邢湛,你帶走了香妃……”

“叫我香兒。”香兒打斷水靈,就爲了糾正一個稱呼,真是的。

“哦,是香兒。邢湛,你之所以成爲天誅者,就是因爲你帶走了香兒。你不知道香兒對天皇有多麼重要,連香兒自己都還不知道呢!”水靈到底知道了多少天皇的祕密啊。

香兒自己都愣住了。疾風擡起頭,顯然也開始對香兒的身份感興趣了。

“天皇並不屬於人界,而是來自天界。天皇的血統非常獨特,人類幾乎沒有可以爲其繁殖後代的異性,天皇尋找了兩百多年,香妃是唯一一個符合天皇要求的人。”水靈竟然掌握了天皇這麼重要的祕密。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我追問下去。

“我是天皇收養的孤兒,我所知道的都是天皇告訴我的,而且,之前我修煉的九霄雲動就是天皇傳授給我的,是一種神法。”

“等一下,水靈,你難道不是從蜀山出來的嗎?不是一共有九個人被天朝召回了嗎?”疾風發現了天朝護法存在其他的隱私。

“對,真正的天雷叫龍天賜,在魔妖幫做內線,爲天朝提供魔妖幫的內部線索。”水靈的情報還真是不少啊,這種事都知道!


香兒嘟起小嘴看着我,然後可愛的笑了,說:“還好跟邢湛跑了,嘻嘻。”

“喂,什麼叫跟我跑了,你陷我於不義啊。”我指責香兒。

大家都笑了,我已經好久沒有看見雪兒如此開心的笑容了。雖然是成功的逃出了天府,但是,我們必須面對更多的困難,以後的路將更加的艱險。

水靈很快便融入了我們大家,雖然花居園地方不小,不過我們都不愛到處跑,從天府出來後,大家彼此都十分珍惜在一起的時間,疾風整天周旋在翎兒與水靈之間,翎兒依舊大小姐脾氣不斷,水靈都主動退讓要做小老婆了,疾風卻不答應了,然後翎兒就生氣了,水靈又護着翎兒,弄的疾風相當的爲難,老是找我訴苦。這不,爲了躲着翎兒,和我一起來到段老大的房間裏。

“邢湛,你看見沒有?”疾風一直盯着段老大的身體。

“嗯?有什麼問題嗎?”我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啊。

“段大哥剛纔好像笑了。”疾風靠近點觀察起段老大起來。

“什麼?難道在裝死?看我揍他一頓再說。”我朝段老大撲了上去,結果,段老大居然閃開了,哈哈大笑起來。

“段大哥,怎麼你醒了也不出去給我們大家報個平安啊?”疾風喜出望外。

“孃的,身體都僵硬掉了,剛活動了下筋骨,你們就來了。這裏是哪裏啊,你們兩個看上去不錯嘛。”段老大不斷的活動他的膀子。

“哈哈,段老大,你終於醒啦,看來我們該啓程了。”我興奮的說,然後衝出房間,召集大家去了。

“啓程?對啦,老子是不是在地府啊?”段老大還沒想明白,就被疾風拉着出了房間。

我們聚集到了正堂,我將自己如何撿回段老大的乾屍一直到現在得所有事統統跟段老大詳細的說了一遍。尹火刀也出現了,圍繞着段老大。段老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活着,他當初是抱着必死的心使用了究極招式。段老大豪爽的性格我非常喜歡,早在離開天府前,我就決定把段老大拉來做夥伴了。

“段老大,加入我們吧,我們結爲夥伴一起闖天下,終結這個動盪的時代,怎麼樣?”我激動的盯着段老大。

“好,能和邢湛結爲夥伴,老子一百個答應。”段老大果然豪氣沖天。

“哈哈,以後我稱呼你爲老大,我們正式成爲兄弟了。”我非常高興。

“哈哈哈,段大哥,既然邢湛都叫你老大了,那天行我也喊你做老大了。”疾風也是極度的興奮。

“我們也叫你老大了。”玲瓏和雪兒她們都湊齊熱鬧起來了。

今天,大家都非常的高興,因爲,我們又多了兩個夥伴。 當初在天府,爲了對抗死神,我和疾風冒險吸收了業火,變身成爲紅蓮戰佛。紅蓮戰佛的威力的確很大,但是下場是悲劇的。老大的身體和神識都能完美的接收業火,如果老大練成紅蓮戰佛,那將是非常可靠的戰力啊。現在老大的身體內流着火天祿的血,身體由業火錘鍊而成,神識歷經了萬炎的煅燒。真是一個絕好的戰佛素材啊,只要能成功修煉成無極心法,真正的紅蓮戰佛就誕生了。

在尹火與老大雙雙同意的情況下,我決定散去老大體內的氣息,由於老大的重生,已經進入了虛無境界。強行散去氣息會是致命的傷害,不過,尹火說它有把握保護老大。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像對待疾風那樣,強行抹除了老大的氣息。結果,下場可想而知,特別是疾風,深有體會。疾風當初纔去除一個異空間,老大可要忍受五個異空間被抹除的痛苦,若不是從萬炎的煅燒中熬過來,又怎麼可能熬過這次。

老大的神識總算是熬過來了,尹火正在用業火錘鍊老大的身軀,修復老大體內那慘不忍睹的經脈。我琢磨着,最多十五天,老大就可以醒過來了。

我們來花居園已經十天了,今天,如意突然來到了花居園。慌慌張張的四下張望,不懂在找誰。是不是在找玲瓏啊?

“如意,怎麼有空過來啊,是不是找玲瓏啊?”我上前與如意打招呼。

如意一看見我,急忙跑了過來,喘着大氣,對我說:“邢湛,你們快走吧。天朝的七聖九雷已經來到花都搜查了。花居園遲早會被發現的,到時候再起衝突會引來大批的高手,爭奪你的首級的。”

“什麼?已經搜索到花都啦,那我們馬上離開這裏,如意,你快回去吧,千萬別把幫派給牽扯進來了。”形勢迫在眉睫,我們必須要離開花居園了。

如意見過我後就匆匆離開了,看來花都最近都十分的亂,妹妹幫不知道能不能應付得了。我馬上把大家召集起來。

“如意剛纔來過了,說七聖九雷已經到了花都,正在到處搜索我們,這裏很快會被發現的,我們要離開這裏了。”我把消息轉告給所有人。

“什麼?如意來了嗎?人在哪兒?”玲瓏問。

“如意走了,走得很匆忙,好像妹妹幫內有什麼急事。”我回答玲瓏。

“邢湛,我們去哪兒?老大還沒有醒呢。”疾風看着我問。

“疾風,我們還太弱小,水靈和老大都還沒有練成無極,根本無法與新時代對抗,甚至是一個不留神,我們都將覆滅在這個新時代中。如今只有躲避着追兵,慢慢發展我們的勢力。我想,先去蜀山,解開我心中的那一個結。”我徵求下大夥意見,沒問題的話,就啓程去蜀山。

“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先去蜀山,我也有一個必須解開的結。”疾風心中的結是他那師妹吧。

“大家有其他的意見嗎?”我最後問問大家的意見。

“邢湛去哪兒我就去哪兒。”香兒說。

“我也是。”雪兒緊接着香兒的話尾,表明自己的態度。

“我沒有意見。”水靈說。

“我跟着水靈姐姐。”翎兒挽住水靈的胳膊,還故意瞪了疾風一眼。

“邢湛,我說過我這輩子跟定你了。你到哪兒我就跟你到哪兒。”玲瓏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臉上的表情顯得很猶豫。

“怎麼了,玲瓏。是不是放不下幫派啊?”我大概猜出了玲瓏的心思。

被我這麼一說,玲瓏的表情更重了,看來是被我說中了。

雪兒笑嘻嘻的坐在玲瓏身邊,說:“不用擔心,我早就向花網幫發出信息,讓花網幫支援妹妹幫了。老幫主已經率領援軍趕來了。”

雪兒想的真是周到啊,當初妹妹幫在花網幫最危險的時候,幫助了花網。如今,花顏老太婆一定會報答妹妹幫的,就算是沒有之前的事,以雪兒的影響力也是可以辦到的。

“真的嗎?”玲瓏不太相信的問。

“騙你的話,邢湛讓給你一年。”雪兒居然把我當賭注了?

“好。”玲瓏居然當真了?

我在一旁冷汗直流,這兩個女人搞什麼嘛,竟然拿我作賭注。其他人都在一旁偷笑。連香兒也不例外。

玲瓏在放下心頭的石頭後,終於露出了笑容。既然大家統一了意見,我們決定,明天早上,便離開花居園,往蜀山進發。

老大依然處於昏迷狀態,目前的情況已經等不了老大甦醒了,只能是帶着昏迷的老大離開了。

雪兒的吐納囊打算專門用於收藏摩羅碎片,一共有二十五卦在內。因此,吐納囊並不打算裝其他的東西。沒有了吐納囊,大包小包的行李一大堆,這怎麼攜帶啊?最後,那幾個女人一致商定,取出摩羅碎片,然後用吐納囊裝行李。而二十五卦摩羅碎片就由我自己保管。摩羅碎片會自行隱藏在我體內,保管摩羅碎片對我來說倒不是什麼難事。

大家很早就休息了,養足精神第二天登上去蜀山的路。

我卻睡不着,自己一個人在房頂上看星星。後來,玲瓏上來陪我了,雪兒也來了,香兒是個豬,一到晚上就會睡得很香。

我們三個人正靜靜的觀賞滿天星星的時候,突然炸響了一道驚雷。玲瓏和雪兒都被嚇進去了,我臉上卻是異常的興奮。帶着玲瓏和雪兒掠下房頂,朝着香兒的房間跑去。

“邢湛,到底怎麼回事啊?”雪兒問我。


“哈哈,疾風這傢伙,竟然在這個時候引天道。這雷聲肯定會招來七聖九雷。計劃有變,馬上離開花居園,去蜀山。”

“引天道?”玲瓏不解的嘀咕了下。

“以後再說,水靈已經開天目了。太好了。我去帶上老大,你們帶上香兒。疾風我會通知他,並且讓他帶上翎兒和水靈。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啦。”

====================

花居園上空頓時出現了十幾道身影,衝破結界,強行落入花居園內,然後各自散開,進行地毯式搜索。

在片刻之後,這些人影又匯聚在一起,此時,閃光、冰刃、土神三護法同時出現在花居園內。

“稟報閃光大人,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情況。”人影中,有個人集中了所有搜索結果,統一彙報給閃光。

“又是天道,冰刃,你可確定你的想法?”閃光問冰刃。

“不會錯,當初在百靈山山脈找到疾風時,雖然下着雨,並帶有雷聲。可是,疾風開通天目引天道而出現的雷聲和剛纔的一模一樣。若不是剛纔又聽見了,我還想不起那次的雷聲呢。”冰刃回憶起了疾風的天道之雷。

“確實是不會錯,當初在戰佛手上吃了虧,羞辱心太強,以至於忘記了那回事。”土神補充到。

“這麼說,戰佛-邢湛他又培養出了一個新的戰佛了嗎?難道是譚水靈?看來這邢湛必須儘早除去,他這般發展勢力,遲早會破壞了吾皇的計劃。”閃光手中的光明杖大放白光,白光分別射向三個不同的方向。

“萬獸山方向?”土神對着其中一道白光說。

“這裏是崑崙山方向。”冰刃說。

“這是通向百靈山山脈的方向,我們各自散開搜索而去,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除掉戰佛。”閃光收起了光明杖的白光。

十幾道身影分成均勻的三個勢力,每個勢力對應一個護法,朝三個不同的方向掠去。

閃光爲了提高準確性,用光明杖同時測算出了邢湛可能逃逸的三個方向。概率疊加,已經可以肯定邢湛必在三個方向的其中一個。

此時,邢湛正帶着一夥人在疾風的指引下朝崑崙山山脈奔去。蜀山道的入口正是在崑崙山山脈。而他們的身後,冰刃帶領六個身影,狂追而來。 在疾風的帶領下,我們一路不停歇的朝崑崙山飛去。天雷已經可以操控靈力進行飛行了。疾風帶着翎兒,雪兒帶着香兒,我揹着老大。老大真是重啊,體型又比我大,一個不小心都會從側面滑下去了。就這樣,五道長長的身影劃過,在夜空中留下了的殘影瞬間消失。唯有滿天的星星不斷閃爍着星光。

“疾風,冰刃追上來了,按照這個速度,五個時辰就會被追上了。我們離崑崙山還有多少路程?”我已經感應到了冰刃的法力,以快過我們的速度朝我們追來了。不但如此,冰刃還帶了三個落雷魔術師和三個武聖。沒猜錯的話,應該都是七聖九雷。這個陣容不是我們可以抗衡的。

“情況不妙啊,按照我們的速度,到達崑崙山還有七天的路程啊。”疾風苦笑着說。

“什麼?七天,這麼久。有沒有快一點的路啊?”我問疾風,七天實在是太久了,冰刃在天亮時就會趕上我們的。

“這是最近的路了,我們已經是飛着趕路了。我想,冰刃並不知道我們的路程,閃光測算出我們會到崑崙山去,所以冰刃也選擇了這條最近的路。我們只需要稍微繞個彎,就可以躲過冰刃的追擊。”疾風準備改變方向。

“等一下,如果都是要延遲時間,那不如我們跟着冰刃他們。我們反過來跟蹤冰刃。”我知道,疾風說的繞個彎要多跑很多路程,這一路上的靈力結界都是我在維持,我還要揹着這麼重的老大。路程遠了,我豈不是更累了。嘿嘿,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嘛!

“這主意不錯,我們下落吧,讓冰刃先走。”疾風帶着翎兒朝地上落了下去了。

我們一夥人找了個隱祕的地方藏起來,用靈力結界隔絕了我們的氣息。沒多久,冰刃帶領六個人,瞬間從我們眼前閃過,朝崑崙山飛去。我們馬上跟在了他們的身後。他們的速度原本就比我們要快,如今我們落於他們身後,很難追上他們。相反,他們正不斷的拉大我們之間的距離。直到最後都看不見了他們的身影。


“邢湛,你看見了嗎?”疾風問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