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往前走了一段時間,視野開始變得開闊起來。前面不再是狹窄的通道,而是一個空間不是很大的房間。

看到面前熟悉的房間,我趕緊的拉住莊欣然。還沒有看到那個死人呢,怎麼就來到了房間了呢。難道這個通道不是我們之前走的那個,這個通道只是和我們之前的那個相似?

我快速的退了回來,用手電照了照腳下的地面,一種恐怖的感覺瞬間佈滿我的全身。我的腳下是

一大片血漬,這血漬就是之前那個被咬死的人留下的。

我十分清楚,我們當時經過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去碰這個屍體。可是現在這裏除了血漬以外,那個被撕咬的屍體卻沒有了。

這片血漬足以證明這條路,就是我們之前進來的。路沒有問題,問題是這條路上的兩個屍體去哪裏了?難道被人搬走了,還是他們自己……

我不敢繼續想下去了,這裏可是一條死路。如果是它們自己離開的話,它們現在一定在前面的房間裏面。

看向前面的房間,我不敢往前走了。它們要是真的起屍的話,我們會是它們的對手嗎?先不說他們實力有多麼厲害,就只是那個被撕咬的人,現在出現在我們面前的話,會是多麼的恐怖。

我很想退縮,想要退回去。可是如果退回去的話,我還能見到小師傅嗎?況且瘦子和蔡大力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裏,如果他們在裏面呢?如果這個兩個起屍已經被他們解決了呢。

“進去吧,進去是我們唯一的路。”莊欣然握緊我的手,大步的向着前面的房間走去。

看着如此堅定的莊欣然,我的心裏也自信了很多。人家一個女孩子都不怕,我還怕什麼。就算裏面十分的危險,不是還有她在我的身邊嗎。

我笑着握緊莊欣然的手,心裏還有有些緊張。眼看着就要走進房間了,真的不知道房間裏面會出現什麼。

我們來到房間的邊緣,我連忙靠在牆壁上,潛意識的把莊欣然擋在身後。房間裏面十分的安靜,這樣的安靜讓我剛加的不安。這個時候我希望裏面有一些動靜,這樣至少我們有個心裏準備。

我深吸一口氣,讓緊張的心平靜下來。現在最主要是弄清楚這個房間裏面有什麼,那兩個起屍有沒有在房間裏面。

我鼓起勇氣,身體一躍衝進了房間。早死是死,晚死也是死,還不如弄個明白,死個痛快呢。

我衝進房間之後,面前的一切都和剛纔一模一樣。沒有起屍,沒有瘦子他們。石桌,石椅,大牀都在哪裏,原來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子。

沒有起屍,我的心裏就安心多了。我轉過身對了莊欣然招了招手說:“進來吧,這裏很安全。”

喊完之後我又看了一下房間,確定真的一點事情都沒有的時候,我才轉過臉看向莊欣然躲避的地方。

這都過了好一會兒了,莊欣然竟然還沒有出來,難道她嚇得腿軟了?不可能啊,莊欣然雖然是一個女孩子,但是她的膽識可一點不弱於男孩子。

我有些好奇的走向莊欣然躲避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隻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心裏本來就有些緊張,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我整個人一下子愣在哪裏。這隻手十分的冰涼,一點都不像是活人的手。

難道是起屍的手,難道它剛纔躲了起來。那隻手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又拍了我一下,這次不是拍一下就離開,而是直接放在我的肩膀。我還可以感覺到它的身體在慢慢的向我靠近,幾乎整個身體都要貼在我的後背上了。

(本章完) 我感覺到起屍冰冷的臉已經接近我的脖子,甚至有一滴冰涼的液體已經滴在我的脖子上。

我心裏十分的緊張,身體竟然也在這個時候動不了了。感覺那冰冷的臉已經貼到我的脖子上了,冰冷的液體就像是流水一樣,不斷的滴在我的脖子上。

救我啊,誰能救救我啊!我想到就要被起屍咬到,心裏就十分的痛苦。而且莊欣然到現在還沒有出現,她到底在哪裏,難道也遇害了。

我感覺背後一沉,好像是起屍不動了,直接倒在了我的背上。緊接着“咚”的一聲,起屍從我的背後滑倒在了地上。

起屍死了?它剛纔不是還要咬我的嗎?怎麼突然死了呢!我疑惑的看向躺在地上的起屍,它摔倒在地上。整個身體全部被撕咬的不成樣子,還好它是面部朝地摔倒的,要不被我看到它臉上的樣子,還不被嚇死。

看到起屍已經無法對我造成威脅,我的心也放鬆了下來。心一放鬆,身體也慢慢的有了知覺,控制權也再次交給了我。

我以爲是莊欣然幫我制服了起屍,可是我轉身去尋找,卻沒有看到她。我快速的來到剛纔躲避的牆壁前,也沒有找到莊欣然。

這麼一個大活人怎麼會突然消失了呢?剛纔還在這裏的啊!難道是另一個起屍?她現在正在和另一個起屍打鬥!

的確有這個可能,事不宜遲,我快速的向着回去的路跑去。這裏沒有打鬥的痕跡,那麼只有是在其他的地方了。可是我跑到了通道的一頭,也沒有發現莊欣然的影子,甚至連龍巖窟的入口,就連大門的地方都找了還是沒有找到。

無奈之下,我只好回到這個房間。我再次躺倒牀上,希望這一次可以到瘦子他們所到的地方。

躺好之後,我的眼前就黑了起來。等到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果然來到一個新的地方。這裏還是一個山洞,不過這個山洞十分的大,大的我根本看不到四周的牆壁。

“這張牀果然神氣,每次傳送的地方都不一樣。看來上次瘦子他們傳送的地方和我不是一個地方,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再一次。”我從地上做起來,看着四周無盡的黑暗,我真的不知道要往哪兒走。

綜藝大導演 我站起來四處照了照,喜歡可以找到一個標誌性的東西,可是這四周十分的空曠,根本就沒有什麼標誌性的東西。

既然沒有,我也不能站在這裏不動不是,於是我就順便選擇一個方向,漫無目的的走着。

現在我們四個人,被分成了四處,如果這個時候遇到鬼州七子她們的話,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啊。

想到這裏我的心更加的緊張了,因爲四個人之中,我的實力最弱,不管是遇到鬼州七子,還是其他的妖魔鬼怪,我都沒有還手之力。

人就是說什麼來什麼,怕什麼有什麼。就在我緊張的時候,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個黑影,這個黑影站

在哪裏一動不動。像是一個柱子,也像是一個站着不動的人。

我嚥了一下口水,緊張的想着黑影靠近。他是鬼州七子那邊的人,我反而不怕什麼。最怕的就是他不是人,更不是物體。

慢慢的接近,終於看清楚這個黑影是什麼了。他是一個人,一個站着不動的人。

可以一直站着不動,只有死了纔可以做到。難道這又是一個死人?也是和先前通道里面的那個人一樣,是被嚇死的!

我小心的走到站着的人面前,果然看到他瞳孔擴散,嘴巴張的老大,典型的被嚇死的樣子。他身上的衣服和那個嚇死的人差不多,應該是一波人。

他們也是走了這個方向,沒有想到我誤打誤撞,還選對了方向。看了一眼這個被嚇死的人,我快速的想着前面走去。我本來想要賣了他的,可是這裏只有石頭,我雙手可沒有辦法拋動石頭。而且他是被嚇死的,我現在就一個人在這裏,如果嚇他的那個東西出來,我是不是也會被嚇死呢。

想着我就感覺到有些害怕,腳步也加快了很多。這一路上都是漆黑的一片,也沒有在看到第二個被嚇死的人。

我其實很納悶,這個人爲什麼會被嚇死,而且還是保持站立的姿勢。而且嚇死的還就他一個人,這也太點背了吧。

我終於是走到了頭,看着了久違的牆壁。這個牆壁十分的高,高的根本就看不到上面究竟到哪裏。

這是什麼地方?是山,還是一塊巨大的屏障。我的頭上沒有小星星,而且也看不到夜空。說明我在一個大山洞裏面,那麼我前面就是山洞的一面了。

我在牆壁上照了照,希望可以找到門,或者山洞之類的東西。鬼州七子他們顯然不在這個大山洞裏面,所以他們一定是走進了一個通道之類的東西里面了。

我摸索了一陣,還真的被我發現一扇小門。這個門十分的特別,不是石門,不是木門,竟然是鐵門。

這裏竟然有鐵門?而且做工還十分的精細,一看就是現代科技。在鐵門上還有一把現代的鎖,竟然還是最暢銷的那個牌子的。

我有些凌亂了,這麼一個神氣的地方竟然出現現代的東西,這一點都在古代看到手機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有鎖的門是最好打開的。我走到牆壁旁,找到一塊趁手的石頭,來到鐵門前,對着那把現代的鎖,猛地一砸。

“咔嚓!”

現代的東西就是不靠譜,一個石頭就搞定了。我把砸壞的鎖拿了下來,輕輕的推開這扇鐵門。

門後仍舊一片漆黑,我用手電照了一下。裏面的空間很大,具體這個房間裏面有什麼,這個手電的光也無法看清。

我現在就像是探險一樣,一點一點的瞭解這個龍巖窟。既然看不清裏面到底有啥,那就只要走進來了。

我剛走進來,就聽到“咚”的

一聲,那扇鐵門竟然關上了。鐵門關上,讓我瞬間緊張起來。這裏一定有問題,我還是出去吧。我快速的穿過身,突然一道紅色的影子從我眼前飄過。

這個紅色的影子速度極快,一閃而過很快就消失了。雖然它消失的很快,但是我不能當作它沒有出現。突然關閉的鐵門,瞬間消失的紅色影子。這一切都預示着這個房間不簡單。

我嚇得快速的想着鐵門跑去,可是我剛一擡腿,就看到一個模糊的紅影。那個紅影就在我的不遠處飄着,我嚇得把擡起的腿收回來,那個紅影立刻就消失了。

難道她不想我離開,只要我一走她就出現。我試探性的再次擡起腿,那個紅影果然有出現了。

我快速的向前走了兩步,只見那個紅影飛一般的向我撲來,而且樣子也逐漸清晰起來。 極品妖孽至尊 我又連忙向後退了幾步,那個紅影真的又向後飛去,直至消失在黑暗裏面。

我不知道這個紅影是什麼,但是我知道我是沒有辦法離開了,既然走不了,那我就要看看,這個房間裏面到底有什麼。

我穿過身,擡起頭,就向着房間裏走去。我走了有一段時間,突然看到前面有個紅色的東西。手電的光照在上面有些反光,這到底是什麼呢!

我好奇的走了過去,越是靠近越感覺這個東西有點像是棺材。難道這真的是墓地?是埋放青城山祖師的地方!

我的天,還真的是一口棺材。這口棺材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後面半個都爛了,棺材裏面的白骨都掉了出來。不過這口棺材的前面卻十分的完整。不但完整,還跟新的一樣,甚至連紅色的漆都沒有掉。

這真的是奇怪了,一口棺材同樣的木料。竟然前面的完好無缺,後面的潰爛不行,這說出去都沒有人信。

棺材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躺在剛纔裏面的屍體會不會也是這樣呢?我好奇的用手電筒從潰爛的一頭往裏面照,還真的看到好的那一頭的屍體。

棺材裏面的屍體也是一樣,潰爛的這頭屍體已經化爲白骨,有點甚至還掉在了地上。好的那頭屍體保存的很好,甚至還可以看到面容。

“還真的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我收起手電,不解的說道。

就在我收起手電的那一刻,我竟然看到屍體的臉動了一下,那緊閉的雙眼,也猛地睜開!

我嚇得愣了一下,屍體睜眼了。這怎麼可能,一定是自己看錯了,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我自我安慰的走開,我希望是自己看錯了,因爲我不想再看第二遍,我害怕剛纔看到的是真的。

不過有些事情不是你逃避就可以的,就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那口棺材突然劇烈的晃動。緊接着“咚”的一聲,棺材板瞬間碎裂開來,一隻下半身是骨架子,上半身是乾癟肉身的一個東西站了起來。一雙發着紅色光芒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我。

(本章完) 這個東西一動不動的盯着我,我被盯得汗毛直豎,冷汗不斷的涌出。弄得我是走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我就這樣和它對視了幾分鐘,它就這樣站着,目不轉睛的看着。我對着它揮了揮手,它沒有任何的反應。

既然它不會傷害我,我的心稍微放鬆了一些。我可不能在這裏和你耗着,他是死人,我可是要離開這裏。

我舉起手電對着裏面照了照,然後擡腳向着裏面走去。

我剛一擡腳,就見骨架乾屍竟然也動了。就像是剛纔紅影一樣,只要我動他就動。

這次我沒有退縮,而是直接快跑。我用力的奔跑,骨架乾屍也在我後面拼命的追着。它也像人類一樣,用那兩隻骨架腿,不停的奔跑着。

“你妹的,竟然跑的這麼快!”我跑的越快,它的速度就越快,最後直接雙腳離地,衝着我飛了過來。

我快速的蹲下,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棍,對着飛來的骨架乾屍,就是一棍。

這一棍打的很實在,一下子就把飛來的骨架乾屍打飛了出去。只聽“咔嚓”一聲,不知道骨架乾屍落到了什麼地方。

骨架乾屍是解決了,不過恐怖的事情還沒有完。我感覺到有一雙冰冷的手,此時正握住了我的雙腿。

這雙冰冷的手用力的一拉,我整個人瞬間跪倒在地上。緊接着它再次發力,我的身體,快速的被它在地上拖着。

顧少,你節操掉了! 這樣被拖得感覺我體會了很多次,但是這次最讓我恐怖。因爲這雙手是那麼的冷,那麼的真實。

“啊!”我終於忍不住內心的恐懼,一邊大喊,一邊瘋狂的掙扎着。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只要我被這雙手拖走,我就再也回不來了。所以我要掙脫,我要掙扎。

我的聲音很響亮,都把漆黑的房間喊的瞬間亮了起來。這個房間就像裝了聲控開關一樣,我剛纔的喊聲讓本來漆黑一片的房間,瞬間變得燈火通明。

極品特工女皇 房間亮了,裏面的東西也都看的清楚了。我連忙看着自己的雙腿,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拖得我。

當我看向它的時候,它飛快的鬆開了我的雙腿,快速的消失在棺材地下的黑暗裏面。

雖然沒有看清是什麼東西拖我的,但是我看到了那是一雙手,還是一雙女人的手。

我拍了拍屁股看向這個房間。這一看,嚇得我一個踉蹌,差點沒有再次摔倒。

這個房間很大,在這碩大的房間裏面全部都是棺材。

我的天啊,這裏怎麼死了這麼多人,難道他們都是青城山的祖師!

最讓我吃驚的是,這些棺材有一個很明顯的分界線。這個分界線把這些棺材分成好的一部分,和壞的一部分。

我在身處棺材裏面看不清楚這個分界線是怎麼形成的,爲什麼一個房間裏面,同一口棺材會出現這麼明顯的變化。

這樣的情況太神奇了,既然下面看不清楚,我就找一個高一點的地方,好好的看清楚這個分

界線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擡起頭尋找一個可以站着的高處,卻再次被空中的巨龍給震驚了。在房間的空中正懸掛着一條巨大的飛龍,這條飛龍體積十分的龐大,整個身體有三十幾米長,碩大的龍頭高昂着。

飛龍的四肢被四根巨大的鐵鏈綁住,分別延伸到房間的四個方向。飛來的身上還有一根從房頂垂直下來的粗大鐵鏈,來固定住這隻巨大的飛龍。

看着懸掛在空的的飛龍,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就像是久別重逢的故友,有一種莫名的情切感。

“它,我認識嗎?”我看着面前的這條飛來出神,身體不自覺的向着它走去。

飛龍是懸掛在半空中的,只有五條鐵鏈連接着巖壁。我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這隻飛龍,在某一刻我竟然感覺到這條飛龍活了,它竟然對我眨眼。就像是自己餵養的寵物,對你賣萌的感覺,十分的可愛。

我望着飛龍入神,身體不知道的就來到了飛龍的身上。我站在飛龍的後背,彷彿看到它活了過來。它在帶着我翱翔天際,帶着我在雲間穿梭。碩大的龍頭還時不時回頭看向我,好像在等我給它讚許的目光。

“你真美,要是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好了。”我微笑的撫摸着飛龍的頭,輕輕的說道。

我在撫摸的時候,眼睛不經意的看向下面。我嚇得連忙抱緊面前的龍頭,我此時竟然真的站在飛龍的背上,還是接近龍頭的地方。

這太不可思議了吧,我是怎麼上來的。我緊張的看着這條飛龍,它的身體完全是漂浮在半空中的,距離地面最低的距離也不少於十米。這麼一個高度,想要上來可能嗎!

飛龍和巖壁的連接處,只有五條鐵鏈,其中一條是在頭頂的,其他四條也是鑲嵌在房間的四面巖壁上。距離地面也有十幾米,想要從這裏上來也是不可能的。

我感覺這個房間真的是太奇怪了,莫名其妙的紅影。隨時會出現的冰冷的手,還有不知道爲什麼感覺很熟悉的飛龍。不過這些都還是一般的奇怪,最讓我不解的還是那些棺材。

剛纔我想要找一個高處,來看一下這個棺材爲什麼會有好有壞,爲什麼同一口棺材差別是那麼的明顯。

現在我從飛龍的身上看起,我才明白這個原因。從高空看下去,這些棺材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圓形。而且壞的和好像明顯比例一樣,你仔細看的話。這些棺材起屍就是一個八卦圖,特別是在好的中有一個圓形是壞的棺材,壞的棺材裏面有個圓形是好的棺材。

那兩個八卦眼,讓我不得不承認這就是一個八卦圖。又是八卦圖?難道這裏也是爺爺的傑作!我說這條飛龍怎麼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難道也是爺爺留給我的!

看着下面的八卦圖我有些激動,又有些氣憤。激動的是爺爺這個手筆一定是來幫助我的,說不一定我體內被封印的道血八卦圖會重新激活。

氣憤的是,這一切都在爺爺的計劃之中。就算那個黑影會封印我的道血八卦圖竟然都被

爺爺預料到了,爺爺既然這麼厲害,他爲什麼不早教我。或者他爲什麼不自己去完成他的計劃,爲什麼要讓我來。讓我這個什麼都不懂的人來承受這一切。

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接下來要怎麼做。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木偶,爺爺怎麼操作,我就必須要怎麼做。或者是一個被定好程序的機器人,只要聽着爺爺的指令就可以了。

我看着下面安靜的棺材,心裏莫名的氣憤。我感覺內心有一團怒火,我要發泄,我要釋放。

我緊握着拳頭,對着面前的飛龍猛地就是一拳。心中的怒火,心中的不滿都隨着我的拳頭不斷的落在飛龍的頭上而變得淡泊,最後我的心慢慢的歸於了平靜。

我坐在飛龍的背上,看着血肉模糊的雙手,我突然感覺自己好傻。我爲什麼要用別人的痛苦來折磨自己呢?既然我不可以掌控自己的未來,但是我可以掌控我的現在啊。

爺爺把我人生的大方向規劃好了,既然好了,那就這樣吧。但是現在的每一天卻是我自己可以掌控的,既然改變不了,那我也只有用最開心的方式去接受了。

我笑着甩了甩手上的血漬,然後想辦法如何離開這裏。 穿世愛戀:全能老公寵我 鮮血從我的手上滴落,正好滴在一口棺材上面。

“咚!”

一聲巨響,那口棺材的棺蓋竟然飛了起來,一隻乾癟的屍體快速的站了起來,那雙紅色的眼睛擡起頭,死死的盯着我。

緊接着,不斷傳來咚,咚,的響聲,一隻只乾屍從棺材裏面跳出來,那雙紅色的眼睛都看向我的方向。

百棺齊放,百鬼齊出。這麼壯觀的場面,這麼龐大的陣勢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

幾百雙發光的眼睛都盯着你,幾百具骷髏架子,都伸着骷髏頭看着你。

幸好我現在是站在飛龍的身上,要是我真的下面的話,估計直接就嚇得昏死過去了。

突出出現這樣的陣勢,弄得我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我是繼續呆在飛龍身上呢?還是繼續帶着呢!

反正下面這麼多幹屍骷髏,我是不敢下去了。它們這個數量,就算攻擊力不是很大,累了可以把我累死了吧。

Wшw✿ тTk án✿ CΟ

我站着看下去,它們擺成的圖案自然是八卦圖。發着紅色的乾屍,和白色的骷髏形成了八卦圖的陰陽。可是它們擺成這個八卦圖有什麼用呢?會起到什麼樣的效果呢?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突然一隻乾屍眼睛裏面的紅光飛了出來。隨着紅色的飛出,乾屍身體一軟,瞬間癱倒在地。

一隻乾屍眼睛裏面的紅光飛出,其他的就像連鎖反應一樣,都像他一樣,每個乾屍眼睛裏面的紅光都飛了出來。

紅光在空中慢慢的匯聚,快速的旋轉,最後直接蔓延到整個棺材上。整個棺材就是一個八卦圖,所以這個紅光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個紅色的八卦圖。

“道血八卦圖!”我看着下面形成的紅色八卦圖,竟然就是我體內的道血八卦圖,我再次陷入深深的驚奇之中。

(本章完) 紅色的八卦圖閃爍着紅色的光芒,快速升起。沒有想到紅色的八卦圖竟然可以升起來,我一時間不是如何應對。是安然接受,還是奮力反抗。

根本就不容我多想,紅色的八卦圖已經來到我的面前,猛地鑽進了我的身體裏面。

我突然感覺頭有點昏,眼睛有些看不清楚,身體也搖搖晃晃的。等我眼前再次清晰起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來到另一個空間。

我四周有些黑,周圍的環境似曾相識。特別是看到那個佈滿黑色烏雲的道血八卦圖的時候,我瞬間明白這是哪裏了。這個空間是我的身體裏的空間,面前的這個佈滿黑雲的道血八卦圖,就是我身體裏面被黑影封住的那個。

道血八卦圖突然閃過了一下,緊接着道血八卦圖開始亮了起來,紅色的光芒猛地爆漲。

道血八卦圖上面的黑色烏雲,瞬間被紅色的光芒照射的蕩然無存。道血八卦圖終於被喚醒,我的實力終於又回來了。

我興奮的跑到道血八卦圖上站着,只要有了它,我就不用擔心那些小鬼,我就可以有保命的實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