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他問得什麼,只是看著他,我原以為他會幫我,可惜他沒有。

我捂著臉,突然想笑,我真是太自作多情了,鳳沉希又不是商璟煜。

想通后,我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我沒事!」

清風徐過夜旖旎 說完我看了王寡婦一眼:「你們光天化日下公然行兇打我,我要報警!」

王寡婦一愣,之前在警局的記憶被翻了上來,對於警局他們是害怕極了,尤其是她身後的張大壯更是怕了。

張春燕本來想煽風點火,可是鳳沉希正看著她,為了在心上人面前留個好印象,她閉嘴了。

王寡婦一時間無語,我趕緊對身邊的圍著的村民們說,「我是凌霄的女兒,凌鬼婆的孫女,張家人光天化日下挖我爸爸的墳,還打我,這件事我是絕對不能忍的,到時候警察來了,請各位叔伯做個見證!」

周圍村民訥訥的點頭,鄉里鄉親的,他們其實不願意淌這趟洪水。

王寡婦被我嚇唬住了,跳起來罵了幾句就帶著張大壯他們跑了。

等他們走後,我看著已經被挖開的爸爸的墳眼眶紅了。

周圍的村民見壯忍不住罵了王寡婦幾聲,幫著把爸爸的墳給填好后才都離開。

我坐在爸爸的墳前,一時間心裡說不出的委屈。

從爸爸去世后,我就沒有家裡,好不容易遇到了商璟煜,以為找到了終身的依靠,半路殺出個鳳沉希,我又被帶到了這裡,眼見著那些貪婪的小人挖爸爸的墳我也無能為力…

說報警,其實我知道根本不可能,鳳沉希不會讓我這麼做。

我忍不住低聲哭了起來。

鳳沉希期間一直站在邊上看著我,什麼話都沒說。

等我哭累了,我才站起來,拍乾淨身上的土,一句話不說往回走。

鳳沉希深深看了我一眼,跟上了我。 第366章另一隻眼睛

到了四合院,我去洗了把臉,臉腫的跟豬頭一樣,看著鏡子里的臉,我就恨不得把王寡婦扒皮抽筋。

晚飯我也沒有吃,就上床睡了,鳳沉希坐在沙發上,默不作聲。

我睡不著,看著陌生的房子,心裡百轉千回。

「姐姐,你是在怪我?」鳳沉希忽然說。

我沒吭聲!

鳳沉希也沒繼續說話。

半夜,我本想上廁所,一睜眼就看見沙發上有一團毛茸茸的東西,猛然間我嚇了一跳。

那團毛茸茸的東西聽到聲音抬起頭,我才發現是只狐狸,比當初的希寶大了很多,足有成人那麼大,身後還盤著數條白色的大尾巴。

我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回過神,難道他是鳳沉希?

鳳沉希睡眼朦朧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外面,確定天沒亮,他打了個哈欠問:「姐姐,怎麼了?」

我咽了咽口水沒說話。

鳳沉希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後站了起來,他站起來也很高大,簡直刷新了我對狐狸的認知,我從來不知道,狐狸有這麼大的嗎?

「嚇到你了!」鳳沉希問完,身子一蜷,很快幻化成人形,他有點不好意思:「睡著就忘了,現出原形了!」

他說完,走到桌邊給我倒了杯水:「姐姐,你喝水嗎?」

我還沉浸在剛剛看到的一切中,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鳳沉希坐回到沙發上:「姐姐,你別怕,我以後注意一點!」

我搖頭,我不是怕,是震撼。

我承認,鳳沉希無論是真身還是原形都是美的。

那種美,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

「你不是狐狸精!」我問。

我的話沒頭沒腦,可是鳳沉希聽明白了,他笑了笑:「我是狐仙!」

民間一般稱為狐仙的其實都是狐狸精,可我知道,鳳沉希是真正的狐仙,那種氣質氣場還有他真身的樣子,絕不是一般的狐狸。

何況還是九尾狐狸。

見我沒說話,鳳沉希笑笑:「很吃驚嗎?我來凡間上千年了!」

「那你為什麼要管雲淺落叫姐姐,你的年齡應該比她大好多才是!」 寵婚醉心:老公,求別寵 我問。

「姐姐,你關注的重點好奇怪!」鳳沉希似乎覺得有點好笑,他繼續說道:「我叫姐姐,不是因為年齡大,而是我喜歡叫!」

他頓了頓:「說起來我和我姐姐也很多年沒見面了,印象中她總是打我,一點都不比你溫柔!」

我一時無話,忽然想起自己起來是要去廁所,跟鳳沉希打了個招呼就去外面上廁所了。

回來后,鳳沉希已經爬上了床。

我皺了皺眉。

「姐姐,沙發太小了,睡的不舒服!」鳳沉希說完還蓋上了被子。

惡魔契約奪心愛 想起剛剛的狐狸樣,我到底沒動。

鳳沉希抬頭看了我一眼,繼續說:「姐姐,你忘了你奶奶還在我手裡,我這個人翻臉無情的,所以你要順著我!」

我嘆了口氣,爬上床,不過盡量靠著裡面,這床也大,我和鳳沉希中間隔了好大一片地方。

我卻睡不著了,想起剛剛他說的話,就問:「你為什麼要來凡間?」

半晌,鳳沉希都沒有回答,直到我以為他睡著了的時候,他才開口:「姐姐,你記得我的眼睛嗎?」

「記得,你的一隻眼睛是藍紫色的!」我說。

鳳沉希嘲諷的笑了一聲:「因為這隻眼睛,我便是我族的異類,如果不是我姐姐,我早就被處理了,還好來到凡間后,遇到了姐姐你,只有你對我最好,不嫌棄我,所以我會永遠留在姐姐身邊,只有我們兩個人!」

他的話我聽明白了,因為他的眼睛不同,他是狐仙一族的異類,估計被當做妖孽什麼的了,鳳沉希的親姐姐偷偷的把他送了出來、然後他遇到了雲淺落,那個時候鳳沉希是個被拋棄的異類,可是雲淺落沒有嫌棄他,還給了他一點溫暖,鳳沉希便把她當成了最親近的人…

我嘆了口氣,說到底他也是可憐的。

我側頭,正好鳳沉希的眼睛,可是卻和我夢裡看到的不一樣,他沒有掩飾,左眼十分古怪…

「你的左眼有問題?」

鳳沉希見我疑惑,他笑了一下:「姐姐,這是個悲傷的故事,你親手挖掉了我另一隻眼睛,你忘了嗎?」

「我…」

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鳳沉希搖搖頭,笑了笑:「姐姐,你不用內疚,我想通了,只要你不離開我,我不會在意的!」

我咽了咽口水,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怎麼也沒想到,我夢裡那個有不一樣眼睛的男孩子就是鳳沉希,而且更想不通,為什麼雲淺落要挖掉他一隻眼睛。

半晌后,我本來想問問雲淺落為什麼要挖掉他的眼睛,可是對上鳳沉希的目光,我開不了口,只是問了句:「疼嗎?」

鳳沉希愣了一下,先是錯愕,臉上帶著受寵若驚的表情。

他搖搖頭:「我忘了疼不疼了!」

我沒說話,挖眼睛,不疼才怪。

我原以為鳳沉希只是氣雲淺落離開了他,背叛了他們的感情,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一件事,難怪鳳沉希會這麼恨她。

實際上我到現在也不明白,雲淺落和鳳沉希之間是怎樣的一種感情,既不像愛情也不是親情又或者兩者都有,只是鳳沉希也不知道了。

「她…為什麼要挖你的眼睛!」我問。

鳳沉希看著天花板,笑了笑:「因為李肅啊,為了救李肅!」

我沒開口,兩個人就那麼躺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醒來后鳳沉希已經起來了。

我洗漱完后,去吃了早飯。

小牛詫異的看著我們一前一後出了屋子,問牛經理:「二叔,他們不是姐弟嗎?為什麼住在一起?」

牛經理看了他一眼:「叫姐姐就是姐弟了?」

小牛一怔。

牛經理已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記住,以後不管老闆在不在跟前都不要亂說話!」

小牛點頭:「我知道了!」

心裡卻有點不服氣,對眼前這位胡總有點不服氣,覺得太年輕,不足以服眾。

上午,我和鳳沉希就在馬蹄山周圍溜達,一開始我還著急救奶奶可是現在我感覺鳳沉希似乎在等人。

至於等誰,我有了幾分猜測。

「姐姐,你看這座山好不好?」

他的話問得沒頭沒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很漂亮!」我說。

鳳沉顏笑了一下:「看來商璟煜什麼都沒告訴你啊!」

我眯了眯眼睛看著他。

「他有沒有告訴你當年那十萬精兵就是命喪此處啊?」鳳沉顏突然問。

我猛然回頭看著他,對這個消息我也是震驚不以,是啊,難怪奶奶把這個地方隱藏的很深,從來不許我來也不讓我知道呢。

原來如此。 豪門契約:誘拐小嬌妻 「商璟煜不知道!」我記得我們當時都在大柳山商璟煜還在找古戰場,如此看來,他不知道的!

「天真!」鳳沉希嘲諷的誰。

我沒理他。

我們兩正說著話,看見遠遠跑來兩個女的,走近了我才看清是張氏姐妹,我正納悶,她們是不是來找茬的,張春燕就狠狠瞪了我一眼,和張春花跑了。

我不明白,等回到村子我才知道原來王寡婦昨天打完我回家我,半夜不知道怎麼了,身上長了一些紅色塊狀痕迹,本來她也沒當回事,可是早上醒來后那些紅色的地方長起了像是指甲蓋一樣白色的硬殼,王寡婦有點怕,將那指甲蓋狀的東西一掰裡面是居然有覆著許多白色的小蟲子,那蟲子一件光立馬往人皮肉里鑽…

王寡婦嚇壞了,大叫一聲,跌坐在地…

張大壯跑出來問她怎麼了,看到王寡婦身上的東西也是吃了一驚,不過很快他就體會到了王寡婦的那種感覺,因為他的手臂上也長滿了那種東西。

張氏姐妹請來了村裡的赤腳醫生,醫生看了看,覺得不是什麼病,早些年聽說過蠱蟲,沒見過,但是看這個挺像的。

赤腳醫生沒明說,只說讓張氏姐妹去隔壁村請一個黃半仙來。

張氏姐妹不明白,可是張鐵柱心裡有了計較,等張氏姐妹走後就問了那個赤腳醫生,醫生直說不太清楚,等黃半仙來了就清楚了。

赤腳醫生出門后,看了一眼張家的大門,心中鄙夷,昨天張家人挖人祖墳的事他也聽說了,王寡婦那個潑辣勁兒他也見過。

這家人平時行事不檢,恐怕是得罪什麼人了。

王寡婦中邪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張家村,好多人都說是因為昨天挖人祖墳被不幹凈的東西纏上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看了鳳沉希一眼問:「你說,王寡婦真的是中邪了嗎?」

「我不知道,姐姐想知道我們就去看看!」鳳沉希說。

我從他臉上實在也看不出什麼來,我搖搖頭:「張家人那種德性我還是離遠點比較好!」

鳳沉希笑了下沒說話。

張氏姐妹很快請來了黃半仙,黃半仙是個乾癟老頭,就平時給人看看風水什麼的,進了門看到王寡婦那個樣子,頓時覺得心驚。

「這一定是中了蠱蟲了!」黃半仙大驚道。

王寡婦已經摳了好多片那種白色的指甲蓋了,那種東西起先只是有點癢,到現在卻已經變得瘙癢難耐,忍不住去摳,偏偏一摳,裡面的白蟲子一見光就往肉里鑽,這一鑽更是鑽心的疼。

王寡婦哭天搶地的在地上打滾,張大壯的情況比王寡婦好不了多少,只不過沒有她叫的那麼誇張。

黃半仙一看這個架勢,就感覺是有人和張家人過不去了。

「快拿繩子把他們兩個綁起來,不能讓他們繼續摳了!」黃半仙急道。

周圍早就圍了一圈看熱鬧的村民,可是大家都不敢上前,那蟲子太嚇人了,誰知道會不會傳染什麼的。

黃半仙見大家都不肯動,只能招呼張氏姐妹,張春燕站著沒動,張春花跑過去拿了繩子,和黃半仙廢了大勁兒才把王寡婦和張大壯捆起來。

黃半仙累了個半死。

張鐵柱招呼張春燕給黃半仙倒了水,這才焦急的問:「大仙,我兒子和兒媳婦這是咋了?」

黃半仙抹了一把汗,但是並沒有喝水,不是不渴,他是不敢啊,誰知道這蠱蟲是不是下在水裡了。

張鐵柱端起水杯正要喝,被黃半仙喝止了。

黃半仙喘了口氣才說:「這八成是中了蠱了,你們家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張鐵柱一愣,倒是張春燕想起來了。

「挖人祖墳算不算?」張春燕問。

黃半仙一愣:「挖人祖墳?」

黃半信心中暗罵:「你們還能再缺德點嗎?」

還沒等他罵完,那邊張春花又補充:「我媽還把那個女的打了!」

張春燕說話的時候沒有一點不好意思,一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樣子。

黃半仙「…」

他不會管了,早知道張家人這種德性,他打死也不會來的。

張鐵柱見他要走,急忙攔住:「大仙,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們怎麼辦啊?」

黃半仙沒管。張鐵柱趕緊從袋子里掏出500塊錢來:「大仙,就當做做好事幫幫我們吧!」

黃半仙猶豫了下,還是坐了下來,把錢放進口袋才說:「老哥哥,不是我不幫你,實在是你們做的事不地道,肯定是得罪人了,人家報復你們呢。」

張鐵柱一怔,沉默下來,他也覺得挖人祖墳不妥,不是覺得缺德,而是他怕凌鬼婆,那個老太婆前半生留給他的記憶太恐怖了,他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慎得慌。

偏偏這兩個討吃鬼沒眼見的東西貪圖那點地,這下好了,就知道那個死老婆子不好對付。

張鐵柱把錯全怪在了張大壯夫妻身上,完全忘了當初王寡婦提議的時候他是贊成的。

「大仙覺得我們要怎麼辦?」張鐵柱問。

「這個蠱蟲我是解不了,解鈴還須繫鈴人,你們得罪了誰,只能去求人家了!」

黃半仙話音剛落,張春燕就站了出來:「果然是凌安那個賤人給我媽下蠱,這一次我絕不會放過那個賤人。」

黃半仙看了她一眼,心說如果人家下蠱,那包不準就是個草鬼婆,你不好好的讓人家消氣,還去報復,是嫌自己命長了?想快點作死嗎?

看這女孩子的樣子,年紀輕輕滿嘴污言穢語,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果然上樑不正下樑歪。

「對,春燕啊,你快去找那個賤人給媽解蠱啊,媽實在受不了了!」王寡婦嚎啕叫喚著。

一旁的張大壯也冷汗直流,那種癢就像成千上萬隻螞蟻在咬他一樣…

「去,找你本家叔叔伯伯,去找那個小賤人!」 男人都是孩子 張大壯吩咐。

張鐵柱算是裡面最清醒的,但是他是個沒主見的,眼看著張春燕已經跑去叫人了,他想了想也覺得嚇唬嚇唬小賤人也好,說不准她就給解蠱了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