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讓這樣的騎士,死在卑劣的人手裏。”

費爾多輕輕欠身,道:“理當如此。”

說罷,傳令道:“大軍進攻!”

……

“砰!”

“砰!”

“砰!”

數萬人的腳步聲挪移起來,恍似能震動大地。

並不算高大的土山四周,東西南北俱有萬人大軍,重重疊疊的包圍着。

正南面的,是扎薩克圖的三萬鐵騎。

原本阿爾斯楞以爲,厄羅斯沙皇允諾了他去殺秦人,就不會再動用其他人。

可如今一看,東、西、北三方大軍,此刻也動了起來,登時大怒。

一來,爲對方的不信任感到惱火。

更惱火的,卻是索菲亞對賈環的看重。

索菲亞年紀很輕,和阿爾斯楞相差無幾。

作爲一個龐大帝國的女皇,她還未成親……

在知道這個消息,且看到索菲亞的美貌後,扎薩克圖汗王妃,當夜就病故了。

他費盡力氣,替索菲亞謀劃,出賣了車臣部和土謝圖部,雖然也有借刀殺人之本意,可更多的,卻是爲了在索菲亞面前表現。

原以爲,他立下這樣大的功勳,索菲亞便會對他另眼相待。

卻不想,到頭來他竟然比不過一個秦人。

而這個秦人,曾經還搶奪過他最希望得到的那顆大秦明珠。

奪妻之恨,更勝殺父之仇!

沒想到,他這位草原上的一代雄主霸主,竟被一個將要死的秦人,又綠了一次……

“哇呀呀呀!!”

“長生天下最英勇的勇士,跟隨着本汗,將卑鄙無恥,壓迫我們上百年的秦狗殺絕!”

戰馬上,阿爾斯楞揮舞着彎刀,面容猙獰可怖,厲聲咆哮道。

“殺啊!!”

無數蒙古鐵騎,騎着戰馬拼命的往山上猛攻。

根本不去管其他三個方向的合圍進度。

其他三面大軍見之,雖氣憤不已,卻不想被一夥韃坦人領先,也都加快了攻伐腳步。

山上,賈環看到這一幕,嘴角抽了抽。

他緩緩的,拿出了一個“小香瓜”。

等圍攻大軍狂奔至一半距離,快到可以射箭距離時,在三百人的注目下,賈環拉開了香瓜上的環,然後用盡力氣,朝正南面隊伍中,喊叫聲最大的老熟人,阿爾斯楞投擲而去……

其實,連賈環都不知道,在後世戰爭中,這種鬼子香瓜雷,還有一個用處。

那就是它可以作爲擲彈筒,也就是迫擊炮的炮彈……

而作爲炮彈和作爲手雷的區別,在於發射的力量和速度。

普通人投擲,只能叫香瓜雷。

擲彈筒投射,就可以叫迫擊炮彈……

顯然,以賈環,甚至隨便一個武道五品以上的高手的力量,及發射出的準頭,都不會比一個擲彈筒差。

所以,草原上偉大的汗王,長生天的子民,蒼鷹一般雄才大略的扎薩克圖大汗,兩度被賈環“綠”了的阿爾斯楞,光榮的迎接到了這個世上第一顆迫擊炮的轟擊。

相比于山下瘋狂進攻的人的莫名其妙,山上其他人更爲緊張和關注。

雖然賈環說過,一顆小香瓜的威力更勝神火油十倍,可沒見過,到底沒有直接的印象。

直到這一刻……

帶着厲嘯聲的小香瓜,精準的進了阿爾斯楞五十釐米內,被一把彎刀劈中後……

“轟!!”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隨着那道從天而降,不,是從秦人手中飛來的小石塊,在數十名扎薩克圖勇士間炸響。

火、光、巨聲!

在天氣陰沉的草原大地上,彷彿是一道天雷在人羣中炸響……

一瞬間,蒙古勇士們的兇戾嚎叫聲銷聲匿跡了。

甚至連他們座下的戰馬,一時間都懵住了……

人畜一起眨着迷茫的眼睛……

歪着頭,莫名的看着那一處坑地……

長生天,是你發怒了嗎?

長生天自然不會回答,然而下一刻,就有人告訴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隨着賈環的示範效果爆炸後,秦風、溫博等人的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

敵人懵了,他們也懵了。

這不是仙法招來的神雷,又是甚?

神火油能和這比?

還是在賈環的厲聲提醒中,衆人才陡然醒來。

繼而一個個激動的打起擺子來!

腎上腺素分泌超標,心跳過速,效果跟嗑了十斤風油精差不多……

在整個戰場上的敵人還在發矇時,秦風、溫博各帶一百人,帶着之前就每人攜帶好的十二枚小香瓜,被他們用袍甲前擺兜在前懷……

從北面,如尖刀一般,狂攻而下。

第一輪攻擊,就是整整兩百枚小香瓜……

不!

應該是,整整兩百發迫擊炮彈,精準齊射。

這一刻,纔是真正的連天地都震撼了。

絕望的慘叫聲,驚恐聲,淒厲的哀嚎聲。

還有天崩地裂的爆炸聲,一瞬間充斥整個世間。

爆炸後的煙塵,籠罩了整個北面戰場,造成了更大的恐懼。

這一刻,無論厄羅斯鐵騎曾經多麼勇武,多麼悍不畏死。

可是在面對天神的怒火,死神的轟擊時,他們還是恍若面臨世界末日一般,如沒頭的蒼蠅般,四處逃竄,亡命狂奔。

任何阻攔在他們面前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唯有長槍相向!

正如賈環所說,大軍軍陣一旦崩潰,炸了營後,大軍的自相殘殺,遠比敵人的攻殺更恐怖。

因爲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刻向你殺來的人,到底是誰,來自哪個方向……

到處都是慘叫聲,到處都是哀嚎聲,恍若人間地獄。

慘,慘,慘!!

然而這一刻,秦風、溫博等人卻無人同情。

因爲這些人,是入侵大秦的敵人!

他們一個個激動的面色漲紅,顫抖着嘴脣,眼神亮的嚇人。

秋風的肅煞清冷,根本無法阻擋他們的激情,更不會耽擱他們進攻的腳步。

按照賈環之前制定好的戰略,兩百人分成兩隊,拉成兩條單薄的幾乎一碰就斷的兵線。

然後,這兩道兵線,如同天兵下凡一般,用天雷轟趕着無數厄羅斯亂兵,一往土山東,一往土山西,倒卷而去。

一道道天雷轟炸在他們身後。

一聲聲慘嚎響起在狂奔亂竄的潰兵身後。

彷彿下一刻,倒下慘嚎的人就是他們。

不斷瀰漫過來的魔鬼白霧,和那地獄的氣味,更讓他們發瘋了般拼命往前面安全的地方衝……

直到這一刻,已經懵了許久的索菲亞女皇,和費爾多大公,纔回過神來。

兩人眼神中,皆充滿了難以置信和恐懼。

尤其是費爾多大公,之前索菲亞幾次三番說過賈環的神奇,說他擅長創造奇蹟,費爾多大公面上不說,心裏其實並不以爲然。

不管因爲什麼原因,一個帶着幾百人就敢來送死的人,真的看不出任何明智之處。

但這一刻,費爾多大公真的信了……

他不比索菲亞,他執掌厄羅斯強大的北方軍團二十年。

軍伍經驗何其豐富?

看到從東西兩面不斷涌過來的無數敗兵,一瞬間就想清楚了秦人的意圖。

不由滿頭冷汗流下,急忙對索菲亞道:“陛下,速速退兵!命長槍兵斷後,任何衝擊中軍的潰兵,一律殺死!”

索菲亞聞言都愣住了,不可思議道:“費爾多叔叔,我們……敗了嗎?”

費爾多是虔誠的教徒,信奉上帝和神蹟,目睹了之前那一幕幕,他也沒了平時的沉穩,激動道:“陛下,難道您沒有看到那些惡魔,竟能操縱天雷嗎?那不是凡人能夠抵擋的力量!

快撤退吧!不然,等潰軍衝擊了中軍,咱們想退都退不了了!”

索菲亞聞言,面色陡然漲紅。

無論如何,她都無法接受二十萬大軍,席捲了數千裏草原之後,被區區三百人打敗。

她厲聲道:“費多爾大公,清醒清醒吧!我雖然不知道那些東西到底爲何物,但那絕不是天上的神雷!

還記得當初那些秦人用神火油,尋求厄羅斯出兵幫助準格爾韃坦覆滅大秦嗎?

這些東西,和那些神火油一般,只是一種武器而已!!”

費爾多聞言,眼神稍微清醒了些,遲疑道:“沙皇陛下,縱然,那東西只是武器,也必然是神器……”

“費爾多大公!”

索菲亞胸口劇烈起伏着,一字一句道:“不管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都不會是無窮無盡的。

而他們,終究只有區區三百人。

二十萬英勇無敵的厄羅斯騎士,難道會被這區區三百人打敗?

費爾多叔叔,請您相信我的判斷,他們這種武器不會太大,還記得他們隨身帶的那一百個木箱嗎?

只要等到……”

“嗨!索菲亞小妞!!”

索菲亞話沒說完,就聽到一道聲音,遙遙的從土山方向傳來。

正是之前那個幾乎要給她跪下磕頭的秦人……

念及此,索菲亞心裏快悔青腸子了。

早知今日,當初就該直接命人覆滅了他們。

一時心慈手軟,竟造成了現在的惡果……

“索菲亞小妞,你想嚐嚐老子天雷大炮的滋味嗎?

怎麼樣,比神火油厲害多了吧?

哈哈哈!

多謝你帶了這麼多人來給我送人頭!

我想,你一定是真的愛上我了!

爲了感謝你的好意,一會兒我一定親自送你一發!

哈哈哈!”

賈環這個半步天象,除了成了打不死的小強外,最大的能爲,大概就是運用內勁,將自己變成草原廣播……

他擔心索菲亞會提前跑路,故意激怒她,吊住她……

而他的話,也的確穩住了不甘心的索菲亞。

他的話證實了索菲亞的猜測,那根本不是什麼神罰,只是一種和神火油一般的武器。

只可惜,賈環是用秦語在喊,而不是厄羅斯語。

否則,戰場上的潰敗至少能止住一大半。

聽罷賈環囂張的話後,索菲亞氣的面色漲紅,對費爾多大公轉述了賈環的話,又肅聲道:“費爾多叔叔,你立刻讓人止住東西兩側的潰兵。

再調用皇家騎士團,威逼扎薩克圖韃坦人正面進攻。

讓他們,去耗盡秦人的那種武器,他們沒有多少的!

韃坦人若不聽話,就只能死!

只要耗光了那些武器,隨便一隊騎兵,都能擊殺那些秦人!”

費爾多聞言,想了想後,以爲言之有理,這個時候,撤退都不好撤了……

秦人的人數太少,神器威力太大,一旦尾隨追擊,連中軍都有可能潰敗。

索性,先擋住潰兵,穩住陣勢。

他點點頭,沉聲道:“希望偉大的彼得大帝,能保佑偉大的厄羅斯,戰勝秦人!”

索菲亞堅定道:“一定會的!勝利,一定會屬於我們!”

費爾多不再多言,開始調兵遣將,用北方軍團的三萬嫡系精銳兵力,去阻擋兩邊潰兵對中軍大帳的衝擊。

再調一萬皇家騎士軍團,去督導扎薩克圖蒙古軍團的進攻。

此次出征大秦的二十多萬厄羅斯大軍,真正從莫斯科王都帶來的,只有五萬精銳。

其餘的,都是厄羅斯南方軍團的兵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