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變成那個樣子…

請聽我解釋…都是因為那些傢伙…我才會…」

「已經不需要解釋了…塔可…

那時候…我雖然倒下了…但我看到了一切…我明白你那樣的狀態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你會變成那樣…是因為希菲爾的死吧…

可惡…我不會責怪你…對於瀟的死…我只能怪自己當時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你是善良的…可那種狀態的你…是惡魔…

你走吧…逃得更遠一點…躲開我們人類…說不定還能安穩的活下去…

只有不被人打擾…不受到刺激…你才不會變成那副模樣吧…

只有這樣…才是你的出路…塔可…」

輝看著塔可,他儘力克制著自己的即將爆發的情感,這麼對塔可說著,別過身去。

「不是的…我不要那樣…輝…我已經沒有認識的親人…也沒有可以去的地方了啊…

但是…我會離開的…輝…

在那之前…我想請你原諒我…輝…」

看著輝轉過了身,想要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的塔可,上前拉進了和輝之間的距離。 “秦-可-兒?!” 婚意綿綿:狼性總裁喂不飽 姜逸晟聞言,驟然眼中噴火,猛地起身,一把就將桌上所有的茶器拂掉地上,傳來了刺耳的瓷碎聲。

我驚愕的看着地上還冒着熱氣的瓷器殘渣,心痛難耐。他就這麼恨我嗎?

“果然是她寫的信!我就說。看到的筆跡有點像她的!不但給我寫信,還給李熙然寫信!哈哈哈哈……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好的很,讓她再死一次也無妨!”姜逸晟笑的滿眼通紅。

而我手緊緊捏着拳頭,他居然還要殺我第二次?!

心痛到麻木了,可我的臉上還是平淡無波。

“姜董。您這是……?”我調整情緒後。纔開口問他。

他這才收回剛纔嗜血的目光,走到掛衣架那邊,從風衣口袋裏拿出我之前留在樺樹底下的信,遞給我,冷音道:“念!”

我接過這份信,詫異的看向他,“什麼?”圍介狀號。

“用我重複嗎?把信中的內容讀一遍!”姜逸晟吼道。

我因爲心虛,被他嚇了一跳,隨即。假裝不解的將信打開,我發現,他是拆開了的,可見。他自己是先看過內容了。

那麼他讓我讀一遍是什麼意思?

懷疑我了嗎?

可不管是不是懷疑我了,我現在都必須照着他說的做。

所以。我將裏面的信展開,然後,就輕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念道:“逸晟,我回來了。這次我們玩個遊戲吧?看看下一次,誰成爲被推下去的那一位!”

我念完之後,立馬就疑惑的看向他。

姜逸晟深呼吸着,目光死死盯着我。

“姜董?我念完了。”

“放下信,你可以走了。”姜逸晟沉默了一會才道。

我聞言,暗自鬆了口氣。將信放進信封裏,然後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做皺的西服,朝他鞠了個躬,“那我先走了。姜董,再會!”

姜逸晟別過頭沒看我,我也就沒說什麼,開門走了出去。

關上門的那一刻,我看着他的側顏,手緊緊捏住鍍金的門把手,心裏緩緩溢着痛。

等心情稍微緩和一下,我才鬆開了門把手,擡頭挺胸的離開了這裏。

出來打的回到熙然傳媒時,莉莉還沒走,還在李熙然的辦公室。

我進去時,李熙然才讓她出來,“你先試用一個月,試用期一過,再簽約。你先出去吧!”

莉莉聞言,拘謹的從會客沙發上起身,朝他點點頭,才走向門邊。和我擦身而過時,還小聲的打了招呼,“朗哥你來啦。”

“嗯。”我淡淡點點頭,她就走了過去。

等我在李熙然的注視下走到會客沙發那邊,張開腿大氣的坐下時,莉莉已經走了出去,並且關上門了。

她出去後,李熙然才收回打量我的目光,朝我溫聲道:“你真的要請她做你的助理?”

“李總,我好像之前打電話的時候和你說了吧?” 畫地為囚 我淡淡的笑道。

“秦朗……”李熙然拽了拽淡粉色襯衣上的領帶,疲倦的靠向沙發上,朝我看過來,“你真的瞭解這個女人的來歷嗎?”

他這麼一問,我驚了一下,“只知道她是風塵女。別的不是很清楚。”

“我就知道,所以,我才幫你調查了一下她。”李熙然朝我皺了皺他標準的劍眉,眸裏朝我投來一抹複雜的神色。但轉瞬即逝,我抓都沒抓住。

“那你肯定是查出什麼了?”如果不是查出什麼,他不會突然用這麼嚴肅的口吻和我說話。

“是的。她叫盛莉。”李熙然認真道。

一聽到盛這個姓,我頓時明白了,“盛莉?她和盛男有什麼關係嗎?”

“看樣子,你認識盛男了?”李熙然朝我皺眉看過來。

我點點頭,“本人沒見過,不過聽我姐提起過,說她也是姜逸晟的人。”

“不錯。盛男就是姜逸晟的手下,只是,在你姐失蹤後,姜逸晟似乎對盛男並沒有多麼器重,後來,就傳出盛男出了事故,被送到了醫院搶救,至今都沒有出重症監護室。”李熙然說到這,就沒接着往下說。

我卻猜到了,“盛莉口中說得病的姐姐,就是盛男?”

“不錯。”李熙然點點頭,“不過,她好像並不知道盛男曾經是你姐姐的經紀人,更不知道是姜逸晟的手下。”

“好像並不知道?”我笑了,“看樣子,我和姐姐,真是和盛家姐妹有緣啊!”

“小朗,我建議你,還是不要讓心思不明的人在你身邊做助理的好!”李熙然勸道。

“不,我就要她做助理。”我倒要看看,她來我身邊究竟是巧合,還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當然,如果是有人特意安排過來的,那麼,我的一舉一動就得更加小心了!

“小朗!”李熙然皺眉還想勸我,我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李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李熙然看着我拍他肩膀的手愣了一會,嘆了口氣,“我不希望你落得和你姐一樣的下場。”

“不僅是你不希望,我也不允許我重蹈我姐的覆轍!”我收回手,起身朝他擺擺手,“下午還要排練,我先回別墅準備了。”

“等一會,我還有件事要問你。”李熙然卻喊住了我。

“什麼事?”我如果猜的沒錯的話,是問我今天上午去哪了。

“你今天上午去哪了?”

果然……

“我去了逸可影視。”我如實回答。

“去那做什麼?”李熙然目光緊了緊。

“將姜逸晟送給我們的東西,還給他。並且警告他,別再想傷害我們!”

“你呀!”李熙然搖搖頭,“還是太沖動了!回頭這樣挑釁他的事情,不要做!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就更對不起你姐了。”

我仔細看着李熙然的眼睛,他目光清澈真誠,不像是假話。心裏到底一軟,問了他一句,“李哥,你真的愛過我姐嗎?”

“不是愛過。”他閉上眼睛,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是這裏一隻愛着他。我以前有過很多女人,男女之事,以爲就那麼回事。可我見到你姐之後,卻並不是盼望能得到她的身體,而是……而是想自己能走進她的心。可不等我走進去,就把她的心傷害的支離破碎。這個世界上,我最對不起的就是她。”

他伸手指胸口時,我看到了他本戴在中指上的訂婚戒指,移到了無名指上。

他見我看着他無名指上的鑽戒失神,他又道,“這是我和她的訂婚戒指,雖然只是一場戲,但我當了真,這枚戒指我現在戴在無名指上,就是表明,這輩子,除了她,我不會再娶任何女人!”

藍花楹守護天使 我心裏冷哼,把我傷害的那麼透,現在又來裝深情!晚了!我已經誰也不信!

“好了,我先走了。”我丟下這句話,就傲然的離開了。

我出來後,正巧見莉莉還站在祕書檯那邊,和祕書聊天,討論指甲在哪做的什麼的。可見,莉莉很善於交際。

“盛莉,我們走。”我故意喊她的全名,想看看她的反應。

她聞言,沒什麼心虛的反應,只是朝我笑着看過來,“可以走啦?你等等,我把行禮包拿着。”

說話間,祕書檯的小祕書收回看我的癡迷目光,就拿起莉莉的包遞給她。

莉莉接過包,就屁顛屁顛的走過來,“朗哥,商量個事唄?”

“什麼事?”我看到她一臉期待的模樣,有些不解了。

“是這樣的,周祕書想和你合張影……你看?”

拿我搭人情了?

不過,能夠和李熙然身邊的祕書搞好關係,爲我今後打探李熙然的行蹤很有利。

所以,我朝那個長相不錯的祕書看過去,溫和的笑着,“榮幸之至!”

莉莉聞言,直接樂的笑出聲,拉着我的胳膊走到祕書檯。祕書忙從祕書檯出來,拿出手機和我合影。看她開心的合不攏嘴的樣子,我突然發現,女人真的是單純的生物,男人一個敷衍的假笑,都能俘獲她們的芳心。

這麼可愛單純的生物,那些男人怎麼捨得傷害?!

我曾經也是這樣單純的生物,卻被逼得不得不小心謹慎,不得不狠毒無情!因爲只有這樣,我才能保護我這顆千瘡百孔的心。

之後,我領着莉莉回到了別墅,許霆和肖雷兩個人一個在彈鋼琴,一個在練習吉他。都特別的認真。

莉莉一進來,就看着許霆做出一臉陶醉的表情。

許霆看到我回來了,就停下來,朝我走過來,擔憂的問道,“你去哪了,怎麼打你電話也打不通?”

我這纔想起來我把手機關機了!

忙解釋道:“沒事,我手機沒電了。”

“下次出門別關手機。”許霆皺了皺一字濃眉,隨後,看了我身旁的莉莉一眼,“這是?”

“你好,我叫盛莉,是秦朗的助理。”莉莉忙自我介紹,伸手朝許霆道。

許霆看了看她的一頭紅髮,還有她脖子上的刺青,果斷的沒伸手,而是目光轉向我,“你小子譜擺得很大啊!”

這有些寵溺的口吻讓我有點尷尬了,忙朝盛莉佯怒道:“你怎麼說話的呢?我們炫是一個團體,怎麼可以說是我一個人的助理?”

莉莉反應很快,忙改口,“我錯了,我是大家的助理!”

“哈哈哈,這美女有點意思!”肖雷這時也湊了過來。

莉莉忙朝他嘿嘿一笑,甜甜的討好他,說什麼他人好帥,歌唱的好,舞也跳的棒之類的,讓肖雷這自戀的傢伙樂的哈哈大笑。

我則被許霆拉到飯桌那邊,讓劉茵給我熱飯去了。然後又提醒我道:“快吃飯,吃完我們還要去電視臺的舞臺排練呢!後天可就春晚了,對我們很重要,千萬不能搞糟了。”

一聽他這話,我就心虛的拿筷子戳了戳劉茵剛端來的米飯,半天沒說話。

後天一過,他們一定會很恨我吧?

“霆……”

我喊了他一句。

許霆本來正準備去大廳的,這會聽到我喊他,忙回過頭看向我,“什麼事?”

“謝謝!”我朝他說完這兩個字,就端起飯碗,一個勁的給自己嘴裏灌飯,我覺得這樣,空寂的心才能填滿一點。

對我這種人來說,友情、親情、愛情都是太遙不可及了! 一整天過去了,輝沒有再和塔可說過一句話。

輝看著身邊那個殺害了自己親友的少女,只能默默地握緊了拳頭。

他明白塔可在那種狀態下是不受意識控制的,也是因為這樣,他才無法輕易為瀟復仇。

輝想要責怪塔可,但責怪又能起什麼作用呢,瀟依然無法原地復生。

所以,什麼都沒說的輝,只是希望塔可能從自己眼前消失。

不過,一天過去了,塔可卻依舊不依不饒的跟著輝。

她跟在輝的身旁,總是一副想要說些什麼的樣子。

但看到輝凝重的神色之後,塔可的話也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於是,兩個人就這樣一路前行著,逃避著十和九的追捕。

沉默的旅途就又這樣過去了半天時光,直到這天下午的時候,輝才打算停下來歇息一會。

他看了眼跟在身後的塔可,無奈的皺了下眉頭。

不過,輝並沒有理會她,而是坐在了一棵相對離她較遠的樹下。

因為當時的情形比較危機,輝根本來不及帶上手機。

也是因為這樣,他現在才只能無聊地看著地上的落葉,回憶著和瀟一起經歷的事情。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而這時候,塔可也鼓起勇氣來到了輝身邊。

亂臣賊女 她坐在了輝的身旁,嘴唇抽搐著,似乎已經決定了對輝說些什麼。

「塔可…你沒有必要再跟著我了吧…

一個人逃離下去…對你來說才是最好的選擇…」

感受到了塔可的氣息之後,輝只能抬起頭來,這樣無奈的對她說道。

「可是…我已經沒有去處了…

輝…你現在是我唯一認識的人…

對於做出了那種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那個時候…我無法控制自己…

但是…輝…我想請你相信我…如果沒遇到特殊情況的話…我是不會變成那個樣子的…

以前的時候…在輝的幫助下…我選擇了相信你們人類…

可這次…我想讓輝也選擇相信我們呀…

我不是那樣的…我們也不是那樣的…輝…那個樣子真的是迫不得已…」

塔可這般回應著輝,但她卻低下頭去了。

「聽你這麼說…你似乎早就知道自己有可能變成那副殘暴的樣子吧…」

而對於塔可的話,輝握緊了拳頭,將視線從塔可身上移開了。

「不…我從沒有聽說過…!

只是因為希菲爾…我才會變成那副模樣…

可現在…失去了希菲爾之後…也已經沒有能夠讓我變成那副模樣的情形了吧…

輝…請相信我…我不會再變成那樣子了…」

塔可立即就抬起頭回答了輝的話,表示自己以前從來不知道那種事情。

她盯著輝,期待著輝能夠相信自己,原諒自己。

「變成那副模樣的你…已經把瀟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了…這讓我又該如何相信你…?

即使以後你不會變成那副模樣…可我也不會輕易原諒你對瀟做出的事情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