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嘆着,意識混亂,虛空通道顛簸,畫面一轉,他們已經進入了另一個全新的世界,幽冥地府。

這裏與幻靈境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區別,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這個地方死氣沉沉,一點兒朝氣都沒有,而且大多數地域都被無盡的黑暗籠罩,令人十分壓抑,對於那些嚮往陽光的人來說,幽冥地府絕對算是地獄,若是長期在這兒待下去,不死也得瘋掉。

除了死氣與黑暗之外,幽冥地府中更是充滿了令人作嘔的腐臭味,空氣中也散發着淡淡的血腥,由此不難猜出,這個地方不是善地。

妖寒月在前方帶路,一行六人十分警惕,周圍若是有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那靈敏的神識感應。

“幽冥地府可真不是人待的地方,這裏的邪念體窮兇極惡,大家都小心了。”

南宮鴻天出言告誡,即使他不說,也沒有人敢掉以輕心,即使是有上官震坐鎮。

龍翔走在中間,隊伍中就屬他最弱,自然就成了衆人的保護對象。

隨着他們一路前行,不知何時,周圍已經升起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人感到恐慌,陰鬱,壓抑。

又過了一段時間,四周開始出現異物,那是一羣丈八高,渾身都散發着墨綠光芒的怪物,相貌極其醜陋,不但是青面獠牙,身上更是淌着粘稠的液體,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極其令人作嘔。


“不用怕,這些邪念體並不強,最多也就天武境二三重罷了,看我的。”

妖寒月走在最前方,面對的邪念體自然更多,不過她依然不懼,磅礴的妖氣噴吐間,那些邪念體紛紛退避三舍,有些避之不及,直接被那兇殘的妖氣撕扯成渣,恐怖至極。

悄然間,龍翔也將獨一無二的龍氣釋放了出來,瞬間席捲全場,就在這時,令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周圍那些蠢蠢欲動的邪念體,在被龍氣驚擾了之後,紛紛避而遠之,根本不敢靠近,這樣一來,隊伍前行的速度就放快了不少。

可這樣的便利並沒有持續多久,直到他們遇到了更加強大的邪念體,差不多已經達到了天武境六重甚至八重的地步,此時,即便是妖寒月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前方,放眼望去,至少有數十個強大的邪念體擋住了他們的去路,這些邪念體雖有自主意識,但並不開口說話,一旦遇到外來物種,直接就交戰,根本沒有什麼話好講。

“龍小友,跟在我身邊,切莫被那些邪物沾染了身體,否則也會被他們感染,從而變得跟他們一樣,淪爲一具行屍走肉。”

戰鬥一觸即發,南宮鴻天護着龍翔穿梭在那些邪念體的包圍圈當中,勇猛無匹,浩瀚的神元如汪洋般涌動,瞬間就震懾住了大片邪物。

龍翔也並不閒着,雖然沒法對付特別強大的邪物,但那些弱小一些的卻也不是他的對手,龍神噬域之門啓動,如同黑洞被開啓,強大的吞噬之力猛力撕扯着敵人,荒古氣息瀰漫,壓得衆邪物行動都變得遲緩下來,任人宰割! 周圍的邪物越聚越多,根本殺之不盡,轉眼間,六人周圍散亂的屍體便是已經堆積成山,五顏六色的漿液四處飛濺,極其噁心。

人族戰王上官震最爲勇猛,別看他一把年紀,動起手來毫不含糊,渾厚的神元咆哮間便會有成片的敵人倒下,強勢無比。

“可惡,幽冥地府中的邪物不計其數,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恐怕還不等我們將其盡數斬滅,就已經被消耗得精疲力盡了。”

南宮鴻天面生怒容,一招一式大開大合,如同蛟龍出海,殺出邪物的重重包圍圈,簡直比魔鬼還要可怕三分。

但無論他有多麼強勢也無濟於事,那些邪物雖然驚恐,但還是不畏生死的一往無前,在他們的意識當中,除非戰死,否則絕不可能退縮。

“你們讓開,老夫就不信這些邪物無窮無盡。”

就在這時,上官震大喝一聲,似龍吟虎嘯般,聲威浩蕩。

他的話語一出,其他人紛紛退到了一旁,都知道這位半聖級別的強者要放大招了。

果然,戰王任由那些邪物靠近他,鋪天蓋地,多不勝數,看得其他人頭皮一陣發麻,然而就在下一刻,上官震枯黃的雙手飛速結印,那是一道道非半聖而不可領悟的法則,是道韻的體現,強大而又可怕。

能夠親眼所見一位半聖級別的強者施展道法的攻殺術,絕對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這一秒,幾乎沒有人願意眨一下眼睛,生怕錯過了這寶貴的瞬間。

天地轟鳴,虛空震動,那些奇異的印結交織着符文,閃爍間,道韻無窮,深奧無比,緊接着便是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陡然攀升了起來,當邪物們感受到這恐怖的力量時,都下意識的後退着,生怕被這力量波及。

可惜,等敵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道法凝結的力量如同堤壩泄洪般噴涌而出,瞬間就席捲了全場,根本避無可避,接着便是如那鬼哭狼嚎般的嚎叫聲響起,瘮人至極。

道法的力量遠非一般武者可以媲美,這還是因爲上官震只是半聖的緣故,不能徹底領悟道法攻殺,不然可要比現在恐怖多了。但即使如此,也已經足夠。

符光沖天,漫天的光華刺目耀眼,凡是被這神光沾染到的邪物,無一不是四分五裂,漿液迸濺,血腥的場面令人作嘔。


僅僅是幾個呼吸間的閃光,嘈雜的四周突然間安靜了下來,再沒有邪物出現,天空上,還殘留着些許道法力量,威懾着暗中那些蠢蠢欲動的邪惡勢力。

“哈哈,戰王的手段果然逆天,老夫佩服!”

南宮鴻天邁步而出,捻着幾根鬍鬚笑着道,眼神流轉間,對戰王表現出了深深的敬佩。

不單單是他,妖寒月等人也是如此,如果沒有戰王那神乎其技般的道法攻殺,他們現在估計還在與那些噁心的對手拼殺呢。

“嘿嘿,妖寒月,上次隻身前來我幽冥地府沒有討到好處,這一次竟是把人族戰王也請來了,看來你對那元嬰草勢在必得啊。”

突然間,一個陰冷的笑聲傳來,忽近忽遠,飄忽不定,迴響在衆人的耳畔,震盪他們的心神。

“幽冥,識相的話就趕緊把元嬰草雙手奉上,否則今日定要踏平你這幽冥地府。”

妖寒月隔空喊話,臉上怒容不減,十分強勢。

從他們的對話中,也能得知,那神祕人就是這幽冥地府的主人,號稱幽冥皇,此人陰險毒辣,手段殘忍,而且修爲不弱,是一個比鬼族領袖都還要讓人忌憚的角色。

沉寂了片刻之後,他的話音再次響起。

“哈哈,四位天武境巔峯的強者加上一位半聖,你們準備倒是充足,看樣子確實是想大鬧我這幽冥地府啊,也罷,既然如此,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能闖過我佈下的幽冥絕魂陣,元嬰草定當奉上。”


隨着幽冥皇的話音落下,周圍的場景忽然變換,還是那麼黑暗,但空氣中卻是已經多了幾分更加危險的氣息。

不得不說,幽冥皇的膽子倒是挺大的,面對如此多的強者施壓,他竟然還敢將之戲耍,這得要多大的魄力?難道他就不怕待會兒戰王他們闖關成功之後,一怒之下將其斬殺嗎?還是說他在自己的地盤上根本無懼任何人?

不過此時也容不得他們考慮許多,因爲那所謂的幽冥絕魂陣已經將他們盡數包圍起來。

所謂的幽冥絕魂陣,乃是幽冥皇的絕技之一,這個陣法可以鎮壓人的三魂七魄,將其變成活死人,任你修爲通天,沒有了魂魄之後也只能任人宰割,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這個陣法十分可怕,即使是上官震面對它時,蒼老的面容上也佈滿了凝重之色。

據傳聞講,幽冥皇依靠這幽冥絕魂陣不知斬殺了多少比自身強數倍的敵人,如今他本人已是天武境巔峯,就算是困死真正的聖武境強者,也不足爲奇。

此陣剛一觸發,衆人就感覺到自己的魂魄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影響,彷彿隨時會破體而出似的,意識恍惚,身體也不受控制。

“戰王,此陣可有破解之法?”

南宮鴻天緊咬牙關,依靠強絕的修爲苦苦支撐着,但這也只能堅持片刻而已,時間一長,神元耗盡,幽冥絕魂陣就會將他的魂魄剝奪吞噬,直至喪命。

上官震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無計可施。

就在衆人焦急不已之際,只有龍翔還算平靜,雖然他的修爲不比其他人,但他的龍之意志非同尋常,更是擁有龍帝之軀,魂魄強大無比,幽冥絕魂陣一時半會兒根本難以奈何他。

趁此機會,他將靈界師的手段發揮到了極致,雙手發出陣陣刺目的光芒,神識擴散,勾動幽冥絕魂陣當中的靈介質,只要他能夠找出陣眼,便可化解此危機。

“哈哈,原來龍小友還是一位靈界師,看來這一次我們還是有脫困的機會啊。”

南宮鴻天注意到龍翔的舉動時,臉上閃過欣喜之色,其他人聞言也都紛紛將目光停留在了那個後生晚輩的身上。

“果然是靈界師,天無絕人之路啊,只要龍小友能夠破了此陣,出去之後,定要狠狠教訓那幽冥皇一頓。”

………

隨着時間的推移,衆人已經被幽冥絕魂陣消耗得近乎虛脫,而龍翔就更別提了,雖然他的龍之意志十分強悍,但在抵抗幽冥絕魂陣干擾的同時,又要動用靈界師的手段,消耗自然巨大,若不是他擁有千萬竅血,龍元渾厚,恐怕早就油盡燈枯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間,過了將近半個時辰,衆人的心幾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除了戰王之外,其他人已經快要抵擋不住,而龍翔更是虛弱不堪,強撐着不讓自己倒下去。

終於,某一時分,幽冥絕魂陣突然顫抖了起來,符光潰散,瞬間就土崩瓦解,而龍翔也順勢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千萬竅血中的龍元幾乎枯竭,好在他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就看戰王他們如何表現了。

就在幽冥絕魂陣崩潰的那一刻,幽冥地府中的某個地方,一個黑袍人眼中充滿了震驚,雙眸中燃燒着熊熊怒焰,氣得渾身都輕顫了起來。

“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可能破解我的幽冥絕魂陣?難道他們當中有靈界師?不…不可能!”

“幽冥四護法,趕緊給我滾出來,隨我出戰迎敵。”

伴隨着他的話音落下,黑暗中閃出四道黑影,個個氣息強絕,渾身都透露着暴戾、嗜血的氣息,十分恐怖。

另一方,妖寒月輕車熟路,帶着衆位強者一路橫衝直撞,直到不遠處出現五位與他們旗鼓相當的超級強者,擋住了他們的去路,這幾人正是幽冥皇以及幽冥四護法。


“呵呵,真沒想到,你們居然連靈界師都帶來了,這實在出乎我的意料,可惜,你們還是得功虧一簣,因爲我纔是你們要面臨的最大困難。”

幽冥皇嘿嘿的笑着,詭異的氣息隨之散發出來,與此同時,那足以毀滅天地的恐怖氣息降臨,威壓全場。

除此之外,四名幽冥護法同樣也將自己那強絕的修爲顯露無餘,兩撥強橫的氣息相互對峙排斥,空氣中的**味十足,真不敢想象待會兒動起手來,會是何等慘烈的場面。

“孽障,如此狂妄,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面對邪惡的化身,上官震的脾氣也比較火爆,根本不想與幽冥皇廢話,強者之戰,一觸即發。

道法運轉,符文漫天,毀天滅地的力量迸射而出,幽冥皇雖然自大,卻也不敢正面硬撼,對方畢竟是半聖級別的人物,他雖然是達到了天武境巔峯的極致,但還是差了一點兒,不過藉助這獨有的地勢,他的力量也能成倍發揮,以至於當他面對上官震時,也不至於被碾壓。

兩大強者交手,其他人自然也不會閒着,各自選定了自己的對手之後,大戰爆發,地府震動,弱小的邪物根本不敢靠近。

“你們這些骯髒的惡魔,老夫早就看不順眼了,今日定要殺得你們片甲不留。”

南宮鴻天脾氣火爆,不但手段狠辣,口中也是罵罵咧咧,不然根本難以發泄心中的怒火。

與他交戰的對手滿腦黑線,你說你打就打吧,罵人這算是怎麼回事? 十位天武境巔峯的強者戰鬥,這樣的場面幾乎百年都難得一見,昏迷中的龍翔也被劇烈的波動驚得醒轉過來,呆呆的望着激烈的暴風圈。

最勇猛無匹的當屬上官震無疑,他的道法攻殺術打得天地震動,餘波都將幽冥地府破壞的滿目瘡痍,而他的對手幽冥皇也不是泛泛之輩,在這特殊的地勢下,竟是能夠與半聖戰得旗鼓相當。

某一時分,上官震久攻不下,終於震怒,大發神威,口中怒吒。

“混元太清氣!”

“轟隆隆!”

蒼穹咆哮,滾滾音波如驚雷般席捲而來,震得正在激戰中的其他幾位強者搖晃不定,差點兒一頭從空中栽了下去,無不驚駭的望了過去。

只見上官震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穿梭虛空,如光似電,快到了極致,連他的影子都捕捉不到,眨眼間,他已經出現在了幽冥皇的眼前,一掌甩出,神元噴涌,力如萬鈞。

說時遲,那時快,幽冥皇的反應倒也迅疾,強大的身法戰技運用到了極致,險而又險的避過了如此霸道的力量。

然而就在他以爲已經化險爲夷之際,不料上官震卻是冷笑了一聲,混元太清氣陡然升起,結下一層淡淡的光幕,然而這並非是防禦手段,相反,太清氣是一種十分霸道的攻殺術,乃戰王成名絕技,鑽研數百年,早已達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威力自然不容小覷。

太清氣變化萬千,可化萬物,待那光幕成型之後,又立時化作萬千根利如刀尖的羽毛,透露着森森寒光,寒芒耀眼,犀利無比。

這樣的攻擊手段其實已經完全超越了戰技範圍,稱之爲道法也不爲過,面對如此上官震如此凌厲的攻殺,幽冥皇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身首異處。

“幽冥斷天盾!”

幽冥皇大喝,雙手高舉過頭頂,飛速划動,陰寒的力量化作一片堅硬的盾牌,欲要用之阻擋混元太清氣。

兩者的力量幾乎同時凝聚完成,上官震袖袍一甩,恐怖的力量猶如雷霆萬鈞,似發狂的蛟龍破困而出,氣勢如虹,威不可擋。

無數由太清氣幻化而成的凌厲劍刃鋪天蓋地,與幽冥皇的斷天盾猛烈撞擊,如同隕石撞擊星球般,劇烈的撞擊力震碎了虛空,氣流瘋狂洶涌,氣勢可怖。

其他人已經停止了手中的戰鬥,根本顧不上迎擊對手,倉皇躲避急射而來的餘波,龍翔更是退到了數裏之外,即使如此,還是被分流擦傷了身體。

“砰嚓!”

一聲巨響襲來,幽冥皇的斷天盾四分五裂,與此同時,他更是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鮮血染紅了衣襟,模樣萬分悽慘。

“嘿嘿,戰王的手段果然厲害,不過如果僅憑這樣就想殺我,未免有些異想天開了。”

重重落在地上的幽冥皇激起了一片塵土,他顫顫巍巍的艱難從地上爬了起來,淒厲的笑聲在那猩紅的血光映襯中顯得格外恐怖。

他擡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陡然間,氣勢大變,空氣流動變得緩慢下來,蒼穹上,雷鳴陣陣,黑壓壓一片,烏黑的雲層中偶有銀蛇咆哮,追逐。

那駭人的景象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強如上官震的臉色也越發凝重起來,目光死死盯着正逐漸陷入瘋狂之中的幽冥皇。

此時他的身上被雷霆纏繞,電網交加,像是凝聚了十分龐大的力量般,很難想象,如果被他徹底爆發出來,會造成何等恐怖的破壞力。

“哈哈,本皇的手段,豈是你們人族可以揣摩?今日就算身死道消,也得拉上你們幾個墊背。”

幽冥皇瘋狂的慘笑着,霸天絕地的力量愈演愈烈,直至達到頂點。

“幽冥葬蒼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