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啊?想知道的話你們倆先把杯子裏的酒給喝了。”趙雨澤滿嘴酒氣的說道。

“我靠,不就一杯酒嗎?”趙琪琪端起來就悶了。

柳依娜一樣豪爽,緊隨其後。

葉文昊掃了一圈,發現連南音都很感興趣的樣子,就輕咳一聲,說道:“我打算搞個公司,不過要一步一步做起,爭取以後成爲一家娛樂公司。”

聞言,幾個女生雙眸都亮了。

“娛樂公司?真的假的?”蕭嵐一臉驚訝的說道。

葉文昊笑道:“這都是以後的暢想,現在呢,就做箇中間商先,慢慢起步。”

“我覺很好,腳踏實地的感覺,更真實。”孫雅靜臉上掛着恬靜的笑容,一臉讚許。

“以前有韓靖輝擋着,現在沒了,你在藝術團做起事情來會方便很多。”趙雨澤說道。

葉文昊點頭道:“可以慢慢擴大市場了。”

“如果你能在藝術團擔任一個職位的話,會更有話語權。”趙雨澤道,“對了孫師姐,團長的位置你覺得會由誰接手?”

孫雅靜想了想,說道:“只有可能是現在三位副團長之一,而到底會是誰,這就得看林老師了。”

趙雨澤呲了呲牙,“要是被那倆男的得逞,可能就是下一個韓靖輝。最好是姜雪瓊上位,那文昊你就好辦事了。”

葉文昊想到了下一點,“那副團長呢?對了,不是很快就要換屆了嗎?那兩個沒能競選到團長的人也會退吧,就是說會空出三個副團長的位置。”

“不只是副團,統計部、後勤部等幹事的位子都會空出來。”孫雅靜說道。

蕭嵐看着葉文昊道:“葉師弟有想法?”

“爲了方便以後吧,覺得確實需要搞一個職位。”葉文昊說道。

孫雅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是聲樂組小分隊最開心的一晚上,因爲據孫雅靜所說,羅榮以後可能也不會在藝術團了。他表哥倒了,他絕對沒有機會往上爬,一個聲樂組副組長到頭。

而羅榮下學期就是大三,大三沒有競選到組長或者團裏面的幹事,基本會逐漸淡出視野,因爲不可能再有機會往上。

這麼一來,聲樂組的兩個討人厭的人都走了,聲樂組就真的會是和和睦睦一家親。

至於吳風華,弱小無助可憐……

……..

省級歌唱比賽臨近,葉文昊等人越發勤奮的練習着。

就連市場,葉文昊都很少去跑,基本是一有空就來到練習室。

不過這一天,卻有一個意料之外的人把葉文昊給約了出去。

葉文昊一邊下樓梯一邊打電話給王哥。

“王哥,楊美蓮那婆娘約我出去,你說她葫蘆裏買的什麼藥啊?”葉文昊問道。

王哥在那邊不知道幹什麼,喘着氣,哼哧哼哧的說道:“還能幹什麼,籠絡你唄,想將你發展成爲她的下線。我跟你說,你可得頂住誘惑,管好你的襠。”

“艹,她是天仙下凡還是怎麼滴?老子每天被大學裏面的美女包圍着,她一個老孃們還想誘惑我不成?”葉文昊滿是不屑的說道。

“而且她腦子沒坑?老子需要做她的下線嗎?算了,要不老子直接鴿了她。”

王哥繼續喘息着,“你別掉以輕心,那婆娘能夠在市中心闖出一片天地,又有白蛇的稱號,誘惑人的功力還真的是有一手的。特別像你這樣不經世事的小子,很容易上鉤。”

“去你還是要去的,看看她有沒有什麼底牌,也好猜測一下她下一步什麼動作。”

葉文昊依舊不屑:“白蛇?老子還法海呢!那你的意思是,我不需要給她好臉色是吧?”

葉文昊打這個電話就是爲了這個,畢竟當初楊美蓮就是王哥給介紹的,王哥和她認識。葉文昊就擔心自己要是給楊美蓮甩臉色了,王哥會難做。

“給個屁的面子,那婆娘閒着蛋疼來城北,真以爲她能夠白蛇化蛟龍啊?這些天她在城北一個單子都沒接到,要不然也不會找你。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用給面子。”王哥終於長出一口氣,宛如釋放了什麼東西。

“行,那我就有底了。”

葉文昊皺着眉頭道:“不過你在搞什麼東西?哼哧哼哧的,別教壞我這個小朋友。”

“你他媽是什麼鳥你不知道啊?老子在搬設備,你腦子都裝着什麼?還大學生,你出來也就是個人渣!”王哥罵道。

“彼此彼此,向王哥學習。”

……

楊美蓮約了在一個安靜的咖啡店裏面,不是什麼出名的品牌,開在一個街角,往來的行人很少,但是裏面裝修的很有格調。

或許老闆是個文藝青年過來的吧,不然誰願意爲愛發電?

葉文昊大約看了一下,就覺得這家咖啡店肯定每個月都虧錢。

但貴在安靜,吸引的是文青,和楊美蓮這種僞文青。

因爲葉文昊進來的時候,楊美蓮正在看書。書名爲《達芬奇的密碼》,這本書葉文昊高中的時候恰巧看過,雖然不太記得具體的細節,但是也知道楊美蓮根本沒有讀進去,因爲她翻頁的速度太快。

這是真的看書,看一看這書長啥樣而已。

看到葉文昊走過來,楊美蓮像是見過葉文昊一樣,當即笑道:“小葉來了,快坐。”

葉文昊看着這個三十左右,燙着大波浪,皮膚緊緻不見皺紋,水潤不是光澤,身材豐腴卻不輕佻,盡顯溫文爾雅且風韻的知性美的女性,不得不承認這個楊美蓮確實是有幾分姿色的。

不過正如葉文昊所說,他整天被大學裏的美女包圍着,還真的不可能因爲楊美蓮長得有點好看就怎麼樣。

況且,就樣貌和氣質而言,林雪喬能完爆楊美蓮。

葉文昊臉上掛着微笑,坐在楊美蓮的對面,說道:“楊總也喜歡看書?這本小說挺不錯的,一本書幾十萬字卻只是寫了二十四小時內發生的事情,卻又不會讓人覺得冗長無聊,反而節奏緊湊環環相扣,很不錯的。”

楊美蓮根本沒看進去這本書,剛剛不過是裝逼,而且也是想要以此來拉進與葉文昊這個大學生之間的距離,不會讓她有一種自己與年輕人脫節的形象。

只是楊美蓮沒想到的是,自己隨手拿的一本書,葉文昊居然看過,還說的頭頭是道,這讓楊美蓮不知道如何迴應啊。

不過到底是老江湖,楊美蓮面不改色的點頭道:“確實挺不錯的,我一直喜歡達芬奇,所以關於他的作品我都會關注的,特別像這種剖析達芬奇人生經歷的書籍。”

葉文昊笑了笑:“是嗎?可這本書並不是剖析達芬奇的人生經歷,講的是其他人的故事,只是因爲和達芬奇的一幅畫有關。”

【技能點+1】 葉文昊不動聲色的開始挖礦,甚至葉文昊今天的目的很明確,自己就是來挖礦的。

反正也不可能和楊美蓮達成什麼合作,那就乾脆一點,不管不顧的挖就行了。

楊美蓮不由一愣,有些尷尬,不過好在臉皮夠厚,所以沒有臉紅的跡象,只是訕笑一聲道:“可能因爲我纔開始看吧,看書名還以爲是講述達芬奇人生的。”

葉文昊指着那本打開了一半的書,說道:“可是楊總你不是已經看到一半了嗎?”

【技能點+1】

楊美蓮依舊面不改色:“我看書都有一個習慣,會先大致閱覽一下,然後才從頭開始認真看。”

是個人都聽得出來楊美蓮在胡說八道,但這也是楊美蓮在給自己找臺階下,一般的人也就算了。畢竟人情世故,且這關乎情商。

但葉文昊不在乎。


“哦?不知道這是爲什麼?大致閱覽有什麼用呢?”葉文昊一臉純真看着楊美蓮。

【技能點+1】

楊美蓮急的腳指頭都縮了縮,臉上卻微微一笑:“只是一個習慣。”

葉文昊點頭道:“嗯,那就是沒用的習慣。”

【技能點+1】


“沒用的習慣還是改掉吧,浪費時間。”

【技能點+1】

楊美蓮緊鎖着十個腳趾頭,差點沒繃住就發飆了。

楊美蓮就奇了怪了,葉文昊是一直都這麼說話嗎?如果真是這樣話,他憑什麼能夠認識那麼多老闆?人家不得打死他?

喝了一口拿鐵後,楊美蓮才維持住自己的姿態,笑道:“小葉說的沒錯,我以後爭取注意下。”

葉文昊笑着點頭,然後就自顧自的看起了菜單,沒有半點交流的慾望。

楊美蓮看了葉文昊一眼,沒想到葉文昊的定力這麼好,一般來說不應該坐下之後就問自己叫他來有什麼事嗎?

楊美蓮因爲經常跑業務,所以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自己不能先開口,先開口就出於下風,待會談起條件來自己就吃虧。

所以楊美蓮在等,她不信葉文昊真的有這麼好的定力。

但楊美蓮錯了,葉文昊本來就沒有交流的慾望,自然也不會有好奇心去問楊美蓮究竟有什麼事。

就這樣,葉文昊點了一杯卡布奇諾之後,就到處張望,然後發現了咖啡店裏居然有一個小舞臺,上面有木吉他,有電子鍵盤,也有幾個話筒。

當服務員端着卡布奇諾過來的時候,葉文昊問道:“你好,請問這裏平時有人唱歌嗎?”

服務員笑着搖頭:“這幾個月都沒有了,平時我們老闆還會親自上臺唱一下帶動氣氛,但你也看到,顧客很少。”

葉文昊點了點頭,心裏盤算着一些事。


“這家店選的地方就不是很好,所以只能夠走這種文藝安靜的路線,請駐場也是浪費錢的。”楊美蓮將長髮挽到耳後,露出自己白皙的脖頸和玲瓏的雙耳,渾身上下散發着自信的氣息,混雜着荷爾蒙。

一旁的服務員小哥都看呆了。

葉文昊也沒閒着,雙眼一個勁的盯着楊美蓮看。不看白不看,反正不用錢。

楊美蓮內心冷笑一聲,暗道到底是初哥,抵擋不住老孃一個回合的誘惑。

楊美蓮覺得時機到了,就說道:“小葉,我聽王哥說你在城北這一塊搞商演搞得不錯?”

葉文昊看兩眼就有點膩了,畢竟楊美蓮比不上自己身邊的美女。

“還行吧,各位老闆賞飯吃。”葉文昊收回目光,不鹹不淡的說道。

“不過我聽說你至今爲止也就接了三場商演,這樣可賺不到什麼錢。”楊美蓮打算拋磚引玉,說道:“我聽說了你那邊出來的節目質量都很高,所以我覺得你應該賺更多的錢。”

楊美蓮說完之後就等着,等着葉文昊來問,怎麼賺更多的錢。

如此一來,她就掌握主動權了。

“現在也挺好啊,我才接觸一兩個星期而已就接到了三個,以後只會更多。”葉文昊對着楊美蓮微微一笑。

楊美蓮雙眸猛一失神,心頭微微一緊,居然有種被葉文昊帥到的感覺。

楊美蓮急忙喝了一口咖啡,定了定神之後再瞄了葉文昊一眼,發現葉文昊長得還真挺帥的。關鍵是皮膚比她的還好,笑容也讓人難以抗拒啊。


不由的,楊美蓮心思有些活躍了起來。

“太少了,你知道我一個星期能接幾場嗎?最少四場,有時候天天都有。當然了,那是在市中心,不同於城北。城北的市場,怎麼都是比不過市中心的。”楊美蓮說道。

葉文昊要直男到底,說道:“那不知道楊總幹這一行幹了多久?”

“五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