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我纏在他腰間的手纏的更緊。

最後掉在地上,他竟然很有良心的把我護在懷裏,自己給我當了肉墊,我就被摔得暈暈乎乎的,還聽見他的一聲悶哼。

想來做肉墊被摔得不輕,我迷糊着爬起來,發現我竟然回到了食堂中,雖然四周比較昏暗,但是從窗戶,排氣扇那裏照進來不少的光,可以看清四周。

兒子住我家隔壁 正當我驚喜的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時候,就聽見艾良言在下面沉聲說道:“安之小姐,麻煩你起來,你真的挺重的!” 屬於墨玄初級的晉級光芒消失之後,墨九狸依舊沒有起身,她還在拚命煉化著體內的力量,而丹田裡面的玄氣,也在迅速的增加著……

墨辰雲等人都有些好奇,墨九狸怎麼還沒起身,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就在他們猶豫著,要不要上前看看的時候,又一道晉級光芒隨之而來……

這下別說墨辰雲了,就連墨家兩個老祖也有些傻眼了!他們不是沒有見過晉級的,只是沒有見過這麼晉級的而已。白天晉級,晚上也晉級就不說了,這怎麼還帶連著晉級的呢?這是要打擊死人的節奏么……

墨辰雲無奈的抽了抽嘴角,想想自己閉關好幾年才突破了紫玄,自家外甥女倒好,輕輕鬆鬆坐那麼一會兒,就連著突破兩級!而且,看這樣子,似乎還沒有停下的意思!看起來自己回去以後,更要加倍努力了!多年前,他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妹妹,他不想以後九狸有危險的時候,他依舊什麼都做不了……

伊墨幽感知到了自己主人的心思,眼神微微閃了閃,看著墨辰雲的目光,更加的柔和了幾分……

沒有人知道,10年來她一直看著這個人類的男子努力的修鍊著,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顧,拚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那份執著,那份認真,那份拚命的樣子,一點一滴的刻入了她的眼裡和心裡,讓她的目光,總是忍不住去看他,去注意他……

不知不覺,關注他已經成為她10年裡的習慣了!當她被墨家老祖制住,聽到他們說要問出她的來歷,就要讓她跟別人契約! 法蘭西之狐 其實,她本可以主動開口說出身份的,那樣她就不用跟別人契約……

可是,那一刻她猶豫了! 重生之激情歲月 因為,她驚訝的發現,自己想跟那個男人契約,想跟他有所牽絆,儘管他們不會有任何結果,她卻還是想要留在他身邊,所以,她沉默了……

最終,她如願的跟他契約了!她的願望也完成了,她以後只想安靜的守在他的身邊,保護他和他的家人……

察覺到墨辰雲疑惑看過來的眼神,伊墨幽立即收回了視線,看向不遠處正在晉級的墨九狸。

墨辰雲還不太適應自己多了一隻契約獸,特別還是一個如此美麗的女獸。見伊墨幽沒看向自己,他也沒有多想,收回視線繼續擔心的看著墨九狸。

墨九狸也沒有到,自己試探下的碰觸了一點黑色的精華液體,竟然讓玄氣暴漲了這麼多,即便接連的晉了兩級,體內的玄氣還是不斷的在飛快增加著……

這可不像她在素汐婆婆的秘境中,可以自行控制體內的玄氣,可以把等級壓制住,選擇不晉級!現在她一邊煉化體內的力量,一邊玄氣就會到達的頂點自動晉級了。她就是想停都停不下來,墨九狸現在真真的是感覺到了,什麼叫做穿越金手指了!這停不住的晉級不就就啊啊啊啊啊……

圍觀的幾人,從開始的震驚,到後來已經麻木了!他們只能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墨九狸的等級,從紫玄高級開始一路狂飆……

這時,因為墨九狸持續不斷的晉級,不但引起了魔獸森林內圍,許多高級魔獸的注意,也引起了不少風雲國境內的強者的注意。

開始,那些人只是在各自家中觀望,到最後直接忍不住的飛來魔獸森林查看了。其中前幾日跟隨皇室羅長老一起的幾個強者,這一次就紛紛又一起趕來了……

不過,他們還不等靠近,就被墨家老祖兩人的威壓給遠遠的逼退了。他們根本連墨九狸是男是女都看不到,只能遠遠的瞪著墨家兩個老祖,心裡雖然不忿,卻是不敢造次……

墨家兩個老祖也不說話,就是冷著臉的站在半空中,神識散開,誰想靠近一步都不準!

終於,其中一個實力在紫玄巔峰的強者,忍不住開口問道:「前輩,不知道是何人在此處晉級?為何會連續晉級不斷呢?」

「與你何干?」墨家老祖抬了抬眼皮說道。要不是對方說話還算客氣,他早就直接動手了。

「這……」說話之人被墨家老祖一句話,頂的險些一口氣沒上來給氣死。丫的兩個老傢伙,以為實力強就了不起了嗎?什麼叫與他何干?是與他沒有關係,可是如此晉級不停的人,那絕對是妖孽般的存在啊!要是將這人收為己用,那絕對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好么!

可是,顯然有這兩個老頭兒在,他們別說知道晉級的人是誰了!估計就連靠近都難!跟他同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能夠這麼準確找到位置,並且前後同時趕來這裡的人,隨便喊出一個都是紫玄以上的強者!他們有的已經隱世,有的沒有隱世,也是嫌少管理世俗的事情了!

可是,畢竟他們都是某個家族或者勢力背後的強者。對於天才和逆天的妖孽級人物來說,每個人都是求才若渴的。都希望能把厲害的人物拉攏到自己的身邊,如果不能,那麼也要想辦法抹殺掉。總不能讓天才什麼的被別人搶去了……

這才是他們來此的目的!他們來這裡就是為了查看晉級的人是誰,可以的話拉攏到自己的勢力中,不答應就想辦法抹殺掉!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這般妖孽天賦的人存在世上就對了……

「這位前輩,在下是馴獸工會風雲城的會長孟浩然!不知道裡面晉級的人是前輩的什麼人?」這時,一個白髮鬚眉的老者,眼中閃著精光的自報家門道。

「不干你事!走開!」墨家老祖同樣冷冷的說道。

哼,馴獸師工會算什麼?他們墨家的丫頭難道就不會馴獸么?別說是馴獸了,就是馴人都沒有問題,兩個老頭兒心裡傲嬌的想著!壓根沒有把對方放在眼裡……

孟浩然聞言一愣,沒有想到自己抬出身份來,竟然也被對方無視了!不由得他有些謹慎的再次打量起對方來,猜測著這兩個老頭兒究竟是什麼身份!

墨辰雲在身後看著自家老祖傲嬌的樣子,臉上不自覺露出了笑意!他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家老祖宗原來這麼的可愛…… 正當我驚喜的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時候,就聽見艾良言在下面沉聲說道:“安之小姐,麻煩你起來,你真的挺重的!”

這是他說話雖然不好聽,卻沒有剛纔的針對感,這讓我有些驚訝。

我慌忙的起身坐在一旁,他也坐起來輕咳兩聲。

最主要的,也是我最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開口跟我道歉!

我瞪大眼睛吃驚的看着他給我道歉!

“安之小姐,剛纔對不起了,其實我說那些話只不過是爲了激怒你,想要你幫忙找到回來的出口而已!”

他笑的非常的紳士,這讓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把他和剛纔那個一開口就是埋汰我的人聯繫在一起!

難道他和剛纔不是一個人還是怎麼的?

“激怒我?你沒事激怒我幹嘛?”我有些疑惑,這人是瘋了不成,在那裏不是人待上我地方,他竟然還有心情想着激怒我,逗我玩呢吧!

他抿嘴笑了笑,起身將坐在地上的我拉出來,聲音沉緩的解釋道:“因爲剛纔你身旁全部都是髒東西,一直盯着你,就是等着讓你看到她們,嚇弱你的陽火進入你的身體!我激怒你是爲了增加你的怒火,同時你的陽火也會變旺,就沒有機會看到那些髒東西了!”

我被他說的話唬的一愣一愣的!

開玩笑的吧!他竟然能看見我旁邊有鬼,不是說有些東西我能看到他看不到嗎?

現在被他說的我有些迷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有點迷糊了,今天那個警察說你看不到鬼的,現在你又說你能看到我都看不到的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咱不是拍電影的吧!這麼邪乎!”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

他只是笑了笑,沒有接着跟我解釋!

他不解釋,我更加心急,總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跟在他身後嘮叨的問他這是怎麼了?想要他給我一個完整的答案!

終於走到食堂大門口的時候,他受不住我一直不停地問,無奈的回頭說句話:“你真的很煩,難道你不累嗎?回去休息好了,想好要不要跟我們一塊捉鬼,再過來問我這些!”

武道虛空 說完不管我傻愣在這裏,直接開門快步走了出去。

我傻愣愣的站在食堂大門口,門外不少的學生都伸直了脖子想往裏面看是怎麼回事!

我反應過來他說我煩時,他竟然已經快步跟外圍的那個警察一起快步離開了。

再進來的就是一大堆警察醫生,把我推到一旁去處理裏面那個阿姨的屍體!

我想破腦子都想不出剛纔我們兩個是怎麼回事!太他媽邪乎了吧!竟然在食堂裏去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鬼地方!

我還是好奇的看了看食堂,現在裏面已經一片狼藉,櫥窗上的幾大塊玻璃,碎掉了兩大塊,但是其他的玻璃雖然沒碎,都有了很大的裂痕,佈滿了整塊玻璃!

食堂裏滿是狼藉,看的我忍不住一哆嗦!

這他媽叫什麼事呀!怎麼這種邪門的事情都給我碰到了!

我要從人羣中擠出去的時候,感覺幾十雙手一起拉住了我,那些人都七嘴八舌的問我裏面是怎麼回事?

那人是不是我殺的!

臥槽,我只想對這些人說句髒話來緩解我心中的鬱悶和不爽。

我也顧不得淑女風範,使勁的我往外面擠,抓住誰就使力想要擺脫那些手的束縛。

我好半天才擠出來,恨不得直接坐在地方喘出去!

我擦,這羣恐怖的人,最後又有個人拉住了我的胳膊,正想着怎麼甩開,竟然看到是艾良言。

他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你怎麼又回來啦?”

他面無表情的拉着我的手腕就我那個外面走,好不容易擺脫那些人坐進了警車裏。他才遞給我一瓶水解釋道:“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苗局長又在醫院裏養傷,上面會派人下來,他們都是不相信這些鬼神只說的,我實話跟他們說,他們也不會相信,反而說我傳播迷信思想,這對我很不利,所以只好拉你回去交差!”

“拉我回去交什麼差?臥槽,那人又不是我殺的,不行不行,他們要是讓我坐牢或者判了死刑怎麼辦?”

他說完這話,我腦子裏最先閃出來的就是他要我去做替罪羊!

先不管死的那個阿姨是人是鬼,現在在外人看來就是死人了,還是被人殺死的!肯定不會輕易的隱瞞過去!

這人是艾良言一腳踹死的,他是警察,肯定會利用權職方便脫罪,那這件事尼瑪就落在了我身上了!

一想到這裏我就開始害怕了,我可是沒權沒勢的,要是艾良言真的想找個替罪羊掩蓋過去!那我不是死定了?

越想越害怕,手快速的抓住車門就想開門趕快下去跑路了!

我的動作雖快,但是有人比我更快,一手摁在了鎖門上,車門就被鎖上,我驚恐的看着他,他也坐在那裏面無表情的看着我。

我們兩個對視了好一會,最後還是我拜下陣來,他不光面無表情,就連眼睛是都幽深淡然,我盯着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我卻被他鄙視的說了句:“腦子有問題吧你!想的真多!”

說完直接拿着車鑰匙往後座一趟閉目養神。

他這句話把我惹急了:“我擦,你纔有病呢!我跟你又不認識,無冤無仇的,你隨便就把我拉到車上,是不是想讓我給你當替罪羊,我告訴你我不會承認的!”

我瞪大眼睛,心雖然心裏害怕,但是還是要在氣勢上勝過他!

結果…結果是這貨根本就沒有睜開眼睛看我,就連瞄一眼都沒有!

頓時心裏的挫敗感由內發出,這傢伙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

“喂,跟你說話呢!你是不是想要撇清你殺人的事實!把這髒水潑我頭髮!”

聽了這句話,他半睜開一隻眼,把我從頭看到腳,幽幽的說句:“就你,給你個殺人的罪名你抗的起來嗎?”

“我……”

“你什麼你,我什麼我,你老實點就行了,我很累!”

我無語,再次證明這傢伙就是克我的,每次我都被他氣的跳腳,他卻氣定神悠的樣子!

不過他也是真的累了,我被他頂的不知道說什麼,老實的坐在一旁,等着開車的警察忙完過來,艾良言卻已經躺在座椅上睡着了。

他手裏的車鑰匙還是我小心翼翼的拿出來的,等我輕手輕腳的把鑰匙抽出來給那警察,他竟然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我!

這是什麼表情?我又沒有非禮他上司,幹嘛這麼曖昧的看着我。

我不滿的回瞪了他一眼,他纔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髮鬢,啓動車子。

因爲艾良言的在睡覺,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最後到了警局,艾良言下車時低頭看了看我的手,對那警察說:“小樑,你帶着餘小姐去把手洗一下吧,等會在車裏等着我!”

我驚訝他的察覺能力,我手上的鮮血在手裏我已經儘量的擦乾淨,心裏想着等會他冤枉我的時候,領導看見我手上的額鮮血肯定就相信了,所以擦得時候特別仔細,已經看不出那是血了。

但是沒想到艾良言竟然這麼細心,我心裏剛想把他誇一番,結果下局他就又成功的點燃了我的怒火。

“身上唯一能看的也只有這雙手了,還沾上了血,誒——”

竟然一副不想看的表情下車走進了警察局。

我身後還一會才反應過來,尼瑪,這傢伙變相是說我長得難看,渾身沒有一處好看的地兒!

“我操我老母!”

我生氣的一腳踢在了他關上的車門上,眼睜睜的看着他回頭看我一笑,我更加生氣!

“我擦,你得意個毛線呀!”

我生氣的在車裏吼着,等他走遠,我才生氣的吐了口氣,發現駕駛座上那個叫小樑的警察正從後視鏡裏驚恐的看着我!

我有點尷尬,撓了撓耳後,乾乾的笑笑。

最後那警察甚至有點害怕我,帶我洗完手坐在車裏就再也沒敢說話,就連看我一眼都是一下下的趁我不注意的瞄。

終於我受不了他從後視鏡裏一直不停的瞄我,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你看我長得漂亮還是怎麼的!一直瞄我幹嘛?沒見過美女呀!”

我的口氣很不友善,因爲今天他已經有兩次都是很曖昧的看着我,現在又是看怪物一般的瞄我,就算他是警察,我也有點控制不住情緒。

“沒…沒。”但是又忍不住好奇轉過頭來看我,我也目不轉睛的從後視鏡裏瞪着他,終於他被我瞪的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我很好奇,你,和我們艾隊長是什麼關係?情侶?”他小心的試探問道。

我聽了他說的話,一口氣沒上來,自己把自己給嗆了一下!

“咳咳,你,你開國際玩笑的吧,就你們隊長那麼毒舌的人,鬼才會看上他吧!嘴上像是抹了毒一般,說話又毒又刻薄,最主要還老是針對我!”

我不滿的抱怨道。

前面駕駛座的警察卻不是這麼想的,後視鏡裏他的嘴微微撇着,表示很不贊同我的話。 其他人看到兩個老頭兒連馴獸師工會會長的面子都不給,心裡也不由得對兩個老者的身份多了一些忌憚。

雖然這個大陸上是強者為遵,但即便你是最強者,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啊!正所謂是一人難敵萬夫!特別是三大工會,那可是很少有人不給面子的……

畢竟,誰還不需要個晉級或者療傷的丹藥啊!誰還能不需要一個趁手的武器呢,誰又不希望契約幾隻強大的魔獸啊!所以,別說是三大工會的會長了,就是三大工會的長老和各種師,走到那裡也都是受人尊敬的,多少人都巴不得跟煉丹師,煉器師和馴獸師搞好關係呢……

那裡會像墨家老祖這樣,人家一個馴獸師工會的會長都送上門了,他們還不領情!由此可見,這兩個老者要麼就是只有實力沒有腦子的傻蛋,要麼就是人家的身份更加高貴,一個風雲城馴獸師工會的會長,人家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怎麼看兩個老者的身份都像是後者,一下子包括孟浩然在內,都不敢再輕易說話了。有的人看了看墨家老祖兩人,覺得沒什麼戲了,直接就離開了,也有不死心的,希望等會能夠看到晉級的人究竟是誰,依舊留在原地……

隨著墨九狸晉級的時間越久,離開的人也越多,最後只剩下孟浩然,還有五個年紀跟他差不多的老者,還留在原地……

幾人看著不遠處墨九狸那裡,隔一會兒就降下的一道晉級規則,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他們真的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能夠這麼變態的晉級啊啊啊啊……

一直到天色微微亮,墨九狸身上的晉級光芒才終於停止了下來!而墨家老祖兩人和墨辰雲還有伊墨幽四個人,分別在天上地下佔據了四個方向,將墨九狸所在的地方緊緊的圍了起來……

墨九狸在煉化完最後一絲黑色的精華液體時,體內的玄氣終於停止了增長,而她的實力也在天玄中級停了下來,只差兩級到神級了……

墨九狸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發現髒兮兮的,神識一掃,見兩個老祖和三舅還有紅息和寶寶,都在周圍替自己守著,不遠處還有幾個老頭兒,想來是被自己晉級吸引過來的……

權衡了一下利弊,墨九狸直接身影一晃回到了空間中,然後傳音給寶寶說,可以離開了……

墨寶寶收到娘親的傳音,來到墨辰雲的身邊,扯了扯他的袖子說道:「三舅姥爺,娘親已經晉級完了,我們走吧!」

墨辰雲回頭望了望墨九狸所在的地方,果然見到那裡空無一人了。想到來時也沒見到墨九狸,只有寶寶一人的情景,他也沒有多問,彎腰抱起寶寶說道:「走吧!」

墨辰雲抱著寶寶,然後,又喊了一聲自家老祖宗和伊墨幽,四個人無視幾個還呆愣在原地的老者,直接身影一晃就走人了……

直到幾人的背影消失,孟浩然才回過神來,急忙上前幾步去一看,那裡還有晉級的人啊,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好吧……

等到他們再次回頭的時候,那裡還有墨家老祖等人的身影啊,早就消失不見了!

孟浩然有些鬱悶的看著之前墨九狸坐著的地方,最後只能無奈的輕嘆一聲,離開了原地……

他回去就要命人畫幾張畫像,說什麼也要找出之前的兩個老者,看看對方究竟是何人。不只是孟浩然這麼想的,剛才來到此處的所有人,心裡也都是這麼想的,甚至有一些先走的人,此刻已經讓人畫好了畫像,派人四處查探去了……

一時之間墨家兩個老祖,墨辰雲和伊墨幽直接成為了風雲城最熱的人物了!不過,這些墨九狸等人還不知道呢……

他們回到墨家不久,墨辰落就帶著已經蘇醒的墨辰風,來到了墨九狸的面前,看到墨九狸時,墨辰風微微一愣,路上四弟將他的事情,簡單的跟他說了一遍。他聽了之後懊惱不已,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人控制了那麼久……

如果不是九狸回來,真不知道將來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害自己的人竟然是平日里,被他視如親妹的墨彩雲,自從墨綵衣失蹤后,墨辰風幾乎把所有對墨綵衣的疼愛,都加註到了墨彩雲的身上!沒有想到最後換來的竟然是這個結果……

「你是九狸?」墨辰風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想到九狸曾經因為自己對墨彩雲的信任,而差點被墨彩雲母女害死,他心裡就自責的要命……

墨九狸實在受不了這些人看著她,一副對不起她的表情,笑了笑道:「我是九狸,大舅舅你感覺怎麼樣?身邊可好些了?」

「我沒事,沒事!」墨辰風立即說道。

「寶寶,叫人,這是大舅姥爺!大舅,這是我的女兒,墨寶寶!」墨九狸將女兒拉過來介紹道。還不忘給自家女兒傳音道:「寶寶,把你的暴玄丹送一顆給大舅姥爺當見面禮!」

寶寶聞言一愣,雖然不明白娘親為毛要自己給這個大舅姥爺那麼雞肋的丹藥,不過誰讓她是娘親控呢!娘親說什麼就是什麼……

於是寶寶從戒指中拿出一顆乳白色的丹藥遞給墨辰風說道:「大舅姥爺好,這是娘親給我的丹藥,寶寶送給你的當見面禮!」

墨辰風看著面前的寶寶,長得粉雕玉琢好不可愛,說話聲音軟軟萌萌的,頓時心都軟了,他有兩個兒子,一直想要個女兒,卻不想妻子在生最後一個兒子時難產死了,之後他也沒有再娶了……

現在看到粉嫩的寶寶,,他打心眼裡喜愛,連墨九狸為什麼有個這麼大的孩子都忘記問了……

直接抱起墨寶寶一臉寵溺的說道:「寶寶乖,寶寶你喜歡什麼禮物,舅姥爺帶你去將軍府的藏寶庫裡面隨便選!」

看到這一幕,墨家四個老祖還有墨辰雲兄弟,齊齊的抽了抽嘴角,意有所指的看向墨九狸。那眼神分明在說,你把女兒教成這樣真的好么……

墨九狸完全無視幾人的眼神,看著女兒眨了眨眼。寶寶會意立即將小手裡面的丹藥再次舉起來道:「大舅姥爺我們等一下再去挑寶物,你剛剛受傷了,先把這個吃了吧!」 前面駕駛座的警察卻不是這麼想的,後視鏡裏他的嘴微微撇着,表示很不贊同我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