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慕容心中滿是抑制不住的開心。

然而慕容完全的誤會曲解蘇葉的意思,她不知道蘇葉嘀咕這麼一句是因為在和諾諾交流著。

因為與諾諾意識交流得太過於專註,所以蘇葉並沒有發現慕容那看著自己的眼神。

而吳達聽到蘇葉的嘀咕之後,瞬間又再次的被扎心了,他想不到,自己只因謙虛的一句話竟然會讓蘇葉不滿。

而且他說了八成的把握已經很高了好不好,要不是不想把話說得太滿他都直接的說十成了,可這蘇葉還一幅皺著眉頭不滿意的是幾個意思。

吳達敢說,這抑制毒藥的葯,除了他沒有誰能比他用時還短的研製出來還能保證壓製得住那毒藥了。

別人或許不知道,可是他知道,慕容身上的那毒藥基本是無葯可解的,直接是致命的。

至於慕容中了這毒到現在竟然還能活著,吳達只能說這慕容命大,是上天眷顧的chong兒,命不該絕。

「八成的把握會不會太低了。」意識中,蘇葉與諾諾交流著。

諾諾一聽不由的默了,主人,你這一副滿懷擔心的樣子是在虐單身狗你知道么,八成的幾率已經很高了,甚至是完全沒問題了。

可你竟然還一幅擔心的來問我八成把握是不是太低了,這對我這單身狗暴擊很大的啊主人,你知不知道呀。。這時獄神它們趕來,一把撞開了一隻蜈蚣,然後與其撕咬起來。

現在七隻A級已經全部被拖住,可是還有著其他蜈蚣,十幾隻B級也是不容小視的。

孟滔斬了一刀在蜈蚣的外甲上,只是留下來一道淺淺的刀印。

孟滔突然想到了什麼,把刀插在地里,嘴角微微上揚。

「既然你們怕火,那很不幸,火焰就是我的最拿手的絕活。」

刀把一扭,火焰一下以一個圓形散開,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哪些低級的蜈蚣更是直接被燒死。

魔技……

《刀與王座》第八十四章突變。 一睜眼就看見了一張放大的俊臉,夜玖險些咬到舌頭。

「妻主醒了。」北宮祭微垂著的眼眸遮住了眼底一閃而過的暗芒。

記憶回籠,現在的場景讓夜玖是尷尬又緊張。

「那個……我……」

夜玖的嘴唇輕輕蠕動,想要說什麼,但有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是想解釋的,可是解釋什麼?怎麼解釋?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怎麼解釋?

當時夜玖是想掙扎的,但皇甫樺直接點了她的穴,沒有內力根本衝破不了穴道,她就如同案板上的一塊肉一樣,任人宰割。

到後面,穴是解開了,可是當時夜玖所有的情緒都被那人所掌控,還沒來的及反抗,就又被帶入新一輪的沉淪。

許是看出了她的不自然,北宮祭摸了摸她的頭頂,眼神意味不明:「你要賠償我。」

「啊?!」夜玖傻眼。

怎麼跟她想的不一樣?

不是應該嫌棄她嗎?

以為她不同意,北宮祭臉瞬間陰沉:「怎麼,不願意?」

夜玖打了一個哆嗦,趕忙搖頭:「沒有,沒有。」

北宮祭嘆了一口氣,咬着她的耳朵,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當初我就應該在你把他利用完后宰了他。」

夜玖頭皮一緊,小心翼翼地問道:「那你現在……」

北宮祭哼笑一聲。

「還能怎麼辦,事情已經成這樣了,還能怎麼辦。」

其實,北宮祭本來也的確有這種想法,但他的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提醒他。

——不可以殺了皇甫樺,否則他會後悔的。

抱着夜玖的手臂忽然收緊。

潛意識告訴他,這還沒完。

每當六個人聚在一起時,北宮祭就覺得好像還差些什麼。

他忽然想起前天和納蘭容止出去時碰到的一個和尚。

——

「放不下,便不得善終,終入輪迴。」女和尚雙手合十,慈眼善目,和顏悅色。

北宮祭和納蘭容止同時一愣。

放不下?

放不下什麼?

和尚看着他們,淡笑不語。

當他們倆回神再想找和尚時,人已經走遠了。

隨着風聲,傳來那和尚破碎的,若有若無的聲音。

「這一切,儘是緣……」

緣分二字,妙不可言。

既能讓人升入天堂,又能讓人墮入地獄。

——

北宮祭手臂收緊,忽然他盯着夜玖,聲音暗啞:「如果有什麼事,別拋棄我好嗎?」

聲音裏帶着幾分脆弱和害怕。

夜玖本來想發笑,她怎麼可能拋棄他,但看見他眼睛的認真,夜玖鬼使神差地點頭,心裏反思著。

是不是自己給他的安全感還不夠?

晚上,北宮祭極力「邀請」夜玖睡到自己的逸宮院,但被她一口否決。

呵~

今天晚上睡這兒了,明天還會完好無損地起床嗎?

她表示懷疑,最後在北宮祭控訴地眼神下,非常無情地離開。

在自己的院子裏,夜玖邊擦乾身上的水漬,邊向床邊走去。

她拉開被子,一抹白色映入自己的眼中。

夜玖盯着陌塵,沉默。

陌塵有些疑惑地抬頭。

蠢女人不來睡覺,站在那兒幹什麼呢? 見到自己被拆穿了,鍾無奇倒也沒有羞愧,反而哈哈大笑,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來到總部的大門前,不得不說這裏確實恢宏氣概,這可不是一般金銀財寶能堆積出來的。

「剛好明天就是選拔鏢師的日子,咱能報個名?」鍾無奇問道。

儘管蘇澤手上拿着虎哥給他的令牌,但是蘇澤還是點了點頭,虎哥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消費已故的人不是他的性格。

「你們兩個也太年輕了,要知道,選拔不會因為你們兩個降低難度。」負責報名的人眉頭微皺,看起來並不看好這兩人。

「你記上名字就是,我們已經簽下生死狀,死了也與你們無關。」鍾無奇倒是看得很開。

「行,這是你們的號碼牌,一定要拿好它。」登記人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寫下了兩人的名字。

鍾無奇在這裏並沒有店鋪,畢竟這裏已經很接近天魔殿了,鍾無奇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隨便開店。

因此兩人隨便找了個客棧住了下來,並且藉著這個時間打聽考核內容。

只可惜藏龍鏢局行事謹慎,根本沒有透露半點風聲,問了一圈下來,兩人只得到一個結果。

那就是藏龍鏢局每個月的考核內容都不一樣,按照大小月來看,這個月難度會偏高,至於上個月,難度雖然低,但是也死了不少人。

「這藏龍鏢局局長還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竟然能創造出獨立的考核空間,而且還能做到每月一次。」鍾無奇忍不住讚歎。

「而且每次考核內容都古怪的很,根本猜不出來他想幹什麼。」蘇澤苦笑。

別的他不清楚,但有一點蘇澤可以決定,那就是近幾年來,從來沒有像他們這麼年輕的人通過考核。

「唉,實在不行就留下一條命,等下個月再參加考核。」鍾無奇嘆了口氣。

鍾無奇自詡不凡,但面對如此高難度的考核,他還是有些不自信。

其實別說是鍾無奇了,就算是蘇澤自己也有些忐忑。

按照他的了解,這位局長實力強大到極點,會不會看出他不是地獄的人?

如果真的被他看出來了,會不會殺了自己?

忽然間,蘇澤有些後悔自己衝動報了名。

「無奇,你說地獄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蘇澤忽然問道。

「地獄?那裏的人打着匡扶天下的名號做着喪盡天良的事,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鍾無奇搖頭晃腦的。

蘇澤微微愣住,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在這裏,外界才是地獄。

「你小子難道是在想有朝一日去地獄玩玩?巧了,我也這麼想過,只不過說的入口都被封死了,我一直都沒辦法離開這裏。」鍾無奇上一個還雙眼冒光,只不過下一刻就有些頹喪。

「所有入口都被封死了?」蘇澤感到有些詫異,那之所以能夠來到地獄,多虧了天神畫了個圈。

鬧整個地獄都沒有如此人物,能夠打開兩者之間的通道嗎?

只不過蘇澤很快就想起了他曾經在下層世界見到過林澤天,林澤天可是地獄聖子,他既然有辦法出去,那就一定有通道。

好好休息了一晚之後,第二天一大早,兩人就來到了總部門口參與考核。

由於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月難度會比較大,因子參與考核的人並不多,只有一百多號人。

沒過多久,一位拄著拐杖的老人就走出來點名,看起來是藏龍鏢局的長老級人物。

「還拄著拐杖呢,這老傢伙實力不大行啊。」鍾無奇忍不住吐槽。

鍾無奇的這話也說出了其他人的心聲,只不過大家都不敢說出來就是了。

老人似乎是聽到鍾無奇的話,朝着他微微一笑,然後開始宣佈這次考核的規則。

「大家要記住,在考核場內不能自相殘殺,現在大家拿好令牌隨我來。」老人的拐杖輕輕一點,隨後在他們面前既然打開了一個大洞。

這番操作倒是讓蘇澤想起了天神,只不過這並不是時空之洞,而是以老人的拐杖為媒介,連接着一片小世界。

大家帶着好奇走進了小世界,跟隨着老人的腳步,快就來到了一片森林之中。

「考核總共有三關,第一關,做菜,每個人炒一道菜,所有材料只能從樹林裏面拿,要求色香味俱全的同時,還能有其他功效,一天之後我來打分,只要能符合我的要求,便可過關。」

老人說完這話就顫巍巍的走了,只留下一臉茫然的眾人。

考核內容竟然是做菜?

大家都已經做好了決一死戰的準備,甚至還安排好了身後事,卻沒想到第一關會如此簡單?

蘇澤和鍾無奇都傻眼了,且不說做菜的難度,這片森林裏都沒什麼危險啊。

「這是在逗我玩呢?」鍾無奇忍不住說道。

「也別太大意了,咱們所有材料都得從樹林里找,得準備齊全才是。」蘇澤搖了搖頭。

其他人也很快意識到了這一點,拉着關係較好的一同走進了樹林。

在樹林里,蘇澤和鍾無奇先是抓了一隻豬,隨後又找了不少可以用來生火的木材,最後還鑿了兩塊大石頭用來做鍋。

「這些材料還遠遠不夠啊。」看着空間法器里歡騰奔跑的豬,蘇澤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空間法器不能儲存擁有靈力的東西,但是這頭豬完全是普通的野豬,身上沒有一絲靈氣波動。

「我知道了,你跟我來。」鍾無奇忽然靈光一現,拉着蘇澤往樹林深處走。

沒過多久,鍾無奇就找到了一株花。

「你用它做什麼?」蘇澤有些不解。

別的不說,這株花顏色鮮麗,一看就知道帶毒。

「那老傢伙不是說要有一定功效嗎?能致命算不算功效?」鍾無奇嘿嘿冷笑着,用毒什麼的,他最在行了。

蘇澤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隨後問道:「那萬一把他毒死了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