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毅邊一根根拔出扎在身上,片片帶血的能量實質化的暗器,邊自思索……

這階段的修行。持續了幾個月,期間紅頻頻對每一個人單獨指點,卻沒有提出進入新階段的修鍊。

而過年,已經到來了。

這天回到樹屋,徐自在如往常般叫恆毅在樹下一起吃仙果閑聊。

「明天就是去天上天的日子。請不到假,你就寫封信給你師父吧。」

「已經寫了。白潔跟非子經常通信。他們挺好。」恆毅咬了口仙果,雖然也想請假回去一趟,但身不由己,十七歲圈本來就沒有假期,所有的時間都該用於修鍊,務求在進入天上天考核之日能夠修為更進。更強。


此刻他們練完真氣在閑聊,卻還有多少山尊三層的巔峰派弟子即使練完真氣仍然心急如焚,期盼在明天辰時的時候能夠進入地尊。

「可惜紅沒有再教別的。」徐自在覺得很遺憾,能跟隨紅學習修鍊。她早已經體會到價值,更知道那不是想,就能夠有的機會。

「我覺得這階段就夠練到死了。」

「那是。」徐自在曬然一笑,張開法扇,緩緩扇動,看著飄落的雪花被吹的凌亂激飛。

「為什麼紅總讓我們分開修鍊?」恆毅還是喜歡大家一起練功,從小在山谷里孤獨的夠久了。

「很多考慮吧……」徐自在猜測道「第一可能是為了讓我們先適應,去天上天的頭七年都是孤獨修鍊。」

「啊?」恆毅對此沒有聽說過,十分吃驚,天上天應該聚集了非常多的天才,為什麼頭七年是孤獨?

「掌門人說過,天上天修鍊的規矩是跟隨師父后,頭七年都在特殊的環境一心修鍊,不問其它,一直到二十五歲修鍊進入緩提升階段的時候就以實戰歷練為主。頂尖資質的人最孤獨,幾乎沒例外都是一個人一個獨立封閉的環境;地尊一層因為人多,往往還有許多同伴一起。」徐自在放下仙果,定定注視著恆毅道「到時候要分開幾年了……」

「七年……」恆毅真沒想到剛去天上天會是這樣的頭七年,只是想想七年期間一個人過,就覺得孤獨的難過。「有那麼大的地方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徐自在曬然一笑,又拿起仙果。「有這種機會很難得,在天上天修鍊的頭七年非常關鍵!」

恆毅也知道,修行中人十八歲前成長的最快,其次是十八至二十五歲,二十五至三十歲的進度就很緩慢了。

「那該跟大家一起聚聚。」

「都在練功呢,你不急於一時別人也不急?」徐自在曬然一笑,拽了恆毅坐下。「我們兩今晚就不睡了。」

「好!」

徐自在早有準備的取出各種吃的,還準備了一壺壺仙酒。「任你喝,但我陪不起。劍滅一族,喝倒一山。哈哈……」

恆毅笑笑,自酌自飲,他可不想把徐自在喝的爛醉如泥,辰時前還得去一趟紅那裡。

朦朧的月光照亮巔峰神山群的皚皚白雪。

一片白林中,恆毅和徐自在在樹下喝酒談笑,期盼著時光流逝,又期盼著時光停滯。

天亮之後,他們將出發天上天,而一別,將會是七年。(未完待續。。) 「恆毅,別忘了我。」天亮的時候,徐自在握著恆毅的手,凝視著他的眼睛說出這句話。

恆毅微笑道「怎麼會?」

徐自在深吸口氣,放開了恆毅的手,仰面眺望天空,長長的舒了口氣。「太不瀟洒可不像我陳自在,對不對?」

「嗯。」恆毅點點頭。

「七年之後,我們一起實戰修行,並肩作戰!」

「一定!」恆毅望著皚皚白雪覆蓋的山林盡頭后的虛空緩緩生氣的太陽,才覺得時間過去的很快。

湖海派的記憶已經淡的猶如好多年前的曾經,如今巔峰星已經沒有了湖海派。

特修一年的海雲天早已經離開巔峰派,去了三元派,被大元提拔為三元派的首長老,曾經湖海派的首長老早已卸任,而海雲天當初歷練后的資質突進持續了幾個月,最終擁有了天尊三重天的修為,未來星尊是否有望難以預料,但海雲天離開巔峰派前說過,他絕對不會放棄修鍊。

白潔帶來的書信里說,三元星情況很好,在大元的治理下風氣極佳,滅族的事情不存在了,世俗的人對神門仍然敬重,但少有敢憑藉神門弟子身份隨意欺凌世俗中人的事情發生。

三元星也因此被徐霸王稱為巔峰星系風氣最好,最值得所有星級大神門學習效仿的星球。

時光匆匆,加入巔峰派的時候恆毅才十六歲,歷練之後是執法堂整風,不知不覺間,已經跟隨紅修鍊到了十八歲。

「七年應該也會很快吧?」

「會,很快!」

辰時將至。

紅居。


徐霸王早早已經來了,曾經紅對他說過。在徐自在去天上天的時候,會設法為他說話,讓他調派到別的星系當系主。

而今天,徐霸王就是來等消息。

紅推開居處的門,走到徐霸王面前,攤開手掌。

一團發光的光團亮形成道光幕,光幕里是一張威儀的面孔。

『徐霸王戰功赫赫,治理巔峰星系有功,今年大力改善風氣,成效有目共睹。巔峰星系形勢穩定。五領導星認為以徐霸王的能力應該做出更多貢獻……故任命徐霸王為1888星系系主……』

徐霸王為之一振,滿心歡喜的抱拳致謝「有勞恩公費心!」

1888星系,也就是人類文明一億多星系中規模位列第1888的星系,星系的名稱從來是隨系主派而變,正統的稱謂一向是編號。而不是名稱,恆久不變的人類文明星系只有一個。就是五領導星所在的太陽系。星球最少,本來根本不是正統的星系規模,但偏偏卻是人類文明的首系,因為那是人類文明的發源地。

而徐霸王如今所在的星系正統稱謂是11111,1888和11111星系之間的大小差距,根本不在一個層次。1888星系擁有成熟星球共計一千八百多萬顆,規模之大,是如今十倍有餘!

「這裡的系主五領導星批准了嗎?」徐霸王申請的同時舉薦過接管巔峰星系的新系主,但他覺得指望不大。

「批准了。」

「太好了!一定是靠恩公說話吧?」徐霸王心知肚明。能執掌這裡不是容易的事情,以他徐霸王當初的戰功赫赫和修為實力,也是經過爭取。

原本調他到1888,就該是1888的系主被罰到這裡。他舉薦的人是大元,而大元根本不是功績堂的一元,當系主絕對沒問題,但要說執掌此處這麼大的星系,本來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五領導星考核的人去過三元星,見證了大元的修為。」

徐霸王為之一怔,恍然意識到什麼。「他隱瞞了修為進度?」

「沒錯,他的資質突進一直把他帶上眾星之尊三層修為,即使沒有戰功,憑這樣的修為程度接管這裡根本沒有人會反對。」


紅的話讓徐霸王恍然明白她曾經提醒的為人取代,指的就是這個大元!

但大元至今為止對巔峰派十分敬重,治理的三元星風氣之好,簡直讓徐霸王由衷敬重,自從大元修為進入眾星之尊開始,徐霸王就視大元為朋友,常常碰面,邀請大元到巔峰派做客,舉薦大元的事情也早跟他說過。

即使如此,大元仍然沒有對他坦白真實的修為?

那分明,是防備他徐霸王!

「大元……我似乎看錯他了。」徐霸王長舒口氣,旋即又道「罷了,他曾經痛失二十愛徒,對人如此設防也理所當然!只是未免可笑,他有眾星之尊三層實力,縱然我巔峰派人多勢眾又如何敢去招惹?」

「他不怕巔峰派,但一個人也護不住弟子都能平安。」紅淡淡然道「星系交接需要一年,送走徐自在後你叫上大元一起去天上天,參加十天後的大戰役,也算大元加入功績堂的歷練之戰。」

「多謝恩公費心!」徐霸王拿上兩枚調令光球,忍不住又問了句「原本黑雲系的系主王星尊調去了哪裡?」

「七日前戰死,黑雲派后掌門人已經年過一百,卻只有星尊一層修為,被調到33458786星系。」


徐霸王輕嘆口氣,人類文明又少了個眾星之尊,王星尊戰死,後繼無人,他所創立的門派自然沒有資格繼續掌管位於前列的大星系,三千萬編號后的星系小的可憐,貧弱的可悲……

這樣的事情,宇宙中有太多,徐霸王雖然感嘆,卻早已經習慣,帶著調令,逕自去了。

回到掌門人殿的時候,大元已經在等。

看見徐霸王回來,大元連忙起身,抱拳作禮道「掌門人!」

徐霸王臉色不快,逕自坐下,望著大元道「元大掌門人,該是我徐霸王恭敬你才對。眾星之尊三層修為,縱然沒有戰功也足以躋身人類文明三百強尊之列,我徐霸王何德何能讓你恭迎?」

大元苦笑道「掌門人息怒,這件事情是大元的錯。掌門人視我為朋友,還請稱呼大元即可。我大元憑藉幸運,資質突進,莫名其妙的進入天尊,星尊,又進入眾星之尊修為,說實話,一直心中恐慌。過去在小神門裡,耳熏目染的都是些不好的作風。雖然打心裡為掌門人的氣度胸襟折服,可總還帶著小人之心,唯恐讓掌門人不高興招惹了禍患麻煩,五領導星的人來時本來還想隱藏,但推脫不過終究進了真氣測試門裡。掌門人如果以為大元不是把掌門人當朋友,那實在冤枉我了!大元怕掌門人的心思是有,但更怕的是人類文明許許多多的高人!」

徐霸王本有這番猜測,聽了這些話,臉色緩和下來,請了大元落座。「權力鬥爭,說其中沒有一點黑暗那是天真話。但如果以為五領導星暗無天日,那又是無知的想法!當今宇宙是種族生死存亡之爭的時代!大元啊,實力,人才是任何種族倚重之本!以你的實力,五領導星會珍之若寶!除非你自己扎進黑暗的權力鬥爭,否則身正不怕影子斜,絕沒有黑暗的權力鬥爭來找上你。你這些擔心實屬不必要!」

「是!大元記住了,大元從今天開始,一定重新認識和理解咱們人類文明,徹徹底底把過去湖海派的影響丟到一邊!」大元誠懇認錯,讓徐霸王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宇宙種族之戰時代,實力是首要硬條件,實力的層次就決定了所在的層面。

他跟大元,已經不再一個層面,這是鐵一樣的事實,大元仍然這般誠懇聆聽自己的勸說,換了平常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只有眾星之尊一層敬畏三層的,沒有三層反過來敬畏一層的道理。

「是我誤會你了。」徐霸王把一顆發光的調令遞給大元。「五領導星已經批准了我的申請,也同意你接任巔峰星系的舉薦,將來這裡就不叫巔峰星系,而叫三元星系了!」

大元深吸了口氣,今天以前,不管徐霸王說過多少次,但對五領導星完全陌生,對人類文明高層次權力情況一無所知的大元,始終無法相信自己這種毫無背景人脈關係的人真能夠成為系主!

即使此刻,他還是覺得如同是夢。

變化,一切都在資質突進之後,一切都來的太快。

他剛剛適應如何當星級神門之主沒多久,又變成了系主?

徐霸王看見大元雙手發抖的模樣,搖頭失笑道「你啊你!哪裡像個眾星之尊中的頂尊!下一年度的眾星之尊排名里必定有你名字,不出意外必在三百強之列。星系交接還要一年,三天內安排好三元派的事情,我們一起去參加戰役,也是你加入功績堂的歷練之戰,好好準備。」

大元激動的心情猶自沒有平復,忙抱拳作禮道「掌門人的恩情,大元銘記於心!」

徐霸王苦笑搖頭道「大元啊大元!我說多少次了,這不是我的恩情,這就是人類文明的正常制度!我徐霸王從不白占沒道理的感恩,你就是不能理解!」

徐霸王生平沒見過如此不像眾星之尊頂尊的人,急切起身拽了大元按在自己座位上。「好好感受感受!」

「不不不!不可如此,不可如此——」大元忙不迭的推辭要站起來,卻被徐霸王發勁按著,又不敢運功對抗,只能恐慌的連忙擺手拒絕。(未完待續。。) 「一年後,你就會坐在這裡!」徐霸王聲音響亮的高喊,定定注視著大元,強調道「你是眾星之尊頂尊!這裡不會是你未來的終點,你的未來會更廣闊!人類文明一億多星系裡只有不足一萬個眾星之尊修為的頂尖高手,這其中又只有三百個眾星之尊三重修為的頂尊!你能明白何為頂尊嗎?那是人類文明最強的幾百人之列!那是人類文明力量的象徵!你的名字在五領導星已經傳遍,人盡皆知,即使五領導星的人,能夠面對你而無需恭敬的也只有幾百個!只有幾百個!你站在人類文明一億多星系的所有人類中的前幾百之列!這就是頂尊!」

大元怔怔坐著,聽著,徐霸王那高亢的聲音,話里的內容,勾起他胸腔里一股莫名的激動振奮的情緒……

他真的不知道,什麼是頂尊……

「你是頂尊!」徐霸王一聲高喝。

大元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語道「我是頂尊……」

「你是頂尊!」徐霸王再次高喝。

「我是頂尊,我是頂尊!我是頂尊!我是頂尊!人類文明最強的幾百個人之一!我是頂尊——」大元一遍遍的重複,聲音越來越高亢,越來越激動!

……

徐霸王走出掌門人大殿,任由大元獨自在裡面找到作為頂尊應有的自信。


他嘆了口氣,對大元是又驚又羨。

頂尊……

頂尊啊——

『巔峰星系這些年奇迹太多了,太多了……』徐霸王眺望虛空,說不出的感慨……

恆毅他們趕到紅居的時候,黑月,白兔都在,許問峰很少離開自不必說。

今天已經不必修行。但紅說來,仍然無人遲到。

紅從儲物道符里取出一團黝黑的光團和一件黑色的女式法衣,交給了黑月。「黑暗之源是最適合你的獸魂,這件黑暗法衣屬於靈魂一體法器,名叫女帝,是黑暗能量類別的至尊法器之一。」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是臨別贈禮。

恆毅十分稀奇,那團黑乎乎的能量光團竟然是獸魂?

一旁的徐自在看出他的疑惑,低聲道「獸魂未必都是活物,部分特殊的能量也可以作為獸魂融匯修鍊者一體。增強力量。黑暗之源十分難找,一來人類文明很少適合的人,二來這東西只有暗影族的起源星系裡才有,神秘花園也很少有人敢接找尋黑暗之源的任務,十之**有命去沒命回。這個紅……本事也太大了吧?」

徐自在最後一句感嘆的話分明是對自己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