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你果然是個怪物!鬼屍同修就夠離譜了,沒想到你身上居然還有妖氣,而且……而且還把自己的脊骨抽出來當武器!這也太變態了吧!”

看着張誠手中的骨鐗,大巫神瞬間感覺頸後發涼,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是嗎?”猙獰的骨甲下傳出張誠的笑聲,隨即右手一揚,舉起天龍鐗朝前扔去。

在外人眼中,他彷彿站在原地,只是隨意揮動了一下手臂,將自己的脊骨扔了出去,並沒有半分力道。

但是隨着天龍鐗飛上半空,一道道恐怖的白色氣流瞬間從鐗身上放出,包裹四周,頃刻間就化爲一條長達幾十米的白色巨龍虛影。

隨着巨龍開口,一聲悠長的龍吟,瞬間響徹整個天地。

此情此景,就算不通過電視,整個新德理的人也清晰可見。

城市的正中心,大黑天教前方的巨大廣場上,一邊是毀滅之神高達幾十米的法身,一邊則是一條仰天長嘯的白龍。

這般景象,就算是在好萊塢大片裏也看不到啊!

絕世幻武 白龍從天龍鐗中飛出之後,並沒有多耽擱,只是在張誠身周盤旋了一圈,隨即就朝着溼婆法相沖去。

在肉眼看來,根本就看不清白龍的身影,只能看見一條白色的軌跡,出現在張誠與大巫神之間。

“轟!”

隨着白龍與法身撞擊在一起,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動,瞬間從撞擊點散發開去,澎湃的氣浪猶如海嘯一般,將廣場上的大樹汽車全部捲起,遠遠的拋了出去。

溼婆法身身形巨顫,發出一聲怒吼,四隻手同時舉起,四種兵器接連打在白龍身上。

雖然溼婆跟白龍一個是法身一個是龍力凝聚的幻影,說起來都不是實體,但是白龍的真正核心卻是張誠的脊骨,那可是正兒八經扛過了天龍階,被無數龍形雷電淬鍊出來的龍骨,對上一個純粹是幻影的法身,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

面對溼婆法身的攻擊,白龍根本不閃不避,直接撞進法身的懷中,大嘴一張就咬住了對方一條手臂,狠狠撕了下來。

“什麼!偉大的毀滅之神居然受傷了!”

“這不可能!神怎麼可能會受傷!”

目睹這一幕,所有新德理市民都無法接受,站在下方的大巫神更是面如白紙。

“這是龍……而且還是神界的天龍!”

大巫神倒吸一口涼氣,他原以爲自己現在,已經將張誠想象的夠恐怖了,沒想到對方居然比自己想的還變態得多。

老子不過是招出一個法身,你特麼居然就搞出一隻天龍。

這還讓不讓人活!

不過毀滅神法身,畢竟是大黑天教的鎮教祕法,大巫神迅速冷靜下來,怪叫道:“張誠,大毀滅神乃是印國神界三相神之一,他的法身,豈是輕易可以摧毀的!”

隨着他的話音,溼婆法身全身一晃,被撕扯掉的那支手臂飛快生長了出來,就連手中的法器也很快凝聚成形,跟剛纔並無兩樣。

“這具法身乃是毀滅神本尊一縷意識所化,除非你能一擊將它徹底打散,毀掉這縷意識,否則法身就能不斷復原,根本無法殺死!”

大巫神一邊狂笑,一邊施展祕法,止住頭上不斷流淌的鮮血,心神放鬆了一絲。

溼婆法身高達幾十米,這麼龐大的身軀,根本不可能一擊擊潰,有法身保護,自己自然性命無憂。

“是嗎?”張誠的聲音裏卻沒一點驚訝,只是點點頭,說道:“謝謝提醒。”

“破!”

張誠輕喝一聲,身形一動,眨眼間就到了溼婆法身之前,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

以他現在的屍身強度,再加上小黑的龍力,組合成的妖屍之身何等恐怖!

溼婆龐大的法身,在他兩隻利爪面前,彷彿一張薄紙一般,瞬間就被撕裂。

在其他人的眼中,張誠的身影彷彿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銀色長虹,跟白龍一起,開始瘋狂撕扯溼婆法身。

“轟轟轟!”

不到一秒的時間,張誠就接連轟出十幾圈,密集的拳影帶着無可匹敵的勁力,將溼婆大半個法身擊得粉碎,白龍緊隨而止,將法身逸散的巫力全部吞噬禁錮。

很快,龐大的法身就只剩下一個巨大的頭顱,拼命扭動,試圖恢復被擊碎的法身。

但是張誠的動作更快,只是在地上輕輕一蹬,銀色的身軀便如火箭般直升而生,肘部的骨刺瞬間延長,從下而上,將僅剩的頭顱瞬間劈成兩半。

一縷十分微弱的綠煙從頭顱中飛出,混在巫力裏急速逃遁,但是張誠只是一伸手,龐大的鬼氣就從指間飛出,組成一張巨網,將這縷綠氣困在了裏面。

纏綿入骨:總裁追妻路 “吾乃大自在天之主,三相神之一,傷吾元神,必將遭受神罰!”

被困在黑網之中,綠煙不斷掙扎,發出一聲怒吼。

“長得跟個屁似的,還有臉裝逼!”張誠低哼一聲,右手猛地一握,黑網瞬間收緊,將那縷綠煙絞散,隨即消失不見。

“毀滅神的法身……就這麼破了?”

大巫神的笑容還沒徹底散去,就僵在了臉上,看着溼婆留在陽間唯一一縷意識被絞散,心中簡直驚濤海瀾。

張誠的身體實在是太恐怖了,只是一個剎那之間,就打出了幾十拳,相當於瞬間將法身擊破,而那條白龍不斷吞噬巫力,也減緩了法身的恢復,最終被打滅法身,擊碎意識。

雖然只是一縷意識,但那可是出自毀滅之神溼婆啊!

張誠這種舉動,已經不是褻瀆神靈,而是在屠神了!

大黑天教壓箱底的手段,在張誠面前卻根本不堪一擊,這種結果,讓大巫神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不過張誠卻沒有絲毫得意,反而微微搖頭,暗道:“終究還是差了一點。”

有白龍幫助,他原本想一鼓作氣,直接將法身轟殺成渣。

但是動手之後,他才發現以自己現在的能力,一秒之內連出幾十拳,已經是用盡了全力。

如果再強行繼續下去,即使是妖屍之身都可能會承受不住,最後只能留下一個頭顱,略微調整之後,纔再次出手。 “薇兒,這些事情我本不應該告訴你。你……還是自己去問一問陸少宸吧。我今天過來也是想要告訴你,無論任何情況下,只要你需要我,請給我聯繫。我會盡我所能的幫你。但是薇兒,請你不要記恨我,上一次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諒。”

他站起身來,跟蘇薇兒深深鞠了一躬。

“誒,慕行之,你幹什麼呢,瘋了吧。”

蘇薇兒立馬站了起來,被慕行之的舉動給驚嚇到了。

“從今天開始,你風成集團最大的依仗便就是我慕氏集團,有我在便又你風成集團,我不會讓你倒下,也不會讓你父親的公司從B市消失的。”

所以,陸少宸,你現在被陸家趕了出來,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麼去保護蘇薇兒。

他竭盡全力的保護蘇薇兒,纔會體現陸少宸是多麼的沒用。

只有那樣,才能讓蘇薇兒更早的認清陸少宸,更早的選擇離開那個沒用的男人。

“行之,謝謝你。”

蘇薇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有慕行之剛纔那一番話,她就覺得心滿意足。

“不必客氣,我們是朋友。永遠都是。”

慕行之說完,戴上了帽子和眼鏡,“我知道你現在是特殊時期,所以不敢逗留太長時間。薇兒,我希望你幸福。”

“嗯,你也是。麻煩你了,請你以最快的速度幫我調查那兩個人,好嗎?”

她見到慕行之要走了,又不忘叮囑一句。

因爲現在蘇薇兒最爲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你也早點回去。“

他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一次的慕行之跟之前一樣,那樣的風輕雲淡,那樣的文質彬彬。

讓她感覺一切都好似回到了以前,終於讓她覺得慕行之正常了。

她懸着的心也就落了下來。

在咖啡廳裏坐了一會兒,起身離開。

誰知道剛剛走到了咖啡廳門口,冤家路窄的遇到了一個人……方雪嫣!

“呵呵,真是巧了。”

蘇薇兒有些無奈,但更多的是對方雪嫣的厭惡。

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

“不巧!”

方雪嫣擋在她的面前,“我就是過來找你的。”

“找我?”

她突然的話語讓蘇薇兒有些意外,不明白方雪嫣這個時候過來找她是什麼意思?

她們之間除了仇恨便什麼也沒有了,突然找她必然是有目的的。

“說吧,你想幹什麼?”

蘇薇兒開門見山,不想多說廢話浪費時間。

“我想幹什麼?你心裏不應該很清楚嗎?”

方雪嫣神祕一笑,“我想跟你聊聊。”

跟她聊天?

“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聊的。”

蘇薇兒着實不想跟蘇薇兒繼續聊下去。

充滿危機感的女人,離得越遠遠好,她纔不會傻兮兮的湊到方雪嫣跟前,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她絕對不會覺得自己命長。

“蘇薇兒,你現在就這麼慫嗎?”

她雙手環胸,站在蘇薇兒的面前,鄙視與不屑的眼神打量着她,“你不是很囂張,很自以爲是嗎,怎麼現在這麼慫了?”

忽然,方雪嫣挑了挑眉,眼底閃過些許星芒,恍然大悟的模樣,“哦,我知道了。陸少宸現在被踢出了陸家,你無依無靠,所以膽量也小了?不過也是,你說說你,陸少宸現在自身難保,誰還能保住你?我聽說陸家人現在處心積慮的想要弄死你。所以,你真的害怕了?”

昨天發生的事情,似乎所有人在一夕之間都已經知道了。

自然知道了陸家人對蘇薇兒的心思,所以方雪嫣纔會刻意過來找她。

蘇薇兒笑了。

她眼眸微眯,“激將法?很好,供你成功了。”

是的,不得不說方雪嫣對她用的激將法真的很成功。

“好,既然敢來,就跟我過來。”

蘇薇兒跟着方雪嫣一起上了車。

前排司機開車,她跟方雪嫣坐在後排。 溼婆法身一破,大巫神最大的依仗也隨之消散。

看着張誠一步步走近,大巫神全身巨顫,宛如看到死神來臨。

此時大巫神,哪還有時間多想,一邊轉身往總教裏逃,一邊不斷施展巫法,五道血芒,瞬間從總教裏飛出,擋在了張誠身前。

這五道血芒,是五件形狀各異的巫器,每一件都有莫大的威能,平時作爲鎮教之寶,供奉在神堂之上。

“這些巫器,威力跟九段光的法器也不相上下,一下居然出現五件,不愧是統御一國的大教。”

張誠眼睛微眯,暗暗點頭。

能夠自行禦敵,這就是九段光法器的特徵,雖然還沒生出器靈,但是五件同出,威力也不可小覷。

“張誠,這些巫器是我大黑天教歷代大巫神留下的重寶!你如果就此退去,之前的仇怨一筆勾銷,我大黑天教從此之後,再不踏足華夏半步!如果你還不收手,那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

雖然嘴裏叫囂,但是大巫神的速度卻絲毫不減,仍然朝着大門方向狂奔。

“出手無情?你也配!”張誠大笑一聲,腳下一蹬,急追而去。

見張誠沒有收手的打算,大巫神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連忙操控五件巫器一同阻攔。

一件件閃耀着血光,氣息澎湃的巫器,在總教之前撐起一個巨大的領域,耀眼的血光映紅了半個新德理,引起一片片驚呼之聲。

“東西再好,也要看是誰用,就憑你,也敢讓我收手!”

張誠眼中滿是輕蔑之色,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一頭撞進了血色領域之中。

“可惡!”面對張誠輕蔑至極的態度,大巫神羞怒到了極點,將體內巫力催動到極致,操控五件巫器不斷變幻位置,形成一個玄妙的陣法。

“你以爲只有你們華夏纔有陣法嗎!我們大黑天教一樣也有!去死吧!”

大巫神放聲怒吼,五道凝聚到極致的血光從巫器上飛出,瞬間連接在一起,組成一個五芒星圖案,將張誠困在中間。

“轟轟轟!”

“嘭嘭嘭!”

無數攻擊同時從巫器上放出,極寒的冰風、有炙熱的火焰、綠色的毒障、墨黑的怨氣、還有色彩斑斕的蠱毒,瞬間匯聚在中心,將張誠的身影淹沒其中。

霎那之間,陣法裏就宛如人間煉獄,五件相當於九段光法器的巫器同時催動,威能之大,簡直是撼天動地。

見到這般壯觀的景象,印國高層也是神情大振。

如此威勢,哪怕是真神也難逃一劫,更別提區區一個華夏怪物了!

“轟轟轟!”

無數的黑煙毒瘴烈焰冰風猛烈轟擊,混亂一片,而張誠卻始終沒有出現。

“我們……贏了?”

“那怪物終於死了!”

“贏了!贏了!”

新德理市,無數大黑天教的信徒都屏住了呼吸,直到十幾秒過去,才終於忍不住放聲高呼,滿臉狂喜。

國會大樓內,一幫政府官員也是喜極而泣,心裏滿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一隻站在監控器前的拉姆總統雙腿一軟,癱坐在沙發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同時心中又略微有些失望。

如此變態的華夏怪物,居然也不是大黑天教的對手,難道我印國真要被宗教一直掌控下去嗎?

“不愧是真神的代言人,連數萬大軍都攔不住的張誠,最後也要死在大巫神手下!”

“那是當然,別說一隻華夏怪物了,就算是華夏修煉者齊出,也不可能是我大黑天教的對手!”

總教之中,一幫軍方高層滿臉笑容,不停誇讚。

影帝重回十八歲 三位首巫也挺直了腰桿,露出得意之色。

然而……還沒等這些人高興多久,一道悠長的龍吟突然響起,之前盤旋半空的白龍,突然猛衝而下,撞向法陣。

而在距離總教數百米之外,也猛地響起一陣轟鳴,一個擁有九顆蛇頭的怪物突然拔地而起,撞碎街道兩邊的大樓,發出九聲怒吼。

無數碎磚泥石還沒落地,就被九顆巨大的蛇頭吸入口中,隨即化爲九道綠水,狂涌而來。

“不好!忘記張誠還有幫手了!”

所有人只來得及驚呼一聲,就見白龍和綠水同時擊在了陣法之上。

在大巫神震撼的目光中,五芒星的血芒只堅持了一瞬,隨即就黯淡下去,接着就被綠水攻破,五件巫器在綠水之中,很快就開始軟化,眨眼時間就被腐蝕一空。

混亂的氣流消散,張誠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原地,鱗甲覆蓋的身軀居然絲毫無損。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大黑天教的信徒更是如同從天堂掉到地獄,徹底陷入深深的絕望。

鎮教之寶齊出都不能殺死張誠,還有什麼手段能夠奈何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