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處理?扔出去啊。” “你敢,我可是傲天地產的董事長,元昊,你們敢動我?”

葉塵笑了笑“管你傲天傲地的,這是傾城。”

“哎,兄弟,我不是來鬧事的,我是來找人的。”元昊突然想到,今天忘了帶跟班兒了,自己也是寡不敵衆啊,好像不該這麼橫的,話就軟了下來。

“找人?找人你打人幹嘛啊?”旁邊一個接待在旁邊就喊了出來,被元昊瞪了一眼,頓時不敢說話了。

剛纔元昊進來,在接待臺就說自己找陶然,但並沒預約,元昊竟然直接打了前臺的接待一巴掌,說讓她找陶然下來,保安看這元昊要鬧事,這才控制住他,讓小李叫葉塵回來定大局。

“我不管那麼多,剛纔誰被打了?”葉塵也在傾城待了十來天,他人緣好,早就跟公司的打成了一片,見自己朋友被欺負,葉塵的確怒了。

“塵哥,是小美,你看,臉都腫了。”剛纔說話那個接待跟葉塵說了誰被打了。

“來,小美。”葉塵把小美叫過來,“剛纔他打你幾下,十倍,打回去。”


“塵哥,不好吧。”

“我說,打,他敢動試試。”葉塵面色嚴肅,眼神有些冷,盯着元昊竟讓元昊後背生出一層冷汗。

小美一巴掌過來,元昊下意識就想躲,但突然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那威脅就來自盯着他的葉塵,愣是沒敢躲,硬捱了十個嘴巴子。

這個樑子是解不開了,元昊下定決心,一定吧葉塵弄死,就算請殺手,也要把這貨弄死。

五樓,李健看着下面,這個葉塵惹上元昊這個煞星,估計也沒幾天好活了,心裏暗暗笑笑,幾次壞我好事,報應啊。

元昊眼中無盡的屈辱,,此時居然不再畏懼葉塵,與他對視,殺機畢現。

自己在道上混這麼些年,又有誰敢打自己,就算他秦海山也得客客氣氣的,沒想到今天被他傾城國際的保安和接待教訓了,心裏這口氣怎麼可能眼下。

自己這面子是掉到了地上,還被人踩了好幾腳。

“媚兒,下面什麼情況?”十九樓的凌妃煙自然是看不見下面的情況,所以出言詢問蘇媚兒。

“據剛纔的監控說,元昊又來找陶然了,好像和前臺發生了爭執,把接待給打了。”

“之後保安部的值守就去大門把葉塵叫回來了,以葉塵的脾氣,現在估計正教訓元昊呢吧。”

“這元昊也是欺人太甚,竟然還打我傾城國際的人,正好讓葉塵教訓教訓,有個哥哥就可以來這撒野了?”凌妃煙倒是覺得葉塵做的對,自己人被打了,忍着?那跟着這樣的老闆,也沒什麼希望了。

“凌總,監控又來了消息,說是葉塵讓那個被打那個接待,給了元昊十個耳光。”蘇媚兒隱隱有些擔憂“這,不太好吧。”

“葉塵,我倒不擔心,連元昊都解決不了,那對付趙家銘就更別提了,倒是那個接待,只是怕已經被元昊給記恨上了。”凌妃煙緩緩點頭,也認同蘇媚兒的擔憂。

“看來葉塵是真上火了,要不也不能這麼衝動,卷一個無辜的人進來,但願葉塵能解決好吧。”凌妃煙嘆了口氣,這是葉塵第一次處理這種事,希望別出什麼岔子。

“凌總,要不,我下去看看?”

“算了吧,讓他解決吧。”凌妃煙搖了搖頭,她也瞭解了葉塵一點,他不喜歡別人插手他的事。

而且一個元昊,還是在自己控制範圍內的,實在不行,再由自己出面就好。

蘇媚兒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心裏有些擔心葉塵。

叮!

一樓的電梯門開了,正好在十個巴掌打完的時候,所以人們不由得把目光移了過去。

一雙纖細的腿閃着點點晶瑩,腳下一雙紅色的高跟鞋,火熱,性感,黑色包臀裙白色襯衣勾勒出她玲瓏的身材,一頭栗色的大*波浪剛剛過肩,一身裝束簡潔大方,卻不失嫵媚,時尚。天鵝般的頸,高*挺,白*皙,羊脂玉一樣的臉上,五官精緻立體,絕對的女神級別。

產品部經理,陶然。

不僅人漂亮,她更是海外柏二木藝術大學畢業的頂級設計師。


知道元昊這個牛皮糖又來了,陶然收拾了手頭工作就下來了,沒想到一下來就看到這一幕,從來沒見過元昊這麼狼狽,臉微微凸*起,竟然被打腫了。

噗嗤!

陶然一下笑了出來,霎時風情萬種,竟讓人看癡了。

元昊心裏更是怒火中燒,自己何時出過這樣的醜,要不是這個小保安,自己也不至於憋火打了這個前臺接待,更不會後面被打腫臉,這一切都是這個小保安,老子弄死他。

“呦,元總,您找我啊。”陶然捂着嘴笑道。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縱然現在陶然再好看,元昊都沒了心情“還有你,夜路黑。”盯着葉塵咬牙切齒。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葉塵。”葉塵攤了攤手。

“好,好的很。”元昊推開保安,可謂是落荒而逃。

元昊只恨自己不知抽的什麼風,居然沒帶人一起來,再陶然面前出這麼大個醜,還被人教訓了,這一切罪魁禍首都是那個葉塵,不行,得找人弄死他。

“喂,林豹嗎?我,元昊。”


“昊哥,有什麼事您吩咐,都給您辦妥當了。”

雖說林豹年紀比元昊大不少,但畢竟元昊坐擁傲天地產,更是有個副廳長哥哥,他林豹一個混黑*道的,不服也不行。

“給我找幾個招子亮點的,辦個人。”

“您說。”


“葉塵,傾城國際,保安。”

在一聽到葉塵的時候林豹也是一愣,不會那麼巧吧,是半個月跟自己交鋒那個人嗎?後面傾城國際保安,林豹也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就算那小子不送外賣,也不會進了傾城國際,他跟樑菁菁那個關係,要保安也是夢幻酒吧啊。

“昊哥,怎麼辦他,您吩咐。”

“我要他的命。”

林豹有些爲難,畢竟這人命也不是那麼好處理的“這恐怕,有些……”

“好處少不了你的,白道我幫你壓下去。”

林豹見元昊鐵了心要辦了這個葉塵,自己也就不多說什麼,又不是自己動手,辦個事還得給點茶葉錢呢,何況辦個人呢。

“那我這就明天,等您吩咐。”

“不用,越快越好。”說完元昊就吧電話撂了。

“媽的,還真特麼的以爲勞資怕了他,仗着自己有個哥,哼,忘了自己怎麼起家的了。”林豹顯然是對元昊的態度很不滿意。

但無可奈何,他林豹再被人瞧不起,也只能受着,誰讓他不如人家呢。

社會嘛,不會低頭又怎麼會學擡頭呢?

“豹哥。”

“師爺,事情怎麼樣了?”

“一切順利,劉龍已經被我們綁住了,現在就是這個吳極搖擺不定,是個變數。”

亞玄寧,一身黑色西裝,很難跟師爺和他的名字結合在一起。

“剛纔元昊來電話了。讓我幫他辦個人,你怎麼看。”

“可以一賭。”

“和我想到一塊了。”

“要是能有元傲支持,鹽幫想必是十拿九穩了。”

“不過他要的動靜可不小。”

“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豹哥,如今你都把命押上了,倒不如再爭一分勝算。”

“我視師爺爲知己,我有師爺,大局已定,大事可成。”

兩人相視一笑,彷彿整個鹽幫,已經是林豹的囊中之物了。 “能爲豹哥效勞,也是玄寧的榮幸啊。”亞玄寧眼珠滴溜溜轉,也不知道到底想的是什麼。

鹽幫的事一環套一環,樑楚山想 一舉平了林豹幾人,而林豹也是覬覦整個鹽幫,互相算計,究竟誰更勝一籌呢?

可能,關鍵還是在那個苗疆之人身上。

話說回來,元昊離開了傾城國際,人羣自然也散了,葉塵剛想回去大門,卻被陶然叫住。

別說就這個嫵媚勁,就稱得上是人間尤物。

“你就是新來的那個保安葉塵?聽說了你的事,不過對上元昊,你要小心咯。”

葉塵心裏對這個女人的評價倒是高了幾分。

“嘿嘿,就不勞姐姐操心了。”

“呦,嘴還挺甜,行了你也算替我打發了這個蒼蠅了,我也該跟你說聲謝謝,不過不要以爲這就能引起我的注意哦。”說完還給葉塵拋了個媚眼,踩着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

倒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葉塵搖頭一笑,也沒放在心上,就往門口走去。

五樓的李健冷冷一笑,哼哼,葉塵的好日子也到頭了,惹上元昊,那傢伙還不一定使什麼手段,這葉塵估計這條命,懸了。不過也是有些不甘,自己自認不必葉塵差,也去嘗試過勾搭一下陶然,但陶然全然不把他放在眼裏,而今天她對一個保安笑,李健也是妒火中燒。見葉塵被元昊記恨上,更是心裏一陣舒坦。

葉塵在回門衛室的路上就給秦海山去了電話“找人保護一下傾城國際的一個接待小女孩,小美,這可能是個突破點,扳倒元昊,這可能是個突破點。”

“明白。”

想了想也沒什麼事了,葉塵就掛了電話,接着看門。

他也不明白,爲啥凌妃煙就讓自己看個大門?自家看大門的這麼厲害很有成就感?自己難道不是格鬥教員嗎?

想了想,一個星期之前。

倆人在家裏,突然凌妃煙跟葉塵說,讓他看大門,葉塵肯定不幹啊,堂堂冥王給你看大門?但很快葉塵還是妥協了。

“一個月給你加五百。”

“至少兩千。”

“最多一千五。”

“各退一步,一千七百五。”

“成交。”

說完倆人都笑了,現在連五十塊錢的零頭都能爭一爭,二人也不像一開始那樣都看不順眼了,起碼在一起能開個玩笑,互相也有了一定的瞭解。

思緒又回到現在,讓我看門?難道是等趙家人來了,讓自己先接觸一下?好先有個準備?還是知道自己私事不少,給自己點空閒時間?

其實凌妃煙也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葉塵要是真的捯飭捯飭倒有點那種陽剛的帥氣,只是不想讓他一直在公司大樓裏禍禍公司的女孩,給他扔外面,起碼好多人能安全不少,起碼她是這麼想的。

葉塵也不再想了,好好看自己的大門就好了,女人心海底針,說不定人家就是圖高興呢。

叮!

葉塵拿出手機,有條短信。

“神聖騎士前往臨江,一切小心,不日到達。”

葉塵臉一下就苦了下來,並不是怕什麼神聖騎士,而是這個不日到達,是追魂問紫璇,要來了。

這神聖騎士,聽着名字還可以,倒是人模狗樣,但其實這是一個殺手組織,在國際的黑榜勢力能排到前二十,也是前二十里面唯二的一個知名度極高的機構,畢竟黑*幫勢力一般都是做一些見不得光的生意,當然除了他們還有一個排名更高的黑榜勢力,黑水國際,人家好歹是正面打打仗,但你特麼一搞暗殺的這麼招搖,葉塵也搞不懂那個神聖騎士的麥克德雷西怎麼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