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這一刻,左冷與狄勳的臉色,驟然一變。

發生了什麼?

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幕。

“無極陣圖”那強大的威勢,眼看見要將所有的神靈盡數撕毀,但在這一刻,竟然被金光所抵擋住。

人羣之中,似是有人看出了什麼,驚呼一聲:“是‘鬥姆元君像’……”

“鬥姆元君像?”

原本絕望的人,發出了驚喜的狂呼。

是的,那金光,正是“鬥姆元君像”發散出來的威能,前兩日在盧羅金頂大顯威靈的法器,今時今日,再度出現。

這一刻,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是什麼人來了。

李長生。

除了李長生,沒有人能駕馭得了“鬥姆元君像”這樣強大的法器。

即便是強如不死神師這樣的人物,也無法完全將“鬥姆元君像”的威能發揮出來。

一時之間,前日所發生的一切,在衆人腦海之中一閃而過。

“有救了……天婆門有救了……”

人羣發出了驚叫聲,許多人破涕而笑,似是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來。

滿眼悽殤的天婆門門主,此時也心中一動,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是李長生……李長生……”

衆神紛紛脫口而出,這一刻,人們的眼睛之中,似是希望的火苗再次被點燃。

“無極陣圖”的威勢縱然龐大,但此時此刻,卻是被“鬥姆元君像”牢牢地剋制住一般,兩件無上法器,相互抗衡,在天際之上。

遙遠處,只見李長生御空而來,一襲白衣,風塵不染,仙風道骨,眸子深邃如海洋一般。

這一刻,在衆人眼中,他恍如真神一般,似是有無限聖光,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住。

湛寂聖者的眼中,帶着光芒,看着遙遠處到來的這個人,口中喃喃說道:“來了……你終於來了……” “李長生?”

左冷與狄勳,咬牙切齒,如見大敵一般。

兩人大概怎麼樣也想不到,他們未去找李長生,李長生倒是自己找上門來了。

“無極陣圖”這件法器,威力巨大,依仗着這件法器,要想將天婆門滅教,完全不是什麼問題。

但現如今,“鬥姆元君像”也出現了,而且還以無匹之勢,將“無極陣圖”壓制住,如此一來,等於失去了一件大殺器。

李長生髮出驚世之威,冷冷一笑,說道:“你們就是傳說中的散仙?”

看着眼前兩人,那強大的威能,鋪天蓋地灑落,確實非同凡響。

李長生已有千年未曾遇見過散仙,今日見到這兩人,心中也暗暗有些吃驚。

“李長生……此事與你無關,你莫要多管閒事……”左冷應聲說道。

他的眸子之中,似是閃着毀滅天地的光,這一刻,看向李長生,凌厲肅殺之意,蔓延開來。

“噢?”李長生說道:“你們在此大殺四方,草菅人命……給我遇上了,我自然是要管……”

左冷冷“哼”一聲,目光之中,流露出蔑視之意,說道:“李長生,別人興許不知道你,我們兩人,對你的身份,可是心知肚明。”

李長生淡淡笑道:“你說說看。”

左冷震聲說道:“我原本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還在考慮要不要對你下手,但你今日……若是想要插手此事,那麼……別怪我們不客氣……天道之下,即便是真仙,也無法下凡,我們即便動手殺了你,也一樣無人能救你。”

“何需別人來救我。”李長生悠悠地說道:“我可自救……”

一股無匹的自信,從他的身上流露出來。

“好……好……”狄勳邁步而出,一身鋒芒畢露,恨恨說道:“你當真以爲,你能有與我們一戰之力?這羣螻蟻……與你何干?你已是可成仙之人,妄自逗留人世千年,已是大錯特錯,今日……還妄想憑藉一己之力,與我們抗衡不成?”

說話之間,他的氣勢再次暴漲,令衆人驚顫。

兩人即便沒了“無極陣圖”在手,但一身無匹的戰力,也非人力所能抵擋。

李長生沉聲說道:“你們若有‘無極陣圖’在手,我能否與你們一戰,尚且還在未知之數,但如今……”

說到這裏,李長生冷笑一聲,眼裏同樣露出蔑視之意,看着兩人,說道:“在我眼裏……你們菜如死狗……”

“你說什麼?”

兩個人同時震怒,聽到這話,氣得都要直跺腳。

他們身爲兩世散仙,縱橫人世之間,一身戰力,無人能敵,何時有人敢與他們說這樣的話?

那些跪倒在地上的衆生,包括這些所謂的南洋神靈,在他們眼裏,也只是螻蟻罷了,生死皆在他們一念之間。

但如今,李長生卻說他們如死狗一般,這簡直就是對他們的侮辱。

“我今日殺你,讓你知道得罪散仙的下場……莫要說我們不給李耳面子……”

左冷怒喝一聲,巨大的聲威同時震徹天地而起。

一時之間,璀璨耀眼的光華,似是從四方大地之下,飛躍而上,直震得似是地獄深淵之中,羣鬼哭嚎。

李長生面色一冷,厲聲說道:“就憑你們?不配提老君名諱……”

話一說出,他周身氣勢徒然上升,身體的周圍,也似是有成百上千道神光,直衝天際,剎那之間,似是與雲海相連。

無數神光,似是撐天神柱一般,絢爛無比,貫穿九霄雲端,天地顫慄。

渾渾殺意,借狂風而來。

無盡的光華,在天際之中閃爍,分不清敵我雙方。

衆人一片驚呼,衆神驚駭萬分。

李長生的能力,自然是不用多說,能斬不死神師之人,又豈是平凡之輩?

但今日兩名散仙的威勢,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衆神即便聯手,也不足以撼動兩名散仙的威勢,那種可怕,讓人從心底深處感覺到顫慄。

如今,李長生想要以一人之力,對抗兩名散仙,這……這又怎麼可能做到?

即便剛纔看到李長生出現之時,所有人的心裏,都涌現了一份希望,但經過仔細思索之後,幾乎所有人,都對這一場大戰心懷疑慮。

“殺……”

無盡之中,傳出一聲吶喊,分不清是從何人口中喊出。

“破天決”

只看見狄勳整個人拳勢打出,虛空陣陣裂開,巨大的威勢,橫掃千里,帶着凌厲的殺意,縱橫肆意。

左冷幾乎同時出手,巨大的威能應勢而出,只看見彷彿從地獄之中,再次涌現一片血海,帶着滾滾邪煞之力,朝李長生迎面而來。

兩名散仙攻勢兇猛,一擊之下,便抱着必殺李長生之心,絲毫沒有任何忌憚。

李長生一步一天威,面色嚴厲,絲毫沒有任何退卻之意,揚手一揮。

青光掠空而起,彙集四面八方的能量,瞬間化作巨大的金色光掌,帶着騰騰之勢,迎上左冷和狄勳。

“轟隆”一聲。

狄勳拳勢未到,已被“天師大手印”化去。

那無盡血海,仿若撐起一片天,眼看就要將李長生吞噬。

巨大的法印,從李長生的身體之中顫動而出,一時之間,橫掃四面八方。

衆人紛紛驚住,目瞪口呆。

這一次,連衆神也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無上法印”的光華接連而出,直轟擊在血海之上,短短眨眼之間,便已經打出數十次,威能越來越大,震怖千里。

瘋狂的攻勢,接連而來,即便強如血海這樣的術法神通,也完全招架不住這樣猛烈的攻勢。

只聽得一聲巨響。

漫天鮮血飄灑而開。

巨大的血海,在這一刻,猛然爆裂開來,隨風飄落。

若非親眼見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李長生所打出的力量,強大到讓人窒息。

血海的威力,衆神心有餘悸。

區區一個血海,即便是天婆門門主,也完全招架不住。

但接連打出的“無上法印”,通過力量的重疊,成爲了最強勢的殺招,瞬間便將血海化作烏有。

左冷與狄勳,臉色微微一變,似是也驚住了。

道門三十六神技,還能這麼玩,這還是第一次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李長生帶着無匹的殺意,邁步朝着他們走來,無邊無際的威壓,連在一起,形成了絕世殺機…… 面對如此威勢,即便是神魔都要顫慄。

兩名散仙微微驚詫之後,反倒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有點意思……”

“看來殺不死神師之時,你有所保留。”

兩人開聲說着,漫天狂風席捲而來,巨大的威能再次展現出來。

狄勳大喝一聲,眸子之中射出電芒,逆天而上,一往無前,滾滾拳勢再次出手。

這一次,他似是用盡全力一般。

爆裂而出的力量,肆虐衆生大地,呼嘯而來,直朝李長生殺去。

李長生仗劍而起,銀白色短劍揮斬而出,一道銀光震天而落,長達數十丈,帶動雲海之勢,迎向狄勳。

“轟隆”一聲。

只見狄勳瞬間衝破銀光,拳勢的力量也被李長生化去。

左冷迎身而上,袖子一揮,如有乾坤在其中,磅礴的氣勢攜皓月之輝而出,激盪萬里,數千神芒直朝李長生殺來。

三人激戰,直打似是蒼穹都要碎裂一般。

衆人看在眼裏,心潮澎湃,如身處夢境一般,不敢置信。

在這一刻,衆神靈才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如此恐怖的大戰,以他們的力量,若是身處其中,只怕是任何一道殺機,都足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天婆門門主整個人眉頭微微一皺,感受到那無匹的氣勢,一時之間,怔在那裏。

左冷整個人攜天地之威朝着李長生打出,此時此刻,他整個人,哪裏還有一點散仙的模樣,分明就像是一個惡魔一般,無盡滔天的熱浪席捲而來,陣陣波紋盪漾而去,如被金邊鑲刻,那攻勢,換做是尋常之人,早就化成血水,根本抵擋不得。

李長生面色冰冷,手中銀白色短劍迎空劃去。

閃爍着的劍光,顫動天地,從四面八方飛射而來,凌厲的殺機凝聚,似鋼鐵般頑強,鋒芒畢露。

左冷臉色再次一變,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一驚,連忙撤去攻勢,向後飛退。

李長生目光緊緊盯着他,持劍迎上,像是勢必要斬他一般。

衆人看到強如左冷這樣的散仙,竟然也有膽怯之時,竟都感到有些意外。

剛纔左冷橫掃衆神之時,睥睨天下,絲毫沒有任何退縮,如今面對李長生的銀白色短劍的攻勢,竟然會感到心驚。

在衆神眼中,自然是不清楚其中虛實,但作爲左冷來說,心中卻是再清楚不過。

李長生手中的銀白色短劍,豈是凡物?乃是李耳所賜的斬仙劍,能斬一切鬼神妖孽,雖然不像其他法器那般,能夠擁有強大的殺勢,但若是被此劍所傷,短時間之內傷勢根本無法迅速復原,自身實力必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左冷咬牙大吼一聲,手臂一揚,朝着天際之上的“無極陣圖”發出召喚。

“無極陣圖”強烈震動起來,漫天的威勢鋪灑而下,銀白色光華飛涌,不斷震動着,想要掙脫“鬥姆元君像”的束縛,衝出去。

李長生似是也感應到,冷聲一笑,說道:“沒了‘無極陣圖’,我看你能如何?”

左冷聽罷,氣得直咬牙,朝着天際之上的“無極陣圖”看了一眼。

只見他沉聲說道:“沒了‘無極陣圖,我一樣能殺你……”

話音落下,他的身形,竟然在這一刻,也暴漲而起。

衆人見狀,一片驚呼。

不到片刻之間,左冷的身形,似是拔高了兩丈,立於天際之上,恍如巨人一般,威猛的氣勢顯得更加駭人。

他翻手一拍,掌勢打出,漫天凌厲的殺意,直朝李長生而去,像是想要將李長生一掌拍成爛泥一樣。

“咣噹”

銀白色短劍肆意一揮,格擋住左冷的掌勢。

另一頭,狄勳已經打來,他整個人的殺勢兇猛,拳勢一出,如可震碎星河一般。

“破天決”發出,無數的拳硬層層疊疊而來,將李長生整個人團團圍住。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只感覺心中一驚。

此時李長生被左冷與狄勳左右圍攻,似是已經被困住,只要一個不小心,恐怕就要被兩人所傷。

一股強大的力量,透過狄勳的拳勢發出,如雷電一般閃現,朝着李長生擊來。

殺……

狄勳面色威嚴,只當自己如此強力一擊,必定能傷到李長生。

只看見翻滾而出的力量,像是利刃一般,橫掃而至。

李長生衣衫一動,整個人似是虛影一樣,輕輕一晃,天際之上,衆人只看得眼前一花,都還沒完全看清楚。

李長生整個人一下子就擺脫了左冷與狄勳的圍攻,漫天劍勢再次祭起。

一時之間,成百上千道劍光,在蒼穹之上浮現,如同刺破雲海九天一般,似是天外飛劍,直衝而下。

左冷大喝一聲,從他的嘴裏,吐出兩道光芒,氣勢如虹,直朝無數飛劍而去。

“咣噹咣噹”

一陣亂響,直震得像乾坤都要坍塌一般。

衆人紛紛吃了一驚。

什麼情況,這便是散仙?

從嘴裏都能吐出無盡的殺勢,簡直可怕。

一股強大的威勢頓時落下,冠絕千里。

李長生以一人之力,對抗兩名散仙,一番激戰下來,竟然呈五五之勢,不分勝負。

衆生心中禱告,只盼着李長生能擊殺兩名散仙,解天婆門之困。

但對於李長生來說,兩名散仙,天劫三道都已經經歷過兩次,自身的力量,本就已經非同小可,身軀更是堅硬無比,即便是肉體凡胎,也超乎了人們的想象。

拳勢在狄勳手中打出,剎那之間,幻化出來的山川河流、巍峨青山之中,似是傳出一聲嘆息,蒼老而久遠。

衆人心神一顫,仿若都被這聲嘆息所震駭住,體內的三魂七魄都像是要裂開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