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來了?不是讓你休息嗎?”謝柔惠一臉擔憂的說道,“我也跟母親說了,母親同意了,不會怪你的。”

“沒事。”謝柔嘉笑嘻嘻說道,“大夫說了,越休息好的越慢,繼續跳舞的話反而很快就不疼了。”

這樣嗎?四周的女孩子們都投過好奇的視線,還有人忍不住問出來。

“是啊,大夫這樣說的。”謝柔嘉認真說道。

“那,要注意些什麼嗎?”有女孩子又問道。

“說跟日常一樣就可以,不用刻意多練也不用畏懼少練。”謝柔嘉笑道,“大夫還給了一些藥,可以用來泡澡,說能緩解痠疼,等下了學你們讓丫頭們來我這裏拿吧。”

從搬新居謝大夫人的態度大家都可以看出謝柔嘉受到的恩寵,特意爲謝柔嘉開的藥草,必定是名貴又極其管用的。

而且難得這個脾氣不好的二小姐竟然如此大方,小姑娘們頓時都高興起來,更多的人圍了過來,才站穩的謝柔淑差點被人擠倒。

“幹什麼啊!”她氣的喊道,看着那些人圍着謝柔嘉詢問甚至還有人道謝。

還給她道謝!

以前主動跟她說話就是對她不錯了!

這些眼皮淺的傢伙們!犯得着討好她嗎?就算是想要藥草,給謝柔惠說一聲不就好了!她謝柔嘉算什麼東西啊!

謝柔淑氣的再次跺腳,謝瑤和謝柔清則對視一眼,看着被小姑娘們不自覺擠到的站開的謝柔惠。

“惠惠,我們開始練習吧。”謝瑤笑着招手說道,“反正我們用不着藥草。”

謝柔惠微微一笑,垂下視線越過這些姐妹們走開了。(我的小說《誅砂》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啓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衆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衆號“qdread”並加關注,給《誅砂》更多支持!

舞蹈課結束,屋子裏的姑娘們在地上東倒西歪叫苦連天。

“看起來這麼美的舞,學起來竟然這麼的痛苦啊。”

“我現在真是懷念那老學究。”

“不學也可以啊。”謝柔淑說道。

這話一出,便引的其他女孩子們翻白眼。

抱怨歸抱怨,打臉就過分了。

“雖然苦,可是不白苦啊。”有人接過話說道,“苦是爲了自己,學到手了就是自己的,先苦後甜嘛。”

這話說的就合適了,大家扭頭看去,見一個女孩子站在一旁,正彎腰繼續練習着動作,燒着地龍的屋子裏暖意濃濃,她薄薄的衣衫貼在身上,額頭上汗水密密一層。

大家都休息的時候還不休息,這麼用功自律,當然是謝柔惠了。

謝柔淑立刻不說話,其他的女孩子們則紛紛笑着點頭,還有幾個站起來跟着她一起練習。

“惠惠說的對。”她們說道,“辛苦都是爲了自己,不該抱怨。”

謝柔嘉嘻嘻笑了沒有說話。

“好了,嘉嘉,今天就到這裏吧,該回去了,也不能急於求成。”

有同樣的聲音說道。

女孩子們一愣忙扭頭看去,便看到另一邊一個坐在地上的一模一樣的女孩子,謝瑤陪坐在她的身邊。

認錯了!

女孩子們頓時有些訕訕。

怎麼會犯這種錯誤呢,她們以前分不清的時候可不會提着名字喊。

“好。”謝柔嘉說道,停下練習,跑到謝柔惠身邊。

謝柔惠站起來含笑給她擦了擦汗。

“你的腿還疼呢,小心點。”她說道。

謝柔嘉笑着點點頭,姐姐最關心她了。

姐妹二人換了衣衫,攜手走出學堂。

“明日休息,你們要做什麼?”謝瑤在後問道,“去釣魚還是來我家打牌?”

“我要在家睡一天。”謝柔淑說道,一面揉着自己的肩。

“打牌吧。”謝柔惠說道,搖了搖頭謝柔嘉的手,“可以歪着坐着,也不累。”

謝柔嘉點點頭。

“對對,打牌好,輸了還能受罰。”她眉飛色舞說道。

謝柔淑嗤了聲。

“還沒說請你呢。”她嘀咕道。

謝柔清瞪她一眼,謝柔淑不敢再說話,自從被謝柔清打了一次後就更怕她了。

夜色濛濛的時候,謝柔惠從母親的書房離開,她一人獨居的院子裏丫頭們立刻忙碌起來。

“這是什麼?”謝柔惠看着浴池裏棕黑色的散發着濃濃藥味的水,皺眉問道。

“這是能緩解痠疼的藥草。”木葉含笑說道,“二小姐讓人送來的。”

謝柔惠笑容淡淡。

“可是,我不痠疼。”她說道。

屋子裏的丫頭愣了下。

“不管疼不疼,總是好的。”一個大丫頭笑道。

謝柔惠轉頭看着她。

“可是,我不喜歡這味道。”她說道,微微蹙着眉頭。

那丫頭愣了下。

“那換了換了。”木葉忽的說道,一面伸手攙扶謝柔惠,“小姐,您先再等一下。”

謝柔惠沒有說話轉身走出去了。

屋子裏的丫頭們還呆呆。

“還發什麼呆,快換了!”木葉低聲喝道。

丫頭們這才慌亂的忙碌起來。

“反正要等一會兒,不如去看看嘉嘉在做什麼。”走出來的謝柔惠想到什麼說道。

木葉笑着點頭,親自拿來披風。

“吃飯的時候,她還嚷着疼呢。”謝柔惠說道,繫上披風向外走去,“看看她現在好點了沒。”

四五個小丫頭提燈前後擁簇。

“二小姐也太嬌氣了。”木葉笑道。

“不嬌氣了。”謝柔惠笑道,“再喊疼也沒有缺課。”

“那就是爲了喊疼而疼了。”木葉笑道。

前後的丫頭們也都笑起來。

“二小姐還是那樣的調皮。”她們笑道。

說說笑笑彎彎繞繞很快來到謝柔嘉的院子。

看到謝柔惠,打開門的丫頭嚇了一跳,忙要通稟,被謝柔惠攔住。

“我自己進去吧。”她說道,“嘉嘉在做什麼?睡了嗎?”

“沒有,二小姐在練舞呢。”丫頭說道。

練舞?

謝柔惠腳步一頓。

屋子裏謝柔嘉手一鬆有些狼狽的翻滾了過去,坐在地上看着的江鈴哈哈大笑。

“小姐,跳好難看。”她笑道。

木香呸了她一聲。

“你懂什麼。”她說道。

謝柔嘉坐在地上也在笑。

“江鈴懂,先生說了,舞就是這樣,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就是一眼看到的感覺。”她說道,“我沒翻好,先生翻的可好看了。”

說到這裏她又嘀咕一句。

“這個原來就沒學好。”

“原來?小姐原來學過嗎?”江鈴問道。

夢裏自然學過,雖然母親沒讓她出席十三歲的三月三祭祀,但之前她還是學了很久,只是學了之後也沒用過。

那時候這個動作她就沒學好。

謝柔嘉搖搖頭,手撐地站起來。

“來,我再來一遍。”她說道。

謝柔惠從窗前收回視線。

“小姐…”木葉低聲說道。

大王有命 謝柔惠卻衝她擺擺手,轉身躡手躡腳的向外走去。

“別打擾她了,讓她好好練吧。”謝柔惠低聲含笑說道。

木葉應聲是,對院子裏的丫頭們做了個叮囑別出聲的眼神,又看了眼謝柔嘉的屋子,小姑娘舒展的身影投在窗上更顯得修長而柔美。

幾個動作做完,謝柔嘉躺在地上不動了。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這裏吧。”木香說道,“這比讀書還要辛苦呢。”

“能辛苦真好。”謝柔嘉躺在地上笑道。

江鈴笑着去攙扶她,外邊有丫頭進來。

“小姐,水英問今晚學游水不?”她問道。

游水啊….

謝柔嘉的身子僵了僵。

“今天太累了,要不明天吧。”她說道。

混跡江湖開客棧 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詢問別人意見,丫頭應聲是退了出去。

“藥草煮好了,快去泡一泡。”江鈴說道。

謝柔嘉點點頭高高興興的進屋子裏去了。

站在溫泉廊裏的水英看着走來的丫頭。

“水英啊你下去歇着吧,小姐今天不遊。”她說道。

水英看着那邊的屋子繃緊了臉。

……………

第二日謝柔淑早早的就來到了謝瑤家。

“今天怎麼換了丫頭了?”謝瑤笑道,看着謝柔淑身邊的面生的丫頭。

謝柔淑帶着幾分小得意。

昨日她回到家憋足了勁,挑了最擅長打牌的丫頭,到時候讓這丫頭站在後邊指點着,非要讓那謝柔嘉輸慘了不可。

“我母親新給我的。”她說道。

謝瑤笑了笑沒有再問,外邊丫頭進來說謝柔惠和謝柔清來了。

“謝柔嘉呢?”謝柔淑看着外邊,確認謝柔惠和謝柔清進來後沒人再進來。

謝柔惠一邊解下披風一面笑了笑。

“她不來了,去陪老夫人了。”她說道。

什麼?

“她怎麼這樣?沒說請她她說來,說要來又不來。”謝柔淑氣道,“她真是目中無人啊!”

謝瑤笑了,吩咐丫頭們擺桌子準備打牌。

“那又怎麼樣?”她說道。

還真不能把她怎麼樣!這真是讓人氣悶。

謝柔淑氣呼呼的坐下來,轉念又有些歡喜,反正不管怎麼樣,今天也能贏一把了。

“還有。”謝瑤擡手指了指正站到謝柔淑身後的丫頭,“你去幫忙搗些藥茶來。”

謝柔淑啊了聲。

“我哥哥新給我的,喝了皮膚特別好。”謝瑤卻已經不理會她了,對謝柔清和謝柔惠笑嘻嘻說道。

謝柔惠和謝柔清笑着點頭,見謝柔惠都點頭了,謝柔淑也不敢說什麼,只得讓那丫頭去了,自己蔫蔫的開始打牌。

而此時在謝老夫人屋子裏,謝柔嘉也正玩牌。

“祖母祖母放下放下。”她喊道,伸手抓着謝老夫人要收回的手。

“我看錯了,換一張不行啊。”謝老夫人說道。

“不行,不行。”謝老太爺說道,眯着眼看自己手裏的牌,“快放下,快放下。”

謝老夫人不情不願的放下來。

“我贏了我贏了。”謝老太爺喊道。

旁邊的丫頭們忙湊過去看他的牌,高興的附和。

謝老夫人嗤了聲將牌扔下。

“不就是幾個錢,瞧你那樣。”她說道。

“錢跟錢可不一樣。”謝老太爺笑道,指着丫頭們去數錢。

丫頭們笑成一片。

“你這丫頭,爲什麼不去跟你姐姐去西府那邊玩打牌去?”謝老夫人問道。

“她們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她們,我幹嘛要讓自己不高興啊。”謝柔嘉說道,整理着自己手裏的牌。

“說的好像我這裏多喜歡你似的。”謝老夫人哼聲說道。

謝柔嘉笑嘻嘻的沒理會,一面看手裏的牌,一面想到什麼。

“祖母,你可是輸了三次了。”她說道,扭頭看一旁的丫頭,“今天和明天老夫人的酒就停了。”

丫頭已經摸準了老夫人的脾氣,聞言也不看謝老夫人,笑着屈膝應聲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