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我好奇的問道.

“我有個學弟.也在這個學校唸書.處了個對象.這熊孩子也不會看人啊.找那對象處了不到一年.就跟一個體育系的男生好了.於是就提出跟我那學弟分手.

可尼瑪分就分唄.這年頭誰離開誰活不下去啊.可我那學弟處的女朋友.居然問我學弟要兩千元青春損失費.你說氣人不氣人.”小魚兒嗓音提高八度的說道.

“不給她不就完了.”令妃冷冷的丟出一句來.這也正是我要說的.

“我那學弟是師範系的.你也見過.就小個兒不高那男生.”小魚兒邊說邊比劃着.看令妃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後.這貨繼續說道:“你也知道.師範系的男生還算個男生啊.就差沒掐個蘭花指去女廁所了.這不讓人家給熊住了.正打算湊錢給那丫頭呢.”

“不給她.憑什麼啊.他體育系的多什麼.”令妃義憤填膺的說道.

“那熊孩子有那綱(方言:骨氣的意思)啊.”小魚兒無奈的說道.

就在令妃和小魚兒研究對策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的壞水兒一個勁兒的往上冒.那是摁都摁不住.於是我壞笑着對這倆妹子說道:“我有辦法.想聽嗎.”

待續 “什麼辦法說來聽聽”小魚兒好奇的問道

“我認爲非暴力缺大德才是解決這個事情最好的辦法”我壞笑着說道

小魚兒極其感興趣的問道:“缺大德哈哈好有趣的說法具體怎麼辦”

“不就是要兩千元錢嘛好說”我吐了口煙繼續說道:“錢可以給她但必須要她領着那個體育系的男生一起來估計問你學弟要錢的主意也是那個體育系的男人在背後出的損招兒

那咱就用兩千元好好損損這倆狗逼人找十個男生每人走過去給姑娘二百塊錢十個人正好兩千讓她新找的男朋友看看這丫頭是個什麼貨色我就不信他願意背口綠鍋”

我還沒說完這倆妹子都笑得受不了了“賈樹你太缺德了這種辦法你都想得出來我服了你了”小魚兒狂笑着對我說道令妃則不住的點頭隨後小魚兒撥通電話將我的辦法告訴給她的學弟從小魚兒的神色中就能感受得到那學弟有多happy

切看着眼前這倆妹子我驕傲的說道:“你哥我上大學期間掛過科、翹過課、談過戀愛(吹牛逼)、記過過、進過學生會、入過party、就差沒死過這點小事兒算什麼啊”

我話音剛落這倆妹子笑得更開心了我是真心不打算陪我媽跟王麗麗逛街作爲男人對那個真心沒興趣啊於是我選擇坐在這裏繼續逗着眼前這倆妹子“其實你們倆完全沒必要浪費錢點這麼多的菜

過小莊天橋有家火鍋店就在站前貌似叫草原香吧他家火鍋湯底和底料免費然後去他家吃

進去就問服務員湯底和底料免費不對方說免費以後咱三人點三盤手擀麪一盤好像是三元錢然後用清水鍋煮了拌着麻醬麻油腐乳韭花醬等吃那味道簡直好極了”

“是啊一股子便宜味”令妃開心的回答道“那飯店服務員還不得被你氣死啊”小魚兒接下來說道

“好啦玩笑開完了我說說你舅爺家的事情”我將菸蒂彈了出去隨後認真的說道小魚兒看我認真起來也停止發笑等着我的答案

“把地址給我我抽空過去瞧瞧”我感覺這事兒有必要親自過去看看了因此我將自己想好的答案告訴給小魚兒

“行”小魚兒開心的從隨身攜帶的挎包內掏出一個紙條並遞到了我的手中貌似這小丫頭早就準備好了

我正看地址呢就發現小魚兒快速的掏出手機衝着一桌子的菜餚拍了個照片看這意思應該是上傳到微博上面了

哈哈微博是什麼在我看來微博就是衛生間我寫一個微博熱水器說:要火頂燈說:亮了花灑說:噗馬桶說:笑尿了肥皂說:手滑了風扇說:系統自動轉粑粑說:不懂衛生紙說:太能扯了地板說:溼了毛巾說:我擦下水道說:強排腳墊一滑說:給跪了

等小魚兒鼓搗完手機我開口說道:“你舅爺家是立山的啊”

“是啊在鞍山住怎麼了”小魚兒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正好週一去賣魚我看看順不順路如果順路的話我賣完魚就過去看看”我實話實說着

“賣什麼魚”令妃好奇的問我“觀賞魚每週去鞍山一次批發給東北、華北的批發商”我發現但凡女人好奇心都重眼前這倆傻乎乎的妹子也不例外

“哦”聽得出來丫絕對沒聽懂我也不打算繼續解釋下去於是繼續追問道:“還有一個親戚家出事兒了到底出什麼事兒了”

小魚兒跟令妃對視一眼後嘴嘎巴了半天跟特麼金魚似的居然沒說出話來這尼瑪是要鬧那般啊

“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我小心的詢問這倆妹子

小魚兒一臉無奈的合計了一會兒然後對我說道:“我跟你說這事兒你可別跟我四姑說否則她能掐死我”

“你先說是什麼事兒啊”這給我急的不帶說半截話的再說了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事兒怎麼跟你保證啊

“你要是不能保證我就沒法往下說了啊”小魚兒急的臉通紅無助的衝我說道

我尋思這麼糾纏下去那可真就沒完沒了了於是一咬牙狠心的說道:“我保證不跟四姑說不過前提是這事兒不能太出格怎麼樣”

“怎麼算出格啊”令妃幫着小魚兒問道

“只要不傷天害理就行”我無奈的回答道

“不算傷天害理吧”“應該不算”“那跟他說說”“你自己拿主意吧這事兒我做不了主”這倆二貨妹子居然當我是空氣就坐我對面開始研究起來擦

倆人研究了一通後小魚兒喝了口汽水然後衝我說道:“我姑家有個堂哥他對象是我介紹的而且那丫頭也是我跟令妃的室友可現在倆人關係不太好而且最近倆人在鬧分手我那堂哥一着急就有些瘋瘋癲癲的了本打算找四姑幫忙的可四姑不在還推薦你了你看能不能幫我這個忙啊”

“這算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啊”我真被這倆妹子的無邪打敗了

“這個這個…”小魚兒居然磕巴起來了要說關鍵時刻還得令妃這丫頭拿事兒(方言:有主見有擔當的意思)看小魚兒接不下去了令妃坦言道:“當初我那室友跟全寢室的關係處得都不好這應該是她個人的原因

她那人比較特性舉例來說:她打算買一件羽絨服可她家一個月就給她七百元的生活費她花了五百買的衣服就剩二百元即使咱這食堂的飯菜再便宜二百元一個月也不夠吃飯的啊於是這丫頭每天就吃一頓飯本來就貧血這下更病病歪歪的了

咱們再怎麼跟她關係不好可終究還是一個寢室的而且也不差她那點飯錢於是大家就研究打飯的時候輪流給她帶一份兒幫她把這個月熬過去

可問題是咱把飯打回去了人老傢伙說死不吃給咱們氣的啊偏偏拿她沒轍她就寧可餓着也不要我們幫她你說這算什麼啊”

“哦”我算是聽出來了這丫頭要臉要的不是地方哈哈屬於橫看豎看都是二的井難怪跟室友關係處的不好不過這跟傷天害理有什麼關係啊

待續 令妃看我反應冷淡於是繼續說道:“當初她跟我們寢室人的關係都不好又恰逢她那會兒失戀小魚兒就把她介紹給自己的堂哥了…”好吧說了半天這句話纔是重點好不好

鬧了半天小魚兒你本就不懷好意的打算讓自己的堂哥玩一玩自己的室友結果作繭自縛把自己的堂哥給扔坑裏了這尼瑪好大的坑啊

想到這裏我詢問小魚兒:“那你堂哥現在什麼情況”

“就是精神恍惚一會兒好一會兒壞的還不都是那個賤貨給鬧的”小魚兒氣呼呼的說道

“沒去醫院看看嗎”我尋思這事兒輪不到我管吧於是提了個比較中肯的解決方案

“能不去嘛問題醫院解決不了啊然後我四姑說是離魂症讓我找你幫忙解決一下

擦我滴親四姑啊在你那學了這麼多天我還是從你侄女的嘴裏第一次聽說這個病症呢你啥時候教過我治療離魂症的辦法啊真是喵了個咪的

心裏無限詛咒臉上卻不能表現出啦於是我故作鎮定的對小魚兒說道:“你等我回去給你看看是否有對症的辦法來治療你堂哥的病”說完以後我從褲兜內將帶來的符籙全部掏了出來抽出其中一張保命護身符遞給小魚兒“你先把這個符給你堂哥隨身攜帶在我找到辦法之前讓你堂哥能夠穩定一些”

小魚兒接過保命護身符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後詢問我道:“那你什麼時候能找到解決的辦法啊”

“我儘快啊找到辦法後我第一時間給你去電話”我無奈的回答道

“那謝謝你了”小魚兒聽我說完後開心的回答道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間你倆等我一下”打了個招呼後我就奔洗手間走去

我本是打算說我去衛生間見我一個好朋友如果有機會我將介紹給兩位妹子認識的但考慮到我身邊已經有了王麗麗啦做人不能太貪心我才採用第二種說法當然我是絕對不會使用第一種說法滴

因爲那隻適用於哥們之間你要不信的話你就與剛剛認識的妹子說:“我去撒泡尿你等我一會兒啊”你看看對方什麼表情

從衛生間裏出來我來到剛剛這倆妹子點菜的窗口打算將賬給結了以便體現我紳士風度滴哪成想這尼瑪是大學食堂都是先付錢後取菜的失算失算啊

從食堂大姨那裏要了幾個塑料袋後我回到兩個妹子的身邊“打包吧你們晚上就不用做飯了”我這是客套話因爲做婚慶時間久了一般在婚慶酒宴上說這番話以後東家都會讓我隨意的

可尼瑪這倆妹子居然當真了除了酸菜湯以外將餘下的菜餚全部裝到塑料袋裏邊打包還邊說:“這下晚上不用做飯啦你把那個倒這個塑料袋裏…”

好吧狗狗們我對不起你們啊遇到這樣兩枚不解風情的吃貨你們晚上還是吃苞米麪燉魚頭的大鍋飯好了

打好包以後咱三個人就往樓下走去正趕上迎面上來一名外教金髮碧眼的就是年紀看上去有些大

小魚兒盯了那外教半天然後轉頭問我:“賈樹你在北京唸的大學那學校裏面外教多嗎”

我衝小魚兒露出一個誇張的笑容後開口說道:“我那個學校不算多但比起本地的這些個大學來說我當初唸書的學校裏那是隨時都能碰到外國人的”

令妃聽完後說道:“剛過去那個老外教過我們英語而且那個老外人特好我們有什麼不懂的他都特別細心的給我們講解如果解釋不明白的話他就會做出相應的動作讓我們懂得那個單詞的意思”

“是啊是啊而且那個老外特別有恆心哦”小魚兒把話搶了過去說道“那個老外特別喜歡中國的武術後來在太子河晨練的時候認識一個練武的老頭學的拳法從那以後不論颳風下雨這個老外每天清晨天不亮就出去練習那真是風雨無阻”

“這個我也深有體會不過你們倆見過倆老外罵架的嗎”說話間已經到了一樓我邊朝超市走邊對這倆妹子說道

“說來聽聽”小魚兒一副好奇的口氣說道

平時我都抽點八的中南海今天在倆妹子面前爲了裝逼一咬牙買了盒玉溪還特麼是假的真夠悲催的裝逼遭雷劈一點兒都沒說錯

叼着嘴裏的假煙我回憶着說道:“有一次我們學校那法國的男外教跟一個美國人在街上吵架正好被我們寢室的哥兒幾個遇到那罵得叫一有趣兒”

看着這倆妹子期盼的眼神後我牛逼的繼續說道:“一開始這倆老外是用英文對罵無奈法國外教絲毫沒有優勢說來說去只有“**** 誘 mama**** 誘 baba”或者“誘r 私stermy dog”之類的文雅至極毫無殺傷力反倒是那個老美那是變着花兒的成串兒成串兒的吐髒字說的的那叫一個溜兒啊聽得我們都自愧不如

可能是看見我們哥兒幾個來了我們那法國外教突然有了靈感於是就出現瞭如下對話:

法軍:我操你大爺看你丫內操行

美軍:………

法軍:你媽了個臭b的你們全家都是臭婊.子

美軍:………

法軍:你個狗日的美帝國鬼子日你奶奶個腿

美軍:………

法軍:再看你個鱉孫打你丫挺的

美軍:………

老美沒料到這廝竟然不按套路出牌一句話都沒還上嘴灰溜溜走了

看到法美戰役取得全面性勝利法國那位五大三粗的爺們掐着腰狠狠地撂了一句:“小熊貨還想跟老孃鬥我呸”

這給小魚兒和令妃樂的啊就差趴地上大笑啦我則將抽了幾口的假煙扔到地上使勁的抿了幾腳太尼瑪難抽了都特麼刺舌頭

隨後掏出我的一代傳奇諾基亞5110給王麗麗去了通電話讓她來門口接我沒料到這小妮子居然陪我老媽逛商場呢而且丫不等我說完就讓我一個人回婚慶店等她擦貌似沒法在這兩個丫頭面前裝逼啦

待續 掛斷電話後,問了問身邊這倆妹子,貌似她倆一會兒也沒什麼正事兒,就多陪她倆聊了一會兒。.

“你們倆知道法國人數數兒有多鬧心嗎。”我想起當初法國那外教,教我們學法語的故事了。

“不知道。”這倆妹子異口同聲的搖着腦袋回答道。

“你們聽好了啊,法語中10到60數數的方法和中文一樣的,從七十開始就變態啦。

最後最變態的一個詞是99,讀爲:quatre-vingt-dix-neuf,可理解爲:4×2019=99。

這尼瑪數學要是學不好,估計根本沒辦法去學法語,就學個數數,我跟老三就數得稀裏糊塗,一直到現在,我就記住個法語的問好:“傻驢和笨豬了。”

令妃充滿羨慕的眼神說道:“賈樹,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啊。”

我裝逼的衝令妃笑了笑,心中滿是驕傲的感覺啊,其實,這就是大城市跟小城市的差距。

當初,華誼兄弟的王中軍,要不是去美國呆了幾年,回來能給工商銀行,農業銀行設計logo嘛,這就是開拓眼界的問題了,所以,讀者們,你如果還很年輕的話,多去國內外一些大城市溜達溜達,對拓展你的眼界,你的思維,是非常有幫助的。

笑完以後,我給老曹去了通電話:“曹哥,一會兒過來接我一趟啊。”

“等我交接班的唄。”曹哥果然是老好人,也不問我去哪兒,一口就答應下來,貌似上次去鞍山美景的車費,我還沒給他呢。

“你幾點交班。”我詢問老曹,“今天應該是五點吧。”“那不用了,我打個車吧,謝了,曹哥。”“謝什麼啊,有事兒電聯啊。”

“對了,曹哥,你知道離魂症嗎。”我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詢問老曹。

“知道啊,就是人的魂兒因爲某些意外,暫時離開身體了,做個表文,招回來就是了。”老曹說得那是輕鬆加愉快啊,看樣子這病對老曹來說,還真不算是個事兒哈。

“那行,過幾天幫我個忙,可能有個離魂的單子,需要你幫忙。”我趕忙抱住曹哥這條大腿,生怕丫跑了。

“那今天就去唄,反正沒什麼事兒,對了,對方出多少錢。”曹哥馬上問出他最關心的問題了。

異界之武力傳說 “四姑家的親戚,你看着收唄。”我調侃着老曹說道。

“哎我去,那哪兒能收錢啊,就衝咱們跟四姑的關係,這活兒絕對不能收錢啊,要不讓他們包我這車去得了,正好我一會兒就交接班了。”曹哥三句話離不開賺錢,真是沒錢漢子難啊。

“哈哈。”曹哥的回答給我逗得哈哈大笑,每天逗一逗曹哥,那真是神清氣爽,精神抖擻啊,“人家有車,你就土地爺掉到井裏面,別撈(勞)這個神啦。”

“哦,那去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吧,我好提前把表文準備出來。”曹哥一聽沒銀子賺,熱情立馬降低下來,我這個親哥啊,真的太有趣了。

“行,回頭我給去電話。”掛斷電話,看了一眼,才尼瑪四點多,算了吧,我誰也不等了,自己打臺車回去好了。

小魚兒估計聽到了我的通話,於是湊到我跟前我問道:“我堂哥那事兒有辦法解決了嗎。”

“恩,不過,對方今天有事兒,而且表文什麼的也都不湊手,等我明天去你舅爺家看完的,然後再去處理你堂哥的事情。”我簡單的交代了一下我的日程安排。

哪兒成想小魚兒嘟着嘴說道:“要不今天就去我堂哥那兒吧,我大姑他們都急死了。”

好吧,這真是小事兒看人啊,從這句話,我就能清楚的知道,小魚兒跟她大姑家走的比較近,跟那個鞍山的舅爺家走得比較遠。

“那個,今天我這邊還有點事兒,也不差這一天,你說呢。”我是真心累了,這些天的破事兒啊,幾乎就沒怎麼睡過安穩覺,而且身邊剛多了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妞兒,晚上放着不用,那不是暴斂天物嘛。

令妃拽了拽小魚兒,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應該是別說了,我能特意跑過來一趟就挺給她們倆面子的了,有些事情彆強求,我則感激的衝令妃笑了笑,這丫頭挺好,懂得察言觀色啊,小魚兒見狀後,也只好打消了今天就過去的念頭。

咱三個人木頭樁子似的杵在大學門口也不是個事兒啊,於是,我就準備給那倆妹子攔輛出租車,先把她們倆送走,然後自己再回婚慶店等王麗麗,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神機諾基亞又響了起來,“您好,賈樹婚慶,請問”“我麗麗,你沒看來電顯示啊。”對方不滿的說道。

“啊,沒注意,什麼事兒啊。”我好奇的詢問道。

“咱媽要回去給養魚大棚放草簾子,我送咱媽回去,然後過去接你,你在哪兒呢。”貌似到了給觀賞魚大棚放簾子的時間了,難怪這妮子會送老太太回去,下次早點帶老太太出來,讓她未來的兒媳婦多陪她逛逛。

“不遠,就在師專門口呢,你過來接我吧。”我攔住正在打車的小魚兒和令妃,繼續朝王麗麗說道。

“怎麼還在那看熱鬧呢,你的事兒辦完了嗎。”王麗麗關心的問道,“辦完了,你快點過來吧,我這兒太特麼冷了。”我吐了口哈氣說道。

“那你別亂走,我馬上就過去。”王麗麗叮囑我以後,掛斷了電話。

我尋思咱三個人也不能在這兒乾等着啊,於是隨口丟出來個小段子:“你們知道去哪個國家能讓我們找到自信嗎。”

小魚兒低着頭,沒回答我,貌似還在生我不馬上去她大姑家的氣,倒是令妃這丫頭不解的問道:“不知道啊,這跟去哪兒個國家有什麼關係啊。”

我再次點燃一根假煙,抽了一口,皺起眉頭說道:“我一個在新東方當老師的朋友說的,他有個朋友的孩子在國內上初中時,成績差到不行,穩居倒數第一,遠遠甩開倒數第二名很多分,實在混不下去了,果斷出國,去了斐濟。

去了裴濟之後,這孩子痛定思痛,埋頭苦學,認真刻苦地努力了一個多月,迎來了期末考試,結果,老師卷子還沒發完,他就做完了...考的是十以內的加減法;

這讓老師灰常驚喜,果斷派他參加全校的數學競賽,二十以內的加減法...這孩子毫無懸念的拿下第一。

這讓校長灰常驚喜,果斷派他參加全州的數學競賽,五十以內的加減法...這孩子毫無懸念的拿下第一。

這讓州長灰常驚喜,果斷派他參加全國的數學競賽,一百以內的加減法...這孩子毫無懸念的拿下第一。

最後這孩子受到了國王的接見,被授予金牌一枚。

國王激動的握着他的手說:“你們中國人都是像你這樣的麼。”

這孩子灰常淡定的說:“不,只有我是這樣~。”

待續 所以,咱們要是找自信的話,首選絕對是斐濟。”我這邊剛剛說完,包括還在生我氣的小魚兒,外加令妃,都被我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賈樹..矮油..笑得我的肚子都疼。”小魚兒捂着肚子說道。

“哈哈,你真是個開心果。”令妃也沒比小魚兒好到哪兒去,也是捂着肚子對我說道。

好吧,這倆妹子大冷天如此大笑,絕對灌了一肚子的西北風,晚上不肚子疼纔怪。不過,我還是很驕傲啊!

這要是老三看我現在這個熊樣,絕對會醬紫說的:“賈樹憂心忡忡問禪師:“大師,核污染、全球變暖、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不斷,人類將何去何從?”禪師拿出一個生鴨蛋一個鹹鴨蛋,將蛋砸在你丫的頭上。問賈樹:“哪個比較疼?”賈樹答:“鹹的蛋疼!”禪師道:“閒的蛋疼就找正事做去!”

可惜,曲高和寡,無人能懂咯。就在我無限感傷的時候,王麗麗開着她那寶馬駛到我的跟前。

“你們倆去哪兒,我讓我未婚妻送你們倆過去吧。”我一掃剛剛的頹勢,立馬裝逼的衝那倆妹子說道。

就看這倆妹子上下打量了王麗麗若干眼後,小魚兒首先說道:“賈樹,你女朋友太漂亮,太有氣質了,你是怎麼把人家騙到手的?”

令妃可倒是實惠,打量完了以後,一頭鑽進車內。我特驕傲的說道:“是你嫂子追的我,上車吧,妹子!”

“哇哦!” 誤入豪門:雷少,求放過 小魚兒不敢相信的讚歎道,隨後也鑽入車內,我則坐到副駕駛的位置上。

溺寵甜妻:強勢總裁溫柔愛 不得不說王麗麗真的精通世事啊,看我領兩個妹子上來,居然一點兒也不吃醋,反倒嘻嘻嘻的問道:“上哪兒騙了兩個這麼漂亮的妹子來啊,老公?”

“怎麼着,你還打算給人家賣到山西黑煤窯去啊?”我逗着王麗麗說道,我話音剛落,嚇得小魚兒是花容失色,我真的是開玩笑的好吧!

“把你賣了,也不能賣我那倆漂亮妹子啊。”王麗麗這嘴多甜,媽擦,明天早晨絕對沒牛奶喝了。

“這是王麗麗,我未婚妻;這位是劉子瑜,你叫她小魚兒就行;邊上那爲是趙娟,你叫令妃就好。”我開始在車內給這三個妞兒相互介紹着。

小魚兒和令妃衝王麗麗點頭,王麗麗則笑着說道:“令妃?那我就演容嬤嬤吧。”一句話,將車內的大家都逗樂了,同時也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你們去哪兒?”我知趣的詢問這倆妹子的目的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