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沒事,我能處理”

“嗯”霓裳很信任地不再關心,轉身下車—

看你們能玩出什麼花樣,夏楓臉上饒有意味地一笑,啓動車子再次上路,對方明顯很謹慎,一直遠遠地綴着,直到幾個小時後,夏楓她們在一個山腳下的村子停了下來,那輛可疑的車輛不見了,但夏楓感覺對方應該不會輕易放棄的—

車子停在小晴一個相熟的老鄉家裏,大家徒步上山,三女兩手空空,只有夏楓和小晴各背了一個揹包,夏楓的揹包裏是三女的一些小物件和幾件換洗內衣,小晴包裏是她給家人帶的一些東西

小晴皮膚稍黑,但也是個身材不錯的美女,她一路上滔滔不絕地介紹着一些本地的風土民情,三女緊隨其後,她們都是一身休閒裝,充滿朝氣的動人嬌軀令故意拉在最後的夏楓大感眼福不淺

纖細的腰身,渾圓的臀部令人看着心動不已,因爲大部分都是上山的路,致使幾女走動時,包裹緊繃繃的臀部輪廓分明,令後面的夏楓一直眼熱地緊盯着不放,幾女是一路瀏覽沿途的風景,這貨卻是一路欣賞大小各異,渾圓的翹臀

小晴明顯是從小鍛鍊,面對蜿蜒的山路表現的一直很輕鬆,小丫頭興致很高,剛開始還總想跑在前面,但半個小時後她就顯得有些累了,和商嬋一起綴在了隊伍的後面,不過夏楓這貨卻一直跟在最後面,這種養眼的機會不能輕易放棄

霓裳開口提出休息一下再走,於是衆人停了下來,原地休息。她感覺有些奇怪,半個多小時的山路,小丫頭和商嬋明顯累得不輕,可自己居然沒有一絲疲勞的感覺,依然精力充沛,自己以前好像沒有這麼好的體能吧?

氣定神閒的夏楓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遠方—

進山沒多久,被人盯上的感覺就再次出現,他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好像很久沒玩過這種遊戲了,不過實際上並沒多久吧!自己怎麼會這麼想,看來是這段時間生活**逸,讓自己有些懈怠了……

再次上路,小丫頭和商嬋沒堅持多久,也就十多分鐘以後就又不行了,看來還是生活太優越,小晴看着嬌滴滴的小丫頭,心裏已經有了一絲後悔此次答應帶小丫頭她們來

自己說一個多小時的路程,那是按照自己平時的速度估計的,但照現在的情況看,三個小時能不能到都是問題,大城市來的女孩看來體質太差,但現在已經這樣,無法張嘴取消行程了,樸實爽朗的性格令她很快就壓下那點後悔,靜心等候,讓兩個丫頭休息好再次上路


“小丫頭過來”夏楓喊到

“幹嘛?不想動”小丫頭苦着臉拒絕,夏楓只能自己上前

“身子坐直,別動”夏楓說着話,取出三根合金針,紮在小丫頭的身上

“啊!你幹麼?霓裳姐, 夫人,你今天喜歡上我了嗎(GL) ?”小丫頭看着紮在自己身上的三根很長的合金針,表情誇張的大喊,霓裳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還沒開口,小丫頭驚奇地道


“咦—感覺力氣在慢慢恢復,腿也不疼了”

“那當然,你以爲我這祖傳的東西是白瞎的啊”夏楓白了她一眼

“不要把針取下來,我們一鼓作氣趕到目的地”

夏楓說完,轉身走到商嬋身旁,商嬋沒來由地一陣緊張着低下頭,夏楓也不廢話,也是三根合金針出現在她的身上,不管商嬋答不答應,牽起她的手,帶着她走向小丫頭

商嬋此時的表現很詭異,她如同一個害羞的小媳婦,被動地任憑着夏楓拉走,大異於平常的性子,換在以前她的反應絕對是立刻甩脫對方,然後冷臉怒目而視

“走了—”另一隻手牽起小丫頭,大喊一聲,拽着兩個丫頭當先走去—

商嬋和小丫頭此時感覺到體內的力量在迅速恢復,被夏楓帶的健步如飛,商嬋想掙脫夏楓自己走,但沒有掙脫開他緊握的手,居然沒再繼續掙扎,小丫頭扭頭看着身後已經被拉下很遠的霓裳,興奮的喊到

“霓裳姐,快點啊!來追上我們啊—”

夏楓牽着兩女的目的是想讓她們儘量少消耗體力,三根合金針的作用是爲了催發人體潛力,如果兩女消耗過大,時間過久,會對她們的身體有所影響,就算這樣,估計晚上兩女也會因爲過於疲勞睡的跟小豬一樣

有着鴕鳥心態的商嬋,此時心情明顯很不平靜,兩朵桃紅出現在臉頰上久久揮之不去,這種感覺令她有些迷茫、依戀,欲罷不能……

“前面就到我們的寨子了,不過以前叫開天寨,現在已經改爲開天村了”緊隨在身後的小晴介紹道

夏楓聽了,擡手收回兩女身上的合金針,然後再次牽住了兩女,因爲隨着合金針的離體,一股股強大的疲勞感侵襲向兩女的身心,令她們搖搖欲墜,感覺擡腿都有些困難

“不行了,我要累死了”小丫頭立刻開始叫屈,商嬋卻緊咬着牙根,一臉倔強不甘的硬抗着


“再堅持一會兒,到地方睡一會兒就好了”夏楓安慰兩女道

在夏楓的半拖半抱下,終於將兩女帶到了小晴家,家裏沒人,房門虛掩着,看來這裏的民風很樸實

顧不得客套,夏楓將已經睡眼朦朧的兩女放倒在牀上,在兩女身上分別施針後,兩年徹底陷入沉睡

“她們沒什麼事吧?”霓裳走進來問

“沒事,就是體力消耗太大了,等她們睡醒後就能恢復了”

“嗯,我的體能現在這麼好是因爲你教我的那個東西?”霓裳疑惑的看着他

“是”

“真的不能教給別人?”

“是的,我出去走走,霓裳姐去不去?”夏楓想出去熟悉下環境

“村裏好多人都去準備什麼活動去了,小晴也去了,我在家看着這倆丫頭吧”

夏楓走出房門,這裏是個制高點,視野很好,能看見整個開天村處在一個比較向陽的位置,在半山腰依山而建,目測應該有幾百戶人家,房舍絕大部分都是木質結構建築,風格傾向於古樸、簡單

村子的兩旁和下方全部是一塊塊良田,錯落有致地分佈着,一條河流在不遠處的山腳下穿過,村落後方是茂密的樹林,古樸石碾、筒車,嬉戲玩耍的孩童,一派詩情畫意般的田園景色

夏楓仔細感覺了下,沒有被窺視的感覺,估計應該是離得有點遠了,他信步朝前走去— 這裏沒有都市的喧譁,沒有高大的建築,沒有汽車尾氣,只有清新的空氣和古樸的房舍,傾訴着它獨特古老,而又深沉的文化內涵,清幽、寧靜、詳和與從容令夏楓感到心曠神怡,神識修爲居然也有了一絲鬆動

看來感悟不同的生活和環境都對修爲的提升大有好處—

終於來到一個空曠的廣場,很多人在這裏忙碌着準備什麼,夏楓這貨是有看沒有懂,離自己不遠處一個奇怪的組合吸引了他的視線

一個不超過四十歲的青年男人坐在一張輪椅上,身子顯得很單薄,長相也很普通,一身沒有品牌的白色休閒服,給人的感覺很乾淨

他的身後站着一個體態非常強壯的大漢,衣服都遮掩不住他飽滿,充斥着爆炸性力量的肌肉,也許是感覺到夏楓的眼神,壯漢扭頭看來,眼中一抹精光一閃而逝,警告的意味明顯

夏楓轉過頭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有意思—居然碰到一個修煉出真氣的小子,這倒是很少見,不過對目前的自己沒有任何威脅

不需要用眼睛看,夏楓就知道壯漢在青年男人的吩咐下推着輪椅朝自己走來—

“小兄弟也不是本地人吧”青年男人的聲音平淡,但令人感覺好像有股特殊的魔力

“不是,陪朋友到這兒玩”夏楓扭頭,看的卻是壯漢,他可能是感覺到夏楓的氣息大異於常人,有點躍躍欲試

“孫侯,BJ人”感覺到身後大漢的異常,青年大異尋常習慣地首先自我介紹

“夏楓,ZZ人”這貨也入鄉隨俗地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同時收回眼神看向青年人腰上把身子固定在輪椅上的護帶

“呵呵,很多年前身體就不行了,現在越來越嚴重,不綁個腰帶想自己坐着都困難”孫侯淡然、輕描淡寫的表情如同在說別人

“孫先生倒是灑脫”夏楓由衷地說道,雖說他可能有辦法治療對方,但他不是聖人,也沒有一個醫者的覺悟

“什麼先生,我一不是醫生,二不是老師算什麼先生,不嫌棄就叫我孫哥”

“呵呵”夏楓乾笑兩聲敷衍着,不是誰都能跟自己兄弟相稱的

“夏兄弟學過武?” 重生末世之空間女王

“哦—”夏楓疑惑地看着他

“雷暴兄弟是個武癡,夏兄弟能令他寵寵欲動,說明你的實力引起了他的興趣”

夏楓擡頭掃了眼壯漢,目光再次看向遠處

“他不是我的對手”

一股狂暴的氣息應聲而出,雷暴臉上帶着怒意,圓睜的大眼緊盯着夏楓,渾身關節一陣‘嘎巴-嘎巴—’的脆響,可惜這種氣勢對夏楓的影響不大,他的氣息只是一放即收,對方逼人的氣勢便煙消雲散

“那有沒有興趣跟雷暴過兩手”孫侯來了興趣

“小楓哥哥,你居然扔下我們擅自行動”小丫頭清脆的喊聲傳來,打斷兩人的對話

孫侯隨着聲音扭頭,小丫頭身後不遠處漫步而來的兩個氣質美女令他眼神一凝,臉色鄭重起來

“這是孫侯,雷暴”夏楓出於禮貌,對走到自己身旁的三位美女介紹到

“你好,我叫錢吟雪”小丫頭見有外人,立刻收斂了很多

“商嬋”商嬋任何時候對外人都是一臉冷然

“孫家的孫侯?”霓裳臉上露出一絲古怪

“是,趙霓裳?”孫侯也古怪的看着她,心想這小子果然不簡單,居然是跟趙家的趙霓裳一起來的

霓裳淡淡一笑對他點了點頭

“沒想到能在這兒碰到趙家的霓裳,久仰大名”孫侯的話令夏楓一臉鄙夷,靠—搞的跟武俠小說似的,不過她們應該是認識的,最起碼都聽說過對方

“我也沒想到在這兒能碰到白衣侯”霓裳迴應道

“呵呵—白衣侯早就是過去式了,哪比得上趙家的女諸葛!這麼說吟雪姑娘是錢家的吧”孫侯調侃着自己

看來霓裳和小丫頭的出身都不一般,夏楓掃了眼幾人

“趙家是趙家,我是我”霓裳臉色淡然

“呵呵,看來我是着相了”孫侯急忙自嘲地打着呵呵

一股很隱晦被窺視的感覺再次被夏楓撲捉到,他眼神微不可查地看向村落的後山,夏楓的反應被孫侯看在眼中,雷暴也眼神隱晦的看向滿布大樹的後山,不過最終疑惑的收回眼神

現場的氣氛陷入一片寂靜,有些詭異,好在一個聲音適時出現

“族老請孫先生過去”一個苗族漢子過來客氣地說

“那就有勞王村長帶路了”

“孫先生客氣了”王村長連忙客氣道,隨即又扭頭看向夏楓

“族老也請這位先生移步一見”

王村長的話令孫侯古怪的看了眼夏楓,自己是允諾要送開天村十萬冊圖書才求得族老一見,這小子是憑藉的什麼?他笑着說

“那夏兄弟我們一起去見見這位族老,這位族老還是這裏的法師,在附近極有名氣,是個如同神仙般的人物”

“法師?是那種網上說的很神祕,有各種古怪能力的人嗎?我也要去看看”小丫頭立刻來了興趣,雀躍着說

這小姑娘以爲是大白菜嗎?想見就見,連自己平時想見族老都不是太方便,一旁站立的王村長一臉爲難地急忙說

“實在不好意思,族老只說要見這位先生”意思小丫頭你就自覺點靠邊站吧

小丫頭一聽,立刻滿臉失落地輕‘哦’了一聲,令人不忍拒絕的可愛表情,看的王村長感覺自己對這個可愛小姑娘的拒絕是一種犯罪

“那我也不去了”夏楓立刻拒絕,靠—又不是看美女,讓小丫頭這麼失落,不看也罷

“沒關係,小楓哥哥去吧,我在這兒陪着霓裳姐和商嬋姐等着你”善解人意的小丫頭急忙說,不過眼神中的失落一絲未減

“不去”夏楓的聲音斬釘截鐵

王村長的臉立刻比苦瓜還苦,這什麼人啊?族老是什麼身份?就算縣長來了他老人家也說不見就不見,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不過族老的吩咐必須執行,他帶着商量的語氣問道

“那幾位稍等,我去問問族老”

“嗯”本來想要直接拒絕的夏楓卻輕應了一聲,因爲小丫頭眼角的一絲希疑落在他的眼中

王村長立刻打招呼請孫侯稍等,隨即轉身快速離開,孫侯一直冷眼旁觀着事態的發展,對結局有些期待,不知這位族老爲什麼想見夏楓,是否會爲了見夏楓而妥協…… 王村長沒離開多久,就小跑着趕來衆人身前

“族老請大家過去”

王村長和孫侯都帶着古怪的眼神看着夏楓,他們都沒想到族老會這麼遷就對方,但這貨的話卻令兩人一陣無語


“小丫頭還想不想去?不想去就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