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你做賊心虛了!怕被人知道你其實是一個無恥的混蛋嗎!”

女人的罵聲,實在是比緊箍咒還要強橫東西,葉荒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了,萬般無奈情況下,葉荒只好用最簡單暴力的方式,讓柳子凝閉嘴了。

他猛然靠近柳子凝,用手捂住她的嘴巴。

“嗚嗚……”這下柳子凝終於無法叫罵出聲了。

葉荒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血液裏逐漸要被激起來的暴躁的情緒也平息了下去。

就在他鬆懈的時候,柳子凝猛然一扭頭,張嘴咬住了葉荒大拇指。

十指連心, 薄情總裁賴上門 。若是普通人的手指,這一口咬下去估計已經斷了,還好葉荒修煉了金剛不壞體神功,就算沒有運行功法,身體也比常人要強橫很多,柳子凝的這一口咬下去還不至於斷了他的大拇指,但這並不代表着葉荒不痛!

痛覺如同狂潮一般襲向葉荒,什麼叫做痛徹心扉?什麼叫做疼痛難耐?葉荒一瞬間就領會了。

“鬆口,快鬆口啊!!!”葉荒大叫道。

但是柳子凝沒有絲毫鬆口的跡象,反倒更加用力起來。

無奈之下,葉荒點住了柳子凝的笑穴,強迫她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你這個……哈哈混蛋。”

在她張嘴大笑的一瞬間,葉荒趁機收回了手,看着手指上留下來的牙齒印,葉荒心中的憤怒終於衝破了理智的防線。

“這是你自找的!”

葉荒抓起被綁住的柳子凝,將她夾在了腋下,走向沙發。

“哈哈哈,你幹什麼……你這個混蛋,哈哈,我要殺了你哈哈哈……”他並沒有解開柳子凝的笑穴,柳子凝還在不受控制的大笑着,一邊大笑,一邊流淚,眼中滿是憤怒,這種情況也算是少見了。

“我想幹什麼?”葉荒將她往沙發的靠背上一丟,柳子凝如同衣物一樣,掛在了沙發的靠背上,屁股成爲了身體最高的地方。“我想讓你閉嘴!”

話音剛落,葉荒就甩手一巴掌朝着柳子凝的小屁股上打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傳來,葉荒只感覺,自己落手的一瞬間,就被彈開了,何等驚人的彈性啊,這個……可惡的合法蘿莉!

第一巴掌下去,似乎並沒有對柳子凝起到什麼懲戒的作用,她還在大笑着的辱罵着葉荒。

此刻的葉荒有些失去了理智,在憤怒和一種莫名的興奮驅使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接連一把巴掌的打向柳子凝的小屁股。

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經證明,柳子凝的身體有受虐的傾向,她的身體會在痛苦之中找到常人難以領悟到的歡愉,隨着葉荒的巴掌打下去,柳子凝的小屁股逐漸的變得紅腫起來,她辱罵葉荒的聲音,也帶上了一絲媚意。

“混蛋……啊,不要啊,你不要臉……恩額~啊……”

葉荒並不否認,自己是故意這麼做的,他也說不清自己爲什麼會有這種略微有些變態的想法在腦海之中產生,並且還付出了實踐。

“繼續罵,只要你繼續罵,我就繼續打。”

“恩……我要,殺了你……混蛋,啊!畜生……”

啪!啪!啪!

連接不斷的巴掌,不輕也不算太重,葉荒把控着力道,不至於會傷到柳子凝的筋骨。

無法動彈,只能接受葉荒發泄怒火的柳子凝,此刻正經受着人生中最大的屈辱和折磨,她羞憤難耐,卻又無法反抗,最讓她感覺到無地自容的卻不是葉荒的虐待,而是她自己的身體,明明是疼痛的,可是爲什麼在疼痛之餘,內心卻不可遏制的產生了一絲燥熱呢?爲什麼對葉荒落下的手掌,有一種莫名的渴望呢?這種想法何等的不知廉恥!不僅如此,被葉荒的手掌擊打的屁股上,還傳來一陣陣的暖意,這一絲暖意與身體內的真氣融爲一體,在身體的四肢百匯中流動着,讓她在經受着肉身上的疼痛時,靈魂和經絡卻倍感舒暢。

疼痛,渴望,羞恥,舒暢,種種複雜的感覺和情緒交融在一起,柳子凝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要奔潰了。

幾分鐘過後,已經聽不到柳子凝的辱罵聲了,她此時已經在那特殊體質的影響之下,變得意亂神迷起來,嘴裏哼哼唧唧一些意味不明的聲音,聽上去就像靡靡之音的**。

葉荒連忙解開了柳子凝的笑穴,他將柳子凝從沙發的靠背上抱下來,讓其坐在沙發上。

“啊嗚嗚……好疼……”已經紅腫的屁股沾到座墊的一瞬間,一股疼痛襲來,柳子凝驚叫了一聲。

柳子凝只能的臉龐上,雙眼通紅,不甘和憤怒之中卻又帶着十足的媚意,這種媚意在柳子凝的臉頰上突兀而又致命,就好似一個純潔無暇的天使,此刻卻用盡一切手段撩撥你一般。

葉荒感覺內心顫抖了一下,他穩住了心神,問道:“還繼續罵我嗎?”

柳子凝張了張嘴,眼中滿是委屈的神情,似乎是害怕葉荒繼續懲戒她,她只好不情不願的搖了搖頭。

“說話啊!”葉荒暴喝了一聲,少見的在女人面前,展露了一絲絲霸氣。

柳子凝被他的聲音嚇得渾身顫抖了一下,而後小心翼翼的囁嚅道:“不,不罵了,以後……以後都不罵了。”

不管柳子凝承認與否,此時此刻有一件事情已經不容置疑……她算是徹底被葉荒征服了,柳子凝人生的前二十五年,從未經受過任何痛苦,所以並不知曉自己是受虐體質,在遇到葉荒之後,不到一天的時間裏,便遭到了葉荒兩次“虐待”,成功的讓柳子凝覺醒了抖M的屬性。

既然柳子凝已經不再辱罵自己,葉荒覺得可以解開她,開始坐下來好好的講一下道理,說清楚爲什麼一覺醒來,三個人會躺在一張牀上的緣由了。

在葉荒給柳子凝鬆綁的時候,柳子凝好似驚弓之鳥一般,對葉荒格外的害怕,看到她這般謹慎的模樣,葉荒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過分了,難不成好好的一個柳家大小姐,就這樣被自己給……玩壞了? 得到柳子凝再也不破口大罵的承諾之後,葉荒心中頗有成就,他伸手去摸突然有些瘙癢的鼻翼,就是這輕微的動作,卻引起了柳子凝劇烈的反應,她驚弓之鳥一般的向後蜷縮着,以爲葉荒要伸手再度對她施暴。

看着她謹小慎微的後退,一雙大眼睛楚楚可憐的仰視着自己,如同一隻失去了所有依靠的稚鳥一般,雙眼紅彤彤的,鼻尖也是紅的,淚痕還掛在眼瞼和臉頰上,看上去就像受到了莫大委屈的小孩子一般,剛纔瀰漫上心頭的成就感,頓時間就變成了罪惡感。

葉荒感覺自己欺負了小朋友一般,柳子凝這張稚嫩的臉龐,實在是太具有欺騙性了。

“不要這麼害怕啊,我又不會無緣無故的打你。話說剛纔本來就是你自找的,不說分明的就對我動手。”葉荒的這句話與其說是講給柳子凝聽的,倒不如說是他用來說服自己的。

沒錯,之所以剛纔會變成那樣,完全是柳子凝自找的……她不分青紅皁白的對自己下狠手,要不是自己實力比她強大的話,只怕這會兒已經成爲了柳子凝暴怒之下的犧牲品!是她先對自己動了殺心,所以纔會造成她自己得不償失的後果,自己沒有欺負弱小,更沒有做什麼虧心的事情。

只有內心這般想着,葉荒才能夠壓制着看到柳子凝那張楚楚可憐的臉龐之後,心中的罪惡感。

但是,已經被葉荒的“暴力”給征服了的柳子凝卻並沒有放鬆對葉荒的警惕,葉荒的一舉一動都讓她受驚萬分。葉荒想要做到她身邊去,但只要他靠近,柳子凝便畏畏縮縮的後退,葉荒靠近一釐米,柳子凝後退兩釐米,葉荒靠近一步,柳子凝後退兩步。

這樣下去,根本就無法進行交談。

難不成,從今天起,柳子凝都將保持這樣的狀態嗎?那別說一起前往九陰之地了,只怕柳子凝的這種狀態要是被湘西柳家人知道,是要來少林寺找他葉荒師傅的麻煩的!

葉荒有些懊惱和後悔,他的聲音不由得提高了兩分,說道:“喂,沒必要這樣害怕我吧,我又不是什麼吃人的老虎獅子。”

“啊……不要打我。”

就是這聲調的提升,都讓柳子凝受到了驚嚇,她已經躲在了沙發的角落上,退無可退。

葉荒就納悶了,只是打了幾下屁股而已,他把控着力道,雖然當時會疼,但絕對不會傷及筋骨,再怎麼樣也起不到柳子凝這樣的效果吧?不知道的還以爲,葉荒對柳子凝滿清十大酷刑依次來了一遍,纔會讓她對葉荒如此的畏首畏尾的。

柳子凝之所以變得對葉荒如此“恐懼”其實並非是因爲身體上的疼痛,而是一種心理上的征服。

“我說你不要沒有必要這樣害怕我!”見她總是躲躲閃閃,葉荒索性也不在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猛然湊近到柳子凝的面前,捧着她的臉頰迫使她不得不看着自己。

柳子凝身體一顫,臉頰雖然與葉荒相距不到二十釐米,一雙明媚的眸子卻總是閃躲,根本就不敢與葉荒對視。

“看着我!”葉荒大吼一聲。

咕嚕咕嚕轉動的眸子,好似在聲音的震懾下被定住了一般,從斜視的角度,緩慢的轉向了葉荒的臉龐。


只是從她的眼眸中,都能夠看到輕微的顫抖。

“既然能夠聽懂我的話,那我就好好的給你說明白了!首先,不要在我面前畏首畏尾躲躲閃閃,我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施暴的人,只要你不觸犯我的底限,對我不利,我就不會動你一根毫毛。”葉荒急促的說道:“聽懂了嗎?聽懂了就給我回答。”

葉荒的聲音帶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的口吻。

“聽……聽懂了。”

“其次,我所答應你的事情,絕對會做到,這一點你不用質疑。我說會帶你前往九陰之地,就一定會帶你去,我說會幫助你修復好飛僵,就一定會做到,在你的飛僵修復好之前,我會保護好你的安全,只要你不離開我目光所能及的範圍之內。”

葉荒說完這句話後,柳子凝久久沒有說話,只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葉荒。

奇怪,爲什麼這個人還會願意幫助她修復飛僵?剛纔那種情況下,她明明已經對葉荒下了殺手了,只可惜技不如人反被葉荒所壓制,經歷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尋常人不予追究就已經可以說是恩將仇報了,爲什麼葉荒還願意幫助她做哪些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回答呢!”

“知,知道了……”

葉荒算是知道了,軟聲細語的和柳子凝說話,根本就無法產生任何作用,這妮子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抖m受虐體質,你表現的越是客氣軟弱,她越不講道理,你若是強硬起來,強硬到足以將她死死的壓制的程度,她的態度就會發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最後一點……”葉荒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牀鋪,李靈還坐在牀上,一臉的愣然神情呆滯,很顯然是還沒有從剛纔柳子凝的那一聲尖叫的衝擊中恢復過來。

柳子凝是湘西柳家的大小姐,掌控者趕屍術的人,擁有直接干預靈魂的力量,剛纔柳子凝的那一聲尖叫,就在不經意間攜帶了撼動靈魂的力量,雖然並不強烈,但是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李靈也算是遭到了無妄之災了,若不然普通的叫聲再怎麼強烈,也不至於讓李靈愣神如此之久。

“關於今天早上的這種情況,我想說的是,你絕對誤會我了。我醒來的時候,你就已經躺在了我牀邊,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我比你還蒙圈。”葉荒頓了頓說道:“或者說……昨天晚上真的有發什麼過什麼事情嗎?你一點記憶都沒有了嗎?”

“我,我也不知道……”柳子凝小聲說道。

柳子凝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已經呈現跨坐的姿勢在她身體上的葉荒,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道。

“我知道啊!我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這時候,李靈突然從牀上跳下來,用異常大的聲音說道。 “我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啊!!要不要我告訴你們啊!”

李靈好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說話的聲音有多大,估計是耳膜都在剛纔的那一聲尖叫下受到了刺激,一時半會還沒有恢復正常的聽覺。

誘寵新妻 ,走到李靈的面前問道:“發生了什麼?你快點告訴我。”

“啊?你說什麼?”李靈側耳到李靈的面前,大聲的說道。

葉荒有些無奈,這種時候了李靈還在這裏賣蠢!明明她就算沒有聽清葉荒說什麼,也能夠從心靈的感應中知曉葉荒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情緒。可是李靈這聾子般的神情又是在是有些叫人忍俊不禁,葉荒覺得可氣又可笑,說道:“我說!昨天!晚上!到底發什麼了什麼!”

葉荒卯足了勁,衝李靈大聲吼道。

隨身空間之農門葯香 哇啊啊啊啊啊!!!!”李靈被嚇得連忙捂住了耳朵,跳到了一旁怒聲說道:“你吼什麼吼啊,要是聾了怎麼辦啊!”

щшш¤ ttкan¤ ¢O


“怎麼了,這下聽覺靈敏了,沒問題了?”葉荒說。

“你的聽覺纔有問題呢。”李靈白了葉荒一眼。

“看來這以毒攻毒的效果還是很顯著的啊。”

“這不叫以毒攻毒,你這隻會加重傷勢。”

“那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裝作沒聽到!”

“我這不是爲了緩解氣氛嘛。”李靈聳了聳肩,走到了葉荒和柳子凝之間說道:“其實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我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裏,現在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們兩個好了。”

“快說。”

柳子凝和葉荒都直勾勾的看着李靈。

“其實也沒怎麼,就是凌晨三點多的時候,我起牀尿尿,看到子凝小姐姐你從牀上滾了下來,噗通一聲,我聽着都覺得疼,但是子凝小姐姐你沒有半點反應。”李靈說道:“我看地上睡着應該挺涼的,就過去準備喊醒你,結果還沒有等我喊,你就自己迷迷糊糊的站起來了,眼睛都沒有睜開,轉身就往我們這邊躺了下去。”

聽完李靈的話,葉荒和柳子凝面面相覷。

“就……就這樣?”

“不然呢,還能夠怎樣,拜託誒,我在房間裏面的好麼,你們兩個還想怎麼樣啊,還想發生些別的什麼不成嗎?”

“信不信隨便你們,我可沒有必要說謊騙你們。”李靈滿不在乎的說道。

從心靈的感應,葉荒知道李靈所說的話,句句屬實。柳子凝也不認爲,在自己已經完全屈服於葉荒的狀態下,李靈還會說出一套謊話來讓自己信服。也就是說,李靈所說的就是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實。

這樣的話……是我錯了?

迷迷糊糊掉下牀,爬到了葉荒身邊的是自己,一大清早起來就對葉荒下殺手的也是自己,被制服之後,吵鬧不休的也是自己,這樣看怎麼都是自己的過錯啊,柳子凝心中如此想到。

她瞧瞧的望向葉荒,她擔心葉荒在知道這一切完全是自己的衝動而導致的後,變得更加的生氣起來,卻發現葉荒並沒有再度動怒,而是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神情。

葉荒回頭望向柳子凝,笑道:“太好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只是一場烏龍一場誤會,就像昨天晚上我誤會了你一樣,今天你也誤會了我,所以我們就算扯平了好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