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白衣女子猛的清醒過來,也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突然從葉峰懷中掙脫出來,啪一聲一個耳光摑在了葉峰臉上,

葉峰卻絲毫不覺得痛,他笑了笑,剛想說話,卻發現白衣女子居然露出了淚,他不由一驚,就在他想開口的剎那,一道冷笑聲傳來:「夢蝶,你很好,你很對得起我,」

聞言,葉峰和白衣女子同時抬頭看向岸上,只見一個唇紅齒白,劍眉星目的藍衣青年冷哼一聲,轉身便走,

白衣女子看到藍衣青年負氣而走,急忙飛掠出了水潭,焦急的解釋道:「沈大哥,你誤會了,」

看到這一幕,葉峰如遭雷擊,當場呆立,

眼前這個白衣女子和顧念奴長得一模一樣,可是她卻完全不認識葉峰,葉峰本以為是顧念奴存心氣他,卻沒想到,白衣女子似乎真的不認得他,而且,白衣女子和眼前這個藍衣青年的關係似乎非比尋常,

這如何不讓葉峰意外,震驚,

這時,那藍衣青年冷笑道:「誤會,我的眼睛還沒瞎,」說著,藍衣青年拂袖而去,

「沈大哥,」

白衣女子滿面焦急,急忙追了上去,

葉峰也突然回過神來,飛躍出水潭,跟了上去,

一穿過密林,他就看見白衣女子滿臉失落的站在林子中,

「阿奴……」葉峰剛想說話,白衣女子忽然轉身看著他,恨然道:「你走,馬上走,」

葉峰胸口像是被堵住了一樣,一時間竟說不出半句話來,

白衣女子轉身奔入了密林中,消失不見,

「難道……我真的認錯人了,」葉峰看著白衣女子離去的方向,滿臉疑惑,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一百零四章 及時

“不要。”黑龍看着那兩道兇猛的月牙,嘶聲力竭的吼叫出來。

遠處觀看的人類見到如此慘況,也不由失聲驚呼,但來勢兇猛,眼看着那綠龍就要死在此處,一些人已然轉過頭去,不忍再看。

突然,草原上颳起一陣狂風,下一刻,一道紅光閃過,如水波一般的光圈豁然盪漾開來,轉眼間照亮了整個地方。

“嗯?”空中十多人同時大驚。

沒待他們反應過來,只見空中再次出現十多道光影,破空而至,如離弦之箭,朝衆人疾馳而去。

虎嘯和棕熊大吃一驚,只見剛纔還在遠處的紅光轉眼間便衝到眼前,而且看這摸樣竟有開天破山的無匹氣勢。

他們不敢小覷,立刻架起兵器或者防禦,以免性命不保。

“轟隆。”沙飛石走,草原上的石塊劇烈搖擺,有些還突兀破碎。

剛纔氣勢囂張的虎嘯此刻被一道從遠而至的紅光攻擊就搞到應接不暇,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心中不安泛起:“我們在周圍已經佈下了結界,是什麼人能在我們毫無感應的情況下突破進來?”

他的疑問也是其他人的疑問,畢竟這個結界是十多人共同佈下,都留下了一絲精神印記,以便查看外界情況。

虎嘯眼睛掃射了一下四周,否定心中的想法,轉身對身後之人說:“此人應該是一直藏在不朽城中,找到我們大意的時候進行偷襲的,大家別怕。”

衆人覺得有些道理,根本不相信有誰能悄無聲息的突破聯手佈下的結界,到目前爲止,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還沒有過。

棕熊深吸一口氣,從剛纔無差別的攻擊當中,他已經確認那只是一個人,看了看身後的十多位強者,心中漸漸安定下來,踏前一步,大聲喝道:“誰,出來,竟敢幹涉我們的事情?”

在場的三十多位人級強者,同時將目光看向不朽城,因爲他們心中都認爲此人是一直隱藏在不朽城中。

但很久,不朽城中依然沒有動靜。

虎嘯感覺不妥,急躁的補上一句:“哼,縮頭烏龜。”

但下一刻,原本臉色頗爲猙獰的臉龐,瞬間變得蒼白起來,身軀不由發抖:“好強。”

“你說什麼?”一道平淡無奇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這話語在普通人看來,是沒什麼可奇怪的,但對於在場的強者來說,內心早已驚濤拍岸,波瀾起伏了。能夠悄無聲息出現在衆多強者的意念之下,只有一個說法,就是那人真的很強,等級上的絕對優勝。

便在這時,原本烈日高掛的天空突然被烏雲遮蔽起來,衆人聞聲往身後看去,卻不見人影,只知道天上一團灰雲席捲而來。

那片灰雲來勢何等之快,轉眼間已經飛到眼前,而且威勢越來越大,只見半空中風聲急促旋轉,漸漸化出一個直徑數丈的龍捲風,夾雜着尖銳聲音,“呼呼。”的一聲,從虛空中急衝而下。

幾乎就在同時,地面上周圍所有的花草樹木被強風吹得向外翻轉,地上沙石亂竄,功力較低的人級強者甚至被狂風掠起,拋飛出去。

衆人大驚失色,還沒反應鍋來,那龍捲風已經落到人羣中間,尖銳風聲之中,“砰砰”之聲大作,十多位人級強者如被巨手抓住,齊齊被打的飛了起來,往後飛去,重重摔在地上。

那些野獸形態的人級強者被轟在地上,聲音中聽得出頗爲驚恐。只見狂風又轉了片刻,這才慢慢停了下來。風聲漸漸平息,巨大的風勢也逐漸散去,現出了三個身影出來。


龍族一衆人等看見後,不由一驚,因爲眼前出現的竟然是三個人類,準確點來說是兩個人類,一個雙子族,沒錯,眼前三人,正是勞迪魔劍士,人級強者德里羅,以及雙子族人楊天。

“人類?”黑龍擡起巨大的頭顱,看着草原中白髮蒼蒼的灰袍老者,不敢置信的說道。

人類雖說是現金大陸的主宰,但是相對於強大的龍族或者其他種族來說,他們的強者數量或者質量都比不上,所以,這些強大的種族都很蔑視人類。

如今,龍族竟然被人類所救,而且人類當中竟然出現實力如此強勁之人,不僅僅龍族現在心中如此想,就連那些野獸種族的人也是這般想法。

可是龍族之人心中稍安,畢竟剛纔的人類出手救了他們,起碼不是敵人。

“剛纔誰說我是縮頭烏龜的?”要不是肉眼看到他真的存在於此地,真不敢相信,此時勞迪整個人就像與草原完全融合似地,根本沒有一絲氣息。

剛從地上爬起來的虎嘯聞言大驚,好不容易穩定的身形,被如此一說不由踉蹌向後跌去,並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哦?我還以爲是誰,原來是虎族的人,剛纔是你說我是縮頭烏龜嗎?”勞迪臉上依然掛着笑容,在絕對實力下所露出的優勝姿態。

剛纔並不是勞迪不出來,只是當時他們三人還處在不朽城很遠的地方,由於情況緊急,憑空發出十多道血紅氣勁趕來救援,畢竟勞迪身帶着兩人,多有不便。

但憑着他強大的意念,不朽城所發生的一切一切都盡收眼底,當然包括那句侮辱的話語。

“前,前輩,剛纔多有冒犯,還望前輩大人有大量,原諒小子。”虎嘯瑟瑟發抖的說道。

虎嘯身爲人級強者,不應該有如此舉動,但勞迪剛纔將所有的氣勢威壓都往其身上轟去,所以身邊其他人除了察覺不到之外,並不感覺到眼前的老人有多可怕。

“哼,諒你也不敢。”勞迪瞥了他一眼,收回全部威壓,淡淡的說道。

“虎嘯,爲什麼要如此的客氣,區區一個人類,就算他的等級比我們高,那又怎麼樣,在場有十多位強者,我就不信會敗。”棕熊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從剛纔的紅光到龍捲風,他都感覺不到什麼。

“你不懂,還是別問。”虎嘯似乎驚嚇過度,神情有些呆滯的說道。

大大咧咧的棕熊越想越不明白,馬上踏前一步,對着對面大聲說道:“老頭,我們與龍族之間的爭鬥,與你何關,爲什麼要插手我們之間的事。”

“轟。”還沒等他把話說完,一聲巨響之後,棕熊巨大的身軀便被一股龐大的能量轟飛。

“啊。”棕熊不可置信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也感受不到身體的疼痛,因爲他現在已經死了,只是死前殘留的意識看到這一切。

“ 什麼?一招就把熊電給收拾了。”黑龍心中大驚,怎麼說棕熊也是人級強者,而且剛纔能與黑龍抗衡很久,也不說是一般的軟柿子,可是就緊緊遠距離的一招,棕熊便被擊殺。

在場所有人都大驚,看着棕熊緩緩落地的屍體,心頭捏出一把冷汗,誰也不願意再去招惹這樣的煞星。

“與我何干?”勞迪似乎有點嗔怒,冷眼看着眼前的所謂強者,冷聲說道,“你們在我人類國度撒野,還說與我無關,難道就欺負我們人族無強者嗎?”

眼睛掃射四周,所有人都不敢與之正視,在情在理,論實力,無論什麼,都是勞迪一人佔據優勢,勞迪再次開口,說道:“撇開這些不說,你們所要追殺的人,就是我的嫡傳弟子,還與我無關?”

“轟。”頓時炸開了鍋似地,一位絕世強者的嫡傳弟子,對於這些種族來說,他們應該都知道,能在二十歲便達到人級的天才,背後一定會存在一位高人前輩,可是他們並沒有想到眼前之人竟是如此強大,強大到就算族中隱祕的高人都不是其對手。

“前輩,我等並不知情,還望前輩寬恕。”虎嘯此時應該是這些人中唯一敢說話之人,也只有他說話,才能打破眼下的僵局與沉默。



“恩。還算你們識相,還不快快離去?”憑着勞迪的實力,殺光眼前之人絕對有能力,可是一旦殺了之後呢?將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雖然他並不懼怕,但人族呢?不能因爲自己一時的怒氣,而讓人族陷入不復之境地。

“是,我等這就走。”虎嘯身形一動,觸動旁邊還在發呆之人,率先躍上空中。

隨後,十多人緊跟其後,化身一道光線飛走了。

見到大敵離去,龍族等人終於吐出一口濁氣,鬆弛了下來,黑龍看了一眼旁邊的同伴,發現暫時還沒有氣息,急忙的對着遠處走來的老人說道:“前輩,感謝你出手相救。”

“呵呵,別客氣,說起來,我也要感謝你們龍族,保護了我的徒兒。”勞迪揮了揮手,微笑說道,“先別說這個,你們現在趕緊療傷。”

黑龍巨頭顫動,不明白他所說的話:“徒兒?不朽城要保護的不是龍族未來的王嗎?昨晚所發出的氣息明明就是我們的暗魂龍王,可能是那個火系聖級魔導士。”

“德里羅,請你幫他們療傷,我要去看看龍璇。”勞迪轉身說道,便展開身形往不朽城躍去。

德里羅點了點頭,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一些療傷藥,上前照顧起地上的傷者,楊天也配合着幫忙。 「不,絕不可能,她一定是阿奴,」

葉峰忽然想到了白衣女子眼角那顆痣,人的外貌可以相似,可是絕不可能相似到如此程度,即便是顧念慈和阿奴也沒有這麼相似,

所以,白衣女子必定是阿奴無疑,

想到這兒,葉峰朝著白衣女子離去的方向疾奔而去,他一定要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穿過密林,他看到了一座座樓閣,迴廊迂迴曲折,穿梭在樓閣與樓閣之間,構築風格令人賞心悅目,他這才發現,自己剛才所在之地居然位於某座府邸的後院,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阿奴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阿奴為什麼不記得我了,

就在葉峰疑惑之際,兩個藍衣女子從不遠處走來,其中一個笑道:「你總算醒了,」

「你吃了我家小姐這麼多丹藥如果還不醒的話,可也太對不起我家小姐的丹藥了,」另外一個女子笑道,

葉峰忽然想了起來,自己先前昏迷的時候,似乎就是這兩個女子在服侍自己,想到這兒,他急忙問道:「你們家小姐叫什麼名字,」

「我們家小姐叫夢蝶,」那個皮膚稍黑的女子笑道:「你可要記住了,你這條命是我家小姐救的,」

葉峰卻恍似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兀自喃喃道:「夢蝶,夢蝶……」

「喂,你怎麼了,怎麼不回答人家的話,」那個稍微豐腴,皮膚也白皙無比的女子嬌嗔道,

葉峰抬頭看著兩女,笑道:「在下葉峰,還未請教兩位姑娘芳名,」

「你叫我蘭姐就行了,」那個皮膚略黑的女子笑道,

另外一個女子笑道:「你叫我翠姐姐就行了,」

葉峰只得依言叫了叫了她們一聲,兩個女子聽完后笑得花枝招展,

葉峰笑了笑,問道:「兩位姐姐,小弟想問幾個問題……此地究竟是什麼地方,」

「你現在所在的地方,乃是雷火星葯宗,」蘭兒笑道:「這裡是百花居,可是小姐的府邸,平時除了二少爺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男人進來過,」

「你們二少爺可是姓沈,」葉峰目光一閃,

「你怎麼知道我們二少爺姓什麼,」蘭兒和翠兒疑惑,

葉峰笑道:「我猜的,我聽說葯宗宗主姓沈,他既然是你們二少爺,自然也應該姓沈,」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葯宗的宗主姓什麼,

「嘿嘿,你猜的沒錯,我們少爺確實姓沈,叫做沈飛,」翠兒笑道:「飛少爺可是我們葯宗第一天才,他不僅年輕英俊,早早便突破到了造化境,還是個六品煉丹師,」

葉峰忽然想到了沈飛憤怒而去,白衣女子痛苦的樣子,自己心中也是一痛,

「你怎麼了,」翠兒和蘭兒大急,幾乎同時問道:「是不是傷勢又複發了,」

葉峰心中一暖,笑道:「有兩位姐姐關心,小弟的傷得再重都值了,」

蘭兒和翠兒啐了一聲,俏臉都是一紅,兩人偷偷憋了葉峰一眼,暗想:「其實這傢伙長得不比二少爺差,」想到這兒,兩女的臉又是微微一紅,

葉峰卻沒有注意到兩女的表情,他又笑著問:「那你們的小姐應該也姓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