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快!

這時青鱗王恨不得長一雙翅膀快速離開這裏。

眼看冷七就要刺上蛇頭後腦的時候,一條金燦燦的蛇尾又出現在二者之間,要說現在青鱗王身上嘴硬的地方是哪裏,除開牙齒,無疑就是這一條金黃色蛇尾。

鏘!

不出意外,長槍狠狠的刺在金黃色的蛇尾上,玄鐵槍頭,寒鐵槍刃,竟然就這麼輕鬆的刺進了蛇尾,鮮血隨之從蛇尾中冒射而出。

撕拉~

看着長槍刺進蛇尾,林楓立馬反手一劃,這條蛇尾都被拉出一條豁口,不對,不是豁口,而是整條蛇尾都被一分爲二,青鱗王的鮮血灑滿大地,這一整塊土地都被染得鮮紅,腥味極其刺鼻。


嘶!!

青鱗王心中驚恐無比,我苦苦修煉幾百年,莫不是在今日就要功虧一簣? 哼!青鱗王正在驚慌之時,突然聽到一聲冷哼,回頭一看,那少年不知何時竟然提着長槍出現在自己前面,而且還是滿臉輕鬆的模樣。

渾身一個哆嗦,這是下意識的反應,可見林楓在青鱗王心中已經埋下了恐怖的陰影。

林楓看到青鱗王這幅模樣,手中長槍再次出手,對着青鱗王的下顎攻擊而去。

恩?看着林楓又來,青鱗王眼中火光瞬間大冒,兇狠無比,簡直欺人太甚!想到這裏,只見青鱗王的突然仰天長嘯,一粒雞蛋大小的物體從嘴裏快速冒出,黑不溜丟的醜陋無比。

“妖石,中階巔峯的妖石,這麼快就以命搏命了嗎?不過還不夠!”經歷了這麼多,林楓當然知道青鱗王口裏吐出的是什麼,正是每個妖獸都至關重要的妖石,他也是第一次看這樣的場景,沒有打算去破壞,想看看究竟是怎樣的場景,不過林楓的手指這時候也在背在背後擺出一個奇怪的手勢。

利用妖石攻擊,這是所有妖獸最後纔會選擇的攻擊方式,妖石隨心所欲的攻擊,並且速度奇快無比,最主要的時候,妖石帶有妖獸本質的屬性。

其實妖獸達到高級才能施展自身屬性的妖法,而高級妖獸之下,還有中階巔峯妖獸能施展妖法,但是必須借用自己的妖石才能施展妖法,而且這樣的妖法算不得成熟,一個不小心就會損傷妖石,給自身帶來不可彌補的缺陷,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沒有哪個妖獸願意這樣做。

而青鱗王就達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

口中妖石滴溜溜的旋轉着,突然從蛇妖口腔中噴出漆黑的液體,這正是青鱗王毒囊中的毒液,其作用比之蛇齒噴出的毒液強大百倍不止。

只見這漆黑的毒液慢慢附着在青鱗王的妖石上,妖石速度越轉越快….

噗~

妖石在高速旋轉下,竟化作一團青色火焰,火焰搖搖晃晃,看樣子感覺其力量並不大,然而在火焰周圍卻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這全是因爲火焰溫度過高,高溫將空氣溫度瞬間提升發出的破裂之聲。

就在這時,青鱗王有些疲憊的眼神看向林楓,依然冰冷無比。

吼~

妖石化成的火焰應聲飛向林楓,空氣一路都是破裂之聲,猶如一顆炮彈狠狠的砸向林楓。

看着飛馳而來的火焰,林楓雙眼微眯,只見他背在背後的手掌突然加力,掌中立馬聚集一團肉眼可見的藍色氣流,猶如旋渦一般緩緩的旋轉着,靈氣也都不停的朝着林楓手掌匯聚,神奇無比。

眼看火焰就要到面前的時候,林楓低哼一聲,背在身後的手掌瞬間出擊,對着火焰直直的抓去!

是的,就是憑空抓去,淡藍色的氣流在林楓手掌間徘徊,看似美麗至極,與火焰帶來的強烈破空之音形成強烈反差。

很快,火焰便與林楓的手掌相遇。

沒有想象中暴轟而裂的場面。

青鱗王這個時候眼睛裏又多了一些驚疑之色,因爲它看到自己的妖石火焰居然與林楓的手掌相互對持不下,火焰中的妖石核依然告訴旋轉着,只是不得寸進,就這樣被定格在空中。

最主要的時候,那少年的眼神居然平淡無比,似乎眼前這個情況就是理所當然一般。

恩?青鱗王正在揣摩林楓時候,突然瞳孔大睜。

看着自己手掌中的青色火焰,林楓居然探出手掌去感受一番,隨之嘴角輕輕上翹說到:“粗劣之極。”

說完之後,林楓手中再次加力,周圍的靈氣猛然匯聚而來,只見他手中藍色光暈變得更加濃純,五指突然做爪狀一收,那妖石的火焰瞬間熄滅,又恢復成妖石原體,最後輕鬆的被林楓抓住。

青鱗王瞳孔大睜,巨大的蛇體漸漸抖擻起來,這妖石可是自己終其一生修煉出來的,若是被這人類拿去….後果不堪設想。

可惡的人類!吼!

青鱗蛇雙眼都要滴出鮮血,隨即再次猛烈的朝着林楓衝擊而來,這一次衝擊青鱗王發出了十二分的力量,必須要一擊必中,搶回妖石,最後再逃遁到其他地方。

看着衝擊而來的青鱗王,林楓將妖石快速放在自己口袋裏,看着是自己百倍體型的大蛇,林楓一點也不慌亂,握着手中的長槍立馬朝着青鱗衝擊而去。

一個彈腿,林楓閃到三十米高的高度,與蛇頭平齊,一大一小,視覺衝擊感強足無比。

青鱗蛇奇快無比,對着騰空而起的林楓撕咬而去,大嘴張開,這個時候林楓清晰的看到原本青黑的蛇齒已經變得無比漆黑,散發的臭氣就足以讓一下弱小的存在直接死亡,好在是這一片區早就冷清無比。

強壓心中的恐懼,青鱗王長大蛇嘴對着林楓而去,兩顆漆黑的蛇齒也有靈智一般朝着林楓飛去,同時已經被林楓擊傷的蛇尾也做出攻擊,勢必要一擊得手。

林楓卻是不管不顧,直接將兩枚蛇齒挑開,對着蛇頭直衝而去。

蛇頭近在咫尺的時候,林楓身形一閃,一腳點在蛇身,借力對着青鱗王下顎衝擊而去,手中的長槍纔此時又化作靈蛇,

靈蛇探仙!

這麼短的距離,加上冷七長槍那奇快無比的速度,青鱗王根本做不到出反應。

噗嗤~

冷七槍頭對準青鱗王下顎,兩者相碰,猶如細針碰到薄紙一般,瞬間被穿透,這下顎乃是青鱗蛇致命之地,直接與“三寸”相連,這也是爲何林楓要一直攻擊其下顎的原因,因爲這一招擊中,青鱗王必死。

傷口裏流出鮮紅的血液,還冒着熱氣,其腥味濃烈程度比之蛇毒不相上下,青鱗王慢慢的轉過蛇頭,最後無力倒下。

看着倒下的青鱗王,林楓搖搖頭,修仙世界本就如此,弱肉強食、各取所需,殺戮沒有止境,只有站在巔峯的時候,纔有機會去可憐別人。

砰,踩在青鱗王蛇頭上,掉落在地上,滿場粉塵鋪天蓋地。

對着場外吹了一個口哨,阿花瞬間出現,林楓在獸場歷練,阿花一直都在暗處保護、守備。

摸了摸阿花的豹頭,說到:“吃吧,六級妖獸想必對你用處很大。”

吼~

而林楓卻是拿出青鱗王的妖石說到:“這青鱗王已經是中階妖獸巔峯,可是爲何我全場下來,並沒有太多的壓力呢?”

“這青鱗蛇爲何能在獸場博得三大種族之一?皆是因爲青鱗蛇的蛇毒與鱗甲,可是你的攻擊力度卻是強足無比,加上這一個月的廝殺讓你戰鬥經驗也漸漸達到標準,最後配以冷七這杆受過天地認可的長槍,完虐青鱗王也實屬意料之中。”

“更重要的是你現在已經通脈十三條,已經是玄青大陸的人者修仙,許多修仙者根本一生都不能通脈十三條,現在你的將十三條經脈已經匯通成一個整體,想必剛剛使出的那一招《水源術》,即便是到最後你也沒有用到五成的實力吧。”

“現在我算是明白了,這《盤古煉體術》就是將你的體質進行完美提升,而這《創造》則是將你的修煉體系完美改善,雖然在這樣的修煉之路上艱辛無比,可是其收穫卻是能讓所有人爲之感嘆,若是能修煉至巔峯,混沌世界強者之位,必有你林楓的名字。”

對於萬化老人所言,林楓心中也是非常贊同,可是其中的艱辛卻並非萬化老人說得這般輕鬆,不過,人生一世要麼黃粱一夢最後化作一抔平淡無奇的黃土,要麼追逐自己的夢想最後風臨天下,被世人所傳頌。

二者雖然天差地別,可是都需要一顆強大的心來進行這兩個過程,其中的意境並非人盡皆知。

……

原來林楓在煉成混沌之心的時候就開始的真正的成長,在混沌之心初成之時,便衝破一條經脈,最後配以《創造》之術,林楓竟然一個月時間達到先天武者中期,這可是《創造》體系中高等中期武者,疏通天地二脈,並將打通的九條經脈匯通成一個整體。

同時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林楓將萬化老人佈置的所有錘鍊任務都超額完成,這樣的結果萬化老人至今都感嘆不已,這混沌之心確實強大無比,竟然能讓一個人變化這麼多,做任何事都能達到細緻入微、心無旁騖的完成。

在所有經脈匯通成一個體系的時候,林楓的煉氣體系算是真正形成,不過他卻是第一時間來到獸場進行歷練,他會選擇來獸場錘鍊,是因爲林楓明白,沒有血液的洗禮,永遠不可能成爲真正的戰士。

這一來就是兩個多月,藉着在獸場歷練的時候,林楓習會了《創造》神術中的《水源術》,女媧屬水,所有的法術幾乎都與水有關,這《水源術》更是女媧留下來的唯一法術。

女媧生性不喜殺怒,所以只留下這《水源術》一篇,《水源術》其實是探究屬性水的記錄,認真說起來還算不得法術,林楓之前應對青鱗王妖石火焰的那一招,不過是《水源術》衍生出來的防禦之法罷了,這也是林楓在獸場裏兩個月以來學會的唯一法術。

林楓此番獸場歷練,首先便是熟悉戰鬥技巧,提升自己的戰鬥經驗,其次便是錘鍊自己的心性,之前在殺死犁角牛的時候,林楓便心有不忍,可是他自己又清楚,這個世界的法則不允許他現在有任何憐憫之心,特別是在自己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任何的憐憫之心都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的表現。

所以,這次林楓在獸場每一次戰鬥的時候,都會將對手滅殺,也因爲這樣,林楓的混沌之心也在慢慢變化着,變得更加穩定。 看到阿花竟然短時間內將整具蛇身吞下,即便是青鱗都沒有剩下,林楓再次感嘆這阿花的食量,最後說道:“此行已有兩月,是時候回去了。”

吼~

正要轉身離開,林楓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不過,還有一物未取。”

說完,朝着青鱗王的洞穴穿去。


在洞穴中央,一束陽光從洞頂的大孔穿下,照射在一株淡金色植物身上,這一株植物除開身上的淡金色與其他凡草還有其他不同之處,這一株草居然長出枝幹,枝幹上佈滿蛇鱗一般的林家,足足有嬰兒手臂粗細,高不足五尺,可是卻好看無比。

看着這株植物,林楓輕輕一笑:“三百多年的青鱗草也如青鱗王一樣,開始生出淡金色,傳說這青鱗草乃是青鱗蛇的伴生產物,可解百毒,不知是真是假,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青鱗王就是要依靠此物來晉升,倒是讓我撿到一個便宜。”

另外就是此番出行,除靈藥與剛剛得到的六級妖石之外,林楓將其餘所有戰利品都交給阿花食用,四級、五級妖石都不例外,阿花也在這樣的“胡吃海喝”中晉升至五級妖獸,晉升至五級妖獸,阿花的變化最大的就是身上的黑色斑點漸漸淡化,身上的金色皮毛越來越多,林楓知道,這是阿花在進化,所以任何能幫得上阿花的戰利品,林楓統統都拿了出來,本來六級妖石也要交給阿花食用,可是阿花在食完青鱗王之後,撐得不行,實在承受不了這六級妖石的能量。

一人一豹安靜的回到流雲門外門。

……


半月後,林楓又通脈兩條經脈,加上之前的,現在已經通脈十五條,再通脈五條,即可達到玄青大陸的地者修仙,這可是千古奇才才能疏通的經脈數量。

正要繼續入定通脈的時候,外面傳來敲鐘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入定的林楓雙眼慢慢睜開:“鐘響九聲,乃是外門首要大事,入門近兩年,第一次遇見,到底是什麼事?”

而同時,在甲級修煉一號地中,正在品茶賞舞的楊卓聽到鐘響之後,手中的茶杯瞬間被捏得粉碎,而他的手掌卻是一點印子也沒有。

隨即又恢復一副泰然的模樣,打開雙扇輕輕閃動,笑道:“終於來了。”

“三年前失敗,這一次可不能在錯過了。”

“哈哈,內門競選開始了。”

而在一處乙級修煉地中,一名先天弟子也是瞬間睜開眼睛,口裏說到:“內門競選,我勢在必得,林楓,不知道你這次能否走在我前面呢?”

這弟子正是與林楓一起進流雲門的弟子,袁恩!

沒想到這袁恩竟然這麼快就達到了先天巔峯武者,看來也是福緣不淺。

另外還有其他修煉地的人都丟下手中的事物,靜靜的等待着鐘聲之後的宣佈。

不一會,雲執事的聲音傳遍外門:“所有弟子皆有,再有三月時日乃是流雲門內門弟子競選之日,想必大家都知道競選弟子的規則,競選時長爲三十日,屆時內門長老會到現場主持,最終只有十人有機會進入內門,只有內門弟子方算得上我流雲門精英弟子,享受更多的資源,所有弟子不可懈怠。”

雲執事的傳音林楓當然也聽見了,聽後便隨意一笑,不問其他,繼續修煉。

….

自雲執事宣告之後,流雲門外門所有弟子似乎都活了,隨處可見弟子,最多的就是去獸場歷練。

三月後。

丙級修煉地三十七號,林楓的修煉之地。

蒲團上,林楓盤膝端坐,雙手自然攤開,輕放於肚臍處,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在那百褶的錦衣上,竟有些許粉塵,林楓已經在此盤坐半月有餘。

啪~

一聲悶響,林楓雙眼瞬間睜開,明亮無比,在亮光中一團紫光閃爍,耀眼無比,整個房間都爲之一亮,輕輕一震,身上的粉塵瞬間被震飛開去,隨即林楓雙手在胸前做出幾個手訣,然後虛按。

輕吐一口氣說道:“閉關半月時日,終於將第二十四條經脈疏通,這二十四乃佛門之說,沒想到在這修道中依然會成爲障礙,再疏通四條就可達到先天后期。”

林楓可沒有忘記將所有疏通的經脈匯通一體。

二十四條經脈一通,這第二十四條經脈乃是疏通經脈的第一個瓶頸,當年玄青道人停在這瓶頸十年都不曾突破,卻不料想林楓僅僅用了半月時日便疏通,而林楓本人卻是不停搖頭,聲稱這是用時最長的一次。

三月時日,林楓再疏通九脈,離“三十三重天”還有九脈之距。

整理一番,林楓轟然站立,看了看門外的光亮,搖搖頭說到:“十五日沒有吸收紫氣,可惜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