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醫院離開之後,宋黎回了一趟學校,把課本和習題冊都塞進書包里。

影視基地在京都西郊,佔地面積極廣,清一色的仿古建築,地面也是仿照古代鋪成的,一條清澈耳朵溪流從城中貫穿而過。

基地的外圍,有專供劇組人員居住的酒店,也有吃飯的地方。

宋黎和大鬍子下了車,一眼就看到等在門口的江勝男,她連忙走上前,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也就在前幾天,她得知江勝男是厲菲的經紀人,而她頂替了厲菲在《少年刺客》中了角色。

求江大經紀人的心裡陰影面積。

深秋,落木蕭蕭。

一腳踏入這裡,就像是瞬間穿越了。

看著眼前笑得明媚的少女,江勝男斂了斂眸色,揮去心裡僅存的芥蒂,朝她笑了笑說道:「阿黎,一個小時之後有你的戲份。」

「我知道,我現在就跟你去拍攝現場。」

說完,宋黎扭頭瞧了一眼跟在身邊的大鬍子,半眯著眸子微笑,「行李就拜託你拿去酒店了,然後你再過去找我。」

說好的貼身保鏢,自然要物盡其用。

大鬍子立刻應承下來。

一直到大鬍子走遠了,江勝男才好奇地問道:「助理?保鏢?」

宋黎抿唇一笑,眉眼彎彎的,「**,你覺得大鬍子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江勝男莫名其妙地望著宋黎。

「當然是他這個人!你剛才不是一直盯著他看嗎?」宋黎笑得狡獪。

江勝男一愣,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我哪有一直盯著他看!我就是好奇他的身份。對了,我們趕緊過去,不然來不及了。」

一路上走得很快,趕到拍攝現場的時候,江勝男已經是氣喘吁吁了。

可,宋黎依舊呼吸平穩,笑吟吟地跟劇組的每個人打招呼。

對於這個劇組,江勝男之前就已經接觸過,一切工作得心應手。

在江勝男的眼裡,宋黎不僅是一個關係戶,而且還是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一開始,她並不願意接受這份工作。

怎麼說,她都是圈內的金牌經紀人!

而宋黎是一個沒有任何基礎的新人,圍繞她的一切事務都要從零開始,如果她一個扶不起的阿斗,豈不是砸了她的招牌?

一整天下來,江勝男對宋黎幾乎寸步不離,既要觀察她,又擔心她出意外。

她的盡職盡責,倒是讓大鬍子輕鬆了很多,他基本上就是杵一個地方半天不動彈。

「好!動作表情都很倒位,不錯!不錯……」

拍攝現場,不時傳來寧弈導演的讚揚聲,他對宋黎的表現格外滿意。

「她簡直就是天生的演員!表現太棒了,我當導演這麼多年,接觸過的演員不少,但能像她這樣能融入到角色靈魂中去的卻沒幾個。」

聽著寧導對宋黎的褒獎,不僅是江勝男看他的眼神不對勁,就連劇組其他人,也流露出錯愕之色。

圈內的人誰不知道,在導演界,寧弈就是洪荒中的一股清流。

他恃才傲物,他潔身自好,他作風嚴謹……

想讓他像剛才這樣去誇一個演員,而且還是新人,那簡直比登天還難。

偏偏,這個少女做到了!

看著不遠處全身心投入到角色中的少女,江勝男心裡的情緒忽然變得複雜,有了寧導這一番情到深處的點評,宋黎想不紅都難。

「停!今天先到這裡,吃了晚飯再繼續,大家都辛苦了。」

……

「小賤人,真沒想到是你搶了我的角色!」

宋黎剛恢復了情緒,準備跟沈默寧交流一下戲中的感受,卻不想,一個充滿了怨憤暴躁的聲音突然響起。

緊接著,就看到一個身影沖她跑過來。 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都愣愣地瞧著眼前的這一幕,也忘記去攔住那個身影。

厲菲跟瘋了似的,眼睛里就只剩下將她害到被公司雪藏,被沈東明拋棄的宋黎。

都是她!一切的源頭都是她!

要不是她,她怎麼會落得這麼慘的地步!就連她的經紀人江勝男都不要她了。

「小賤人,一定是你勾,引了寧導,對不對?是你勾,引了他,然後,他就將原本屬於我的角色給你了,對不對!一定是……」

下一秒,不等她把話說完,只看到一個人影攔住了厲菲的去路。

緊接著,眾人只聽到「砰」地一聲巨響,厲菲筆直地倒在地上。

伴隨著一陣凄厲的慘叫聲!

「丫頭,那瘋女人沒傷到你吧!要不要我立刻把她扔出去?」

作為一名合格的保鏢,大鬍子在最適當的時機,展現了自己引以為傲的實力。

看著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厲菲,又察覺到眾人探究的目光,宋黎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她真的很想問大鬍子一句:「你這麼暴力,還是單身吧?」

畢竟,這一腳踢得……連她都覺得胸口痛!

「那個,大鬍子,你這一腳踢下去,不會傷及人命吧?」

宋黎呵呵笑了笑,刻意壓低了聲音問道。

現在可是法治社會,這要是出手太重,傷及人命就不好玩了。

大鬍子朝她眨了一下眼睛,「丫頭,你放心!我知道輕重。」

原本站在宋黎身邊江勝男朝厲菲走過去,她終是有些不忍心,畢竟,厲菲是她一手一帶出來的,她見證了她最輝煌的時刻。

也見證了她最落魄的時刻,比如現在……

江勝男伸出手,她想要拉厲菲一把。

偏偏,厲菲根本就不領情,她狠狠地打掉了她的手,冷冷地睇著她,說道:「別以為你攀上高枝兒,就可以對我施捨。」

「江勝男,我告訴你,總有一天我會再爬起來,總有一天的。」

她掙扎著站起來,一雙憤怒的眼睛瞪得滾圓,死死地盯著離她幾米之遙的宋黎。

旋即,厲菲凄慘地笑了一聲,譏誚地說道:「確實長得挺漂亮,也怪不得寧導會把持不住,我要是男人,我估計也會……」

這話說得意味深長的,給在場的所有人都留下了遐想的空間。

可,厲菲不知道的是,就在剛才,宋黎的演技已經征服了他們,就像寧導說的那樣,她簡直就是天生的演員……

宋黎斂了斂眸色,輕笑一聲,漫不經心地說道:「菲姐,今天這一出,我就當是走在大街上,被瘋狗咬了一口,不跟你計較。」

「你,你才是瘋狗!」

厲菲氣得雙手捂住胸口,那張發白的小臉幾因為憤怒,幾乎扭曲。

眾人紛紛搖頭,她是真不想在圈裡混了。

累了一整天,宋黎壓根就沒心情跟厲菲耗下去,她無奈地撇撇嘴,說道:「大鬍子,我有點累了,你把這隻瘋狗趕出去吧!」

「那個,溫柔點,別太暴力了,大家都是文明人!」

「行!我聽你的。」

……

於是,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大鬍子把玩著不知道從那裡找來的打火機,一步一步朝厲菲走過去。

所有人都以為,厲菲會拚命反抗,會拚命大叫,會藉機撒潑……

可,他們都猜錯了,厲菲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像個木頭人似的,大鬍子只對厲菲說了一句話:「從哪裡來就回到哪裡去。」

然後厲菲點點頭,不帶任何怨氣地離開了。

眾人:……

宋黎:……

這完全不像厲菲的作風啊!

她來的時候跟瘋了似的,竭嘶底里,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儼然一副同歸於盡的樣子,可現在,她安靜得有些匪夷所思。

大鬍子,他對厲菲做了什麼?

跟邀功請賞似的,大鬍子大大咧咧地走到送宋黎面前,笑眯眯地說道:「丫頭,我可是聽你的話了,從未有過的溫柔。」

宋黎抿抿唇,沒好氣地說道:「是,你很溫柔,我都看到了。」

「那,晚上加餐?」

「沒問題,加餐!一會兒發盒飯的時候,你多領一盒就是了。」

一聽說晚上又是盒飯,大鬍子頓時唉聲嘆氣的。

宋黎嘴角微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大鬍子。

畢竟,劇組裡的成員都是吃一樣,總不能給你一個人搞特殊吧!

但看到大鬍子委屈的模樣,宋黎又有些不忍心,只好湊到他耳邊,小聲地說道:「晚上收工之後,我請你吃擼串,怎麼樣?」

她一早就跟沈默寧打聽過了,這影視基地什麼吃的都有,從中餐到西餐,從燒烤串到火鍋,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而且生意火爆!

大鬍子一聽,立刻就來精神了,「那就這麼說定了,不許放鴿子。」

……

晚上要拍攝的情節,是劇中男一號和女一號的對手戲,分別在即,依依不捨,因著站在對面的人是沈默寧,宋黎笑場了好幾次。

一直到她見寧導的臉色不太好,再加上已經很晚了,宋黎只得逼著自己入戲。

「你,真的要走嗎?」

月光下,一身粗布衣裳的少女,依舊掩飾不了她的傾城美貌,臉上流露出來愛憐、不舍、痛苦,將劇中人物的情緒完美地展示。

少年身背一把木劍,依舊是粗布衣裳,眼神堅定而不屈。

「是,我必須走,但,我會活著回來。」

「幾年?」

「……我,我也不知道。」

……

當聽到寧導喊「OK」的時候,宋黎頓時吁了一口氣。

她心裡暗暗告誡自己,以後打死也不跟沈默寧演情侶了,他那帶著點憂傷的眼神,她完全招架不住,總覺得像要陷進去似的。

收了工,宋黎故意躲著沈默寧,可,還是被他在門口堵了個正著。

「沈美人,這麼巧啊!」

宋黎呵呵笑了笑,歡喜地跟眼前的少年打招呼,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彎起。

少年沒有作聲,只是沉默地注視著她,一雙如墨般的眸清澈而冷沉。

他不傻,反而很聰明,自然察覺到宋黎的疏遠。

被沈默寧盯得有些不自在,宋黎伸手撓了撓後腦勺,略顯得尷尬,「沈美人,我知道錯了,晚上拍戲的時候不該走神……」 「帶上我!」

看著眼前少年堅定的目光,宋黎張了張嘴,怎麼都拒絕不了他,只好一口應了下來:「行!帶上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不許喝酒。」

少年眼前一亮,欣喜地點點頭。

對於突然冒出來的沈默寧,大鬍子有些嫌棄,這小子明顯是不放心他,特意跟過來盯著他的,可,他看起來很像壞人嗎?

「喂!丫頭,我看起來像壞人嗎?」

大鬍子戳了戳阿黎的胳膊,一本正經地問她。

阿黎抿唇一笑,微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好整以暇地打量著他,笑眯眯地反問道:「壞人會把我是壞人幾個字寫在臉上嗎?」

大鬍子一怔,撥浪鼓似的搖搖頭。

「呵呵!那你還問。」

「我說丫頭,我要是壞人,你還敢雇我當貼身保鏢,你就不怕我坑了你?」

阿黎聳聳肩,對答如流:「怕啊!不過,我更好奇你的身份。」頓了頓,她又笑眯眯地問了一句:「大鬍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男人有一雙很亮的眼睛,彷彿直透人心。

大鬍子咧嘴一笑,然後仰頭望天,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丫頭,不瞞你說,我就是一窮人!在遇到你之前,我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在東陽街遇到你的那一天,我已經餓了好幾頓沒吃過米飯了。」

嗯,我那幾天只對牛排一類的肉食剛興趣,米飯完全塞不下去!

所以,我不算撒謊吧!

……

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燒烤店的人依舊很多,幾乎都是來這拍戲的劇組人員,自然也就少不了一些熒幕上的熟悉面孔。

也些是沈默寧認識的,不免要打個招呼,但卻沒有人問起他身邊的少女。

可,當宋黎她坐下之後,卻明顯感覺有好幾道異樣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像是探究。

「喂!看到了嗎?就是那個女的,是她頂替了菲姐的角色。」

「就她啊!看起來好像不到二十,不過,能把菲姐看上的角色搶過去,不得不說,她很厲害,以後要是遇上她得多長個心眼。」

「可不是嘛!那可是菲姐,誰不知道菲姐背後的金主有實力,可誰想到……」後面省略的話,就是可以會不可言傳了。

「厲菲也就是運氣不錯,瞎貓撞上死耗子了,要說本事,她除了伺候男人那點功夫學到家了,其他的,我還真瞧不出來什麼。」

說這句話的,是一個二十二三歲的長發女生,眉眼裡毫不掩飾的傲氣。

這話一說出口,頓時沒人敢接下去了。

這女生似乎喝得有點多了,頓了頓,又笑眯眯地繼續說道:「不過,她伺候男人的功夫再怎麼厲害,還也是入不了薄三的眼。」

呃?莫不是又遇上一個老三的愛慕者?

宋黎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又偷偷瞧了一眼鄰座的那個女生。

說話的語氣跟長相完全相反,五官精緻立體,一眼看過去,只覺得很舒服,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她具有攻擊性,又或者口無遮攔。

可,事實卻是她語出驚人,一針見血。

「你不也一樣,好歹人家厲菲還當了幾天薄三的女朋友,你呢?我估計他連多看你一眼都沒有吧!」

「你胡說什麼!我又不喜歡他。」

「安凝,你說你不喜歡他?鬼才信你的話,反正我是不相信。」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