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師兄給到的資料中,李子要先去江灣城裡找一個人,這個人能告訴他有關江氏家族以及南樓的全部資料。

李子慢慢的步行著朝著前面那座城池走去。

當他行至官道上,眼見前面就是城門的入口,突然此時,從身後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李子轉頭朝後看去,只見三五個扈從護在一輛馬車周圍,馬車正朝著前面的城樓趕來。

而李子此時正站在馬車行走的必經之路上。

李子愣愣的看著馬車朝著他撞了過來,突然,他的身子被人從后拉了一把。

李子發現拉他的是一個帶著灰色帽子的老者。

只見那老者站在後面道:「你不要命了,江家的馬車你也敢擋。」

那幾個扈從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子,而此時,從馬車的窗口,伸出一個腦袋,正好奇的朝這邊看來。

那是一個女子,看樣子應該和李子差不多般大,只見她眼神平淡的瞥了一眼李子,隨後便放下馬車的帘子,馬車繼續朝著前面駛去。

「她是誰啊?」李子看著那女孩,對著身邊的老者問道。

「江家的二小姐,年輕人,你不是這裡的人吧!」灰帽老者看著李子問道。

李子點了點頭:「我是從外地來的。」

老者哦了一聲:「難怪,要不然你也不會不認識這輛馬車,馬車裡坐著的是江家的二小姐,剛剛如果你擋住了她,那可了不得,今天你這命可就要送在這了。」

聽著老者的話,李子不由嗤笑一聲,道:「沒這麼嚴重吧,我看也不是什麼三頭六臂,凶神惡煞的樣子。」

那老者趕緊捂住李子的嘴,道:「呦!你這人嘴怎麼這麼不把門,早知道我就不拉你了,你懂什麼啊?這位二小姐雖然長的漂亮,但卻是個蛇蠍心腸,不知道多少人因為看了她一眼,而被江家的人抓去,活活打死,有的甚至被打入死牢,天天跟蠍子老鼠為伴。」

「老伯,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你是這位江二小姐什麼人啊?」李子看著那老伯說道。

「嘿!你這人怎麼說話呢,我跟她才沒關係呢,你去問問這江灣城,誰不知道這些事,你這個人,我看就是好心沒好報,外地人,早晚被江家的人看到給你抓起來。」老伯碎碎念,說完便自己一個人朝著城樓大門走去。

留下李子一個人站在身後,半天摸不著頭腦:我也沒說什麼啊!

等到李子進城之後,他瞬間便被江灣城裡的繁華給吸引了。

這裡高樓林立,周圍街道的兩邊全都是叫賣的商販,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的人群,還有士兵在巡邏。

李子跟周圍的人打聽,很快就找到了他要找的地方。

悅來客棧!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這就是大師兄給自己的地址,他說到了江灣城之後,先去悅來客棧找到老闆,老闆會幫李子安排好一切的。

李子走進客棧,走到櫃檯前。

櫃檯里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夥子,想來並不是老闆。

但李子還是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那年輕小夥子聽完李子的來意之後,立刻眼神怪異的看著他道:「你找我們掌柜的幹什麼?」

李子想起大師兄說過,如果見不到老闆一定不能將書信交給對方。

於是他準備轉身出門。

身後的年輕小夥子眼見李子就要出了門,立刻喊道:「唉!唉!唉!你別走啊!」

李子回頭看著他。

那年輕小伙沒好氣道:「你等著,我去叫掌柜的。」

說完年輕小伙便朝著後面走去。

李子找了一張桌子,靜靜的坐下。

等了半刻鐘,那年輕小伙又再次回來了,此時的他身後還跟著一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一副富家翁的打扮。

那年輕小伙指了指李子,然後和那矮胖男子一同走到李子身邊,道:「這就是我們掌柜的,有什麼您說吧!」

李子看著那矮胖男子,將藏在懷裡的書信默默的拿出來遞給他。

那矮胖男子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即便是看完了書信,臉上的表情也仍舊沒有一絲變化。

隨後他便將書信收起來,然後側過身子,伸手朝樓上喊道:「這位客官,您樓上請。」

李子看了那矮胖男子一眼,隨後什麼也沒說,便順著他指的方向走上了樓。

矮胖男子立刻跟在李子的身後,為他指路。

身後,那個年輕夥計湊上來問道:「老闆,這人誰啊?」

誰知道剛剛還和顏悅色的老闆立刻回頭瞪了他一眼,怒道:「滾一邊去。」

那年輕夥計被罵了一句,委屈巴巴的回到櫃檯前。

而李子順著矮胖男子的指引走上二樓,來到一間房間的面前。

矮胖男子親自為他打開房間的門,彎著腰對李子道:「您請。」

李子點了點頭,隨後便走進房間里。

等到進入房間之後,矮胖男子站在門口,對著李子道:「客官您先住著,有什麼事您招呼樓下小兒即可。」

說完,那矮胖男子對著李子擠了擠眼睛。

李子點了點頭。

隨後,矮胖男子便關上了門,下了樓。

李子一直在這間房間里待到了晚上,當他正坐在床上打坐的時候,沒想到門突然從外面敲響了。

「進來!」李子對著門外說道。

很快,門打開了,白天的那個矮胖男子,也就是這間悅來客棧的掌柜走了進來 李子知道他會來,所以便一直在等著他。

那矮胖男子也沒廢話,進來之後,便直接從裡面將門關上。

他慢慢的走到李子的面前,然後彎著腰喊道:「仙師。」

事實上李子並不知道大師兄在信里到底和這名掌柜說了什麼,他只知道這名掌柜是大師兄門下一位弟子的外姓親戚,至於這位胖掌柜和青山又到底有怎樣的關係,李子就不清楚了。

只見那胖掌柜突然從身上拿出一大疊的資料放在李子的面前。

李子接過那些資料,然後看了那胖掌柜一眼。

胖掌柜對著李子解釋道:「仙師,這些就是江氏家族和南樓的資料,我所能搜集到的全都在這裡。」

李子點了點頭,將那些資料先放在一邊,然後看著那掌柜笑著問道:「掌柜貴姓?」

胖掌柜笑呵呵的對著李子道:「仙師,小人姓賈。」

李子點了點頭,對著那賈掌柜說道:「賈掌柜,我想向您打聽一個人。」

賈掌柜拱了拱手,然後道:「仙師客氣了,您問吧!」

「江流風!」李子看著那賈掌柜說道。

「江氏嫡孫?」那賈掌柜驚訝道。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怎麼了?掌柜的?」李子看著賈掌柜問道。

只見賈掌柜搖了搖頭,嘆息道:「沒什麼,只不過江氏嫡孫最近好像出了些問題,據說是被人打傷了,南樓尊主親自將他送回江家,已經昏迷不醒一個月了。」

「昏迷一個月?」李子嘴中喃喃道。

江流風當日所受之傷並不嚴重啊,而且那個時候,那位方尊主便已經為他止了血,怎麼會昏迷不醒一個月?難道那位方尊主中途送他回來的時候又出了事?

李子心中疑惑,只是此時也不好多問。

只見老掌柜接著說道:「據說嶺南江家現在為那位嫡孫遍訪名醫,只是江灣城周圍的名醫都找了個遍,也沒人能醫治好那位江少爺身上的傷。」

李子心中一驚,江流風受傷如此嚴重嗎?他不禁有些懷疑,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江氏王朝對於江流風受傷之事一點動靜都沒有。

按說江流風作為未來江氏王朝的儲君之人,而且年輕輕輕,劍道修為便如此的高,江氏王朝對於他應該極為重視才是,怎麼他受傷江氏王朝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到底打傷江流風的人是誰?

「知道是誰打傷了他嗎?」李子看著那名賈掌柜問道。

只見賈掌柜搖了搖頭,隨後道:「這小人就不清楚了,不過皇宮裡已經派了御醫過來,就是為了江少爺這傷來的,如果連御醫都沒辦法,只怕江少爺就危在旦夕了。」

李子點了點頭,南樓和魔族勾結已成必然之勢,他現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和魔族的勾結中,江氏家族有沒有參與。

而知道江氏家族有沒有參與,江流風是最關鍵的人物。

因為當日,便是江流風主動挑釁的青山,如果沒有江流風的挑釁,李子也不可能上場,自然也就不可能有那一戰。

李子知道,江流風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挑釁青山,如果不是有什麼其他的誤會,那麼就是江家已經和魔族勾結在一起,江流風當日的舉動,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掉李子。

李子的眼中猛地爆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

那位賈掌柜看著面前的這位仙師,不知道是自己那句話說錯了惹惱了仙師,他急忙的低下了頭。

李子知道自己的眼神讓那位賈掌柜心裡產生了誤會,他看著身邊的那疊資料,對著賈掌柜道:「掌柜的,麻煩你幫我隨時注意南樓的動向。」

那位賈掌柜眼中閃出一道奇怪的神色,隨後點了點頭,只不過李子並沒有注意到。

等到賈掌柜離開之後,李子立刻翻起了身邊的那疊資料。

只是很快,他就皺起了眉頭。

這份資料當中,關於江氏家族的描述倒是很詳細,不過對於南樓,卻多有省略,甚至很多重要的地方都是一帶而過。

青蛙王子蛤蟆妻 李子雖然心有疑慮,但也不好把那掌柜的叫回來問一遍,畢竟可能南樓比較隱秘,一般人很難查到他們的信息。

很快,李子便將自己關注的重點放在了江流風的江氏家族身上。

江氏家族祖上曾經是製鞋販履的商人,三百年前來到嶺南之後,就開始在這裡定居下來。

江氏祖上有三兄弟,也就是這三兄弟後來組建了現在的江氏家族。

當時的江氏家族已經是嶺南幾大著名的家族之一,而那時的江灣城還只是一個小國。

等到小國的皇帝人死之後,又沒有子嗣留下來繼承皇位,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江氏祖先才成功篡位,成為了未來江氏王朝的第一代皇帝。

隨著皇位一代一代的傳下來,江氏家族迅速將自己的地盤擴大,雖然這其中遭遇了不少的抵抗,但每一次都化險為夷。

李子猜想,江氏家族的背後應該另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幫助他們。

等到江氏王朝把嶺南的眾多城池全部囊括之後,周邊已經再也沒有任何勢力可以阻擋他們的步伐。

而直到江流風出生之後,擁有雄厚財力與國力的江氏王朝再次把他的野心瞄向了北方。

江老太爺四個兒子,大兒子便是如今江氏王朝的皇帝,江鎮天。

而江流風則屬於老二江鎮雲這一脈。

江鎮雲一兒一女,女兒就是李子在城門口所看到的那位江家二小姐。

江鎮天膝下並無子嗣,所以順位繼承的江流風便成了下一任的儲君之人,再加上江流風四歲便展現了極強的修鍊天賦,更是早早就被江家老祖定為了下一任的皇位繼承人。

可以說江流風是被江家寄予重大期望的人,江流風繼位之時,就是江氏王朝北上之日。

資料中提到,江流風的師父,就是南樓的幾位供閣長老,所以江氏家族和南樓的關係也是極為密切。

南樓、北閣,作為世俗界勢力最大的兩個組織,分別支持了南方的江氏王朝,還有北方的大闕王朝。

南樓北閣之爭事實上這些年已經衍變成為了江氏與大闕之爭。

李子皺著眉頭看著江氏的資料,他現在急切想要知道江流風的傷勢怎麼樣了,因為只有江流風蘇醒,他才能夠知道江氏和魔族之間到底有沒有勾結。

倘若江氏真的與魔族勾結,恐怕迎來的將不只是青山,而是整個修行界的怒火。 那位悅來客棧的賈掌柜離開了李子的房間之後,很快就出了客棧。

在客棧對面的長街巷子里有一間普通小院,現在這個小院已經被人買下來了。

賈掌柜對著門輕輕敲了敲三下,等了半天之後,又重重的敲了兩下。

門立刻從裡面開了,裡面是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只見那男子看到賈掌柜之後,便將門打開,讓賈掌柜走進來。

等到賈掌柜進來之後,男子朝著門外看了一眼,又再次關上了門。

賈掌柜跟著男子一直往院子里走去,院子不大,很快他們就穿過了院子,走到了一間房間的二樓。

從這裡正好能夠看到悅來客棧的大門口。

房間里有個穿著白色錦服的男子坐在凳子上,眼神一直看著窗外。

那白色錦服男子坐的位置很巧妙,從這裡能看清楚整個悅來客棧,但從外面卻很難看到他。

賈掌柜走到那男子面前站住,彎著腰道:「是個十幾歲的少年,我已經安排在二樓臨街的房間住下了,給了我一封書信,讓我按照書信上的內容全力配合他。」

「書信呢?」男子問道。

賈掌柜立刻從懷裡將那份書信遞到男子的手中。

男子拆開書信之後,看了一眼道:「青山?」

賈掌柜點了點頭,「確實是來自青山的仙師。」

男子輕拍著額頭,嘴中喃喃道:「這下可麻煩了,沒想到竟然是青山的人。」

那賈掌柜好奇問道:「大人,青山怎麼了?到時候咱們找幾個弟子一綁,悄悄做了他,神不知鬼不覺。」

那男子狠狠的瞪了賈掌柜一眼,然後道:「你懂什麼?青山派出來的人,都像你說的這麼廢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