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進來后,北夜這才解釋道:「艷寵妹妹,跟著迦夜出去了,說是要去接青玄、天音、千琴他們早點到達這裡,以免事變。」

「明白。」

雲邪一臉淡漠,有些無動於衷的樣子,教人看得有些疑惑,卻又不好詢問。

她這個樣子,讓北夜更是擔心,「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雲邪伸手拿了一個包子,答道:「只是在考慮該怎麼從赤龍谷,少谷主那裡得到法器飛羽。」 雲邪的答話,讓北夜感覺這事不同尋常。

畢竟,在她的眼裡,雲邪似乎只是拿這件事做借口,完全還有另外一件事。

可是,雲邪淡定的一口一口的吃著包子。

北夜坐在一旁,也不好多說什麼。

二女靜靜的相對坐著,最後還是北夜提議道:「你昨晚沒睡的話,那你先好好休息一會。午膳的時候,我再過來叫你。」

「好。」

雲邪點了點頭,沒有拒絕她的好意。

就這樣,北夜離開后,雲邪將門關上后,背靠著大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難過什麼。

因為在乎,所以害怕。

迦夜什麼也不說,直到現在都沒有回來。

她等一夜,擔心了他一夜,卻沒想到,他的行蹤,竟是從別人的嘴裡知曉。

這種滋味,讓她有些難受。

強忍著心裡的苦澀,雲邪長長的嘆息一聲,她不該在這兒女私情注入太多心思。她還有很多事要去做,太在乎、太在意,受傷的都是自己。

他,畢竟不是自己的私有物。

她,又有何權利要求掌控他的所有?

如果愛是霸佔,她寧可不愛!

走到一旁,雲邪在銅盤裡拿起那冷水,給自己洗了個臉,然後盤膝坐在咕床榻上,開始了修鍊內功心法。

她要恢復以前沒有迦夜在的生活,有他沒他,她都要奔向強者!

修鍊,一直持續到了午後。

雲邪剛剛運行完一圈心法,睜開雙眼,就聽到了房間門被人敲響。

雲邪一臉平靜,打開了房門,門外站著的人,竟是龐少卿。

龐少卿愣在當場,他萬萬沒有想到,開門給自己的,竟是一個清秀夫人。

嚇了一跳,連忙道歉,「對不住,是在下打擾了。昨天……」

「少谷主來了,便請進吧。你要的圖紙就在這裡。」

雲邪一臉平靜,相比龐少卿的驚訝,她倒是平靜無波。

其實,雲邪想通了,肖天已經死了,那她出現在這裡,也無懼龐少卿知曉了。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龐少卿比約定的時間,還要早一個時辰就過來了。

早到晚到,都是一樣的。

龐少卿跟著雲邪走進屋子裡,她指著桌面的圖紙,「你看看這圖紙吧。」

「是。」

雲邪則是自顧自的拿起桌面的水壺,自顧自的倒了一杯水,完全不理會水已經冰涼。

盛夏之季,喝點涼水更舒服。

龐少卿此時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雲邪身上,知道雲邪挽起是婦人的髮鬢,雖然意外她今天以真面目相待,但他更看重的是那圖紙。

此時他看著圖紙,心中帶著驚駭與佩服。

最後激動的對著雲邪做了一個九十度的彎腰鞠躬,「前輩,少卿萬分感謝您的圖紙。這讓這件法器刀具,呈多樣化變造。」

雲邪微微一笑,沒有居功,「這圖紙還真不是我弄的,是我一朋友弄的。他知道少谷主是個痴迷法器的天才,所以才有意指點你一番。機關術、鑄造術對於法器的進階,還是有很大的幫助。」

「是的。」

龐少卿連忙點頭附和,「不知前輩該如何稱呼?」 「不知前輩該如何稱呼?」

龐少卿在旁面露恭敬的神色,對著雲邪如此道。

雲邪微微一笑,「邀月。」

「邀……邀月?你是南樂國的邀月縣主?」

「正是。」

「可是……邀月縣主是煉丹師啊。你……」

龐少卿驚了,他萬萬沒有想過面前的年輕婦人,竟是名動天下的丹神。

雲邪微微一笑,「我來這裡,自然也是奔著軒轅後代的人而來。少谷主,不如我們談筆交易,如何?」

「什麼交易?」

「這筆交易說簡單也不簡單,全權取決於少谷主的想法。我需要赤龍谷的飛羽法器圖紙,而你這件法器,我會讓軒轅後代的人替你打造。包括未來五年內,每一年我都可以讓他們替你打一件法器,前提的條件是,這法器絕不能是禁忌鑄造的。」

雲邪飛快的把自己的想法,對著龐少卿說了。

龐少卿聞言抽了抽嘴角,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因為在他的眼裡,面前的這位邀月縣主可是丹神啊。

可是,這個丹神竟會給他提出這樣的請求,與其說是讓他提供飛羽,倒不如說是邀月縣主在巴結自己更來得快一點。

他會這樣想,也確實是沒有錯,雲邪正是有這樣的想法。

「邀月縣主,我這個飛羽法器也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你……」

「嫌我給的少?」

「不,不是。」

「既然不是嫌我給的少,那你可同意了?」

雲邪追問道,她比誰都清楚,這飛羽對自己未來的計劃發展有多麼重要。

飛羽一旦用在自己的私兵身上,用不了多長時間,她可以打造出飛行空兵,而且人人手上都拿上可以取人性命的機關,到時誰還敢輕瞧她的私兵?

龐少卿見雲邪如此咄咄逼人,他僵著臉苦笑,硬著頭皮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了。

雲邪笑得一臉得意,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兩三捲紙,「這是契約,你看看,如果沒有任何問題的話,我們現在就把名字簽了吧。」

龐少卿抽了抽嘴角,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還把契約都給備好了。

這完全就是趕鴨子上架啊!

「邀月縣主,這契約會不會簽的太早了?」

「早嗎?一點都不早,對我來說剛好!」

雲邪一臉善意的笑容。

龐少卿見狀,沒辦法,只能乖乖的簽上自己的大名,蓋上自己的私章。

雲邪直接抽了其中一張遞給了他,「這份契約一式三份,你我各執一份,還一份自然是交給公證人手裡拿著。而這個人,便丹長武國丹神府的瀟艷寵保管,你沒意見吧?」

「沒有。」

龐少卿搖首,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意見。

於是,接下來,雲邪便找他要法器飛羽的圖紙。

一切都弄妥后,龐少卿突然問了一句,「邀月縣主,其實能畫出這張圖的前輩,它必然可以自己研發出飛羽的。」

「嗯,就算它有這個時間,可我等不及馬上要用。」

雲邪點了點頭,贊成了龐少卿的話。

以睚眥的聰明勁,肯定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把飛羽給弄出來。 龐少卿怔在當場,不知道該怎麼應付才好。

畢竟,對方身邊明明有一個實力不低於他的高手,為何邀月縣主卻要如此大費周折的,捨近求遠呢?

雲邪瞟了他一眼,「不用覺得好奇,它擅長的是機關術,而不是法器鑽研。」

「原來如此。」

龐少卿恍然大悟。

雲邪拿起他手中那份圖紙,「走吧,帶我去見青炎前輩,我會讓他今天就開始替你鑄造你的法器。」

「真的?」

「不信就走著瞧唄。」

「我信,我信!」

龐少卿立即跟上了雲邪的步伐。

二人一邊路上閑聊,一邊談論著別的事,彼此的交情也因此建立了起來。

雲邪知道龐少卿因為修鍊武技,一直卡在瓶頸上不去,出手大方,直接把玄品二階的培元丹送給了十顆給他。

龐少卿受寵若驚,接下她送來的厚禮。

來到了府衙的時候,雲邪直接亮出了自己的縣主令牌,讓這鵲塵忠縣的黃大人出來相迎,那樣子唯諾又巴結的樣子,雲邪都放在眼裡,雖然臉上帶著笑,但更多的是冷漠。

只待等龐少卿一離開這裡,那這黃大人的府衙之位,也該換個人來坐了。

龐少卿親自帶著她去面見了青炎前輩,雲邪看到了床榻上的老人,會心一笑,「少谷主,能請您在外面等候一下嗎?我有些話想單獨和青炎前輩說,用不了多長時間的。」

「當然可以。」

龐少卿沒有任何異議,十分配合的離開了房間。

雲邪則是打量起這屋子裡的一切,發現屋子裡居然還有新鮮的荷花。

荷花清幽的淡香,在屋子裡散發著屬於它的獨特香味。

「青炎前輩,有人讓我向你帶一句話:初陽東升,夕陽西下。」

雲邪淡淡的說著這八個字,頓時讓床榻上的青炎前輩睜開雙眼,他神情帶著驚駭,「你是什麼人?」

「救你離開這裡的人。」

「是青玄叫你來的?」

「準確來說,是青玄和天音。」

雲邪回首與他的眼神直視。

青炎前輩握了握拳頭,最後還是鬆開,那孩子終究還是太過重情啊。

如果他不重情的話,也許還能走得更遠一點。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青炎前輩深深的看著雲邪,「那孩子應允了你什麼條件?」

「軒轅後代所有人,皆為我服務五年。」

五年?

倒還也不算過份。

青炎前輩鬆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雲邪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然後拿起一張圖紙,遞到了他的面前,「這幾天,就辛苦你們先把我把這件法器打造出來吧。」

青炎前輩接過那圖紙一看,剛看了一眼那圖樣,就想拒絕,但當看到了一旁的備註,立即把到嘴的話全部咽了下去。

原來這把刀具,並不是死神鐮刀,而是另一把款式與死神鐮刀一樣的法器。

但是法器的攻擊,卻是多樣化的,因為裡面被添加了許多機關。

在這裡的機關如何打造,每一個部件,全部都寫畫的很清楚,只需要看圖製作就可以了。 青炎前輩看著這法器的精細,不由暗贊,「這法器設計人好厲害!」

雲邪微微一笑,「那這法器青炎前輩可以打造出來嗎?」

「自然是可以的。」

青炎前輩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意見。

「很好,等你們打造好這件法器,就可以和青玄、天音直接去星耀府。」

「星耀府?」青炎前輩驚了。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雲邪挑眉詢問。

「星耀府那是景南王的府邸啊,這合適嗎?」

「放心,沒什麼不合適的。」雲邪回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赤龍谷的肖天,他不是一個好人,不能不防啊。」肖炎前輩告誡道。

「肖天已經死了。」雲邪冷冷的答道。

死了?

青炎前輩並不是很了解這事是怎麼回事,所以現在對他來說,就是儘快把手上這件刀具法器給打造出來。

至於別的事,等離開了這裡,可以再慢慢了解也不遲。

就這樣,雲邪和他的談話,終止了。

雲邪打開了房門,對著門外的龐少卿,「好了,青炎前輩同意幫你打造這法器了。」

「太好了!那個,我能在旁觀看嗎?」

龐少卿興奮的看著青炎前輩,那樣子如同想要吸收水份的海綿,眼巴巴的眼神,讓青炎前輩緩緩的點了點頭。

肖天確實不是個東西,可是龐少卿還真沒有做什麼過份的事。

而且他也確實是太過單純,所以才會被身邊的人利用。

正好借這次讓他觀摩鑄造的時候,點醒這個傻小子,免得忠厚的他,反倒被人坑害了也不知道。

雲邪在府衙呆了沒多久的時間,就直接離開。

至於軒轅後代的事,還有與赤龍谷的事,都可以說是完美解決。

心情愉快的她,一路小哼著調兒,在其中一個攤子面前吃了麵條,就回去客棧。

客棧里,雲邪一進門,就看到了那一桌正在吃東西的諸人。

青玄、天音、千琴三人果真出現在這裡,迦夜見到雲邪的時候,連忙朝她招了招手,「夫人,我們在這。」

其實,這客棧的大堂,就這麼大點的地方,想視而不見,除非是瞎子,否則是不可能的。

看到出現的迦夜,雲邪臉上斂了斂笑意,走到他們面前,「都平安到來,那就在這裡等候幾天吧。」

青玄怔了一下,「縣主,我父親他……」

「青炎前輩一切安好,他只是需要替人完成一件法器的鑄造。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明天我帶你們去見他。」雲邪語氣淡淡,如此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