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二人相距二米左右,平頭長臉男是緩步走向羅陽的。

若羅陽不願意背受三拳,聽到後面的腳步聲走近了,多半會轉過身來或走開。

及至走到距離羅陽不足一米了,還不見羅陽閃開,平頭長臉男狂喜。

嘴角一揚,已運勁到右臂,意欲一掌打得羅陽吐血。

作為旁觀者,花襲伊早已看到平頭長臉男不懷好意了。

「呵呵!牛仔,你玩得起?」花襲伊提醒道。

她的意思是說他極有可能會受傷。

羅陽不便將影拳的秘密說出來,神閑氣定的向花襲伊揮了揮手。

「花姐,不用擔心。」羅陽說道。

站在背後的平頭長臉男特別陰險。

本來他已獲得先出手的機會,這已是佔了大便宜了。

為了將便宜佔盡,居然趁羅陽說話時出手。

須知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

在羅陽跟花襲伊交談時,羅陽就需要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去說話。

換言之,在這個時候,羅陽不可能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留意身後的情況。

平頭長臉男嘴角扯出狠毒的弧度,看他毒辣的眼神,好像在說:你的,不要怪我的!我的要打殘你的!

在羅陽剛說完一句話時,平頭長臉男的右掌已幾乎拍到羅陽的脊背了。

可能只相距0.5厘米左右。

在這種情況下,一般的練家子是不可能閃避得了。

平頭長臉男心頭驚喜不已,竟然喊出聲來。

「哇咔咔!」

笑聲未了,平頭長臉男臉上立時被無限的驚愕布滿了。

他的右掌明明眼看就要拍在羅陽的脊背了。

可就在電光石火一瞬間,也不知羅陽是怎麼移動的。

只見羅陽身影陡地一掠,只留下一道殘影。

平頭長臉男的右掌便拍在那道殘影上。

起先還道看花眼了,但右掌沒有拍中實物,可以反過來證明沒打中羅陽。

這怎麼可能?!

平頭長臉男疑惑萬分。

機器人雙修指南 就算是觀戰的花襲伊都很震驚,她還想再出聲提醒羅陽。

結果只覺眼前一花,感覺羅陽是動了一下。

最後再看,便發現平頭長臉男滿臉不解的懵圈。

由此可知,平頭長臉男沒有打中羅陽。

一直以來,花襲伊覺得自己對羅陽有了很充分的了解。

直到今日,她才知道那是自己大意了。

現今看來,羅陽就像一座迷宮。

花襲伊對這座迷宮知之甚少。

如果羅陽是花襲伊了解的那個羅陽,那先前那一掌,羅陽絕對要中招。

平頭長臉男看完自己的手掌,再看羅陽,又大吃一驚。

他還揉了揉眼睛,先確認不是看錯。

適才揮掌拍出去,明明沒打中羅陽。

此時再看,羅陽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關鍵是平頭長臉男沒有看到羅陽是怎麼移動的。

換言之,羅陽的身影移動時間,就是在平頭長臉男的手掌快要打中他脊背的時候。

當平頭長臉男的右掌縮回去之後,羅陽又移歸原先所立的位置。

這麼快的速度,完全出乎平頭長臉男的意料之外。

當時花襲伊還擔心羅陽會被打傷。

及至見羅陽這麼了得,心裡的大石頭便落下來了。

花襲伊抿嘴淺淺一笑,又很快收住了笑意,心情有點兒複雜。

若羅陽真的成為她的老公,那羅陽身手實力越強,對花襲伊就越有利。

可惜羅陽現今還不算是她的老公,這樣問題就來了。

一旦哪日跟羅陽撕破臉皮做了敵人,花襲伊也不知還有沒有能力制伏他。

按眼前這種情況來看,花襲伊也沒有很大的信心吃定羅陽了。

當有了這個想法后,在花襲伊心田最深處,她已更認同用美人計來籠絡住羅陽這種做法更有效果。

權少,後會無妻 在胡思亂想之間,只見平頭長臉男又出掌了。

這次平頭長臉男更加專註,更加兇狠的拍向羅陽的後背心。

在同一時間,出了五六掌之多。

其中只有一掌是實的,其他都是虛的。

平頭長臉男算是使出了平生絕技。

幾道虛掌是用來分散羅陽的注意力,最後那一招實掌才是要人命的。

莫說還是背對著,就是面對著,一般的練家子都難以避開。

可惜平頭長臉男遇到的是懂影拳的羅陽。

而影拳的精髓又是被動獲得防守能力的,這一點特別重要。 見到羽舞等人,楊戩雖然不願意附和,但奈何人在屋檐下,何況現在哪吒的狀況,他想不低頭都不行。

迎接上來,行禮后問道:「楊戩斗膽敢問陛下,我兄弟哪吒此次下界,究竟遇到了什麼事?」

雖然他的態度很不好,但是羽舞今天特別的高興,也就懶得跟他計較。

剛想張嘴,又覺得這這事還是囚焰來說比較有說服力,畢竟她是跟著哪吒一起見證的,目睹事情的整個經過:「囚焰,你來告訴清源妙道仙君哪吒在人間遇到了什麼。」

囚焰張了嘴又閉上,在張嘴告訴楊戩說:「這事我說了你未必信,我去吧那個讓哪吒失控的原因帶來,你一看便知。」說完又看向羽舞,徵詢道:「陛下,可否讓南蠻公主登臨九天。」

對於這事,羽舞是非常樂意的,凌霄殿的生活太乏味,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歡樂,立即同意:「快去,以本尊名義請她上天來。」

「是,我這就去。」

囚焰剛剛轉身,就被哪吒攔住,惡狠狠的說:「不準去,此事到此作罷,誰都不準再提起。」

他這麼做,讓楊戩幾人更加不解,雖然哪吒現在狀態非常不好,但也不能放任他胡來,還是追問道:「哪吒,你在人間到底見到了什麼?咱們兄弟同享福共患難,有什麼事情不妨說出來。」

羽舞立即應和,催促哪吒說:「清源妙道仙君說得甚是,哪吒,快說吧,把你在人間的經歷告訴你的哥哥和師兄,這裡都是你的老熟人,不用害羞。」

犀利的目光看一眼羽舞,冷冷的聲音說道:「元帥府今日不待客,幾位請吧。」

他要趕人,羽舞就偏偏不成全,抱起雙手,高傲的告訴他說:「本尊既是三界之主,三界中又有什麼地方是本尊不能在的。」

哪吒也不理她,轉身就走。

思來想去,這件事必須讓這幾個人知道,必須讓李天王知道,那老頭把自己關在玲瓏塔裡面不肯出來,這遭有南蠻公主做中介,或許就能服軟,畢竟那可是他兒媳婦,不論他承不承認,這個難題都是他李家必須要解開的,除非他連兒子都不要了,而這種可能微乎其微。

從戒魔關的情況來看,這老頭是非常在意他這三個兒子的,絕不會讓哪吒獨自面臨這劫難。

既然他不願說,那就由羽舞這個三界之主親自替他說好了:「李天王,有朋自遠方來,不見尚可,然貴公子哪吒三太子今朝良緣當前,你不出來主持大局嗎?」

羽舞還未說完,哪吒殺人的目光就已經落在她身上,手裡的火尖槍緊緊握住,那眼神,隨時有可能一下挑了她。

擔心哪吒真的失控,青龍橫渡囚焰三人也虎視眈眈的看著哪吒,就連楊戩跟金吒木吒,也隨時準備攔住哪吒。

正堂之內,玲瓏塔中李天王聽得糊裡糊塗,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哪吒遇到難題了,而這個難題他可能跨不過,如果他不出來,哪吒很危險。

沒有選擇,輕輕嘆口氣從玲瓏塔中現身,出來正堂拱手道:「應龍帝君,老夫失禮了,請上座。」

這件事弄到驚擾父親,哪吒知道如果繼續堅持不說,只會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而這絕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怨恨的眼神看了四人,再次下逐客令:「你們的目的達到了,這裡不歡迎你們,應龍帝君,舍下貧寒恕不招待了。」

既然他已經準備把事情告訴其餘的人,那麼羽舞幾個人也就沒有必要繼續逼他,這時候離開是好的,讓他們兄弟幾個自己來商議對策。

醫見鍾情 對著李天王拱手還禮,笑嘻嘻的說:「李天王客氣了,本尊在此,三太子恐不適應,就此告辭。」

羽舞四人離開后,楊戩三人立即湊過來問:「哪吒,究竟怎麼回事,應龍說的良緣,莫不是?」

楊戩跟哪吒是四百年的兄弟,他知道哪吒最怕什麼,這遭讓哪吒失控,有聽到羽舞說良緣當前,立即就想到了情劫。

這不僅是哪吒最怕的東西,也是他最擔心的,哪吒在成仙了道之前首先就將自己的七情六慾埋葬,就是為了防止這一天,可這一天真的來了,哪吒竟然失控,那麼這份緣,就不是緣,而是劫難了。至少對哪吒來說是個劫難。

得到肯定的回答,證實了他的猜想,大呼一口氣,問哪吒說:「那姑娘何許人也,你把她怎麼了?」

楊戩這麼問,是因為以哪吒的性格,如果遇上自己的緣分,他很可能將這緣分泯滅,或者給對方灌下去一晚孟婆湯,一了百了。

可這樣做,實則是有違天道的,天道給各路神仙安排劫難,就是要他們直面自己內心的陰暗恐懼一面,而這些陰暗恐懼的東西,只有被自身正式之後才能消除,殺了她或者讓他忘了,都是斷絕的做法,能助他們度過劫難,卻也留下抹不去的遺憾,甚至是要以修為填補漏洞的。

哪吒收斂一些,看一眼李天王,回答楊戩道:「南蠻第一巫師的孫女,就是那個打敗彌勒佛的巫師,殺不得,也傷不得,故而才有無可奈何之覺,我本想讓若木將我押在哀牢山去,但那廝早有準備,天外天設了結界,我的法力不足以破除結界,見不到若木,羽舞又有心讓我應劫,這一遭,怕是逃不了了。」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聽見哪吒說對方是南蠻第一巫師的孫女,楊戩也是倒吸一口涼氣,真怕哪吒不顧一切將她殺了,那樣的話李家跟南蠻巫師就算結下不共戴天之仇,南蠻巫師有仇必報,他們未必有本事擋住。

不過經過若木攻天,哪吒穩重不少,沒有殺了南蠻公主,事情就還有迴旋餘地,劫難嘛,就是要渡才能過去。

當然,這件事還取決於哪吒的態度,楊戩看一眼李天王,他雙手背在背上,眉頭微微皺起,不知道在想什麼。

李天王不開口,楊戩還是自己開口問哪吒說:「那你準備怎麼辦?」

轉頭看一眼外面,輕輕嘆口氣回答楊戩:「九天隕落,只有我是個列外,我還以為是我的福緣來了,卻未曾想我的劫難並非牢獄之災,萬物不禁,何謂災劫,自今日後,我只潛心悟道,她不死,我不出。」

哪吒這是在跟他的劫難比時間,看誰活的更久。

但這樣的做法真的有用嗎,兩個神仙,幾萬年幾億年都未必會死,這樣耗下去,完全就是相互傷害。

當然,他想耗下去也沒那麼容易,李天王嘆口氣,過來拍拍他的肩膀說:「哪吒,堂堂男兒怕什麼,你將自己關起來,這門一旦閉上就打不開了,諸神之劫難遠比你想的要複雜得多,你說她不死你不出,可你是否知道,她是你的緣分,這緣分不了結,即便她死了轉世投胎還是你的緣分,即便她魂飛魄散,這份緣分也會轉接給別人,只要你不去了結,緣分就永遠都在。」

此刻,李天王也很矛盾,站在一個臣子的角度,他不希望哪吒跟南蠻公主有什麼牽扯,站在一個神仙的角度,他不希望哪吒去應劫,這劫難太可怕,情劫是最容易過去的,也是最難過去的,一旦動了凡心,他這個兒子就永不能踏足九天,雖然哪吒的本領在下界也可以做一方神主,可身為父親,他如何能承受三個兒子都不在身邊的孤寂。

但從一個父親的角度來說,他希望哪吒跟南蠻公主結下善緣,九天隕落,李家能夠住在元帥府,這是多大的恩德,但凡事都有兩面,現在的待遇,是哪吒跟青龍要來的,有朝一日青龍不在九天了,那九天的那些神仙是不是還會允許元帥府存在,或者說,哪吒在九天擁有太多令人羨慕的東西,可這些東西都是懸在空中的,沒有一個依託,早晚有一天,九天上這些大臣會動李家動手,那時候,李家能不能抗住,很難說,但是如果哪吒跟南蠻公主車上關係,那就不一樣了。

李天王雖然一直在塔中,但天界為官三百年,有什麼能逃過他的耳朵,若木跟南蠻的關係,南蠻巫師的能力有多大他是知道的,眼下的李家,跟南蠻扯上關係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就算有一天九天諸神復還九天,跟南蠻叫好對李家來說也是很有必要的。

可是這件事很難辦,畢竟哪吒是大羅金仙,七情六慾早已斷絕,要她跟南蠻公主有點什麼可不容易,況且情之一字最是誤人,如果處理不當,哪吒很可能要輪迴再修;這樣的結果,做父親的怎能忍心。

聽了父親說的,哪吒知道這緣分他是逃不了了,去面對嗎,也不行,揪扯不清,腦子裡十分混亂,踉踉蹌蹌的回去房間,關上房門面壁思過。

見到哪吒這個模樣,身為同門師兄兼好友,楊戩著實替哪吒擔心,有些不解的問李天王:「天王,哪吒兄弟的這孽緣,真的就沒辦法躲開了嗎?」 平頭長臉男出手越快,羅陽的防守速度就越敏捷。

除非平頭長臉男有光速,不然還真難以傷到羅陽。

可惜平頭長臉男並不了解羅陽學會影拳這個秘密。

先前平頭長臉男偷襲羅陽,若換了別個少年,恐怕早就中了陰招了。

結果羅陽卻是輕描淡寫的避開了那陰險的一掌。

俗話說: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平頭長臉男覺得百分百能得手,哪知卻失手了。

這麼一來,心理落差很大。

又兼之偷襲人這種做法很無恥,被旁觀者花襲伊看去了,平頭長臉男惱羞成怒。

此時想使出絕招來打傷羅陽,好了結這次的切磋。

當看到平頭長臉男一下子揮出五六掌,花襲伊又替羅陽捏一把汗。

「呵呵!牛仔,別大意!」花襲伊忍不住提醒。

至少在還沒有拿到血煞子之前,花襲伊不能看著羅陽受傷。

羅陽微微一笑,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原本平頭長臉男還道羅陽會閃避虛掌。

不料羅陽穩如泰山,紋絲不動。

平頭長臉男以為羅陽是被虛掌迷惑住了,大喜,加勁將實掌拍過去。

如果羅陽無法閃避,中一掌,輕則吐血,重則當場掛掉。

花襲伊自然不願意看到羅陽受傷,又忍不住提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