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月輕點頭,俏臉韻紅,柔聲道:「哥哥,先前是月兒不對,哥哥不會生月兒的氣吧?」彌月指的自是她剛才無故氣憤,一聲不響的離開。一想到那時的情景,彌月臉更是緋紅。

「呵呵,怎麼會,在我眼裡,月兒永遠是對的!」彌塵也笑道,眼光里水波清澈,不含一絲雜質。彌月嬌聲莞爾,問道:「哥哥是在寵月兒嗎?」不知為何,聽了這番話,她心裡早被甜蜜填滿,原來哥哥是這般關心她啊!

彌塵笑笑,不語,一切盡在無言中。有些時候,情感不需用言語表達,只要一個眼神,便能洞察全部。

「小丫頭,少主在和你說話,沒聽清嗎?」見彌塵二人樂在其中,彌岩身旁一名侍衛忍不住怒道。

彌月細眉一皺,眼中流露出討厭神sè,好像打擾到她和哥哥的親昵談話,是不可饒恕的罪行一樣。轉過臉,對彌塵笑道:「一隻狗亂叫,哥哥,我們不必理會。」


狗?亂叫?彌塵臉上現出好玩之sè,對那說話之人同情不已。


一個大家族少主貼身侍衛被說成是狗,臉sè豈能好看?不用說,那名侍衛臉上青白交加,牙齒磨合嘣響個不停。顯然,彌月的話,已深深刺激到了他。

見識過彌塵先前之言刻薄,能活活氣死人,作為妹妹想來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彌岩輕喘一陣,袖中的手止不住顫抖,這種**裸的侮辱,讓他的怒火很難自抑。

彌岩沉著臉,道:「彌月,你到底想怎樣?」

「怎樣?」彌月笑著反問,又笑道:「自然是帶我哥哥走了。」

彌岩臉上好看一些,說道:「可以,把金鈴留下。」

「金鈴?什麼金鈴?」彌月故作疑雲,好像從沒有這回事一般。

眾人狂翻白眼,原來不但做哥哥的無恥,妹妹也不差。這耍人的本領一個更比一個強,真不愧是一個娘胎里出來的。

「彌月,你當真不知道那金鈴是誰的嗎?那不是一個廢物可以拿的東西!」既然對方不承認,彌岩索xing撕開臉皮,加重「廢物」兩字語氣。

「彌岩……」一邊的彌木咬牙切齒,心中對彌岩仇恨到了極點。說彌塵是廢物,那他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畢竟他是敗在了彌塵手上。

「少爺,您先忍著,好漢不吃眼前虧,以後再教訓……」一個下人連忙獻媚道。

「閉嘴!」彌木怒喝。

那侍衛只好嘴閉起來,換來其他侍衛不斷鄙視:小樣,就你能,吃癟了吧?

……


聽到「廢物」兩個字,彌月的眼睛眯起,寒光直閃。不管如何說,彌塵是她生命中最重要之人,他的尊嚴她不容許任何人玷污。何況,如今彌塵已不再是廢物,她更不能讓人侵犯。彌塵時廢物這件事,永遠是她心中之痛!

彌月冷冷而笑,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能對我怎樣?」彌岩不給她臉面,彌月又豈是膽小怕事之人?正是如她師尊所說那樣,打到心疼了,他們自然不敢再放肆!

「彌月!你不要逼我!」彌岩胸中憤然已膨脹到極處,全身顫慄不止。

「逼你?那金鈴是我哥哥朋友送他的,少主這般強奪人物,怕是於理不合吧?」彌月依是冷冷之語,不留情面。

強奪人物?彌岩差點噴血暈卻,那金鈴是他未婚妻彌心然之物,如何算得上他人之物?這片大陸,男尊女卑,雖然沒有娶進門,但彌岩心裡已認定彌心然是他的私有物品。任何人都不得染指!無論是她的**,還是她的靈魂,這一生,只能是他彌岩的!

「彌月,岩兄說得對,那金鈴本就是……呃,是岩兄的,還請歸還。」

與彌岩先前一起的四人也在此刻全部站了出來,身後清一sè侍衛,足有十多個。

兩個黑衣侍衛目光凌厲,透露出可怖殺意。如果是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擋住這麼多人的,可是兩人的話,即便對方人再多一點,也是無畏!

「彌空,彌藍,彌楚,彌煉,什麼風把你們也吹來了。怎麼,你們也想威脅我?」彌月冷冷一視,面無表情。

四人中長相最為白凈之人,舉止優雅,此人名為彌楚,彌族頂尖天才之一,彌族族長一系靈神後裔。彌楚淡淡笑道:「威脅不敢當,在下對月兒小姐傾心已久,實在不想傷著佳人。不如由在下做東,月兒小姐到我府中一敘何如?」

四人里彌煉最為直xing,哈哈笑道:「那敢情好,說不定楚兄與月兒小姐乾柴遇上烈火,弄出點什麼有趣的事,兄弟我也好去喝個喜酒!」

彌月又羞又怒,冰冷道:「喜酒沒有,喪服倒是有一件,你穿不穿?」

彌煉砸巴一下嘴,摸了摸獷悍的頭,頗為滑首的對其他三人問道:「她說的話啥意思?」

三人齊齊無語,為這一根筋再次汗顏一把,隨即不再理他。一人站出,神態平和,眼中閃著若有若無jing芒,一看便是心機沉重xing子。此人名為彌空,身世與方才彌楚一樣,十六歲,四階靈者,靠自身一步一步修鍊出的那種,天資極其恐怖,甚至比彌岩還要強大一些。

只聽他道:「月兒小姐,你哥哥手中金鈴,確實是岩兄之物,若不交出,只怕要請月兒小姐到我族長一系做客了。」

字字誅心,暗藏殺機!他告訴彌月,不管今天如何,金鈴必須得交出來。不交,他們會用強。讓彌月在只失去一個金鈴和連人一起失去,做個選擇!

彌月不屑冷笑,心思慎重的她,豈不知這些人的鬼把戲,頓時譏諷:「想法不錯,可惜晚了。不是我到你們那做客,而是你們四人……今天一個也走不了!影老,動手!」

彌空四人一愣,疑雲之際,但見人群中一道黑影極速穿來,宛如一道漆黑閃電,詭異而yin寒的強大氣息,令在場所有人如置冰窖!

「不好,保護四位少爺!」十多名侍衛齊齊圍住彌空四人,神情緊張望著那道黑影,不知道為何,他們總感到這個黑影實在太可怕了!

黑影咧嘴一笑,眼裡沒有絲毫波動,那十多名jing英侍衛,彷彿看都不看一眼,如入無人之境!

「實力不錯,可惜老夫專修的是……速度!」黑影手一探,枯白五指只掠過一絲黑線,他的整個身子竟徹底消失了!

「在那兒!」一個侍衛指出一個方向,果然,那道黑影在那個方向快速移動。

「攔住他!」十多名侍衛一起湧上,眼裡露著勝利的神采。黑影面無sè彩,一動不動站著望著他們,微微嘆息。

「老傢伙,還說什麼專修速度,也不過如此嘛!乖乖束手就擒吧!」十幾個侍衛一臉得意,對這黑影明顯不放在眼裡。

黑影緩緩搖了搖頭,嘆氣道:「現在的彌族啊,凈養一群不開朗的廢物。彌族十多萬年保存下的的優秀血脈,全被你們這群人……丟光了!」


「老傢伙,自身都難保了,還敢教訓我們?」那十多個侍衛一臉不爽,決定馬上拿這老傢伙殺氣。

「蠢才,這個只是殘影啊!」黑影說完,整個人變得虛幻起來,最終化成了空氣。

「嗯?不好!少爺……」十多個侍衛臉sè齊變,回頭一看時,發現那道黑影已站在彌空四人身後,而彌空四人此時還沒有察覺到。

「少爺,快跑!」

「怎麼了?」彌煉摸了下頭,不解。

彌空一窒,旋后想起什麼,全身陷入一片冰涼。

「后……後面!」彌空咬著牙道。

四人一齊調頭,果然臉上立馬被震驚取代,還有著一絲懼意。

黑影冷冷撇了這幾人一眼,說道:「怪就怪你們養的那些廢物吧。」說罷,手一揮,四人眼前忽的一黑,似被什麼東西提起一般,向著某處飄了過去。

還未待他們回神,就發現全身被神秘力量封住,抽不出一絲氣力。一股腦兒被扔在彌月面前,層層疊加!

「哎呦!疼死我了……為什麼我在最下面!這老頭太狠了,一點也不懂愛幼……」彌煉吃了口泥巴,哀嚎連連。

「呸!誰叫你長得那麼壯,不壓你壓誰?」彌楚「呸」了口。

「這次虧大了,早知道就不站出來了,回去之後,少不了一頓打!」身穿藍衣的彌藍,一臉苦sè。

彌空支支吾吾:「……太晚了!」

「你們四個心情看來很好啊,要讓你們吃點苦頭才行。」看著彌空幾人一臉無畏,彌月冷哼一聲。

「咳,那個……月兒小姐,剛剛我只是湊熱鬧而已,我跟他們三個都不熟,這個……能不能放過我?」彌藍眨巴了下眼,可憐望著彌月。

彌煉不願意,叫囂道:「nǎinǎi的,彌藍,你是不是男人,太沒骨氣了!」

彌藍不屑撇嘴,看他一眼,道:「骨氣?要那東西幹啥?少爺我的原則就是打的過就虐,打不過就跑,跑不了就投降。骨氣那東西能當飯吃?」

彌煉三人同時黑線:「…………」

頭痛看著幾人,彌月對這幾活寶實在無從下手,對著黑影道:「麻煩你了,影老。不要讓這幾人跑掉。」

影老咧嘴點頭。

解決完四個小麻煩,彌月面向彌岩,說道:「少主,此時若是放手,我可以當這件事沒發生過。在沒有證據之前,少主的推斷不一定正確,或許另有隱情也說不定。」

彌月意思很明確,有什麼事,你自己去問彌心然,今天我哥哥,你動不了!其實,彌月心裡也很鬱悶,她的哥哥什麼時候和彌心然扯上關係了。兩個本是不同平行線上的人,這實在有點難以置信。彌月再是冰雪聰明,也猜不出個所以然來。

彌岩臉sè變幻不定,從彌空四人被俘之後,他就知道事不可違了。那兩個黑衣侍衛已是如此麻煩,再加上那個神出鬼沒的影老,想要得到金鈴,已然不可能。他若再調動侍衛過來,彌月也會如此做,到時不但兩方損失慘重,還會影響族長一系的威嚴。無論是【九冥】還是族長一系,都承受不起這個後果!【九冥】還好,身後畢竟有著天神的影子,在彌族中關係網也極其龐大,真火拚起來,損失遠沒有族長一系損失大。

腦海中閃過這些念頭,彌岩內心敲定,冷視彌月一眼,又將目光放在彌塵身上,哼道:「雖然我不知道她和你是什麼關係,但你要記住,她不是你能覬覦的東西!」

「還有,此事不算完!」

一甩青袖,彌岩冷漠轉過身體,帶著一眾護衛離開了。

「乖乖,我沒看錯吧,岩兄……吃醋了!?」彌煉一臉jing彩。

「吃你個大頭鬼醋,那明明是嫉妒!」彌楚連忙說明自己觀點。

「兄弟,你強!」彌藍為彌塵豎起一根大拇指!

「……佩服!」彌空沉默片刻,說道。

彌塵只有無奈苦笑,對這四人的話,只當是耳邊風。吃醋?他吃哪門子的醋?他和彌心然清清白白,比白紙還要純潔的關係,哪有什麼隱情可言?至多是在靈武閣看到了一眼不該看的東西而已,用得著這麼認真嗎?


……

「秋哥哥,你怎麼了?」看到青年臉上古怪,紅衣少女陌兒眨了眨可愛大眼睛,關心道。

「沒事,只是看到了有趣的事情罷了,彌族……說不定會因此熱鬧起來。」青年淡笑。

「就他?」陌兒望著下方的彌塵,一陣嘲諷,不以為然。

青年緩緩吐出口氣,對於陌兒的話自主忽視,道:「說起來,來彌族這麼長時間了,是該拜訪一下那位前輩了。」

陌兒笑嘻嘻道:「說的也是,這可是陌兒第一次執行任務,說什麼也不能讓族裡的傢伙小瞧了。」

「知道就好,頒布這次任務的人不簡單,在我雪族都是極為地位崇高的人物。要是辦砸了,你我難逃其咎。」青年道,顯是對陌兒不是很放心。

陌兒笑道:「知道啦,人家又不是小孩子,相信我吧!」

青年暗中道:就你這樣子,想讓人放心都很難。 走在青石小路上,彌塵此刻心情異常沉重,事情雖然圓滿結束了,但也同時留下不少麻煩。例如彌心然的事,他就沒想好該怎麼對彌月說?即便他與彌心然之間沒什麼瓜葛,但外人不會相信。當時,認出金鈴的人絕不在少數,不可能只有彌岩那伙人。彌心然不常出現在眾人面前,但也不意味著沒人認識她,相反,認識她的人還不在少數。在彌族只要是有點地位的,怕是都知道彌心然這號人物。瞞是瞞不住的,不出多久,估計這件事就會風行整個彌族。所以,彌塵此時心情才會這樣沉重無比!

「哥哥,你……」少女忽的頓住腳步,回過身子,青絲垂下,夕陽光輝斜照在她的側臉上。給雪白的玉頰更生添了一種異樣的媚態。朱唇微啟,想說什麼卻是被什麼狠狠卡住一樣,不能說出口。只有平靜的望向不遠處面相平凡的少年,心內一痛!

那種痛,彷彿萬千銀針扎在身上,撕心裂肺!

總感覺內心深處有什麼重要東西被人無情搶走一般,呼吸加速!

「月兒,有事?」彌塵訕然,心頭一跳,三分畏懼,七分無奈。

彌月眼裡哀怨更盛,不知為何心裡卻更加苦澀了,嘆問道:「哥哥不準備對月兒說些什麼嗎?」

「其實,那個不是……」彌塵一時語塞,他當然知道彌月想了解什麼,但他支吾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個前因後果來。說什麼?真要把彌心然的事抖落出來,誰信啊?人證物證俱在,除非彌心然自己跳出來澄清,否則,他彌塵給彌族少主戴綠帽子的事是坐實了。

「哥哥!」彌月叫喚一聲,緊咬著嘴唇。彌塵也同樣看著這與自己十多年生死與共的妹妹,一種愧疚油然而生。他何嘗不知彌月剛才面對眾人只是故作堅強而已,他這個妹妹,終究是外冷心熱了些!

「月兒,你相信我嗎?」彌塵問道。

「嗯,我信你,哥哥!」彌月點了點頭,心中不自覺選擇相信彌塵。彌月心裡也是不太相信彌心然與她哥哥之間有何曖昧關係。不說彌心然的xing子高傲,就是彌塵那不喜歡麻煩事的xing格,也註定兩人間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但凡事有萬一,她需要彌塵給她一個解釋,哪怕是再蹩腳的理由,只要能讓她信服就好。

「月兒……」彌塵微微感動。

彌月忽展顏一笑,蓮步走來,撲進少年的懷抱,輕嗅那讓她貪戀的熟悉味道。白皙手指輕點那有些堅硬的胸膛,玉臉一紅,笑道:「傻瓜哥哥,月兒是你的妹妹,哪怕這世上人都不信你,月兒也是信你的。在月兒心中,哥哥是無可替代的。」

「月兒,你真好!」彌塵笑說道,撫著少女黑亮秀髮,香味迷人。

彌月卻是撅起可愛的小嘴,佯怒道:「哼,月兒有什麼好的。哥哥還是想你的心然大小姐吧,她可比月兒好多了。」

「咳!」聽出彌月吃味,彌塵乾笑,尷尬問道:「那個,月兒,咋把彌心然也扯進來了,和這沒關係吧?」

「怎麼沒關係?彌心然那小狐狸jing都把定情信物送你了,哥哥還想狡辯?」彌月離開懷抱,別過頭去,一臉「我在生氣」的樣子,十分俏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