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大的威壓之下,讓葉雄周圍的樹木岩石,直接被壓成粉碎。

如果葉雄不變身不破金身,這一掌的威壓,就能夠讓他爆體而死。

蒸汽朋克時代 金丹修士是經過天劫的,實力不知道比起半步金丹強多少,葉雄雖然實戰力強悍,但還是沒有狂妄到覺得自己能打敗金丹修士。

砰!

葉雄的身體,直接被這一掌,擊得如同流星一樣,落在地上,撞出一個大洞。

葉雄感覺渾身骨架都快散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一定要撐下去,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對方在木根城沒有動手,而是一路尾隨,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怕惹來木根城的金丹修士,只要自己撐到來援,到時候就有救了。

嗷吼!

葉雄瞬間就變身真猿三變,化作十幾米高的巨猿。

同時,《梵聖功》施展出來,身上布滿一層金光。

「神通再厲害,也只不過是半步金丹,還能上天不成?」

黑衣人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來到葉雄面前,一掌拍出。

元氣如狂潮,洶湧而至。

「喝!」

金身巨猿一掌拍出,迎上去。

一大一小,兩隻拳頭在半空撞擊,炸開。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金身巨猿龐大的身體,直接被擊飛,在地上滾出幾十米,把樹林壓得遍地狼藉。

黑衣人退出幾十米,一臉震驚。

對方居然以半步金丹,力抗自己金丹期,這麼強悍的修士,他從來沒見過。

黑衣人眼睛里露出一道寒冷,殺氣大盛,再次化成一道流光,疾射而去。

眨眼之間,他就來到巨猿頭頂,又是一掌拍出。

泰山壓頂一般的威壓,讓金身巨猿身體不堪重負,雙膝一屈,跪倒在地上。

腳下的大地,龜裂起來,出現一隻大手印。

整個過程,黑衣人都沒有使用任何法術,全強悍的元氣輾壓。

金身巨猿嘴角流出一絲的血跡,頑強的支撐受著。

「我看你還能撐多久,喝!」

黑衣人大吼一聲,元氣狂涌而出,周圍千米,直接被他強大的威壓波及,所有東西,全都變成粉末,周圍變成真空地帶。

金身巨猿的身體,終於不堪重負,慢慢變小,恢復人形大小。

「結束了!」

黑衣人再次化成一道流光,來到葉雄面前,一掌朝他胸口拍落。

轟!

這一掌,直接拍到葉雄身體上。

然而,同時,一陣疼痛從他掌心之中傳出。

黑衣人這才發現,掌心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把迷小的虛無小劍,朝自己身體鑽進來。

「可惡,居然拼著受傷,給我設下陷阱。」

黑衣人大怒,元氣湧出,直接將邪劍靈從身體裡面逼出。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已經衝到他面前,臉色猙獰地大吼:「金丹修士又如何,吃我一掌。」

冰火合璧。 轟!

一朵蘑菇狀的爆炸雲,在原地炸開。

其間夾雜著黑衣人憤怒的吼叫聲。

兩道人影,踉蹌地從爆炸中心退出,正是葉雄跟黑衣人。

葉雄滿身是血,剛才他處於爆炸中心,如果不是有不破金身,剛才已經將他的肉身炸得粉碎了。

黑衣人也不好過,他整隻手臂被炸得血肉模糊,軟軟地垂在腰間。

「可惡,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黑衣人悖然大怒,他萬萬想不到,自己堂堂金丹修士,居然會被一名築基修士重傷,這傳出去,幾乎沒有人敢相信。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他整條手臂,幾乎都廢了。

而且,身上還受不小的傷。

原本,他以為對方的神通只是真猿變身跟《梵聖功》,沒料到還有這樣的後手。

葉雄嘴角洋溢著血跡,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他慶幸在跟冰樓交手的時候,沒有使用冰火爆,不然對方絕對沒那麼容易上當。

「這裡離木根城不遠,剛才的大爆炸已經吸引了人的注意力,很快就有金丹修士前來,你想殺我,沒那麼容易。」葉雄嘴角帶血地獰笑著。

「他們再快,也得幾分鐘才能趕來,足夠我殺你好幾遍了。」

黑衣人冷哼一聲,身體化成一道流光,朝葉雄疾射而來。

「三靈,現身,跟他拼了。」葉雄咬牙切齒地喝道。

啾啾啾!

三團光芒,從他的身體裡面飛出去,同時朝黑衣人射去。

三靈是葉雄的底牌,他從來不敢在人前讓它們現身,就是因為它們的存在太逆天,無論誰知道,都會想方法設計將它們搶走。但是現在,生死關頭,他不得不這麼做了。

黑衣人見三道流光朝自己飛來,眼睛咪了起來,當他看清楚來物之後,臉色大變。

「這是……五行神靈,怎麼可能?」

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五行神靈多麼罕見,他最清楚,如果對方只有一種五行神靈,他只能是震驚而已,但是現在同時出現三種五行神靈,這是多麼讓人震驚的事情!

就在他驚呆的時候,三靈已經到了他面前,開始攻擊。

「冰封術!」

冰靈化身首先出手,三靈之中,以它實力最強,境界已經到了神通境,能用法術攻擊。

邪劍靈跟火靈,才剛剛達到修羅境,只能本身的元氣攻擊,還無法施展神通。

一鼓冷寒之氣,從冰靈化身那小身體釋放出去,化成滾滾寒流,朝黑衣人涌去。

邪劍靈化成一道流光,閃電般朝黑衣人激射而去。

火靈也跟在它後面,同時出手。

短短瞬間,黑衣人就被三靈包圍,衝殺起來。

「五行神靈又如何,全都是剛孕育而成,能有多大的殺傷之力?」

黑衣人鬆了口氣,避過三靈,化成一道流光,朝葉雄激射而來。

他的目標是殺死葉雄,其餘的三靈,他犯不著碰拼。

速度太快了,眨眼之間,他就來到葉雄頭領,一掌壓落。

「去死吧!」黑衣人大吼。

葉雄早就在掌心凝聚第二次冰火合壁,想也不想就迎了上去。

這次沒有火靈跟冰靈加持,威力沒有那麼大,但是,也是夠讓人恐怖。

轟!

又是一次大爆炸,兩具身體同時倒飛出去。

葉雄身體轟的撞到地上,連骨頭都碎了,半晌沒能爬起來。

黑衣人也不好受,身上的氣息,明顯弱了很多。

「敢傷我主人,我跟你拼了。」

火靈化成一道紅光,落到黑衣人身邊,瘋狂地催動著元氣,企圖往他身體裡面鑽去。

只要鑽進他的身體,他就徹底完蛋了。

「這種程度,也想傷我,再修鍊幾百年再說。」

黑衣人冷哼一聲,身體之內的元氣狂涌而出,一掌將火靈裹住。

「我先收服你,再慢慢煉化你。」

黑衣人從身上掏出一個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盒子,正想將火靈罩住。

正在這時候,一道流光嗖的一聲,從他的腳底,進入他的身體。

卻是邪劍靈,趁他分神之際,從土地里鑽過他的身體之內。

「可惡……」

黑衣人咆號起來,分出另一鼓元氣,去逼出邪劍靈。

正在這時候,又一道流光從他頭頂的天靈蓋,再次進入他的身體。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三靈從不同的方向,試圖進入他的身體。

「可惡,給我滾出去。」

黑衣人一聲咆號,體內的元氣瘋狂外放。

「撐住,不能讓他逼出去。」冰靈化身大吼。

三靈死死地撐住,不讓自己被黑衣人的元氣逼出體內。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可惜,這黑衣人的元氣實在是太恐怖了,金丹修為不是蓋的。

啾啾啾!

三道光團,直接被元氣逼出體外。

「哈哈哈,這等程度,也想進入我體內……」

黑衣人話還沒說完,突然覺得背後一疼。

一把赤紅的劍,直接從他背後刺入,穿心而過。

剛才元氣外放之後,他的身體有一個短暫的失守期,葉雄的炭劍,正好趁這時候偷襲,一招得手。

「不可能,我怎麼會輸?」

黑衣人大吼,殘留的元氣,狠狠一掌拍在葉雄的身體上。

噗!

葉雄噴出一片血雨,倒飛出去。

三靈見狀,啾啾啾,化成三道光團,進入黑衣人的體內。

黑衣人慘叫聲不斷,最後身體軟軟的,倒在地上。

「冰封術。」

冰靈化身寒氣湧出,瞬間將黑衣人冰封。

「我劈死你這個混蛋。」

邪劍靈一化三,三化九,瞬間就化成無數的劍,密密麻麻地砍落冰上。

直到黑衣人屍骨無存,三靈才這回到葉雄身邊,過入他的身體之內。

葉雄頭腦一黑,直接暈死過去,暈倒之前,他似乎看到一道白衣人影。

……

木婉靈,火焱,三人同時朝爆炸的方向而來。

當他們來到現場的時候,直接就驚呆了。

方圓數千公里之內,被毀壞成一片廢墟,那強大的毀壞力,不知道比冰樓跟葉雄大戰的時候,厲害多少倍。

「這是金丹修士才能擁有的破壞力,壞事了。」火焱臉色微變。

「葉大哥,葉大哥。」

木靈婉在周圍大喊起來,可是,哪來有人回應。

她不停地在周圍尋找,當看到地上一個巨大的人形巨坑的時候,她整個人呆住了。

這個坑,她再熟悉不過,那是葉雄變身金身巨猿,所帶出來的。

顯然,金身巨猿曾經在這裡跟金丹修士,進行過一場曠世大戰。

「葉大哥……」

木婉靈鼻子一酸,聲音卡住了。 「二公主,你別急,也許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火焱連忙安慰。

只是,連他自己說出來的話,他都覺得心虛。

哪怕葉雄再厲害,也只不過是半步金丹修士,他能擋得住金丹修士的攻擊?

金丹期跟築基期,可是跨著一個大境界,這種大境界,不是半步金丹期跟築基巔峰期能相比的。

簡單作個比喻,金丹初期修士,有可能越階破敵,打贏金丹中期,甚至再逆天一點,跟金丹後期也有一戰之力,但是,半步金丹是絕對不可能跟金丹期相抗的。

大境界,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不然,突破金丹期的天劫,就白度了。

「火焱大哥,葉大哥不會有事的,你說是不是?」木婉靈急道。

「葉兄弟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說不定剛才有金丹修士路過,把他給救了。」火焱安慰。

短短片刻,戰場之上,就圍了很多修士,個個看著場上的情景,全都震驚不已。

從現場,可以看出這一戰有多慘烈。

很多人也看到地上那個巨大的人形坑了。

「到底是什麼人伏擊葉雄,真是太可惡了。」

「堂堂金丹修士,居然向一名築基修士下手,還挑在這麼遠的地方。」

「葉雄估計凶多吉少了。」

木婉靈眼睛紅了,急得團團轉,差點沒流下淚來。

突然,她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赫然是自己的父王,他也過來了解情況。

「父王,我求求你,快派人找一下葉大哥,你派人找他啊!」她上前焦急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