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謙有些唏噓,這些事情他也都聽說過:“但是,就算是這樣,那虞姬爲什麼會轉世變成人?爲什麼要轉世成人?我看貂蟬都還是鬼雄,天天陪在呂布身邊啊。”

系統笑了:“你知道功德道義嗎?”

“功德?道義?”張謙愣了。

這時候項飛鵬拍了拍張謙的肩膀笑着說:“別在這發愣了,走咱們去找個地方坐下。”

張謙裂開嘴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媽的,這可是項羽啊我草!想想之前自己罵他的那些話,他突然有些害怕了,情不自禁的嚥了一口唾沫。

又看了看剛纔項羽身手拍自己的地方,他額頭一陣冒冷汗,千萬別骨折啊!

找了個地方坐下,系統繼續說:“凡人在人間的時候,所做事情都會影響到自己的功德道義,做好事會增加功德,做壞事會減少功德。項羽在人間稱霸的時候做過的壞事那簡直是罄竹難書。火燒咸陽阿房宮,先後屠了六次城,他手上的人命比白起還多!”

“然而他和白起又不一樣,白起那是在戰場上殺人,殺的是敵人,雖然殺的也不少但戰場上的擊殺不會太過影響功德,畢竟那是戰場,你不殺人人家就殺你,天道也是講道理的。而項羽就不同了,他是屠城!殺的不僅僅是敵人還有普通百姓,所以他的功德…慘不忍睹。”

“那…這和虞姬轉世有關係嗎?”

“當然了,功德差就要受罰,然而項羽實力太猛太強,閻羅懼怕他鬧事,就做出了一個不鹹不淡的懲罰,那就是要讓虞姬歷經百世情劫,讓他們倆在這幾千上萬年的時間都是人鬼相隔。這樣的話項羽肯定心裏難受,但是如果就爲了這點事造反,他的親人卻肯定不會答應。”

“百世?一世最少也有三四十四五十年吧?那算起來的話,四五千年!閻羅太陰險了吧?”

“不止,虞姬的每一世都挺長壽的,最長壽的一世活了102歲。”

張謙無語,媽的,玩呢這是!

“那虞姬歷經多少世了?”

“不知道,我管那些幹什麼。”系統說,“不過應該還早,西楚到現在也纔多少年?2000多年吧?早着呢還。”

“難怪項羽憋不住了。”張謙說。

“哼哼,你等着看吧,項飛鵬肯定會出事。”系統冷笑。

他這邊和系統聊個不停,項飛鵬那邊也和夏夢聊得火熱,這倆人現在正處於熱戀階段,看那意思恨不得長成連體人。

張謙嘆了口氣,項羽和虞姬的故事也算是家喻戶曉了,他真的希望這倆人能在這一世不受人打攪,安安穩穩的活到終老。

然而剛纔系統的最後一句話卻讓他心裏有點不舒服了。

很快,胡楊那邊忙完了,所有人也都落座,小禮堂裏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胡楊走上臺笑着說:“歡迎各位學弟學妹加入我們靈異社團!熱烈歡迎!”

大家都鼓掌,然後胡楊就開始說一些諸如社團規矩、社團活動之類的東西,張謙默默地聽着。

說完之後就是新加入的成員依次上臺做自我介紹,很快輪到了張謙,他一上臺就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目光。

他一向不喜歡做這種自我介紹,於是隨便說了幾句就趕緊下了臺。

接下來是飛鵬和夏夢,這倆人也都很吸引目光,尤其是夏夢,這小姑娘長得實在太好看了,臺下男生的目光就像蒼蠅見到屎一樣熱烈,她剛做完自我介紹下面就響起了非常熱烈的掌聲和此起彼伏的叫好聲甚至口哨聲。

飛鵬那臉立刻就耷拉下來了,張謙趕緊拉了他一把和夏夢一起回到座位上去了。

這些古人都對自己的女人非常看重,也許是古代的封建思想太重,張謙總感覺他們甚至都把自己的女人當成了自己的某件物品或東西一樣,別人一旦表現出什麼他們就有可能會炸毛。

呂布也是這樣。

所以最好還是安撫好他,萬一這傢伙繃不住,再把自己的武魂顯現出來,那這個靈異社團估計就會解散了。

回到座位上坐了一會,手機就來短信了,是古旗軍的:那個叫什麼飛鵬的答應了沒有? 張謙回覆:還沒,我再瞅個機會跟他說說。

在上次消滅賈元通之後,組織裏的人在聽完了飛鵬的表現之後都非常震驚。

單憑自己的力量就剎住了呂布赤兔的衝鋒,一句話就讓呂布嚇得不敢說話?

這可是超級強者!

對於這種看似比張謙還要厲害的人,組織怎麼能放過?所以在那之後,古旗軍就派人找過飛鵬好幾次想邀請他加入組織,甚至老古也親自找過他,但是都被他拒絕了。

哪怕古旗軍說了加入組織當供奉,一個月上百萬工資,享受超級待遇,他也不動心。

“我不缺錢,我也不想加入你們這個什麼組織。我只想陪着夏夢過安穩的生活。”這是飛鵬的原話。

最後組織也沒辦法了,但是古旗軍還是對這件事念念不忘,一直催促張謙跟飛鵬好好說說。

張謙嘴上答應,實際上卻根本沒說過。

人家飛鵬的真實身份是項羽啊!他冒着風險來到人世間就是爲了虞姬的轉世夏夢,人家能稀罕你給出的錢和待遇?

怎麼可能!

落座之後還總是有人時不時的看向這邊,沒辦法,這三個人倆帥哥一美女,太吸引眼球了。

很快,這次聚會就結束了,最後的時候胡楊說:“今天咱們暫時先到這裏,本週末還會有一次聚會,希望大家踊躍參加!另外,下週的時候咱們會組織一次外出活動,活動內容暫時保密,但是肯定很帶勁的哦!具體時間後面會通知大家的!”

衆人都往外走,剛走出小禮堂沒幾步,幾個男生就走了過來。

這幾個男生都長得都還行,走在最前面的那個長得尤其帥,他們都目不斜視的看着夏夢。

張謙三人沒理會他們,邊聊邊走着,卻沒想到那幾個人當中爲首的那個突然加快腳步,直挺挺的往這邊衝,然後故意的撞了一下夏夢。

夏夢沒有防備,當時就有些站立不穩:“哎呀。”

那個男生趕緊伸手扶住她,露出了一個很溫和很陽光的笑容:“對不起,我走的太急撞到你了,你沒事吧?”

張謙冷笑的看着他,心裏出現了一句歌詞:該配合你演出的我也視而不見…

夏夢皺着眉頭:“沒事。”說着抽了一下胳膊,避開了對方的手。

“你叫夏夢對嗎?真的不好意思,那個要不我陪你去醫務室看看吧?”那男生繼續獻殷勤。

張謙感覺這傢伙藥丸。

果然,還沒等夏夢說話,項飛鵬就炸毛了,踏前一步:“滾!”

那個男生立刻皺起眉毛:“你說什麼?”

“我讓你滾!”飛鵬怒道。

張謙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熱鬧,這男的自己找死,他才懶得去制止飛鵬。

跟在那男生身後的幾個人立刻不幹了:“小子你說話注意點!你知不知道這是我們籃球社社團的老大?找死嗎你?”

“滾。我不會再說第四遍了。”飛鵬冷着臉說。

夫盡妻用 那個男生終於忍不住了,冷着臉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誰?”

看到飛鵬沒回答,他以爲對方被震住了,於是很不屑的冷笑一聲,剛要繼續說,飛鵬突然抓住了他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

張謙趕緊走上來低聲說:“別在校園內打,要不然你有可能會被退學的,到時候你就不能和夏夢在一塊了。”

飛鵬轉過臉冷冷的看着他。

那幾個男生都嚇傻了,這個籃球社長身材高大威猛,體重少說也有一百七八,居然被這個男的抓住衣領子一把提了起來?

我草這男的多大的力氣啊!

飛鵬慢慢的平息了怒氣,鬆開手說冷冷的看着這幾個人。

那男生整理了一下衣領:“很好,你很好!給我記住了!我饒不了你!走!”

那幾個男生趕緊湊上去一個個的小聲說:“老大老大,別生氣了。”

“對別生氣了。”

“老大我給你推薦一個新認識的,非常漂亮也很浪,我這就給您聯繫她。”

……

“渣滓,敗類!”飛鵬怒哼。

“那就別跟這種傢伙置氣,咱們走吧。”張謙說。

“嗯,我打算和小夢去逛逛,一起吧?”

“不去!你們自己去吧!”張謙氣惱,我可不想去當電燈泡了。

下午張謙依然習慣性的來到了圖書館,然而他剛一踏進來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往常,圖書館中雖然英氣瀰漫,但也還是比較寧靜祥和的,但是今天,這股英氣卻像是受到了什麼影響一樣隱隱的有些躁動不安。

貓皇也感覺到了,輕輕的喵了一聲。

張謙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別擔心,應該沒事。”

他皺起眉頭,應該不是貓皇的原因,貓皇一直都是小奶貓形態,妖氣幾乎已經壓到最低了,斷然不會引起這些英魂的注意,否則也不會這麼多天都相安無事。

“你們學校裏進來了一些外面的鬼魂,守護在這裏的英魂們已經感知到了它們。”系統說。

“嗯,那會在校園裏我就覺得學院裏徘徊着一些戾氣。”

“等等看吧,英魂們可不是吃素的,應該會做出適當的反應的。”

“那倆石獅子真是…怎麼說的太讓人揪心了,居然只管大門,這特喵的鬼魂要想進來有幾個會走大門?”

“天下萬物都一樣。”系統說。

和柳青青、胡楊倆人看了一會書,張謙心裏的不適感越來越重了,圖書館裏已經混進了一些戾氣,這裏的英氣已經開始奮起反擊了,但是很快,英氣就沒動靜了。

戾氣轉了一圈,也消失不見了。

“搞什麼?”張謙在心裏問,“我還以爲要打起來呢,結果只是轉了一圈就走了?什麼情況?”

系統沒說話。

張謙繼續說道:“倒是之前在校園裏的感覺跟這個也差不多,那股子戾氣也是閃了一下就沒了,而不是一直停留。”

系統說:“就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對吧?”

張謙微微一愣:“嗯,也有可能是趕路路過這。”

無敵全能系統 “如果是趕路路過這,那它爲什麼又來圖書館這裏轉?直接在剛纔從你們校園穿過去就是了?”

“也對。”張謙皺着眉毛,“那它們是在找什麼呢?” “那股戾氣又回來了。”系統突然說。

同時,貓皇也從張謙的口袋裏跳了出來,蹦到了桌子上,後頸的毛根根乍起,齜牙咧嘴的衝着一個方向作威脅狀。

張謙順着他看到方向看去,只見一團飄忽不定的黑氣正盤旋個不停。

柳青青和胡楊一看到貓皇,頓時眼睛裏充滿了小星星:“哇,好可愛的小貓咪!”

“這就是上次的那隻吧?”胡楊又問。

張謙點了點頭,目不轉睛的看着那團黑氣,但是那團黑氣似乎並沒有攻擊意圖。

柳青青和胡楊先後伸出小手要去摸貓皇,張謙怕貓皇張嘴說話於是趕緊把他抱在了懷裏:“他怕生。”

倆小妞不幹了,撅起嘴撒嬌:“讓我抱抱嘛,抱一下,它太可愛了!讓我抱抱吧!”

張謙沒理她們,依然默默的看着那團黑氣。

黑氣慢慢的凝聚成了一個人形,居然是一副古代兵士的裝扮。

柳青青和胡楊好奇的看着張謙,順着的目光看去,空空如也,於是胡楊好奇的揮了揮小手:“你在看什麼呢?”

那黑色的人影看了他一會,又慢慢的消散飄走了。

張謙笑了笑:“剛纔在發呆想事情呢。”

“你發呆的樣子也好帥。”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柳青青說。

張謙翻了個白眼。

低頭裝作看書的樣子,張謙在心裏問:“剛纔那個,是不是某個鬼雄的手下?”

“是。”系統說。

“那他是哪個鬼雄的手下?”

“我哪知道他臉上又沒蓋章。不過不管是誰,你剛纔應該收了他的,我還差一點就能升到19級了。”

“臥槽5萬多能量點沒讓你升級?”

“你以爲呢。”

“……這地方英氣充足,你吸英氣就行了。萬一對方是個了不得的鬼雄呢。”

“逗我?項羽現在跟你是朋友啊,有他在你還怕什麼別的鬼雄?”

張謙心裏突然一動:“那你說他們會不會就是來找項羽的?項羽的子弟兵?”

“呵呵,你猜。”系統說。

“滾球。”張謙說。

晚上回到宿舍,王子濤不在,聽說是和蘇麗麗約會去了,而且似乎今晚不打算回來了。

張謙哈哈大笑,這小子總算開竅了。

打了會遊戲,洗刷完畢上牀睡覺,張謙打開了系統界面。

吸了一下午英氣,系統總算升到19級了,然而19升20更困難,居然需要10萬能量點。

張謙簡直無語。

“加把勁小夥子,20以後會開放一個讓你意想不到的新玩意。”

“你肯定又沒有解釋權對吧?”

“對滴。”系統說。

懷着無所謂的心情,張謙搓了搓手,開啓了拉霸。

“砰!”一聲,獎品界面出現了一個大旗的標誌。

張謙楞了一下,這個標誌…是隨從?

哎呀隨從!終於見到這玩意了,抽了這麼多次獎終於出了一個隨從了!

然後一看旁邊那行字張謙更是一臉懵逼!

恭喜獲得隨從——

花木蘭。

“花木蘭?!”張謙忍不住驚呼出聲。

吳清和黃浩嚇了一跳:“幹嘛?神經了?”

“額抱歉抱歉,剛纔做了個噩夢。”

“什麼玩意?噩夢?噩夢夢見花木蘭?你們倆幹啥了給你嚇醒了?”黃浩說。

“牛b。”吳清說。

打發了那倆人,張謙趕緊召喚出了花木蘭,反正那倆人也看不見。

一陣黑氣從地底鑽了出來,一個英武挺拔的矯健身影在黑氣彌散之後俏生生的出現在了張謙眼前。

藉着窗外照進來的光,張謙目瞪口呆的打量着花木蘭。

一張俏麗的鵝蛋臉,五官雖然不像貂蟬虞姬那樣精緻但是卻英氣逼人,眼睛很大,閃着炯炯的神采,鼻子很翹嘴巴比較小,一頭烏黑的長髮束在腦後,腰間挎着一把長刀,那身材更是沒的說,在貼身寶甲的襯托下沒有一點贅肉,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該凹的地方凹…不愧是常年行軍打仗的巾幗英豪。

就這都看不出來是女扮男裝?當年花木蘭的那幫戰友簡直小聾瞎。張謙心說。

“參見主公!”花木蘭單膝跪地。

“起來吧。”張謙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