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誠看着林婉兒,認真的說道:“這就是我現在屍身的模樣……”

“你……我……這……”林婉兒看着張誠眼中閃耀的紅光,表情開始慌亂起來,語無倫次的說不出話來。

張誠低嘆一聲,彎腰拿起了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手一揮直接朝着自己的脖子紮了下去。

林婉兒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想阻止他。

“誠哥!你幹什麼!你瘋了嗎!”

但是她的動作怎麼可能快得過張誠,剛一起身,鋒利的水果刀已經狠狠紮在了張誠的脖頸上。

“叮!”

一聲脆響,但是卻沒有想象中的鮮血四濺。

林婉兒驚慌的表情瞬間凝固在臉上,慢慢轉化爲駭然……

張誠的脖頸上只是留下了一道白痕,而水果刀卻已經斷成了兩截。

“這……這怎麼可能……”林婉兒雙膝一軟,就像失去了力氣一般坐倒在地上,看着張誠的眼神裏充滿了陌生感。 蕭晨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竟然會遇見這隻源頭殭屍!要知道,在難度發生異變之後,他們就再也沒見過它。按道理,它應該是不會被帝王殭屍所吞噬的,畢竟它也是一隻源頭殭屍,身上也有三件詛咒之物,而詛咒之物可不是那麼好吞的!

但是由於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到它了,所以不管是蕭晨還是黑子、孟國慶,都已經將它淡忘了。不成想今天它竟然直接送上門來了!雖然說它差一點偷襲黑子成功,但是黑子卻依然認爲它是在雪中送炭!

因爲此時的黑子並不缺少詛咒之力,而是缺少強力的詛咒之物!要是可以將這隻殭屍的頭顱或者左手砍下來的話,恐怕能爲他提供不少助力!甚至將他一舉推上高級執行者的地位!

這並不是黑子誇大,而是事實如此!首先,黑子的暗影之手現在由於詛咒抗性的關係,已經被帝王殭屍的左手所完克,但是如果黑子獲得了這隻源頭殭屍的左手,兩者都是具有空間能力的詛咒之物,一旦同時使用,絕對是相輔相成的效果!這樣一來說不定還會反而剋制帝王殭屍呢!

而殭屍頭顱就更加了不得了,一旦得到了,使其爆發最強一擊,說不定又會給帝王殭屍一次重創,然後就此度過任務了呢!

所以在黑子還有蕭晨、孟國慶的大腦中,只用了不到一秒種的時間,就想出了次殭屍出現的好處!然後通過意識傳導器已溝通,就定下了此次行動的基調!那就是在保證生命的前提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從這隻殭屍身上砍下來點什麼!

這個時候就體現了意識傳導器的好處了,由於是意識直接交流,所以十分迅速,交流開始到完畢也不過只用了兩秒鐘!而黑子的暗影之手此時也已經使用了三秒多了!要是再這麼浪費時間,那黑子很快就需要再次從三十三號島的10000點基金中再次借貸了!

所以,蕭晨和孟國慶都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動用最強的手段,奔着黑子身後的源頭殭屍攻了過去!

只見蕭晨的雙眼中射出一道紅光,而且是間歇不停的那一種!直接照射在源頭殭屍的身上,將其短暫的禁錮住了!蕭晨的這雙詛咒之眼有兩種用法。一種是他比較常用的,射出一束束紅光,對鬼魂產生禁錮作用。還有一種就是像現在這樣的,射出一道持續不斷的紅光!長時間作用在鬼魂的身上,不僅起到禁錮的作用,就算是這個時候,鬼魂將會被詛咒之物帶來的詛咒力量所驅散都不行!蕭晨他們這一次可以說是鐵了心要將源頭殭屍砍下一點什麼了!

而孟國慶做的更絕!直接就是割斷了自己脖子上的大動脈,往源頭殭屍的身上淋血了!還好孟國慶此時的體質已經不能算作人類了,只要有詛咒之力,就算失去再多的鮮血。也可以恢復過來!而他逼出體外的這些鮮血,其中則是蘊含着強大的詛咒力量!而且這股力量和蕭晨的眼睛效果相差不大!都是禁止對方逃走的!

而此時,蕭晨的手中,再次出現了那把詛咒尺子!揮動尺子,向着源頭殭屍的左手砍去!這樣的事情蕭晨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自然是有很大的心德。不說現在他手中的那件殭屍右手詛咒之物,就算是自己的左手,蕭晨也已經砍過一次了!

美人爲餌 不得不說,詛咒之物的應用是有針對性的!像黑子的暗影之手再厲害,也肯定不能砍掉源頭殭屍的哪怕一根汗毛!但是蕭晨只不過是使用了一件低級低等的詛咒之物,卻是直接將源頭殭屍的左手直接砍掉了一半!

但是這個時候,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源頭殭屍的身體竟然在變淡!也就是說。它即將被蕭晨三人合力驅走了!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其實細想一下出現這樣的情況也算是正常的。首先,源頭殭屍被蕭晨砍掉了右手,而在那次行動中,要不是黑子使用暗影之手來牽制源頭殭屍,蕭晨他們也早就將源頭殭屍驅走了。而這一次,被砍掉右手的源頭殭屍實力可是降低了!雖然這三人都用處了手段防止它被驅散。但是在蕭晨動用兩件詛咒之物後,它終於承受不住了,即將被驅散。

眼看着到手的獵物就要飛了,蕭晨他們一臉的懊惱,但是卻無能爲力!因爲這其中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他們的詛咒之物效果太大!三件中級詛咒之物加上一件低級詛咒之物。四件詛咒之物作用在一隻被削弱了能力的中級高等鬼魂身上,這隻殭屍怎麼可能還有活路?要不是蕭晨他們三個都在用詛咒之物保住它,不讓它被驅除,它怎麼可能堅持到現在?

但是降低詛咒之物的能力可以麼?同樣不行!要是降低詛咒之物的力量,那麼就不能保證可以完美的控制住這隻源頭殭屍!要是在這種情況下讓它完成了絕地大反擊,那可就真的成了一個大笑話了!蕭晨他們可沒有時間實驗什麼樣的詛咒力量纔是剛剛好可以控制住源頭殭屍還不會將它驅除的!

眼看着源頭殭屍已經被驅除了,蕭晨和孟國慶都已經想要放棄了,畢竟他們支撐着使用詛咒之物也是需要不少詛咒之力的!但是這個時候卻見到黑子大喊一聲:“給我會來!”

只見黑子的左手向臉上一抹,然後他的臉上就多了一副金黃色的面具!然後,蕭晨他們就看見,黑子身體周圍的空間似乎都破裂了! 御雷重生:第一戰神公主 那隻已經被驅除的源頭殭屍竟然又被黑子給從虛空中揪了出來!

雖然對這一幕非常的震驚,但是蕭晨還是很清醒的,眼見着剛剛化爲虛無,連詛咒尺子都看不到的源頭殭屍又一次出現,蕭晨自然不會不知道該怎麼做!直接一尺子砍下去,終於將源頭殭屍那隻已經被砍斷了一半的左手砍了下來!

然後就看見黑子將面具一收,源頭殭屍就大吼一聲,然後消失不見了。

此時的孟國慶才終於反應過來,看着黑子就像在看一個怪物一樣。然後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又變得蒼白了一分!

孟國慶爲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表情?當然是因爲黑子剛剛的表現!黑子剛剛竟然直接將已經被驅除進另一個空間中的源頭殭屍給拽了回來!

孟國慶的血統幾次進化,使得他不由得有些目中無人了,認爲這些資深執行者也不過如此,自己僅僅兩次任務就達到了這樣的高度。但是在看過了黑子此時的表現之後,孟國慶頓時有了一種井底之蛙的感覺!

而接下來讓他臉色更加蒼白的,是他想到,連還不是高級執行者的黑子都這麼強了,那麼高級執行者會有多強啊!但是他卻並不知道,黑子的這一招有多冒險!

黑子使用面具詛咒之物,將暗影之手覆蓋在全身,這樣一來就可以發揮出高級詛咒之物的能力,然後利用空間之體,直接封鎖了周邊的空間,並且切斷了周圍的空間夾縫!將剛剛被驅除,還沒有進入另一個空間的源頭殭屍給揪了回來!他的這個做法可謂是相當冒險的,要是一個不慎,甚至可能會將另一個空間存在的其他鬼魂引出來!要至少,在那種高位空間中,惡靈遍地走,惡魔就像夠,只有高位的惡靈和惡魔才能抖一抖!

那樣的大傢伙,隨便出來一個,這次任務難度恐怕就直接飆升到頂級了!那樣的話恐怕沒有任何一個執行者可以活着走出這個任務世界!就連這個世界恐怕都會淪陷爲一片詛咒之地!就像很多頂級任務一樣,陰陽之間的相連,導致了高位惡魔?或者惡靈的降臨!最後整個世界都即將毀滅!

當然,孟國慶和蕭晨並不知道這一點對他們也有好處,至少可以讓他們收收心,免得進步太快導致目中無人!像魏芳華這樣的資深中級執行者中,大多都有一兩手底牌的,如果張偉沒有死的話,他的底牌甚至還要強過魏芳華的殭屍頭顱!

要是蕭晨和孟國慶抱着輕視的太多對待別人,恐怕在這個地獄中,絕對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就好像已經死去的黃旭一樣!

震驚過後,孟國慶向黑子問,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黑子當然不會有什麼隱瞞,直言相告。並且告訴他們,這就是自己最後的底牌!憑藉這一招,甚至可以對抗很多高級執行者!畢竟就算是高級執行者也有實力高低,那些實力較弱的也就和黑子的水平差不多,只不過經歷多一些,自然底蘊就身後一些,底牌也就多一些。

但是高級執行者執行的任務大多都會是高級難度的任務,對於他們自身底牌的消耗還是要高一些的,總的來說,他們的生活安全還不如黑子!

黑子現在就是典型的以高級執行者的實力,執行中級執行者的任務!

ps:

就在這裏說明一下吧!

首先,今天的四章,有兩章是補昨天的欠更的。

第二,從今天開始,本書的更新時間將定在下午六點到八點之間!如果時間超過了八點,那麼就請大家不要在等了!但是這並不是說就不更新了,而是會將更新放在下一天!

如果給您帶來了不變,請見諒!

最後,求票!!!! 林婉兒的目光刺痛了張誠,但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他不願意再繼續隱瞞下去。

就像霓裳說的,前世已逝,以前的一切已如同過眼雲煙……

今生他跟林婉兒都是全新的兩個人,他已經死了,但林婉兒還活着。

張誠承認自己之前是有些自私,他怕說出真相之後,林婉兒會離開他。

但是在經歷了霓裳的事情之後,張誠瞬間想通了,他這樣做對林婉兒極爲不公平。

林婉兒雖然是霓裳的轉世,也註定今生與他要再續前緣,但是張誠不想用這些東西來捆綁住對方,他需要的是一個真正的愛人,一個能夠相互信任的伴侶。

而要做到這一點,最重要的就是坦誠……

林婉兒一直做得很好,可是自己呢?自己認識她以來,隱瞞了對方多少事?

所以雖然心裏很怕,但是張誠最後還是決定坦白,如果林婉兒會因此離開他,他也毫無怨言……

林婉兒的眼神十分複雜,跟張誠忐忑的目光交織在一起,胸口劇烈起伏,兩隻手都緊緊握成了拳頭。

“你……你……你混蛋!”林婉兒眼神裏升起一絲憤怒,淚水從眼眶中滑落,起身上樓跑進了臥室。

張誠長嘆一聲,收起了鐵屍之身,慢慢的跟在了後面。

臥室裏,林婉兒撲在牀上,肩膀不停的抽搐,洶涌而出的淚水浸溼了一大片牀單。

張誠站在牀邊,嘴脣動了動,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不起……”過了很久,張誠才低聲說了一句,臉上滿是歉意,轉身朝着門外走去,“我走了……以後你自己保重……”

“站住!”林婉兒從牀上爬了起來,轉頭看着張誠,“你要去哪?”

張誠沒有回頭,拉開門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以後我不會再打擾你了,這套房子我會過戶到名下,牀頭櫃抽屜裏有一張卡,是我這幾個月賺來的錢,就當是對你的補償吧……”

話音剛落,張誠就覺得腦後生風,反射性的偏頭一躲,這才發現是一個枕頭。

“你混蛋!你混蛋!”林婉兒從牀上跳下來,撲進張誠的懷裏,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口,“你以爲我想要的是房子!想要的是錢嗎!我是恨你爲什麼要騙我!”

“我……”張誠擡起雙手,卻不敢抱下去,就這麼僵在半空,緩緩說道:“對不起,我的確是個混蛋,我……我怕說出來之後你會離開我……”

“那我呢!”林婉兒擡起頭,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般滑落,“你想過我沒有?你每天都在外面東奔西跑,卻什麼也不告訴我,留我一個人在家裏擔驚受怕!到了這種時候,你卻想扔下我自己走,張誠……你好狠的心!”

“我……我不是……”在對方的斥責之下,張誠無地自容,說不出話來。

“不是什麼!”林婉兒哭泣道:“現在你連抱都不願意抱我了,你還記得當年的承諾嗎?是誰說要一輩子照顧我的!”

張誠心裏一顫,連忙將林婉兒摟進懷裏,“對不起……對不起……你還願意接受我嗎?”

林婉兒靠在張誠的胸口,低聲說道:“我跟你一樣,從小就無父無母,你是對我最好的人,既然選擇了你,那就不管你是生是死,只要你不拋棄我,我就永遠不會放棄你……”

張誠心裏滿滿都是感動,柔聲說道:“你放心,我發誓……”

林婉兒伸手捂住張誠的嘴,紅着眼眶說道:“我不要你發誓,我要你拿行動來證明。”

張誠看着近在遲尺的臉龐,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低頭吻在了林婉兒柔嫩的脣瓣上。

林婉兒的淚水依舊不停滑落,流過嘴角,帶來一番略顯苦澀的滋味。

良久,二人才緩緩分開,張誠拉着林婉兒走到牀邊坐下,兩人依偎在一起,半晌沒有開口。

林婉兒抿了抿嘴,將頭靠在了張誠的胸前,聽了很久,臉上滿是黯然……

這事要是換了別人絕對無法輕易相信,但是林婉兒已經經歷過不少靈異事件,震驚之後也慢慢緩了過來。

“你這事……你朋友都知道了?”過了很久,林婉兒才低聲問道。

張誠答道:“也不是全部,現在只有華龍和王大富知道,還有小曼姐也知道。

“哦……”林婉兒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我跟你認識之前的頭一個月。”張誠老老實實的說道。

“那……”林婉兒猶豫了一下,輕聲問道:“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張誠的臉色有些尷尬,撓了撓頭說道:“玩遊戲玩得太瘋,幾天沒睡覺,一不留神就猝死了……”

林婉兒一聽,忍不住在張誠腰上狠掐了一下,嗔怒道:“你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

“我錯了,我現在不是戒遊戲了嗎。”張誠連忙求饒,想了想問道:“婉兒,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

“還有什麼事?”林婉兒嚇了一跳,她可是好不容易纔接受自己男朋友已經死了的事實,再承受不住別的打擊了。

“你別怕。”張誠連忙說道:“我這身份你也知道,以後肯定會遇上很多事,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修煉,以後遇到危險也不怕了。”

“我?修煉?”林婉兒愣了半天,猶豫道:“你的意思是……讓我自殺嗎?”

“當然不是!”張誠嚇了一跳,解釋道:“我說的是道術,只要你能修煉到真人牌位,保護自己應該就沒問題了。”

“我能行嗎?”林婉兒詫異的說道:“雖然我小時候看過一些道書,但是從來也沒修煉過啊!”

“放心吧!”張誠笑道:“我敢保證,你修煉起來絕對是進步神速,到時候咱們夫妻聯手,還有誰敢惹我們!”

“不害臊,誰跟你是夫妻!”林婉兒俏臉一紅,隨即說道:“但是就算我想練,也沒人能教我啊……難道你捨得讓我去道觀裏出家?”

“開什麼玩笑!那當然不行了!”張誠一本正經的說道:“而且哪需要那麼麻煩,咱們家裏就有個現成的老師。”

林婉兒愣了愣,“誰?”

張誠嘿嘿笑道:“小曼姐啊!” 以黑子不弱於高級執行者的實力,執行中級難度的任務,雖說不是萬無一失,但是隻要不是碰到像現在這樣的難度異變,那麼活的絕對是比誰都滋潤!

就如他剛剛展現的實力,一般的高級執行者都會感到震驚!要知道,那可是從空間夾縫中將源頭殭屍給搶了回來,就算是陳宏和孔凡都做不到!只有對空間詛咒極爲精深的執行者纔敢這麼做!因爲一旦不慎將高位空間深處的東西引出來,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更何況用出這一招,黑子也不是沒有危險的!剛剛孟國慶可是看到了,黑子周邊的空間可都出現了裂痕,也只有這樣才能將源頭殭屍給拽回來,但是這些空間裂痕極不穩定,就算沒有將高位空間中的東西引出來,但是如果不小心,將執行者自身引入高位空間也不是沒有過的事!

例如整個詛咒世界中最出名的一個任務世界《通靈者》中,想要獲得靈媒血統,就必須要進入一個高位空間!而在高位空間中生活的,大多數都是鬼魂!而且就算是中級鬼魂在那裏都很少!大多數都是高級鬼魂,惡靈這種高級貨也不在少數!

所以,儘管在詛咒世界中所有人都知道在《通靈者》任務世界中可以獲得靈媒血統,甚至還有人專門販賣這方面的信息!包括陳宏在內,都曾經向其他人販賣過關於獲得靈媒血統的相關信息。看最快更新就得上無憂中文網但是詛咒世界中的靈媒還是處於極少狀態的!總量一隻都維持在10人左右!

像三十三號島有陳宏和東方小白兩個靈媒就算是非常多的了,其他的詛咒之島大多都是一個靈媒都沒有!而靈媒最多的詛咒之島當然就是三大巨頭中惡靈言者所在的詛咒之島——七號島!據說七號島擁有整整四名靈媒!其中最差的一個都是中級靈媒!惡靈言者更是傳說中的頂級靈媒!而且三大高級靈媒也有一個是七號島的執行者。

但是這只是七號島而已。七號島因爲有三大巨頭只有的惡靈言者,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纔會產生這麼多靈媒。但是其他詛咒之島加起來的靈媒數量也只不過是六七個罷了!

從這方面也可以看出。高位空間是多麼的危險!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黑子這一次的行動雖然有些冒險,但是卻收穫頗豐!首先,詛咒之力雖然都有所消耗,但是又從源頭殭屍的身上賺了一筆,一進一出之下,雖然並沒有將所有付出的詛咒之力全部收回來。但是卻依舊收回了大部分,每個人損失的詛咒之力都大約在100點,蕭晨由於使用了兩件詛咒之物所以損失的要大一些。但也只不過是150點!

至於黑子,雖然動用了兩件詛咒之物還有一件是詛咒之力加倍消耗的面具,但是由於他的精確計算,在使用面具的一剎那。就將暗影之手收回了!而面具的使用也只有短短的一秒鐘。再加上他收穫的詛咒之力最多,反倒是比蕭晨損失的還要少一些!

而他們最大的收穫,卻是那隻殭屍的左手!這隻左手是一件比較難得的特異類詛咒之物!這件詛咒之物的效用就是令使用者具有空間能力,可以在短距離內獲得瞬間移動的能力!

這其實就是殭屍們的移動,不過這種能力放在人類的身上,就成了一件十分強大的保命能力!先不說這樣的移動速度會不會比鬼魂更快,單單是比其他執行者跑得快就足以讓人羨慕不已了!而且這個能力可是和黑子的暗影之手不一樣,暗影之手要是想帶人移動的話。可是要消耗雙倍詛咒之力的!而這件詛咒之物雖然不能帶着其他執行者一起行動,只能幫助使用者瞬移。但是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詛咒之物了!

而這件詛咒之物當然要給黑子使用了,因爲一旦黑子有了這隻鬼手,其空間詛咒的能力將會獲得極大的增幅!說不定就可以超過帝王殭屍的空間詛咒能力了!

說實話,黑子對於帝王殭屍的空間詛咒能力一開始並沒有一個比較清醒的認知,他認爲帝王殭屍雖然說具有在空間夾縫中行動的能力,但是卻並不能和他的暗影之手相比,頂多是可以追蹤他瞬間移動的方向而已,並不能直接通過空間夾縫追上他。

但是在上一次帝王殭屍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趕到了他們所在的地點,並且免疫掉了他的暗影之手之後,他纔對帝王殭屍的空間能力有了一個直觀的認識。那就是他將會被完克!也就是說,就算是他使用面具將自己的暗影之手覆蓋在全身,是自己具有空間之體,但是卻依舊不能勝過帝王殭屍!頂多也就是持平罷了!

但是這樣一來,一旦執行者們和李成利在對付帝王殭屍的時候失利,那麼在用黑子的暗影之手逃走的過程中都將是十分危險的!甚至很肯能他們連逃都逃不掉!就好像剛剛黑子憑藉強大的空間力量將已經處於空間夾縫中,即將進入高位空間的源頭殭屍給揪回來一樣,他們也很可能會這樣被帝王殭屍揪回來!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恐怕目前的這些執行者中,能活下來一兩個都不錯了!

但是現在黑子有了源頭殭屍的左手,這就完全不同了!黑子使用面具之後的空間詛咒能力和帝王殭屍應該是相差無幾的,但是黑子要是在加上源頭殭屍的左手,雖然會造成詛咒之力的急劇消耗,但是卻可以在空間詛咒上剋制帝王殭屍!這樣一來執行者們就算打不過,也不用擔心逃不掉了!

不過經過這麼一耽擱,蕭晨他們比預計的時間又晚了半個小時纔回到魏芳華和李成利那邊,好在他們兩個都沒事,但是據他們所說,他們還是遇上了一波殭屍!不過只有三隻,李成利都沒有出手,就叫魏芳華一個人解決了。

曾是你的契約妻 蕭晨他們這次狩獵,只不過獲得了1000多點詛咒之力,實在是有些杯水車薪的味道,但是由於黑子手上握有三十三號島的詛咒之力預存,所以現在詛咒之力已經不是什麼太過稀缺的東西了。於是,經過四名執行者的商議,每人出500點詛咒之力,全部輸到李成利的體內!這樣一來,李成利就可以使用自己的詛咒心臟足足21秒中!

有了這份保障,想來就算是帝王殭屍,也敵不過整整二十秒的高級詛咒之物的衝擊吧!

由於距離帝王殭屍再次出世還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所以執行者們倒是可以趁着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至於說看守的人,黑子這個怪胎是當仁不讓的。誰讓他對身體的調節能力已經屬於非人類了呢?

就黑子自己的原話是這樣的:“我在八歲的時候就可以不吃不喝三天三夜,然後在和一隻同樣餓了三天三夜的黑背搏鬥,然後……”

黑子沒有說然後是什麼,但是看着他好好的站在這裏,就能想到那隻黑背的悲慘命運了。而黑子在三十三號島上也的確就是擔任教官一職的,負責教授執行者們怎樣利用自己有限的體力,怎樣節省體力,怎樣調節體力。總之,只要是提高生存能力的東西黑子都不會藏私,全部教給了其他的執行者。

但是可惜的是,黑子教的這些大多都只有在年幼的時候學習纔有很好的效果,而執行者大多數都是年輕力壯的成年人,就算是學了也不會有太大的作用,導致黑子教的這些都沒有多少人學了。不過黑子的課程中學習人數最多的,倒是這個怎樣分配體力!

可以說全島裏,就算是陳宏和孔凡都會跟他學這個!因爲執行者們在見到鬼魂後大多數都是一鬨而散,然後拼命的跑。但是這種方法無疑是十分愚蠢的!這樣做的人大多都活不過三次任務!而黑子交給他們的,就是怎樣正確分配體力,使自己在跑得快的前提下還能跑得遠!

正是因爲這樣,黑子在三十三號島上十分受人敬佩,雖然說他的性格很冷漠,但是執行者們還是知道他是一個好人!

黑子負責看守,以防殭屍偷襲,而剩下的人則是趁着這個時候好好的休息一下。尤其是孟國慶和蕭晨兩個人。他們跟着黑子一起在叢林中轉悠了三個多小時,而他們可是沒有黑子那麼變態的體力!就算是擁有血統加成的孟國慶都有些疲乏了,更不要說蕭晨了!

要不是從進入詛咒之島之後就開始鍛鍊,並且持續了整整九天的時間,恐怕現在的蕭晨連站都不一定能站起來!

蕭晨此時的內心十分的慶幸自己是個孤兒這件事!如果不是沒有家,需要靠自己勤工儉學來讀大學,堅持送外賣,恐怕他還真不一定會有這樣一副好身體!

想想現在的那些大學生,有多少是宅男?有多少是書呆子?

要是以那樣的身體進入詛咒世界,恐怕沒等被鬼魂殺死,就已經被累死了! “小曼姐?”林婉兒傻傻的看着張誠,“小曼姐不是鬼嗎?”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張誠搖頭晃腦的說道:“雖然小曼姐現在是鬼,但是生前可是正兒八經的天師,而且葉家源自茅山,她知道的修煉典籍肯定都是頂尖的,讓她教你可比去拜什麼道觀強多了!”

“小曼姐生前是天師?”林婉兒瞪大了眼,滿臉都是驚訝,她的養父以前就是道士,自然知道天師意味着什麼。

不過林婉兒想了想,猶豫着說道:“但是小曼姐願意教我嗎?我看她好像不怎麼喜歡我的樣子……”

張誠拍了拍胸膛,“放心吧,小曼姐是嘴硬心軟,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好吧,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都聽你的。”林婉兒點點頭,看着張誠低聲問道:“我還想問你一件事……”

“你問,我一定坦白。”張誠連忙正襟危坐。

林婉兒俏臉微微一紅,低聲問道:“你既然已經死了……那咱們……咱們以後還能有嗎?”

“有什麼?”張誠有些沒聽懂。

林婉兒咬着下脣,憋了老半天才說道:“孩子啊……”

“呃……”張誠愣住了,自己現在是鬼屍之身,全憑陽氣才能活動,自然是不可能再有小蝌蚪了,這也就意味着他跟林婉兒永遠不可能擁有自己的孩子。

“這個……”張誠組織了一下語言,低聲說道:“照現在這種情況來看,好像夠嗆……”

林婉兒微微一嘆,隨即就強做笑顏的說道:“沒關係,咱們還年輕,實在不行以後還可以去領養一個。”

“嗯。”張誠也點點頭,現在他們才二十出頭,談孩子還太早了,等生活穩定下來,如果林婉兒真喜歡孩子,去領養一個就是了。

“行了,看你這樣子又累了一天吧,快去洗澡早點休息。”林婉兒說道。

“好!”張誠點點頭,起身走進了洗手間,隨即又探出一個腦袋,厚着臉皮說道:“要不要一起洗?”

“臥室衛生間這麼小,兩個人怎麼洗……”林婉兒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可是我現在一秒鐘都不想跟你分開……”張誠一臉哀求的表情。

林婉兒在張誠的目光下不禁心一軟,紅着臉說道:“那……去樓上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