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寒非常鬱悶的看了張丹楓一眼:“你覺得江娜會有這麼大的活力,參加什麼籃球寶貝們嗎?”

張丹楓思考了幾秒鐘後,十分惋惜的說,“哎,看來是沒有的。不過嫂子身爲工大的校花,當家第一美女,卻不能爲工大做點事情,讓那來自全國的球員們,見見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美女,爲免有點可惜啊!”

“有什麼好可惜的,我怎麼不覺得!我覺得這樣很好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向你這麼喜歡出風頭的!”

“呵呵,我喜歡出風頭嗎?好象沒有啊!!”張丹楓笑着狡辯道!

“老三,說真的,你可以去跳樓了,因爲你的臉皮實在厚了~!估計從樓上跳下來,也決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一絲傷害的!”江文聽不過去了,拍了拍張丹楓的肩膀,說道。

“靠,我喜歡,要你管啊!!”張丹楓白了江文一眼,說道,“待會下車後,我就去跳樓,不服,你也跟着跳啊!!”

“切~~~~你拉倒吧!!!你要是敢跳的話!我就請你吃一個月的早餐!!”江文搖了搖頭,一點也不相信張丹楓的話!

“這是你說的!”張丹楓眼中精光大作,死死得盯着江文。

呵呵,小文,只要你敢承認自己的話,這一個月的早餐,你就請定了!

“當然了,就是我江文說的!”江文拍了拍張若寒說,“老大,你給我們做個證明,如果老三要是敢去跳樓的話,我一定會請他吃一個朋的早餐!反之,他要是不敢跳樓的話,就讓他請我吃一個月的早餐!”

“老三,你同意小文的話嗎?”張若寒向張丹楓徵詢道。

шшш⊙ тTk ān⊙ c o

“同意!~”張丹楓用力的點了點頭!

“老三,不要因爲一時的衝動,而作出後悔的衝動事情啊!”張若寒生怕張丹楓因爲意氣用事,而作出過火的事情了!

“老大,你放心好了!沒事的,我纔不會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

“你就吹吧!!”江文滿臉不相信的看着張丹楓。

張丹楓沒有說話,只是露出了一個非常有自信的笑容,

是不是吹牛,待會你就知道了;

不過,今天,你是輸定了!

………..

省工院的大巴車,順着馬鞍山路一路急馳,七八分鐘後,終於行駛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安徽省紅三環體育館的大門前。

時值五點十分,離觀衆們進場的時間,還有一兩個小時。可是,紅三環體育館門口前,早已經是人山人海,寸步難行了!

由於時間真的是太早了,所有觀衆們,連紅三院體育館的院子裏都進不去。被cuba組委會的工做人員,攔在大門外面,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體育館!!

漸大球員的專用大巴車,以領先於省工院大巴車一個車身的距離,率先駛進了紅三環體育館的大門裏,成爲了第一支達到的球隊!

“寶中,寶中~~~”

浙大的大前鋒身高一百九十七釐米的*,用力的推了推已經快要睡着的陳寶中。

“恩,幹嗎啊!!”陳寶中非常不耐煩的隨口說了一句後,繼續非常舒服的窩在座位上,他雙眼都要睜不開了,真是好睏啊!

*看到陳寶中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心下非常無奈,看來只好出絕招了!

*對着窗外喊道:“唉呀,,那不是華橋的古加泥嗎!”

古加泥??

古加泥!!!

“哪來,哪來!古加泥那小子,在哪裏來!!”剛剛還窩在座位上一副要睡不睡死樣子的陳寶中,瞬間像是變了個人似的,一下子精神喚發到極點的站在車窗邊,咬牙切齒的尋找着那個黑黑的身影!!

*心裏偷偷的笑了一下,嘿嘿,這招真是管用啊,百試百靈!

“哪來?古加泥能在哪來,肯定是在華橋的校隊裏了!”*強忍住心中的笑意,摟着陳寶中向車門口走了過去,“走吧,寶中,一時我們可是必需提前入場的!”

“哦~~~”

陳寶中隨口應了一聲,提起右腳向地面上放了過去,腦海裏卻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那個讓他恨得牙咬咬的黑黑身影!

就是那個黑黑的身影,在去年cuba東南賽區的淘汰賽裏,破碎了自己想要稱霸全國的夢想,令自己萬分痛苦的和漸大,一起慘淡的退出了去年的cuba戰場,黯然傷神的回到了浙江!

雖然,回到浙江後,浙江的父老鄉親們,浙大的同學們,還是一如繼住的支持自己,支持浙大的男子籃球隊!

可是,陳寶中卻能從那些最愛可愛的人們眼中,看到那一絲絲,被深深隱藏起來的失望!

陳寶中的心,真的好痛!

痛到了極點!

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對不起他們了,太對不起他們地自己的不懈支持了!

要知道,cuba能發展到今天的這種舉國觀注的地步,可是全離不開浙江人的努力啊!可以說是,沒有浙江,就沒有cuba大學生籃球聯賽的今天啊!

浙大老一代的籃球隊員張寧飛從對他有“知遇之恩”的浙大男籃主教練陳南生,那裏得知了龔培山教授想要創辦全國大學生籃球聯賽的構想,便砰然心動,開始在浙大的學力支持下,又得到中國籃協等方面的支持,終於成功的舉辦了第一界cuba大學生籃球聯賽!

所以,在漸江人眼中的cuba,多了一種與全國各地人,不同的別樣感情!

那是一種彷彿是看着自己的孩子逐漸成長,逐漸強大後,卻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別樣感情!

是心酸!

更是不甘!

於是,在去年的時候,自信滿滿、心比天高的天才小前鋒陳寶中,肩負着千萬漸江球迷們的期望,踏上了追夢,圓夢的舞臺!

結果,

不幸的事情,突然發生了!

在去年的cuba東南賽區二分之一的淘汰賽上,陳寶中碰到了有可能會一生,擋在自己前面的天才球員,號稱神奇小子的古加泥!

當比賽的時間,只剩下最後幾秒鐘的時候。籃球從三分線外高高躍起的古加泥手中,劃出了一道令陳寶中心碎的孤線,飛進了讓浙江人夢碎的籃框裏!

將比分,永永遠遠的鎖定在,那個鮮紅的72比91上!

浙大徹底的敗了!

陳寶中,也徹底的輸了!

……

一年後,幾乎是在汗水和血水中,硬挺過來的陳寶中,重新的踏上了cuba的舞臺!

重新踏上了追夢,圓夢的舞臺!

他會再次讓自己心碎嗎?

他會再次讓漸江的父老鄉親們,夢破嗎!

答案只有一個!

不會!!!

任何,想要戰勝陳寶中的人,便只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從他陳寶中的屍體上,踏過去!

軋過去!

……

“寶中,寶中,你怎麼了!!”*推了推陳寶中一把,不明白陳寶中,怎麼突然站在車門口,發起愣來!

“沒,沒怎麼!”陳寶貝中回過神來,右腳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哦,那就好!快點走吧!”

“好的,”陳寶中腳步邁開,向着運動員專用入口處的樓遞走了過去。

“老大!小文,你們跟我過來!!”滿臉笑容的張丹楓,拉着江文和張丹楓,瞬間從陳寶中等人眼前,穿了過去!

張若寒古銅色的黝黑皮膚,不由自住的使的陳寶中的眼珠,隨着張若寒的身形,而動了起來!

因爲,張若寒皮膚的顏色,和是陳寶中心裏最痛恨的那個人的膚色,實在是太像了!

而且,兩高人的身高,體形,也差不多!除了那個人的眼睛,是漂亮的雙眼皮外,兩個人真的好像啊!

“他們哪個學校的?”

陳寶中向身後的*問道。

*轉過身來,看看了省工院的大巴車後,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寶中,他們就是中國籃球報上,所說的那道人必食者的美食,我們這屆比賽中的第一個對手,安徽省工業經濟學院啊!”

“哦,是他們啊!呵,”陳寶中的嘴角蕩起了一抹笑容,這樣的弱隊,正好可以讓自己球隊在預選賽上,節省幾分寶貴的體力。全力的應付,有可能在淘汰賽上碰到的可怕敵人

張丹楓拉着江文和張若寒,跑到了運動員入口處的樓梯旁,笑眯眯的說:“小文,老大,你們注意好了,我要開始跳樓了!!!”

“跳樓?!!在這裏?”江文非常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大聲的喊道,:“這裏根本就沒有樓啊!!你怎麼跳?!!”

跳樓??!

走到張丹楓等人身邊的浙大球員們,聽到江方的喊聲後,不由自主的紛紛停住了腳步,想看看這幾個大吵大鬧的人,到底能玩出什麼樣的把戲!

“就麼這麼跳!”

張丹楓臉上露出一個極其得意的笑容,一下子從平地上跳到了第一層的樓梯上!

“看到沒有,我已經跳樓梯了!跳樓梯,說簡潔點,不就是跳樓嗎,笨啊你!!哈哈,!這個月的早飯,你請定了!!!”站着樓梯上的張丹楓指着江文,瘋狂的大笑起來!

噗嗤~~`!

呵呵~~~~~~

聽到張丹楓話後的所有人,不管是省工院的,還是浙大的,全部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這個長的挺帥帥的小夥子,也太難掰了!

跳樓等於跳樓梯!!

天哪,

真是天材啊!

江文愣了一下,然後萬分惱火的向着張丹楓飛撲了過去:“你太無恥了,這種跳樓我不服啊!!”

“我管你來,!不服也不行了,反正我已經跳樓了!!這個月的早餐就你包了,爽啊,太爽了!”張丹楓向着旁邊一閃,躲開了江文的飛撲,跑進了運動員入口處裏!

“你這無恥之徙,給我站住,我要砍死你!!”江文怒吼了一聲後,向着張丹楓狂追了過去!

哎,,~~

幼稚的球員,

垃圾的球隊啊!

陳寶中心下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雖說,跟弱隊交手,能夠節省體力!

可是,和這樣的球員交手,也實在太沒意思了吧!

哎~~~~~`

**********************

小鬱2005。8。8 謝謝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小鬱已經到家,開始寫書,一切恢復正常!

****************

晚上七點五十分,九支參賽隊伍,已經齊聚在入場處的大廳裏,等侯着主委會一聲令下,便開始進行運動員入場的神聖儀式了!

二百平方米左右的大廳裏,將近有八十多名球員,和九名身穿旗袍的禮儀小姐,全部一臉肅靜的站在那裏。不是他們不想說話,而是被空氣中瀰漫的,那股讓人極其壓抑的某種氣氛,壓得心中一片莫名的緊張,說不出話來!

只有那些真正有自信的王牌選手們,纔可以在這種壓抑的氣氛下,我行我素,毫不受任何的影響!

張若寒靜靜的站在省工院的校隊中間,隨意的看了一眼遠處那個讓自己心中涌起滔天戰意的身影后,緩緩的收回了目光!

古加泥,

終於看到你了!

身肩無數榮譽的你,到底能夠讓我瘋狂到什麼地步啊?

真的真的好想快點知道!!!

…..

“張若寒~~~”

許耀站在上工程籃球隊的最後面,向他左面,相隔幾排之遠的張若寒,打起了招呼!

張若寒向着許耀微笑着點了一下頭,可是卻有說話。但不是受了什麼氣氛的影響,而是本能的壞習慣又犯了,人一多,就不想說話。

“小耀,他就是那個打敗你的人?”站在許耀前面的蕭子寒回過頭來,向許耀問道。

“恩,就是他了!”許耀非常無奈的說:“從外表上,真的看不出來他有多強吧!”

蕭子寒細的打量了張若寒一眼,普普通通的一個男生,沒有作何出衆的地方,:“是啊,從外表上看真的很普通。如果不是你親口告訴我,他非常的歷害,簡直可以飛起來了,我還真是不敢相信啊!”

“這也許就是人不可貌相吧!”許耀看了看張若寒,又看了看遠處的古加呢,不禁的說道,“說真的,他和那個叫古加泥的,真的有點像啊!只是兩個人的外在的氣質實在太不同了!古加泥隨隨便便的一個舉動,都透露着王者的本能之風。而張若寒全身上下,卻樸實的像是一塊山石,毫無鋒芒可尋啊!”

“小耀,你說他們倆個,哪個更強一些?”蕭子寒突然問道。

“哪個更強一些?我不知道哎,只知道張若寒很強,那是因爲我和他打過!可是,我沒有和古加泥打過,所以,不好做判斷!但是,有一點是絕對肯定的!”

“哪一點,說來聽聽!”,蕭子寒沒聽明白許耀的話,開口問道。

許耀的眼中,突然精光大作,張開口來,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經過一個多月瘋狂苦訓的我,絕對要比他們倆個都要強!”

蕭子寒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用力的拍拍許耀的肩膀,

一切盡在不言中!

……

古加泥向天伸了一個懶腰後,連續的抖了抖左右肩膀。他的背後已經被n雙充滿戰意的雙眼,瞪得一片火燙了!

看來,想要打敗自己的人,還真是不少啊?

呵呵

但是,真正能夠打敗自己的人,會在其中嗎?

哎,

古加泥搖了搖頭,在中國大學生籃球聯賽裏,他還是不相信,有人能夠打敗自己,打敗華橋!

因爲,華橋兩個字,已經能夠在cuba裏面,代表着必勝二字了!

就算是沒有自己的華橋,也還是全國頂尖的強隊!

何況,又多了一個近乎於無敵的自己!

如此的華橋,何人能敵?

何人能擋啊;!

……

對不起了!

我所有的對手們!

你們的戰意和鬥志真的很強!

強的讓我非常希望你們能夠打敗我,打敗華橋! 陸少的寶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