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婷婷氣急敗壞地罵道:「你怎麼就如此執迷不悟?」

「媽!你別再說了,我心意已決,為了救出蕭寒,我願意讓出總裁一職。」秦若霜一臉嚴肅認真地說道。

「你翅膀硬了,老娘管不了你這麼多,大不了老娘回去買菜,總之你別後悔……氣死老娘了!氣死我了……」

張婷婷氣得罵罵咧咧地走人。

顯然,她實在想不明白,女兒為了一個廢物,居然甘心情願讓出總裁一職。

「爺爺,你一定要幫我救出蕭寒。」秦若霜一臉真誠地請求說道。

「放心!我會儘力而為!」秦老爺子點了點頭,答應了。

很快,秦若霜也離開了。

這時,秦志雄有些納悶了,老爺子按理說恨透蕭寒,可他為什麼要答應秦若霜?

於是,秦志雄忍不住好奇地問道:「爸,你真的打算撈出蕭寒?」

「撈什麼撈?我只是忽悠秦若霜的,要不然她怎麼願意交出總裁一職?」秦老爺子一臉狡黠地冷笑道。

「哈哈!哈哈!爸,你這招果然夠高呀!」秦志雄終於反應過來了。

原來老爺子在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呀!

……

與此同時!

在警局審訊室!

蕭寒雙手被手銬扣著,但他表情卻無比的淡定從容,像是沒事發生一樣。

相比於他的淡定,林玉姍反倒有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心情。

林玉姍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憋屈,連忙勸說道:「蕭寒,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如此淡定?你車上為什麼有毒品?你趕緊說出真相,我到時替你跟法官求情。」

「我說過,我是被人冤枉的!」蕭寒嘴角淡然一笑,說道。

「冤枉?那你也要有證據呀!」

「沒事,證據很快就會有的。」

「很快?」

林玉姍一臉納悶的樣子,蕭寒人都被抓了,誰還替他收羅證據?

然而她語音剛落,審訊室的門突然打開。

這時,走進一個臉色鐵青的中年男子……趙洪亮!

「趙署,您怎麼來了?」林玉姍一臉驚訝地問道。

「林玉姍,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給蕭先生鬆開手銬!他是無辜的!」趙洪亮嚴肅著臉,命令說道。

事實上,他之所以親自趕來,是因為青龍打電話給他,說蕭帥被人抓了。

得知情況后,趙洪亮第一時間了解案件,結果一問之下,才知道蕭寒涉嫌販運毒品。

蕭寒可是赫赫有名的戰神!

堂堂一個戰神,怎麼可能販運毒品?

趙洪亮馬上意識到蕭寒被人陷害了,於是他親自成立調查組,火速調查此案。

很快,他查到蕭寒車上那包毒品,原來是一個叫火雞的混混栽贓陷害的。

「無辜的?趙署,難道您找到證據了?」林玉姍一臉驚喜欲狂地說道。

「來人!將那小癟三給我押進來!」趙洪亮嚴肅著臉,大聲地命令道。

很快,一個面黃肌瘦的黃毛混混,被人押了進來。

「蕭先生,您車上那包毒品,就是這小子放上去的!」趙洪亮開口稟報說道。

「是嗎?」

蕭寒眼神瞬間變得陰冷,然後面無表情地看着那個混混,冷冷地問道:「你為什麼要陷害我?」

「大……大哥,我……我錯了!!我……我也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是……是劉方成跟秦志雄慫恿我,讓我拿毒品陷害您的,我……我也是一時糊塗,才會冒犯您,求求您了,放我一馬吧!」

那個混混嚇得瑟瑟發抖,警署一哥親自帶隊破案,一看自己就是招惹到大佬級別的人了。

「劉方成?」

林玉姍嚇了一大跳,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事情居然跟劉方成有關。

「蕭寒,劉方成之所以要對付你,估計是因為上次相親的事,是我連累你了,對不起!」林玉姍歉意地說道。

「沒事!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後悔的!」蕭寒眼神變得陰森森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彷彿讓周圍的空氣都凝固成冰點。

好……好嚇人的氣勢!這……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林玉姍被他身上的氣勢給震懾住了。

在她認知里,蕭寒只不過是個臭流氓,但如今一看,對方顯然沒有這麼簡單。

很快,蕭寒被無罪釋放了。

辦了一些手續后,蕭寒就離開警局。

得知是秦志雄他們在搞鬼,蕭寒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對方。

這時,他回到了家中,準備找秦志雄算賬。

秦若霜看到蕭寒平安無事,整個人激動得哭了,只見得她衝上來,喜極而泣地抱着蕭寒,「太……太好了!蕭寒你……你終於沒事了,看來爺爺沒有食言,他救你出來了!」

爺爺?我出來關他什麼事?

蕭寒有些驚訝了,顯然還沒反應過來。

而這時,丈母娘他們聽到蕭寒回來了,他們倆氣得一人拿着雞毛撣子、另外一人拿着掃把,怒氣沖沖地衝過來,想好好收拾蕭寒一頓。

「你個廢物,你還有臉回來?要不是因為你,我女兒也不會丟了工作,老娘要打死你!」張婷婷氣得七竅生煙地罵道。

秦若霜見狀后,連忙阻止,並勸說道:「媽!你冷靜一點!工作沒了,可以找,只要蕭寒沒事就行了。」

「老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蕭寒越聽越糊塗,他隱約覺得自己被抓后,家裏發生了事情。

「你個死垃圾,你還在裝糊塗是吧?為了救你個廢物,我女兒答應老爺子,讓出總裁一職!」秦玉書氣得火冒三丈地罵道。

「你的意思是說,秦家拿我被抓一事威脅若霜?」蕭寒冷冷地問道。

「廢話!要不然你想怎樣?」

「大膽秦家!!他們是在找死!」

蕭寒聽到后,氣得整個人勃然大怒。

秦家不僅陷害自己,還藉此機會威脅秦若霜讓出總裁一職。

「蕭寒,你別生氣,總裁沒了就算了,只要你沒事就行了。」秦若霜苦笑地安慰說道。

「老婆!我能夠平安無事,並非秦家的功勞,你被他們騙了!」蕭寒嚴肅地說道。

「我被騙了?」

秦若霜怔了怔,驚訝地說道。

「走!我現在替你拿回總裁一職!只要屬於你的東西,沒人可以搶走!」蕭寒語氣陰沉地說道。

。 小奶娃弄懂了秦安生氣的原因了。

她苦惱的揉了揉臉,開始哄這個心智有時和幼稚園小朋友一樣的二哥。

「你下次開演唱會,樂樂也會去噠~」

秦安不滿:「那這次不要去他的音樂會,等去過我的演唱會,再去聽他的音樂會。」

這也要比較嗎?

並沒有上過幼稚園的小奶娃茫然了。

她不知這在同齡人當中是常態,奶聲奶氣的哄著。

秦安被哄得心軟,可還是不開心,不樂意。

系統在一旁磨爪子。

它早就看出這個幼稚鬼的目的了,才不願意告訴宿主真相,也不樂意宿主去哄他。

都21歲了還這麼幼稚,不知羞,不要臉!

系統在心裡碎碎念,又很快想到一個好主意。

【神算系統:樂樂,之前秦安不是為唐歌開了一個演唱會會嗎?他也上台獻唱了,那不就是你第一次參加演唱會嗎?】

小奶娃用這個理由哄幼稚鬼。

幼稚鬼更生氣了。

「你一提醒,我才想起來,你第一次參加演唱會是因為外人!」

小奶娃:貓貓震驚.jpg

秦安不好說唐歌一個過世人的壞話,又開始罵秦游然。

他還是要和這個堂哥比。

「我不管,你先去我的演唱會,這次不參加了。」

小倉鼠正好下樓,聽到這話,不太開心。

他挪到步伐走到小奶娃身邊,小聲抗議,「我好不容易爭取到讓你出門的機會,你不能這樣,秦安也不能這樣。」

小奶娃瞬間將二哥拋到腦後。

「蘇和大惡魔答應啦?」

小倉鼠委屈巴巴的點頭。

「我費了好大力氣,他好壞啊,都要嚇死我了。」

他家那個臭哥哥秦游閑有時候也很壞,可不會這樣捉弄他。

秦家幾個堂兄弟要麼高冷要麼幼稚,哪怕是秦海闊,也是偏向於陰狠毒辣,他都沒怎麼接觸過蘇和這種性格蔫壞的人,簡直是一肚子壞水,可又披著溫文爾雅的外殼。

如果他真是一隻小倉鼠,這會耳朵肯定耷拉下來,肥嘟嘟的身體恨不得鑽到沙發縫隙里,不肯見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