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面上無悲無喜,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現:「是誰給你的勇氣說出這番話?梁靜茹嗎?」

這!

這梁靜茹是誰?

眾多元嬰、化神紛紛怔在虛空,而阮輕舞直接噗呲笑了出聲,旋即臉色變得煞白,果斷用手捂住了嘴巴,慌亂間朝後直接退出三十來米,一口否認道:「我不認識他的……」

肖魂聞言臉色沉了下來,冷冷的道:「你可知道,殺我周魔門下弟子,是要受萬年煉魂之刑的!」他外表仙風道骨,但此時一言,卻殺氣騰騰,眼中精芒更勝,身後弟子紛紛躍躍欲試,只要肖魂一聲令下,他們就將一擁而上將張凡撕成粉碎。

命中注定偏愛你 「大人,讓我們擒下這個狂妄的小子!」

肖魂身後的弟子一陣叫囂,卻被肖魂揮手制止了。

「既然如此,你們又在等什麼呢?」張凡眼睛微眯,輕笑道:「你一個洞虛初期已是鍊氣還神在境界還需要拖延時間來布下陣法嗎?」張凡的話一出,肖魂等人臉色頓時變了,暗暗警惕起來。

只是,他發現張凡並沒有直接動手的意思,反而淡然異常。

張凡抬頭看了肖魂那一身乾淨無塵的灰色道袍,緩緩的道:「修士的衣服,沒有這麼乾淨整潔的,它需要沾著血腥、煞氣與粉碎。」說著,張凡赤裸的上身綻放著淡淡的白芒,白芒映照下,在他褲頭上的血跡清晰無比。

「像你們這種躲在小世界的修士根本沒有資格追求通天之路,從你選擇第一世奪舍轉生再修開始,你就已經是失敗了,安逸無憂的生活早已腐蝕了你與天地相鬥的心。」

「就單憑你這種心態,你永遠只能是輸家,我說的對嗎?南境之主!」

張凡雙眸閃動青焰,一字一句道出了肖魂的身份!

「還是周老魔?」

「還是肖魂肖長老?」

三世身,最強的第一世是周老魔,開闢了這個周魔世界!

第二世便是如今的肖魂!

第三世則是南境之主!

他的話讓所有人都露出震驚的神色,目光充滿愕然看向了肖魂肖長老!

肖魂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心中泛起一股怒氣:「你到底怎麼知道的?」

「不管你怎麼奪舍轉生,靈魂還是那個靈魂,神念之下,如何隱藏?」

張凡看著大陣形成,任由金色絲線形成傘狀籠罩在虛空之上,一股股可懼可怖的氣息開始了蕩漾與翻滾。

崑崙墟中有許多像肖魂這樣的存在,沒有勇氣直面九九重劫,他們將境界穩固在洞虛之後就不再突破,直到大限降至才放手一搏,以為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成功的可能會更高些。

其實不然,當你無法勇敢面對九九重劫選擇穩固在洞虛之時,你就已經失去了衝擊飛升的機會,因為心魔會永遠貯藏在心境之中。

從古至今,還沒有一個人能以這種方式渡過天劫!

而後便有了肖魂的不斷奪舍轉生之修!

毫無疑問,肖魂就是這樣的失敗者。

「大陣已成,多說無益,張凡,你終究要死在這裡!放心,我會將你變成我的第四世!」肖魂仰天大笑,一指之間,無數金線綻放出刺眼的精光。

頓時,一股宛如洪荒封神的浩蕩氣息爆發而出,肖魂的氣息瞬息提到了洞虛中期……

旋即是的洞虛後期……

洞虛圓滿……

渡劫前期……

渡劫中期……

渡劫後期……

渡劫圓滿……

「這便是我真正的境界!」聲音猶如神祇,一股威壓隨即盪開,其他弟子、元嬰根本無法面對這種王者氣息,瞬息之間跌落在地,跪伏磕頭。

阮輕舞更是如種蘿蔔般,半個身子直接被壓進了地下,鮮血直吐。

唯有張凡面對渡劫圓滿的肖魂依舊神色淡然!

他搖搖頭,戲謔一笑:「渡劫圓滿的境界確實強大無比,我相信這片天地暫時無人是你的對手,即便是我,也奈何不了現在的你。」

聽到這句話后,肖魂心中猛地一突,一股大恐怖油然而生!

「可惜,你真正的敵人不是我,是這天!」

張凡的聲音宛如死亡宣告,響徹在大陣之中:「借你周魔世界凝我九轉第三轉!天劫之下,誰主浮沉!」

(本章完) 姜雲卿見狀直接伸手在傷口邊上戳了一下。

周遠頓時疼的一哆嗦。

姜雲卿見狀輕嘲:「我還以為你不知道疼,都成這樣了還不處理,想把胳膊給廢了?」

周遠低聲道:「我…」

「你什麼你,周叔把你和你妹妹交給我,是因為他放心我,可你要是在我府上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讓我怎麼跟他交代?」

姜雲卿皺眉看著周遠說道:

「我知道你記著你母親她們的仇,更知道你想要替她們討回公道,可是周遠,量力而行四個字你懂不懂?」

「我教你習武,是想要你往後能有自保之力,不是讓你來自殘的,你知不知道你這傷勢要是一直不管,然後再去受凍,等真傷了筋骨,到時候就只能砍掉這條胳膊才能保命。」

「你想變成殘廢嗎?!」

周遠聽著姜雲卿的話,臉上頓時一白。

「我沒想到會那麼嚴重…」

他只是不想麻煩別人,而且想要更快的練好武功…

姜雲卿聞言有些氣惱,沒想到,要是什麼都能想到,也就沒那麼多半路夭折的英才了,可是見著周遠小臉煞白,哪還有半點剛才揍姜錦炎時的兇狠,又是忍不住心裡一軟。

到底只是個半大孩子。

姜雲卿拉著他在身旁坐下,小心將他傷口上的藥粉全部弄掉之後,這才取了傷葯出來,替他上藥。

「從今天開始,我會找個人單獨教你習武,你不準私下自己亂練,更不準半夜去練底樁。習武之事的確是要刻苦,可也需要練的得當才行。」

「阿遠,你還小,筋骨還未長成,若是不小心傷了,別說是練武,就是如常人都難,而且你要記著,男兒在世,光有一襲好身手,只能算是武夫,文武並濟才能肆意而活,不要一門心思只去鑽研練武而荒廢了學業,到時候得不償失。」

時常偷偷練武,逃了文課的周遠神情訥訥,看著低頭替他上藥的姜雲卿低聲道:「我知道了。」

姜雲卿見他還算聽話,這才滿意了一些。

她替他將葯重新上好之後,這才走到一旁的柜子里,取了乾淨的布巾出來替他將重新上了葯的傷口包紮好后,這才說道:

「這瓶傷葯是我親手配的,帶回去之後每日換藥,我等一下再寫個方子交給廚房那邊,讓他們每日煎好葯給你送過去,記得按時喝,不準倒掉,知道嗎?」

「恩。」

「這幾天胳膊別碰水,也別吃辛辣之物,免得起了炎症。」

「恩。」

「你胳膊受傷,練武的事情稍微緩緩,等傷好了再說。」

「好。」

賴上極品女教師 姜雲卿見她說什麼,周遠都是乖巧答應,抬頭時就見到他乖順的模樣。

她忍不住露出抹笑來:「這麼乖?那之前怎麼就那麼倔,誰跟你說都不搭理?」

周遠臉上一紅,低聲道:「我沒有不搭理。」

「那穗兒說你跟啞巴似的,她見你好幾次了你都不跟她說話?」

周遠訥訥。

他沒有不說話,他只是習慣了鄉下的生活,如今搬進這裡,身邊有人伺候,他卻半點都不習慣,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穗兒有些過頭的「熱情」。 吞下鬼舞先生的靈魂之後,能量一直在轉化,張凡原計劃是倚靠這股力量衝擊元嬰桎梏,只是踏入周魔世界之後所發生的一切讓他多了一分考量。

面對這種大陣下籠罩下的渡劫圓滿他也沒有辦法戰勝,即便是神念飛刀也無法斬殺肖魂,最好的結果就是造成他靈魂重傷,可張凡若是用神念飛刀衝擊渡劫圓滿的話,最多也只有一擊的機會。而通天塔雖能藏匿,但神器終究不會自己移動,時間一長必會被肖魂發現,更何況還是在他的小世界里。

所以張凡選擇了直接衝擊九轉凝體第三轉!

逆天之體將引來天罰的力量,而這片小世界的上限顯然超過了凡俗,達到了渡劫圓滿,若是引來天罰將面臨的是真正的九九重劫,比起前世有過之而無不及!

盡量鬼舞先生的靈魂轉化的靈魂能量不足以衝擊第三轉,但又如何呢?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富貴險中求,不管哪個世界,想要得到什麼,必定要付出代價的。

張凡身體綻放出無比刺眼的白光時,整個小世界彷彿都顫動了。

肖魂頓時大驚失色,一顆心頓時沉入最谷底。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引動天罰,不!絕不可能!」他吼起來,臉上浮現難以置信的驚容。

以元嬰初期凝轉境界引動天罰?簡直是聞所未聞,也難怪肖魂無法相信!

一旦天罰引動,天地偉力將直接破開小世界,砸碎籠罩封鎖肖魂氣息的大陣,他的渡劫圓滿將無所遁形,一同承受九天之上的怒雷洗滌。

一道道強悍無比流光從他手中打出,每一次衝擊都如同彗星撞擊般,爆炸在張凡軀體外的銀光上轟擊,可怕的氣浪直接將那些元嬰、化神及阮輕舞震飛千米,鮮血直噴,生死難知。

張凡在轟擊之中氣血翻騰,凝鍊的真元不斷強化著他的冰肌、玉骨、銀血!

可就是這樣強悍的軀體在肖魂的轟擊中依然裂開了傷痕,撕裂的口子越來越大,銀血開始淌流而出!

張凡唇角泛起冷漠無比的笑容,一大口鮮血洋溢而出,就見銀光更勝!

銀光籠罩之下,他身上的傷痕瞬息之間恢復!

「九轉凝體第三轉!不滅之體!」

力量驟然攀升!

轟隆!

小世界頓時劇烈顫動起來,虛空撕裂而開,雷光炸現,天罰赫然開始了凝結!

肖魂此刻滿頭的冷汗,多少年了,他已忘記了流出冷汗是什麼感覺,腦海中思緒劇烈翻騰:「這到底是什麼功法如此逆天,連天地都容不下!他的恢復能力太強了,除非藉助小世界的天地威勢將他一擊必殺,否則根本阻止不了他!」

可是!

大陣封鎖住了他的氣息,同樣也鎖住了他調動小世界天地威勢的機會!

這天地威勢本是肖魂手中的利矛,如今卻成了制束他的堅盾!

「張凡!住手!給我住手!我們一起發下天道誓言,我放你離去,永世不再為敵如何?」肖魂瘋狂吼叫著:「就算被你催動了天罰又如何?天罰之下,無論你如何強悍,也不可能渡過九九重劫的,到時候不僅你我將要神魂燼滅,這片小世界的所有生靈都將死於天罰之下,小世界一旦崩塌,凡俗世界也將遭遇末日災劫!泰越緬老兩國數千萬上億人口、無數生靈都會因你而滅亡,夏國雲境、南境也逃不過的這場災劫!!!!」

肖魂的聲音無比嘹亮,到後面幾乎震動整個小世界,所有人聽到這聲音后從震驚變為恐懼!

張凡不語,繼續凝體,光華就像吹氣球越來越大!

「張凡!難道你就不怕無數業火嗎?」

這聲音來自虛空的另一端,從大陣外洞穿而過,黑袍黑髮,周身凝放著黑色霧氣!

小世界之主!

周老魔!

張凡依舊充耳不聞,虛空上一道雷光蕩漾而開,如洪荒巨龍般可怕銀白雷光開始了色變,嫣紅染上了表層。

「我連神魂燼滅都不懼,何懼罪孽業火!」

張凡雙眸之中的青色焰火在這一瞬息熄滅,搖搖頭嗤笑,在肖魂的怒目瞪視中,沖向金色絲線!

左手江山,右手情 天罰的力量牽引著張凡的靈魂,這與原本凡俗世界的天劫完全不同。

其實張凡對肖魂還談不上憎恨,甚至也沒有厭惡。

這樣的存在,他見多了,也可以理解這種人,為了自己的前景不擇手段,要怪就怪他遇到了同樣瘋狂的張凡。

張凡重生為的是什麼?

不是為了與人爭一時的長短,而是想邁步走向最強之巔峰。

你若不觸碰我,任你在一旁咆哮怒吼也當狗吠,但你觸碰了我的逆鱗,那不好意思,只能用鮮血與生命來終究。

至於規則!

修士的世界,從來只有實力,沒有規矩。

張凡對於這些早已洞若觀火,通透無比。

小世界的四周開始了狂風勁舞,南境之主終於踏著虛空出現了,這是一具俊秀到邪異的青年身體,也是他最喜歡的軀殼。

在他後面虛空上鎖住了一名氣質淡雅的芳齡女子,正是何青青。

她無法說話,完全被定格在虛空之上,根本無法做什麼,只能怔怔地看著被銀白色光華包裹的張凡,她看得非常認真,似乎想要把他得臉全部都留在自己的腦海里。

風真的很大,大到小世界的樹木都被拔起,卷上了虛空,旋即被狂暴的真元裂成粉末。

「張凡!你若不住手,她將先死在你面前!」

南境之主傲立虛空,看著天空不停的落下的流火,黑煙與燃燒充斥在虛空,看著彷彿就要在眼前碎裂的天空與坍塌的蒼穹,他的神色里充滿冷漠。

指尖一點!

洞虛圓滿的力量在虛空之上炸開!

「劍來!」

一聲巍峨長嘯,聲音里少了一分驚懼,多了一分豪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