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笑了笑:「友善是趨勢,誰也擋不住的。再過多少年以後,人們回憶起現在的事,會臉紅的。」

「滾!你給我安利什麼普世!我問你話呢,我要參加慈善基金會!」

「那還用問!像你這種大財閥加入我們基金會,我舉雙手贊成。我回京后就跟顧老他們說一下,安排你在基金會裏當個理事怎麼樣?」

年熙靜一樂:「我剛加入就當理事?別人不會有意見嗎?」

「你的職位高,責任也重,捐的款也要多,你以為是好事兒嗎?」張凡笑道。

兩個人繼續在藥店裏逛,又遇見了幾個人,簡單的交談了幾句,幾乎所有的人都對這裏的葯價十分憤怒,但是卻無可奈何,因為這家藥店在縣城裏是蠍子粑粑獨一份兒,你不在這裏買葯,你到哪去買?只能任他們宰割。

張凡心中的怒火越燒越旺,對年熙靜道:

「算了算了,我看已經證據確鑿,不用再調查了,走,我們上樓去。」

兩個人走到樓梯口,只見上面掛了一個警示牌,「非工作人員請勿入內。」

張凡和年熙靜相視一笑,伸出小妙手,在牌子狠狠一戳,戳出一個洞,然後,走上了樓梯。

來到2樓,發現2樓的樓梯口有一個保安。

保安看見上了來兩個衣着不凡的陌生人,心中理所當然產生了一些敬畏,用比較恭敬的口氣問道,「先生你們找誰?」

「想見見你們經理,可以嗎?」張凡發現保安說話聲音比較客氣,所以也就把自己的口氣放緩,非常文明的說道。

不料,張凡的謙卑態度一下子使對方產生了誤解!

在保安看來,牛逼的人物都不這樣說話,都是眼高於頂說話雄赳赳氣昂昂的,從來沒把別人看在眼裏,尤其是像對他這樣的小保安,在大人物的眼裏,保安簡直就是蒼蠅屎。

而眼前這個人說話這樣細聲慢氣的,一看就不是個人物。

既然不是人物,我就不必對他客氣。

因為大人物和上司對保安太不客氣了,所以,保安急需對客人不客氣。

保安冷冷的哼了一聲,「我聽你說話怎麼有點不著調?」

張凡皺了皺眉頭,問道,「怎麼就不著調了?」

「泥馬我們經理好幾個,你要找哪個經理?」

這小子出口成臟,順帶罵了張凡一句。

張凡心中本來就火,被對方一罵,特別想抬手給這傢伙一掌。

不過,年熙靜狠狠地拉了他一下。

張凡馬上意識到,今天來打的不是保安,不能因小失大,便強壓住心中的怒火,「隨便哪個經理,只要有口氣能管事兒的。」

「草,想你也沒什麼大事,」保安笑了一笑,拿起對講機,「經理,有兩個外鄉人,要找管事的。」

不知道對講機里講了什麼話,保安放下對講機,伸手拎起立在桌子旁邊的電棍,往張凡面前一橫,「經理沒時間!」

「沒時間?他沒時間,怎麼有時間接電話?告訴他馬上出來見我。」張凡的口氣強硬起來。

人就是這樣,如果你一開始沒有強硬,沒有牛逼,對方就認為你一定是個軟弱不起眼的人物了,你後來再強硬,就沒有什麼作用。

保安十分鄙夷的把電棍向兩人面前揮了一揮。

電棍的尖兒差點碰到年熙靜的胸前,嚇得她向後退了一步。

保安大聲的吼道,「你們趕緊滾吧!」

張凡皺了皺眉頭,一字一句的,「好狗不擋道,趕緊給我滾開!」

保安一聽,冷笑起來,「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你知道你在跟什麼人說話嗎?你知道體泰公司是誰開的嗎?你知道我們老闆手眼通天嗎?小子,趕緊給我滾,免得我一電棍把你打下樓去!」

對於這種排比句,張凡聽的已經不耐煩了,抬起小妙手,啪的一聲,打了過去。

電棍立馬變成了兩節,噹噹當地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保安驚奇了一下,馬上揮出一拳,對着張凡便打了過來。

張凡也不躲閃,伸出手把對方的拳頭抓住,輕輕的向下一掰,再一擰,保安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痛不欲生。

張凡接着伸出小妙手,輕輕地在他的死穴上點了兩下。

保安一聲不吭,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張凡帶着年熙靜,沿着走廊向前走,走到總經理辦公室門前,使勁推了推門。

裏邊有人罵了一句。

張凡大聲說道,「經理在嗎?開門!」

過了幾秒鐘,門一下打開了,從裏面露出一個狼眼猿人,對着張凡便嚎了起來,「你他媽叫什麼叫?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張凡伸手一推,一下子把對方推的向後倒退幾步,跌倒在地板上。

然後,拉着年熙靜,走進辦公室,隨手把門關上。

經理從地上爬起來,十分慌亂。

他不知道這兩個人是幹什麼的,而且眼前這個小子身手絕對不凡,輕輕一推就好像推土機的鐵鏟子一樣,根本無法抵擋。

所以,他又驚懼,又要保持威嚴: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敢來這裏撒野,是不是活膩歪了?」

「啪!」

張凡一巴掌拍來。

這一巴掌拍的十分留有餘地。

經理的腦袋向旁邊一偏,左半邊臉立刻腫了起來。

「我是來討回藥方的!」

「什麼,什麼藥方?」經理大驚失色,心裏已經意識到什麼了。

「少跟我廢話,民俗村一個人來這裏買葯,把藥方落在你們這裏,你們用他們做了什麼?」聲音里充滿了殺機。

張凡的這個問題就像炸彈一樣在房間里炸開了。

對方確實沒有料到,有人卻竟然為了這個事兒來鬧事兒。

真是沒把體泰集團放在眼裏。

不過眼前的這兩個人確實不可小看,弄不好自己就要吃眼前虧。經理盡量壓住心中的驚慌,故作鎮定的說道,「先生,碰瓷兒你去馬路啊,碰瓷兒沒有這麼碰的。」

「還要跟我裝逼嗎?」張凡咬緊牙關,冷冷的問道。

。「切記,此令牌關係着天命,別落在別人手中。」

「天命?」我皺着眉。

焦七手中多出了一塊令牌,他哆哆嗦嗦遞到我面前。

此令牌跟我身上的大相徑庭,除了個別文字不一樣之外,沒啥區別,也就是說閻王令跟焦七手中的令牌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難道是仙陀?

我想不出還有誰能創造此物。

真氣一下湧入焦七體內,他的臉色稍微好轉,但一個被閻王畫上記號的人,這一番操作等於毫無用功,轉瞬之間,他的臉色更顯死灰,恐怕就快要不行了。

我無法形……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章憑空消失的人 「這部手機怎麼會在這兒!」安南看清喬安手上拿的東西,驚得叫出了聲。

「對啊,記得這部手機明明被扔在樓上了!」矮小男子表臉驚駭的叫道。

剛才在樓上的時候,因為事情太過詭異,所以他們連手機都不要了,直接就給扔在了地上。

照理來說,這部手機是不可能出現在一樓的。

「有誰動過這部手機嗎?」喬安回頭問眾人。

所有人一致搖頭,表示自己沒有動過。

「我就說是鬼吧!肯定是鬼!是鬼把手機撿起來的,肯定是!我們不能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了,會死的,大家都會死的!」矮小男子一臉驚慌的說。

「你冷靜一點阿亮,現在下這麼大的雨,根本看不清路,等雨停了我們再走。」安南拉住矮小男子,試圖勸說對方。

眾人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這名矮小男子名叫阿亮。

「來不及了!你們要等就自己等吧,我要走了!我不想死在這個地方!」說著推開了安南,像瘋了一樣沖入雨中!

「阿亮,阿亮!」安南追著出去,沒過一會兒一身濕漉漉的回來。

「不行,雨實在太大了,根本看不到人。」安南脫下自上的衣服,扭幹了衣服上的雨水。

「你也別太擔心了,阿亮說不定一會兒就回來了。」甜甜見安南這麼擔心,輕聲安慰了一句。

「但願如此吧。」安南嘆了口氣說。

喬安拿著手機,看著直播間里飄紅的字,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怎麼了?」晨光走到喬安身邊問道。

「我在想,誰是鬼。」

從一開始,喬安就一心撲在了支線任務上,想找出以線任務,然後增加自己的獎勵積分,因為如此,主線任務反而被她忽略了。

到現在已經死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除靈師,可這隻鬼還沒有被找出來。

「你現在有懷疑的對像嗎?」晨光小聲問。

喬安點點頭,又搖搖頭。

看起來可疑的人不止一個,看起來可能性都挺大的,她拿不準到底是誰。

「我懷疑是安南。」晨光這時說道。

「安南確實也有可疑,照現在的情形來看,最可疑的就是他和阿亮,可我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喬安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

「我去找點東西升個火,身上濕淋淋的有點冷。」安南拿著擰乾了多餘水份的顯衣服,朝著某個房間走去。

在一樓的房間中,還有一些舊衣服掛在衣櫃里,倒是可以把那些衣服拿出來升個火。

「你一個人沒問題吧?」張百萬有些擔心。

雖然明知道這些NPC早就已經不是活人,還是做不到就這麼袖手旁觀。

「沒事,我就去拿點舊衣服來升個火,要是有危險我會叫你們的。」說完笑了笑,朝著小鈴的房間走去。

「你還是小心一點吧,菜菜就是一個人上廁所的時候死的,現在落單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個死者。」張百萬說道。

安南最後還是和張百萬一起去了小鈴的房間,而甜甜因為並不想去所以就和喬安、晨光一起待在了大客廳。

三人在客廳等了五分鐘左右,還是沒有看到有人回來,甜甜擔心壞了,求著喬安還有晨光陪她一起去找張百萬。

「才過了五分鐘,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晨光不相信張百萬會輕易中招,張百萬的直播他看過,別看張百萬看著挺單純,其實他的實力可一點不弱。

「可是人就就是擔心嘛,上次菜菜也是這樣……」甜甜咬著嘴唇,眼睛紅了起來。

知道她是想到了好姐妹的死,晨光和喬安交換了一個眼神,還是決定和她一起去看看。

剛走了沒幾步,就看到張百萬扶著肩膀衝出了房間,緊隨其後出來的是安南。

安南看著張百萬,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百萬哥哥!」甜甜衝到張百萬身邊,將張百萬拉走,離安南遠遠的。

「你對我百萬哥哥做了什麼!是不是你偷襲我百萬哥哥?」甜甜看到張百萬肩膀上的傷,一臉憤怒的對著安南大聲質問。

安南被吼得一愣,隨後立刻解釋,「不是我,真不是我!實際上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安南一臉委屈,看起來也不像是在說謊。

「走吧,過去坐下說。」喬安做主把眾人重新帶回到客廳。

甜甜扶著張百萬坐在了沙發上,特地選了一個離安南最遠的位置。

安南做為嫌疑人,自覺的獨自坐到一邊。

「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他傷的你?」晨光問的是張百萬。

「真不是我!」

「還沒有到你說話呢。」喬安睨了他一眼。

安南乖乖閉上嘴,坐在一旁不說話,只是眼神十分委屈。

「我也不知道傷我的是誰,那個人的動作太快了,當時安南在柜子里拿衣服,我就想著順道看看這個房間,誰知道就在我打開床頭櫃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意從身後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