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元聖子失笑道:「倒不是不敢,只是天瑤師妹,你確定不需要再想想,你確定要白白送師兄我二十天上品靈脈?」

尹天瑤不置可否,眨眼笑道:「那可說不準,或許師兄要連本帶利還我一百條上品靈脈也說不定。」 九重仙塔看上去不大,但內蘊空間十分寬廣,每一層都有上萬立方的廣袤空間,且龍鳳並立,金碧輝煌,看上去無上尊貴榮耀。

第七層,因為尹天瑤的原因,原本不打算繼續往上的,廣元聖子等人還是集體移駕第八層。

這是他們所能抵達的最高層次了,更高的第九層,哪怕是他們,暫時也無能為力。

就在這些人戲謔著,一邊說著林昊四人中有可能有人能上到第八層,實則根本每一個人相信的時候,林昊四人已經身在第一層中。

「看上去是真不錯,這裡面的氣象,比之九天仙宮還要氣派恢弘呢!」

地面,穹頂,立柱,壁畫……

看似很平常的宮殿,實際上每一處都極為不凡,細節上極度講究,一雙眸子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伊娜不禁感到震撼。

唐婉點頭道:「的確蠻不錯的,別的不說,光就這些材料的價值,應該就搜刮整個修真界都找不出來。」

頓了頓,又道:「我感受到一股奇特的力量,貌似在對我進行窺探,你們有感受到嗎?」

「有啊,想必那就是九重仙塔在對咱們進行資質測試吧!」江未雨抱著唐婉的胳膊,一臉笑意。

又問林昊道:「林昊,我們要不要放開,任由那股力量窺探?」

林昊看了看唐婉,笑道:「我沒意見,你們想怎麼做都好。」

果然還是不一樣啊!

看那賤賤的模樣,江未雨好氣又好笑,一把將唐婉拉到一邊,教唆道:「婉姐姐,你離他遠點,這人最壞了,吃人不吐骨頭的。」

前塵往事都已經過去,雖然在她眼裡,依舊存在著孺幕尊敬,依然當這是母親,可稱呼上早就悄悄改了。

這樣對她好,對唐婉本人好,對林昊,對大家都好。

唐婉嗤嗤笑:「你就裝吧,我還不知道你,你做夢都會喊他名字,做夢都恨不得他把你連骨頭渣子一起吞掉的,這個時候又來說他壞。」

三言兩語,瞬間江未雨面色通紅,只喊不依。

伊娜看著呵呵直笑。

唐婉也不管,道:「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還是保持這樣,要不然嚇到這仙塔就不好了。」

她現在是神體,而且是雙重神體,這等資質,別說修真界,就是仙界都不一定存在。

這等逆天之資,剛剛蘇醒那會,漫天龍鳳飛舞,天地遍灑金光。

當時的情況,諸天神佛虛影遍布虛空,禪唱頌歌,直接使得地球空間靈氣復甦。

自那以後,地球進入一個新時代,一個修鍊與科技並存的新時代。

如此神奇而強大的體質,真要放開了,九重仙塔定然異變,十有八九整個修真界都會出現異象。

那樣就不美了,一則本身不願那麼高調,二則容易提前被上界盯上。

聽這話,江未雨也道:「我也這樣吧,原本也不在乎這些虛名,隨隨便便走走就好了。

真要是表現得太逆天,就算不被上面的人盯上,也是件麻煩事。」

論資質,她肯定差唐婉很多,但這並不代表她就很差勁。

愛你預謀已久 恰恰相反,她也是遍尋仙界都罕見的天資,這樣的天資,大帝或許難於成就,那隻要正常發展,一個仙帝是絕對跑不掉的。

相比之下,伊娜就沒那麼多顧及了。

雖然她也很不錯,可目前來說,還沒有不錯到那個地步。

她的優秀目前肯定是超過九重仙塔測試範圍的,但是並不會太多。

這樣一來,其實她不用隱藏什麼,直接任由測試即可。

測試的過程也十分簡單。

剛進來的時候有種被窺視,且隨時有可能被排擠出去的感覺,當這種感覺消失了,測試也就悄無聲息的結束了。

四人都還好好停留在第一層大殿,這就是測試結果的最佳證明。

雖然林昊唐婉江未雨都沒有真正展現,但就目前表現出來的一切,停留在這一層,繼續衝擊下一層的資格還是有。

也沒什麼好看的,簡單轉了一圈,很快四人進軍第二層。

第二層跟第一層沒有本質區別,兩層看上去幾乎完全相同,彷彿鏡像空間。

唯一的區別在於,想要獲得第二層的認可難度要高上許多。

接下來的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內部空間都差不多,但是難度節節攀升。

而從第三層開始,大殿裡面就有人停留了,也有人到大殿外憑欄遠眺,俯瞰仙塔之下的世界,俯瞰乾元城。

到底是中央修真界,底蘊之厚,根本不是中央修真界之外可比。

停留在第三層到第五層的人很多,上到第六層的也不在少數。

管中窺豹,可知這匯聚整個修真界之精華的修真界,擁有天仙乃至金仙之之資的不計其數。

這一點上,上一世的林昊是萬萬比不了的。

上一世他僅僅止步寒鐵星,根本未曾到過中央修真界,更不曾到過這九重仙塔。

當年他的情況放到現在來說,充其量也就是第四層的路人甲。

不像這一世,雖然極大程度的隱藏了,但他依舊輕而易舉上到第六層。

能在第六層停留,代表著金仙之姿。

眼下停留在第六層的人不少,但說實話也不是很多。

這些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天才人物,這裡隨便一個放到中央修真界外面去,都絕對是蓋壓同代的絕世天驕。

便是這樣一群人,其實已經組成一個小圈子,圈子裡就那麼點人,很多都彼此相熟,誰有資格進入這個圈子也大多心裡有數。

如此一來,林昊四人的到來自然讓人驚奇。

畢竟這是四個完全陌生的新人,彷彿就是突然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這裡所有人都不知道四人的底細。

然更為讓人驚訝的是,這四人似乎不打算止步第六層,短暫的停留之後,他們就往第七層去了。

第七層,那可是唯有大羅金仙之姿的天才方可立足的地盤。

那個圈子更小,遍數整個中央修真界,有資格立足者不足一千。

能真正站在第七層的,無一例外,基本上都是中央修真界聖子聖女級別的人物。

「這四人真的能在第七層站穩腳跟么?」

「難道中央修真界又要崛起四位絕代天驕?」

九重仙塔第六層,看著四人消失的身影,所有人都在想。 第六層停留者近百,第七層……空無一人。

自然不是沒人想來,也不是沒人能來,只不過因為廣元聖子等人在此,所有都給面子,默默讓出了地方。

而今隨著廣元聖子等人上去第八層,這一層的空間自然就空蕩下來。

「趕巧了,這一層居然,沒人,林昊,我們還要往上走嗎?」

第七層的空間跟前面六層已經不一樣了。

大羅金仙與金仙,雖然只差兩個字,但其實天差地別,所代表的意義完全不在同一個層面。

簡而言之,金仙依然處在仙道底層,只是地位相對高些,而大羅金仙,那是真正證得道果,踏足仙道高層。

這其中的差別在這仙塔大殿空間的體現,便是整個大殿無端端威嚴了許多,給人的壓迫力也強了許多。

只是對於林昊四人來說,這些都沒有意義。

似乎根本體會不到這種不同,唐婉的關注點僅僅在於,這一層的大殿居然沒有人。

聽她問話,林昊笑道:「想上就上,就是仙塔之巔的第九層,咱們上去也沒有任何難度。

不想上就在這裡停留也沒關係,反正萬古絕宴還沒開始,上去也沒飯吃。」

渾然就沒將這九重仙塔放在眼裡。

此刻也就是沒人在,否則的話,必定大肆嘲笑譏諷一翻。

可事實上,這也不算是說謊,因為對於他和身邊的人來說,登頂真的不難。

唐婉直接笑眯了眼,道:「既然沒飯吃,那我就不上了,你會留下來陪我的對不對?」

再見拉斯維加斯[美娛] 「當然。」林昊點頭。

看兩人眉來眼去,江未雨無奈白眼:「行,你們在這裡慢慢溫存吧,我們就不留下來礙眼了。」

說罷招呼旁邊一臉傻笑的伊娜往第八層而去。

唐婉嗤嗤笑:「未雨吃醋了,你不去追?」

林昊搖頭:「她會回來的。」

唐婉也搖頭,嗔道:「你不能這樣,女孩子都是要哄著的。」

說著主動摟住林昊的腰,呢喃道:「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你不能因為我就忽視她們,這樣對她們不公平呢?」

「公平?原來這種事還有公平的嗎?」林昊好笑,一邊說,一邊擁住。

唐婉笑道:「當然有,因為我不僅喜歡你,我也喜歡她們啊!」

說著抬起頭來,一雙美眸眨了眨:「她們都是你的人,所以我也愛她們。」

似曾相識的畫面,似曾相識的言語,仿彷彿佛,時光又回到從前。

記得當年,她也是這樣說的,就連眼神都不曾改變分毫。

攻城掠妻 林昊沒出聲。

對視半響,他挑起她的下巴,低下頭去。

唐婉眨眼,任由嘴唇被封住,並不抗拒,某一刻,那人得寸進尺,舌頭都伸了進來,她便不客氣了,吸住品嘗一番后,就是一口。

林昊一臉無奈:「又咬我?」

唐婉就笑:「就咬你了,誰讓你亂伸舌頭的?」

又道:「說好多遍了,那是我的專利,只有我才能伸舌頭過去。」

語畢,踮起腳尖,雙臂環上林昊的脖子,香唇封了上來。

肆虐了十多分鐘,她終於滿意了,瀟洒的抹去嘴角口水,挑眉道:「服氣不?」

林昊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服氣,誰都不服,就服你。」

唐婉呵呵笑,小傻子一樣。

此後不久,兩人攜手來到大殿外面的走廊。

憑欄遠眺,此處可俯瞰整個乾元城,眾生如螻蟻。

渣男必須死 好久沒說話,忽然唐婉問道:「林昊,你說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林昊笑著點頭:「當然,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這只是一個開始。」

唐婉頓時就笑了:「嗯呢,我覺得也是,我覺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有你,有未雨,有伊娜,有宸宸和婉秋,有……」

掰著手指頭,數著數著就有些停不下來。

林昊無語,不滿道:「你有我就夠了,要她們做什麼?」

唐婉嗤嗤笑,拍打著他的胸口嗔道:「你這人,她們也是你的女人,你連她們的醋都吃啊?」

「吃。」林昊想都不想直接答道,絲毫不覺丟人。

唐婉笑眯了眼,摸出一塊巧克力,掰成兩半:「這是你的,這是我的,答應我,吃完就不許吃醋了。」

林昊想了想,道:「可以,但你得用嘴喂我。」

……

快樂的時光永遠那麼短暫。

第七層走廊,兩個人正如膠似漆,咬著耳朵,說著私密話,忽然有不速之客到來。

「你就是林昊?」

好熟悉的開場白,這些年來,不知道多少人這樣說過了,只是這次來的,又是一個陌生人。

放在平時這或許無所謂,可放在眼下這個時候,林昊感覺很不爽。

只是還不等他開口,唐婉已經先一步拉住了他,笑道:「他是林昊,敢問閣下是什麼人,找他什麼有什麼事?」

果然還是性格好。

要依林昊此刻的心情,直接從仙塔丟下去那是輕的。

那人似乎也被唐婉吸引了,目光獃滯看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這時再看林昊,目光又悄悄多了一絲嫉妒。

林昊也看得出來,不過他並不反感,嫉妒嘛,擁有這麼出色的女人,應該讓人嫉妒的,他也喜歡被人嫉妒。

那人卻也沒流露出什麼,一臉高傲道:「吾乃凌雲聖地凌雲聖子,林昊,聽說你是依那姑娘的主人?」

凌雲聖地,雄踞凌雲興,而凌雲星正好是中央修真界為數不多的主星之一。

出身凌雲聖地,自然而然,凌雲聖子是中央修真界有數的天才,他的高傲並非全無道理。

事實上,此人就是此前跟廣元聖子尹天瑤等人呆在一起的人,他是剛剛從第八層下來的。

至於下來的原因,林昊很意外,居然是因為伊娜。

不知道這人到底想幹什麼,林昊點頭答道:「是,敢問有何見教?」

「見教不敢當,本聖子只想告訴你,從即刻起,依那姑娘便不再是你的侍女。」

凌雲聖子面色傲然。

江未雨與伊娜一道去了第八層,初一見面,不少人便對她們驚為天人。

一聽伊娜居然有主人,她的身份居然只是一名貼身侍女,頓時許多人都義憤填膺。

他就是其中之一。

此刻江未雨和伊娜還在上面,他卻獨自偷偷下來,為的就是宣告這個消息。

只是……

他憑什麼? 「你憑什麼?」

「這是伊娜的意思,還是你自己的意思?」

林昊詢問,言語中帶著淡淡的好奇,卻並沒有特別生氣。

反倒是唐婉氣了,冷笑道:「你這人真有趣,你以為你是誰,也配在我們面前說這樣的話?

如果這是伊娜的意思,你讓他自己來,若這是你自己的意思,那麼奉勸一句,最好有多遠滾多遠。」

依然愛憎分明,依然護短得厲害的。

就這話,林昊心裡僅有的那點不悅也消失了,看著那張熟悉的卻緊繃著的俏臉,說不上為什麼,他突然很想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