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傑和王武對視一眼,心中更加確定梅盛林知道什麼。

廉傑說:“當然,我的推斷也可能有誤,因爲喬正林當時可能是彎着腰的,女殺手也可能是在走廊的另一邊夾擊喬正林。不過最後大家看到的卻是,女殺手打死喬正林之後,就再也沒有開過槍,最後,女殺手又是和易小刀一起從房間裏逃出來的。{我}看.書*齋而且,在嫌犯藏身的房間裏發現的狙擊槍,竟然是一支損壞的槍。”

梅盛林說:“此事是還有很多疑點,我們會進一步調查的。”

廉傑說:“好。那就辛苦你了。”

梅盛林出去後,廉傑說:“這個梅盛林一定有問題,你帶人跟着他,有什麼事情,立刻向我彙報。”

“是。”王武說。

=========

夜色漸濃,華燈初上,這座現代化大都市開始了喧鬧的夜生活。

玉田區北部。某處爛尾樓。

這裏原本是打算建成一個南華市最大的別墅區,一百多棟獨立別墅已經初具規模,但是由於金融危機初現,開發商資金鍊斷裂,資不抵債,宣告破產,這個剛剛成型的別墅區也隨之變成了爛尾樓。幾個月過去,這裏已經到處雜草叢生,一片荒蕪。

“牛頭,易小刀會藏在這裏?”梅盛林一邊避開地上散落的磚頭、木頭,一邊跟着牛壽通往深處走。

“很有可能。”牛壽通在前面說。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遙遠的市中心璀璨的光芒隱隱能照亮一些開闊的地方,多少還能看得清路面。

牛壽通走到一棟別墅跟前,左右看了看,拾級而上,沿着臺階走進了別墅裏。說是別墅,其實還只是一個毛坯,牆基本都砌好了,留出黑洞洞的門窗。地面也凹凸不平,到處都有沒有收拾的磚頭和散開的水泥袋。

牛壽通從一個窗口朝外面看了一眼,靠在窗邊,摸出一支菸,遞給梅盛林,然後自己也銜了一支。梅盛林有一種預感,但還是接過煙。

牛壽通點燃香菸,深深吸了一口,說:“一整天都沒有易小刀的蹤跡,我想他已經離開南華了。”

梅盛林說:“那我們來這裏是……”他抖索着手想點菸,卻總是打不着火。

牛壽通打燃火機,遞過火來。梅盛林湊上去,點着了煙。

“我聽說你正在找一顆子彈?”牛壽通吐出一口煙說。

“沒有。”梅盛林說。

“沒有?”牛壽通說。

“沒有。”

“唔。廉傑今天找你了?”牛壽通問。

“是的。”梅盛林說。

“他跟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只是,關於抓捕易小刀的……方案……”

“唉,廉傑?我以爲他有多大本事,原來他也抓不到易小刀。他沒跟你說別的?”

“沒有。”

“梅盛林,”牛壽通說着,把手搭到梅盛林的肩上,“你這個人我最瞭解了。 國民老公霸道愛:非你莫屬 你是個好部下,很聽話,很小心。但是,如果有些不該你看到的事情被你看到,我相信你知道該怎麼做。”

梅盛林身子微微發抖,說:“我……我什麼都沒看到。”

“嗯。”牛壽通點點頭,鬆開梅盛林,從腰間摸出手槍,拿在手心裏擺弄着,“這把槍跟了我十多年了,一直都沒捨得換,因爲只有它才讓我感到有安全感。”

梅盛林沒有說話,使勁抽了一口煙,卻被嗆得咳了起來。

牛壽通做出瞄準的姿勢,說:“你知道嗎?槍和人在一起久了,也會有靈性,會保護自己的主人,如果有人對它的主人不利,它會殺了那個人。你會是那個人嗎?”牛壽通說着,將槍口對準了梅盛林。

梅盛林嚇得倒退了兩步,手裏的煙掉在地上。

“不是,不是我,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說……”梅盛林一邊說一邊後退。

“我知道你什麼都沒說,否則,我已經不能站在這裏了。”牛壽通說着,一步步逼進,“但是,我不相信你沒看到什麼,你今天不說,不代表你明天不會說。”

“不……我不會說,永遠不會說……”梅盛林快退到了門口。

牛壽通面色猙獰:“原諒我不能相信你。爲了這個案子,我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的計劃。現在,易小刀已經遠走高飛,這個案子破不了了!但是,我還是要儘量保護自己,就像我的槍,不論如何,它都會保護自己的主人……”

梅盛林連連後退:“不要,不要開槍,我保證,什麼都不會說,什麼都不會說……”

“閉嘴!”牛壽通雙眼圓睜,一聲大吼,將槍指向梅盛林的腦袋,但是腳下沒注意,一腳踩在一塊磚頭上,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梅盛林不知哪裏來的勇氣,一下子撲上去,抓住了牛壽通拿槍的手,將槍口扭向一邊。

牛壽通手忙腳亂站穩腳跟,像一頭瘋狂的公牛將梅盛林頂到牆上,慢慢將槍口扭向梅盛林。事已至此,他已經殺機畢露,再也沒打算退步了。

生死關頭,梅盛林也拼死掙扎,兩個人在黑暗中滾到地上,又爬起來,槍口在兩人之間換來換去,誰也不敢鬆手。但是,牛壽通的個子畢竟高大一些,慢慢地,梅盛林已經明顯處於下風。

“砰!”

黑暗中,一聲槍響,結束了這場打鬥。

空曠的房子裏頓時安靜下來,梅盛林躺在地上,張大嘴巴,雙眼圓睜,一動不動,雙手還抓着牛壽通的手和他的槍。

牛壽通跪在地上,面目肌肉完全扭曲,他聞到一股火藥的味道,低頭一看,微弱的光線裏,依稀可以看到槍口正對着自己的左胸。然後他才感覺到胸口涼颼颼地,呼吸頓時變得困難。

子彈從他的左胸射進去,穿過他的身體,從背後飛了出去,和喬正林一模一樣,只是方向剛好相反了。

鮮血噴涌而出。

牛壽通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梅盛林,臉上帶着不可思議的表情,歪倒在地上。那把跟隨他十幾年的手槍,也跟着掉在地上。

梅盛林還保持着原來的姿勢,只是手指張開,鬆開了牛壽通。

很快,他聽到了外面傳來腳步聲,幾束手電筒的光射了進來,然後王武帶着幾個警察衝進了別墅。

===============

第二天,南華市各大報紙登出了頭條消息。

“疑因涉嫌黑道糾紛害羣警察槍殺同僚”

“廢棄別墅半夜槍聲涉黑警察槍殺上司”

“真實上演無間道警官遭下屬槍殺”

南華警署。

會議室。

衆多警察坐在椅子上,等待廉傑的初現。

“想不到,殺害喬哥的真兇竟然是梅盛林。”一個警察搖頭嘆息。

“是啊,喬哥平時對梅盛林不錯啊。”另一個警察附和。

“現在的事實只是梅盛林殺了牛壽通,沒說喬哥也是他殺的啊。”另一個警察提出異議。

“事情很明顯。就是因爲梅盛林殺了喬哥,被牛壽通看到,所以才殺牛壽通滅口的。”之前的警察說。

“你們知道什麼?”坐在一邊的王武忍不住出聲,“牛壽通是被自己的槍殺死的——”

“你不會想說,牛壽通是自殺的吧?”另一個警察說。

“不是自殺,但很可能是誤殺。”王武說。

“管他是不是誤殺,結果就是,梅盛林殺了牛壽通。身爲警務人員,槍殺自己的上司,還涉嫌參與黑道糾紛,梅盛林是死路一條嘍。”

廉傑走了進來,會議室立刻安靜下來。

廉傑走到主席臺上坐下,清了清嗓子,說:“昨天晚上,在玉田區的一處廢棄樓房內發生一起槍殺案,原三級警司梅盛林涉嫌槍殺了牛壽通一級警司,現在已經被抓捕歸案,具體案情還需要進一步審查。今天,我召開這個會議的目的是要宣佈另外一個消息,據我們的情報顯示,四二八槍擊案的嫌犯百合和易小刀已經逃離南華,追捕行動暫停,我們會酌情 全球通緝令。現在,大家各回自己的崗位!”

廉傑說完,站起來走了出去。

王武跟上去,說:“我不認爲喬哥是梅盛林殺的,他沒那個膽量。”

“你認爲是牛壽通殺的?證據呢?”廉傑說着,腳下根本沒有停步。

“我會找到的。”

“我等你的好消息。”

王武停下腳步,看着廉傑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在爛尾樓,由於他們隔得比較遠,沒有聽到牛壽通和梅盛林的對話,後來聽到槍響,才衝了進去。但他憑直覺知道,其實是牛壽通要殺梅盛林,只是陰差陽錯,梅盛林失手打死了牛壽通。

上午,鑑證科的小夏提供了關於彈頭的重要情報,但是,除了梅盛林,沒有人可以證明那發子彈不是從他的槍裏發射的。7.62毫米子彈,警察的制式手槍都是可以發射的。

下午,王武收到了一個包裹,裏面是一張光盤。王武將光盤放進電腦,打開了文件夾裏僅有一個視頻文件。

那是用手機拍攝的一段錄像,雖然光線昏暗,但是依稀可以看出牛壽通的模樣,他從口袋裏掏出子彈,上到了手槍裏,然後開槍,喬正林倒地。

包裹沒有署名,沒有地址,但經過電腦分析,視頻並非合成。

綜合所有的證據,終於確定了牛壽通就是殺害喬正林的兇手,梅盛林殺死牛壽通屬於正當防衛。

事情終於水落石出了。

==============

各位,第一卷就這樣結束了。

易小刀獨闖紅花會總部,世外桃源之中,面對成百上千的美貌女殺手,易小刀是否有坐懷不亂的定力?面對敵手接二連三的追殺,易小刀將如何展開復仇之路?接下來準備看第二卷吧。 103 美女之國

十天後。

金三角邊界的某個小村落。

一架直升機停在簡易停機坪上,一個皮膚黝黑的精瘦中年人從窗戶裏伸出手,朝一座木房子招了招手。

木房子裏一男一女跑出來,低着頭走近直升機。

“你真的要帶他進去?”精瘦中年人用泰語問。

“是的。他是我朋友。”百合用泰語回答。

精瘦中年人往機艙一努嘴:“上來吧。”

“謝謝。”百合說着,拉着易小刀爬進了機艙。

兩人輾轉香港,抵達泰國,因爲易小刀身上的傷勢,在曼谷停留了十來天,並找到百合熟識的醫生醫治。易小刀雖已離開師父幾年,但身體素質並未降低,即便是被陸雲飛打得半死,經過這十來天的治療與修養,這點皮外傷也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百合的傷勢也已痊癒。

直升機緩緩升空,中年人一邊駕駛飛機,一邊用泰語說:“紅花谷從未有男人進去過,就算是談生意,也只能由女人進去談。 陰陽律師 這個規矩整個金三角的人都知道,要是有什麼事情,你可不要連累我。”

百合大聲說:“我知道。”

易小刀聽不懂泰語,只好問:“他說什麼?”

“沒什麼,他說這裏的風景很好,他希望你喜歡這裏。”百合隨口說,然後挨近易小刀,心裏有一種莫名的甜甜的感覺。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哦。”易小刀點點頭,將目光轉向艙門外。這種直升機沒有艙門,所以可以很方便地看到下面起伏的丘陵、山谷,和大片大片的森林。“也許我會喜歡這裏。”易小刀在心裏暗暗地說。

“他是你男朋友嗎?”精瘦中年人也許是無聊,回頭問。

“你不知道紅花谷的規矩嗎?”百合反問。

精瘦中年人哈哈一笑:“我知道。二十八歲之前不許談戀愛。”

一架直升機從對面飛來,精瘦中年人揮揮手和對方的駕駛員打了個招呼。

“二十八歲之前不許談戀愛,多可惜啊。”精瘦中年人接着說,“女人二十八歲之前正是青春正茂的年齡呢。喂,你給我介紹一個女朋友,等她二十八歲我就去接她。怎麼樣?”

“你要什麼樣的?”百合今天的心情比較好,開玩笑地問道。要是換在平時,她都是一臉冷若冰霜的樣子,別說開玩笑,話都不會說一句。

精瘦中年人看來還記得百合平時的態度,受寵若驚地說:“要像你這麼漂亮又能幹的。”

“你就不怕捱打嗎?”

“哦,對了,還要溫柔一點,哈哈,我可是打不過女殺手啊。”精瘦中年人說。

兩人用泰語開着玩笑,只有易小刀一句也聽不懂,只能一邊看着外面的風景,一邊想着見到那個傳說中的紅花會媽媽該說什麼。

半個小時後,直升機開始降低高度。易小刀低頭一看,下面出現了一片圓形的谷地,四面高山環抱,一片青翠。

“到了?”易小刀問。

“嗯。”百合應着,臉上帶着一種輕鬆的微笑。每次執行任務後回到總部,就像外出很久回家了一樣,心裏感到親切而踏實。

直升機越來越低,已經可以看到下面山谷裏到處都是身穿綵衣的女子,紛紛仰頭觀望。山谷裏的紅花綠草似乎也在搖曳生姿,歡迎百合的歸來。

“百合姐回來了!百合姐回來了!”

直升機還在半空,一些女子已經猜到是百合,奔走相告,很快,山谷裏的女子都知道了,紛紛從四面八方朝村子最高處的停機坪跑去。

易小刀說:“沒想到你的人緣這麼好。”

百合的心卻突然緊張起來,因爲她意識到這次不是自己一個人回來,而是帶回來一個山谷裏從未出現過的物種——男人。要知道,自從杜十一娘在這裏開創紅花會一來,紅花谷裏就沒有來過一個男人,一些年紀小點的女殺手,因爲從未出去執行過任務,甚至連男人是什麼樣子的都沒見過。曾經有一些色迷心竅的男人,試圖從翻過山峯來偷香竊玉,結果被巡邏的女殺手發現,當場擊斃,屍體被留在山上,晚上就被野物吃光了。幾批男人有去無回之後,就再也沒有男人敢接近紅花谷了。

百合看到停機坪那裏,媽媽也已經出來迎接她,要是媽媽看到易小刀出現,不知會有什麼舉動。會不會當場把他殺了?

綵衣女子已經擠滿了停機坪,直升機從人叢中緩緩落下。百合當先跳出機艙,衆人頓時齊聲歡呼,連直升機的轟鳴都被蓋過了。然而,歡呼聲未落,易小刀跟着從機艙跳出來。

頓時,歡呼聲嘎然而止。衆女子看着這個外來物種,張口結舌,目瞪口呆。

直升機不敢久停,放下人之後,馬上就升空了,只剩下百合和易小刀被圍在中間。

易小刀環視一週,還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只得露出禮貌性的微笑,想說一句“初來乍到,請多關照”,但又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都說拿着聽不懂的話,於是就沒說,只是朝四周略略點了點頭。

人羣中終於有了一點動靜,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子紛紛身手掩住胸部,朝後面縮去。因爲谷裏從來不會有異性出現,都是女人就沒有必要穿得那麼嚴嚴實實,平時大家都是隨便穿點衣服就可以了。夏天常常只穿一個短背心,或者披一點輕紗,下面穿一件超短褲或者超短裙,很多人連內衣都不穿,放眼望去,完美的身材若隱若現,波濤洶涌。今天易小刀突然現身,把不穿內衣的女子們殺了個措手不及。

易小刀也很快發現了這一點,連忙收回目光,眼觀鼻、鼻觀心,心觀萬物。

人羣再次騷動起來,易小刀擡頭一看,人羣已經分開一條通道,一個六旬老婦款款走了過來。她正是紅花宮的主人,紅花會的會長——杜十一娘。

杜十一娘臉色陰沉得可怕,看了易小刀一眼,易小刀只覺得渾身一涼,感覺掉進了冰窟窿。

但是杜十一娘沒有當衆發難,將目光轉向百合,百合早已不敢正視她,像個犯錯的孩子一樣低着頭,等着責罰。

“你們跟我來。”杜十一孃的聲音不大,但冷得像是要結冰。

百合暗道一聲慘了,這下犯了紅花會幾十年來的大忌,雖然自己現在是會裏的第一殺手,但只怕也難逃此劫。但事已至此,後悔也沒用,大不了被趕出紅花會。於是抱着視死如歸的態度,跟在杜十一孃的後面,朝紅花宮走去。

易小刀跟在後面,走過衆美女圍成的通道,卻猶如走在千軍萬馬叢中,一個不小心就要被萬箭穿心。

人羣中響起了竊竊私語:

“想不到百合姐帶了個男人回來。”

“這就是男人嗎?”

“是啊,沒見過吧?”

“沒見過。跟女人有什麼不同嗎?”

“你自己看啊。”

“哦。他長得……好美哦。”

“拜託,形容男人要用‘帥’。”

“哦,太帥了。”

“少見多怪。”

“你見過更帥的男人?”

“多了去了。這種男人,外面多的是。而且,我比較喜歡西方男人。”

“西方男人?你是說,長得和愛麗絲一樣的男人?”

“喂,男人怎麼會長得和我一樣,我是女人耶。”

“差不多啦,高鼻子大眼,個子也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