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忘兩三下嚼碎棒棒糖,把棍子吐掉,然後笑道:「哦吼,有好戲看了。」

龍我看見旺財的架勢,不由奇怪地扭頭,看向身後。

然後就看見背後的蟲洞,走出一個熟悉的人——不錯,那就是因為被玩梗,之後想要教訓一下後輩的幾個騎士,剛剛還在心心念念的肖龍。

龍我都來不及過多細想,直接興奮道:「Evolto!快,和我合體!」

Evolto本來還想多觀摩一下,但是看著龍我急不可耐的樣子,不由就賣了個好——畢竟他現在知道了,他們生活的宇宙,名為假面騎士特攝。

身為亦正亦邪的怪人(自認為),不趕快給正派賣個好印象,難道等日後對方看自己不順眼,帶一票騎士除掉自己嗎?

「銀河無敵的肌肉小子!Cross-ZEvol!不得了!真不得了!」

音效過後,Cross-ZEvol,俗稱銀河龍,立刻就舉著拳頭衝上去了。

「臭小子,我要讓你知道玩梗的下場!!」龍我嗷嗷叫著,一副來勢洶洶的模樣,他樣子雖然凶,但力道只用了一部分。

「等等,龍我,那不對……」

戰兔看出了不對勁,於是想提醒龍我,但是話才吐出半截,龍我就沖了上去了。

剛從蟲洞出來的『肖龍』,還沒來得及看清環境,就看見一個氣勢洶洶地銀河龍沖了過來。

下意識的,肖龍就以為戰鬥沒結束,這是敵人,抬手的同時,還嘀咕著:「怎麼回事,不是說結束了嗎?」

「難道我時空錨點定早了?」

嘀咕著,『肖龍』手也不慢,一個響指打出。

銀河龍的身影定格,下一刻變成銀河龍的卡,然後光芒一閃,分出七張卡。

五張Cross-Z的形態卡,兩張是屬於Evolto的卡,一個假面騎士evol,一個蛇皮怪形態。

看得後面的騎士們,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戰兔總結了一下:龍我和Evolto合體了,變成了銀河龍,銀河龍沖了過去!銀河龍要平a了!銀河龍打出了七張牌。

抓著七張卡,『肖龍』猛地一愣:「不對啊,逆轉騎士是沒卡的才對啊。」

就在『肖龍』發愣的時候,寶生永夢收起了無敵卡帶,拉著檀黎斗走了。

小魔王也死拉硬拽著,帶走了蓋茨,而蓋茨面上一副要和肖龍,拼個高下的模樣,腳下很順從的跟著小魔王的力道走。

「Chase,我們走吧。」

詩島剛也默默搭著Chase的肩膀,走了。

安庫也不復一開始,嚷嚷要肖龍知道弄出老婆聯組這個稱謂的下場,很安靜地喝著直美的咖啡。

加賀美新額頭全是汗,緊張地看著天道,眼神示意著什麼,天道好笑著,微微搖了搖頭,加賀美新這才鬆了口氣。

更多的騎士也散去了。

最後,門矢士眉心狠狠跳動幾下,然後從心的收起了K觸屏,搶了海東的啤酒,開始和海東裝腔作勢地划起拳。

而最先認識肖龍的W一組,翔太郎咽了口唾沫:「那是肖龍?」

菲利普感受到,對方那非人的強度,遲疑地道:「應該是吧?」

大叔說道:「看這樣子,應該是未來的肖龍吧,看來肖龍過得很好呢,變得這麼強了啊。」

說著,大叔有些欣慰。

『肖龍』看著這一幕,終於想起來是怎麼回事了,無奈笑道:「原來當初,大家看我怪怪的,是因為這樣啊?」

抬手把七張卡甩出,一個響指后,重新變回了Evolto和龍我。

兩人默默不作聲地,回到了戰兔旁邊,安靜地坐著。

戰兔噴笑道:「笨蛋,看你還看都不看清楚,就衝下去。」

龍我幽怨道:「戰兔~~~~」

由衣一開始就知道會是這樣,也知道這個『肖龍』是友非敵,所以當時她很放心,此時看見龍我這個模樣,不由笑著摸著龍我的腦袋,安慰著龍我。

戰兔臉一下就僵了,然後緩緩變得面無表情:「突然就覺得,龍我這笨蛋不好笑了。」

Evolto賊笑地湊過去,模擬出嬌滴滴的女聲:「戰兔君,你要是也想要這樣的安慰,我可以擬態出來哦~」

戰兔立刻嫌惡地咦了一聲,拉開了Evolto幾個身位。

經過這一放鬆,氣氛也沒有這麼僵硬了。

——————————————

PS:起點那些還在投推薦票給本書的讀者,我現在鄭重警告你們,立刻停止你們的危險行為,本書即將破三千推薦票了,我不想加更,所以請立刻停止你們投推薦票的危險行為,把票給別人,我不需要嗷啊啊啊啊!! 那些一覺醒就被忽悠着去參加黑暗決鬥的孩子,不能算少。每個小區多多少少都會有那麼一兩個腦子轉不過彎。一整個大地區,加起來的數量,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十八九歲的孩子相互廝殺。那種情景一言難盡。

「我雖然不能做其他的事情,但是還有一件事我可以做。通知下去,任何人不得加入魔都機場。二十四小時都不能夠通行。」

上面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限制了魔都方圓數千公里的空域。他作為一個指揮系統之中的一個高層,他不知道這種機密,這合理嗎?這不合理。就算是再怎麼需要保密的任務,都需要通知他一下。不管任何任務都是如此。這就是作為魔都最高守護者的權力。

只要他還沒有叛變之前,他就是這裏的最高領導者。就算是軍隊的演習都會通知一下他。這次居然沒有通知他,就直接動手將飛機場限制起飛數量。居然上面決定不通知他,那就不通知吧。

其實問題並不大,他也知道任務肯定非常特殊,才會不通知他,就直接將機場封禁。這些他都能夠理解。

那麼他就將這個命令變得更加完美一些。乾脆直接不允許出入,先封停魔都機場。就說是有強大的海獸即將到來,飛機場需要暫時停止一段時間。這點權力他有的。安全最重要。

天空俠點了點頭,身影在空氣中不斷變淡,最後消失在空氣中。

「看來能夠在電視機里,看到一場非常精彩的大戲了。」

老頭手一伸,那把魚竿就消失。像是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魚竿一樣。八星決鬥者將念動力收放自如,信手捏來,說是基礎也不為過。

……

「怎麼還沒有人前來支援呀!」

戰場邊緣,沈凌燕一隻手插著腰,嘴裏不停喘著粗氣。這幾年沒有怎麼鍛煉,營養特別好,那些應該長肉的地方不斷開始長肉。那些不應該長肉的地方愣是一點贅肉都沒有。

實力一直維持在七星決鬥者水平,勉勉強強遠程消耗。但是她全部決鬥精靈都是屬於近戰類型,不是說遠程攻擊手段一點都沒有。但是確實不多。

而且打在太陽神的翼神龍身上,就連差強人意都算不上。刮痧都是在抬舉,用蒸桑拿來形容更合適。

「不知道,龍二那個胖子,應該快要過來了。其他人不用傳送陣,估計一時半會,是到來不了。再加上那些各種各樣的檢查,想要全部都到齊,估計需要一天左右。」

一團火焰從貝身邊蹭過去,黑魔導只是朝着空氣點了一下,空氣中就出現一堵牆,將火焰全部抵擋在外。

「龍二還有多久才到,我們這邊最多也就只能支撐二十分鐘。如果沒有千年眼,我們不容易抵擋。」

一隻遮天龍翼出現,耀光龍女出現在眾人面前。飯島龍二剛剛好抵達。這一路上提心弔膽的,生怕被華夏的那些八星決鬥者發現。不過還好,安然無恙的抵達了戰場。

他不知道,其實自從加入長江流域的一刻,就已經有人注意到了。不過他只是不想說而已。八星決鬥者想要阻止一個疏於鍛煉的七星決鬥者,就像是爸爸打兒子。

「嚓,終於來了。」

耀光龍女快速從天空飛落,合攏雙翼。從嘴裏將飯島龍二吐出來。

「這都快二十年了,出場方式居然還是沒變。出場依舊是那麼噁心,那麼令人作嘔。」

飯島龍二摸著大肚子,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哈哈哈。沒辦法呀,龍的肚子裏面可是一個好地方。能夠乾的事情可多了,我我甚至還能在龍肚子裏小眯一會,而且哪裏面還安全。嘿嘿嘿」

「哦,對了,我還將那套英雄卡組帶過來了。要不是這邊突然就出現這個東西,要不然英雄卡組可能需要等到三四天以後,才會到。」

畢竟島國那邊的快遞,要運送到華夏,時間花費比較多,能不能安全運送過來,都不好說,如果那些海洋裏面的那些高星怪獸發狂,基本上方圓數百公里之內的船隻,基本上不能回倖免。

這些都沒辦法的事情,這個世界上的快遞,尤其是航運這方面,風險非常高。

「這套卡組,我已經將準備了一下。注入了一些能量,覺醒決鬥精靈的概率是100%,只需要一上手,就能夠覺醒決鬥精靈。那些能夠如果正常吸收,估計到三星決鬥者,應該問題不大。」

沈凌燕從手中接過這套英雄卡組,這套英雄卡組是目前能夠找到最好的一套卡組。對於這麼將能夠注入卡牌,然後輔助決鬥者覺醒決鬥精靈。這種注入能量的手法,他還真的不知道。她並非那種偏向於遠距離攻擊的決鬥者。魔法的運用基本上等於零。這種手法,也就只有貝以及龍二這種遠程法師才能夠使用。

「我就收下了。」

這套卡組一從龍二手上離開,便開始散發光茫。這是打算覺醒決鬥精靈了呀!

「把這套卡組的力量壓制下去,如果現在覺醒,那麼這套卡組就會變成西的卡組。倒是他兒子想要使用就會比較艱難。」

沈凌燕不以為然,不就是馬上就要覺醒決鬥精靈了嗎?這能有什麼事,只需要將其控制住就行了,其實問題不能說沒有,但是絕對不大。對於七星決鬥者來說,阻止決鬥精靈覺醒,也就只是在一瞬間的事情罷了。

沈凌燕只是看了卡組一眼,卡組就被不知名的力量裹挾著消失。然後繼續遠處消耗。

神一已經有些體力不支了,一個人抵擋住太陽神的翼神龍如簇多的攻擊,有一大半都是神一扛下來的。大部分的傷害匯聚起來,不斷疊加,這可不是一件小數目。以凡人之軀,承擔了神明大部分的攻擊,這應該說是一種榮耀。

世界上能夠有機會與神靈交手的人,能夠有幾個?

「你在這等什麼呢,趕緊將千年眼拿出來,等下就要出事了。我最多再堅持五分鐘。」 開學第一周,凱瑟琳對霍格沃茨城堡的任何事物都感到新奇——「簡直像個麻瓜種」——德拉科在星期五早餐時終於抓住了凱瑟琳,對她這一周的表現作出總結並對凱瑟琳被分到格蘭芬多表示不滿。

自從分院帽把凱瑟琳分到格蘭芬多以後,接下來的一周,凱瑟琳每次在走廊上遇到德拉科,他都是滿臉「被背叛」的表情,一雙灰色的眼睛盯得凱瑟琳背後發毛。凱瑟琳為此也寫了好幾張小紙條讓桑尼偷偷遞給德拉科,可惜德拉科一張也沒回復,看樣子還在生氣。

「你都一周沒有跟我說話了,這就是你一周以來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嗎?」凱瑟琳被德拉科拽著胳膊,拉到餐廳外的角落。

「誰讓你被分到格蘭芬多!」德拉科捏著凱瑟琳的手更緊了。

「被分到哪個學院又不是我能決定的,分院儀式大家都看着呢,我有什麼辦法?」

「我不管,反正是你的錯。」越捏越緊。

「我給你寫了那麼多紙條,你都不理我!」

「我還在生氣呢!」

「那你現在還生氣嗎?你都快把我捏紫了。」

「放開她,馬爾福,沒看見你把她弄疼了嗎?」哈利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旁邊還跟着羅恩,他們都冷冷地看着德拉科。

「跟你有什麼關係,波特。」德拉科不耐煩地說,力氣鬆了些,但手指還抓着凱瑟琳的胳膊。

「她是我朋友,還是個格蘭芬多。」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德拉科轉過頭來質問凱瑟琳。

凱瑟琳轉了轉藍眼睛:「從你跟我生氣開始的唄。」

「馬上就上課了,凱特,我們先去教室吧。」德拉科剛要說什麼,哈利在一旁又開口了。

「凱特才不和你一起去教室呢,波特。」德拉科瞪着哈利。

凱瑟琳趕緊拉住德拉科,對哈利說:「沒關係哈利,魔葯課我們是和斯萊特林一起上的,我一會兒和德拉科去就好。」見到哈利的嘴角微微耷拉下來,凱瑟琳又笑着補充道:「無論如何,謝謝你啦!還有羅恩。」

羅恩拉着哈利轉身離開了,哈利回頭看了一眼凱瑟琳,便加快腳步向魔葯教室走去。

見哈利和羅恩走遠了,凱瑟琳也從德拉科手中抽出胳膊揉了揉,說:「哈利說得對,我們的確該去教室了,走吧。」

「你這巨怪根本不知道路在哪就瞎走,」德拉科拉住正往前邁開步子的凱瑟琳,朝地下方向走去,「這邊。」

凱瑟琳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