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前有個開發商想在那個地方開什麼廠子,可是幾個工人去了幾次就發現那個地方一到晚上鬼影綽綽,十分嚇人,回來了,工人們都生了一場病…

從那之後就沒人提那塊地的事情了,那一代就那麼荒著了。

這是商璟煜經過傳說整理出來的。

他說完繼續道:「據說當年張三娘只離開了村子,那時候她的心性已經變了,成了邪士,直到幾十年後她才回了村子,從此再無消息,至於那個面具,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看上面的花紋,到像是當年的邪教白蓮教教主戴著的,具體是不是沒人知道!」

我們幾個沉默不語,若真的是,那麼那個鬼臉面具上一定附著著一隻強大的鬼魂才是。

大家都不吭聲,我忽然有些疑惑:「既然那個村子都是鬼,今天又是鬼節,我們為什麼什麼都沒有看到?」

「高木天!」袁翊說。

我瞬間懂了,高木天一直在搜集鬼魂,強大自己鬼仆…

我忽然一怔,覺得有什麼東西錯過了。

商璟煜道:「羅傑在我們手裡,高木天還收集鬼魂做什麼?練鬼嗎?」

這時候,顧離忽然站起來神情凝重道:「時蓮兒被他抓了!」



就在我們商量這些事情的時候,米建國已經開車到了首都郊區的一座農家樂,說是農家樂,其實已經廢棄了很多年。

這裡農家樂之前是很火爆,但是自從新的公路建成后,這邊就被廢棄了,加上新公路那邊建了不少的農家樂,就沒人來了,這裡的農家樂也就全部廢棄了。

他把車停在其中一個農家樂門前,下車。

晚上的農家樂黑漆漆的,十分陰森恐怖。

米建國下了車,走到門口,撬開門,進了院子,然後轉到旁邊的廚房,廚房一個後門,後院有個不小的菜窖。

他打開菜窖的門,躬著身子鑽了進去。

外面有黑影看了一眼,然後撥通了商璟煜電話,商璟煜接到電話后,嘴角浮起一抹笑:「繼續跟著!」

「好!」

掛了電話后,那個黑影繼續監視著。

米建國很快就從菜窖里出來,他臉上掛著笑,還得意的哼了首歌,然後開車離開了農家院。

他走後,黑影飄進了院子,進了菜窖,儘管視線黑暗,但是他還是看見地上有個表弟鐵鏈拴著的女人。

黑影飄過去,神色動容。

「小晴!」

他的手碰到女人的臉,然後又很快倒抽了回來。

不是小晴!

黑鷹飄出去,撥通了商璟煜的電話。

這邊,我們的臉色都不好看,畢竟布置了這麼久的計劃居然失敗了,而且,自始自終,我們高木天一根頭髮都沒見到,他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最激動的是顧離,他在地上走了幾圈,然後氣急敗壞的說:「就知道不能相信商璟煜!」

商璟煜剛剛接了電話,看不出在想什麼,但是我就是感覺他不高興。

「出什麼事了?」我問。

「沒什麼!」商璟煜沒是哦。

我知道是怕人多嘴雜說出去。

顧離冷漠的看了我們一眼,就準備走,我叫住他。

他懶洋洋的看著我,眼神中儘是疏離。

「時蓮兒被高木天抓了,很有可能拿她練鬼,你這樣出去,根本救不了她!」

「你看不起我?」顧離忽然陰沉的說:「我就知道,一直以來你都看不起我,無論我是不是比商璟煜有錢有勢!」

「你在說什麼?我是為了你好!」我說。

顧離冷哼一聲:「真的為了我好?」

我一時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這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聲尖叫… 發出聲音的正是魏君源。

我們跑出去就看見魏君源捂著手臂,疼得臉都白了。

「出什麼事了?」顧離問魏君源指了指門外:「快,快去追思琪!思琪跑了!」

顧離急忙追了出去。

商璟煜也跑了出去,我和袁翊在院子里,我拿了醫藥箱給魏君源包紮傷口,他的傷口不深,但是是被人用牙狠狠的咬了,看起來也是血肉模糊,而且傷口周圍還有青色的痕迹,有中毒的跡象。

「你是不是動不了?」我問。

魏君源點頭:「動一下,就覺得頭暈目眩!」

我拿了一顆解毒的丹藥給他,他吃下去,慘白的臉色才好一點。

不過憂心忡忡,顯然是在擔心妹妹。

袁翊坐在旁邊,今天從我和商璟煜上了仙道的石橋開始,他的話就很少,如今他也安靜的坐著。

不過,他忽然看了魏君源一眼問:「你是擔心你妹妹呢,還是擔心顧離?」

魏君源一怔,隨即有些惱怒:「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袁翊忽然出手,一茶杯就砸向了魏君源,魏君源一閃身,很靈巧的躲開了。

「你幹什麼?」魏君源驚呼。

在這時候,我抽出九節鞭,一鞭子揮了過去,魏思源被我們打中,倒在地上,瞬間地上只有一個黑色的巫蠱娃娃。

袁翊上前踩了一腳,恨恨道:「高木天還是改變不了他膽小如鼠裝神弄鬼的性格,真是讓人噁心!」

不只是袁翊,我也這麼覺得,這個高木天的存在真的像陰溝里的老鼠一樣讓人噁心。

我們兩到了魏思琪的房間,果然看到了魏君源,好在他並沒有受傷,只是暈了。

袁翊從懷裡掏出一瓶葯放在他的鼻子間,魏君源聞了一下這才醒來。

「思琪,我妹妹呢?」魏君源一醒來就喊。

「商璟煜他們已經去追了,剛剛發生什麼了?」我問。

魏君源似乎有些斷片,想了下才說:」我聽見思琪叫我,進來就發現她不見了!然後就有人打暈了我!」

我點點頭,不在多說什麼。

「你怎麼知道魏君源是假的?」我忽然問袁翊。

袁翊笑了下:「不是說他是gay么?但是他看我的眼神很平靜,看商璟煜也是,我就算了,商璟煜那麼極品,他都能目不斜視,由此可見,這是個冒牌貨!」

「這都可以?」

袁翊點頭:「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說不出來就是一種感覺!」

旁邊的魏君源乾咳了一聲:「關於我性取向的問題,你們可不可以不要當著我的面談?」

我好笑的看著他:「你不擔心你妹妹嗎?」

魏君源搖搖頭:「沒有那麼擔心了!」

「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你們很強,若是你們都救不了我妹妹,就沒人能救她了!」

魏君源一片坦然。

我笑了:「放心,你妹妹不會死!」



就在我們說話的功夫,顧離已經追出去好遠,他走進一條衚衕,衚衕里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遠遠的看見一個人影在朝他招手。

顧離走過去,發現正是帶著鬼面具的魏思琪。

「魏思琪,你怎麼跑到這來了!」顧離剛說完,魏思琪就朝他出手,一張符紙貼在了他的面門上,顧離一動不動。

顧離看到,魏思琪的那張鬼臉面具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你不是思琪?」顧離突然說。

鬼臉笑了下,一個干啞的聲音傳來:「你說呢!」

顧離狐疑:「你是高木天?」

鬼臉面具沒說話,魏思琪從兜里掏出一個黑色的瓶子,將顧離收了進去。

「我才不是高木天那個蠢貨!」

鬼臉說完就往城中而去。

後半夜,終於到了一間別墅門口,魏思琪下車,進了別墅。

別墅里,裝了好多的監視器,這間別墅從外面看裝修的不錯,院子里種滿了花草,屋子裡的裝修風格是田園風,處處透著溫馨,桌上擺放著一家四口的照片。

隨著魏思琪的到來,主人很快下樓了,他長得不是很好看,放在人堆里很快找不到的那種,他把魏思琪叫進了一間客房,看著魏思琪,問道:「抓到了?」

鬼臉點頭:「你答應我的事呢?」

男主人笑笑:「放心,我一定會安置好你,畢竟我們合作的不錯!」

鬼臉道:「這個事主實在是太弱了,我需要換一個更強大的事主!」

男主人點頭:「我會幫你找!」

鬼臉眉開眼笑,然後走到桌子邊,拿起一張照片看了看,道:「你老婆長得不錯,沒想到你這種人居然也有這麼一面!」

男主人冷笑,威脅道:「今天你擅自來我家,已經違背了我們的約定,若是敢對我的家人做什麼,別怪我翻臉無情!」

鬼臉呵呵笑了笑,聲音已經從一開始的沙啞變得細了很多。

「放心,我對你老婆毫無興趣,說完她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電視里正在演一部諜戰片,鬼臉看著上面英俊無比的男主角,神情一怔,激動的雙眼睜大,一動不動。

男主人不理會她,隨口說了句別亂動,正要走,鬼臉忽然有些顫抖的問他:「他…他是誰?

男主人一怔,回頭看了一眼,隨即笑了:「怎麼?你對他有興趣?」

鬼臉點頭:「是啊,他長的帥!」

「可是再帥,面對你這張臉…」男主人嘲諷道。

鬼臉冷笑:「這是我的事!」

男主人想了想,把她稱早打發走也好,於是道:「他叫陸尋,好像是什麼影帝,最近很火!」

說完他補充道:「你可以走了,記住,如果我的消息被透露出半個字,你知道後果!」

鬼臉卻像是一點沒有聽到他到話,痴痴的看著電視機上的那個男人,慢慢的眼底流出一滴淚。

是你,真的是你啊,我的愛人…



魏君源見商璟煜沒有帶回魏思琪,不僅如此,顧離也不見了,這回他再也淡定不了。

「我妹妹呢?顧離呢?」

「他們不會有事!」商璟煜淡漠的說。

魏君源不信,他站起來,有些憤怒,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該發脾氣,畢竟那是他的妹妹,而自己面對那些人的時候,居然是無能為力的,他有種無力感和羞恥感。

「我去找我妹妹,告辭了!」說完就要走。

我正要拉,商璟煜沖我搖搖頭。

我看著的魏君源走遠,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總覺得我們虧欠了他一樣。

「魏思琪怎麼樣了?」我問。

「暫時沒事,鬼臉附在她身上不會對她有什麼影響,顧離那邊也在我掌握中,但是,我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商璟煜忽然開口。

「真的?」我看著商璟煜詫異的問。

商璟煜點點頭:「真是賤踏破鐵鞋無覓處,想不到居然是他!」 這件有意思的事情是關於高木天的,我拿到照片,看著照片上那笑容真摯的一家四口,說不出什麼滋味。

「這個真的是高木天?」

商璟煜點頭:「我也沒想到,要不是他這次太得意露了馬腳,我們根本發現不了。」

我看著照片上高木天的妻子,有些為難的問商璟煜:「這件事還是暫時不要讓羅傑知道的好吧?」

「嗯,暫時不要讓他知道,否則會出事!」

第二天,我們一起去了東皇娛樂,這還是我第一次,裡面有不少的漂亮女模男模,還有攝影師,各種辦公室一系列的地方,我們來的時候,不認識的以為我們是來面試的,畢竟商璟煜顏值在那裡擺著,別人不多想也不可能。

徑直到了楚言辦公室,楚言見我們來了,打發走找他簽字的人,起身道:「你們怎麼來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說。

商璟煜則是坐在沙發上,很慵懶的樣子。

楚言皺了皺眉道:「商總,有沒有興趣拍幾張平面廣告?」

我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看楚言的樣子又不想。

商璟煜不吭聲。

我看著他倆,沉默了一會兒商璟煜起身道:「可以,但是我收費高,而且不要露肉!」

我差點沒笑出來。

楚言領著我們到了一個攝影棚,楚言拍拍手:「大家注意一下,下面我給大家介紹一下…」

楚言說著話,我的視線落在旁邊的一個攝影師身上,他穿著米色的外套,黑褲子,白襯衫,看起來很乾凈利落,長的不是很好看,卻有種書卷氣。

這個人正是商璟煜給我拿的照片上的那個人,叫崔俊濤,也就是偽裝后的高木天,他此刻正拿著相機坐在角落,一副事不關己的清高模樣。

「濤子,你過來拍吧!」負責人道。

高木天站起來,就像個普通的攝影師一樣站在攝影棚,任由高木天拍了幾張照片,然後他走出來一眼都沒看高木天,就走到楚言面前道:「我的任務完成了!」

楚言點頭:「感謝商總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協助我們完成工作,大家鼓掌表示感謝!」

大家一愣,不由的看向商璟煜,什麼眼神都有。

「我走了!」商璟煜說完和我楚言三個人出了門。

負責人拍了高木天的肩膀:「濤子,交給你了,你也看到了是大老闆要的照片!」

高木天點頭,臉上始終沒有什麼表情,讓人看不出一點不對勁來了。

我們回到辦公室,我問商璟煜:「這樣會不會打草驚蛇?」

「不會!」

楚言解釋:「之前我也去拍過,不過真是沒想到他居然是高木天,隱藏的可真深,聽說他和他妻子的感情很好,還有一對雙胞胎女兒…」楚言也覺得這個高木天真是太高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