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皇子心中都有著一股怒火,都想看到林塵被打敗,被踐踏。

可林塵的戰力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這時。

有幾人上台,將林非夜抬了出去。

龍華對葉之雲說道:「檢查一下他的傷勢。」

葉之雲點了點頭,上前去檢查林非夜的傷勢,不禁讓他的眉頭一皺,他看了一眼林塵,隨後望著龍華,說道:「林非夜四肢被廢,服用生骨丹可以恢復,他的脊椎骨已斷,服用生骨丹也能恢復,但是…林非夜的丹田氣海被廢,永遠無法恢復。」

眾人聽后,一個個臉色一變,林塵未免太狠了!

這比殺人還要更殘忍。

在武道為尊的世界。

多數人畏懼死亡,可是比死亡還要可怕的就是不能修鍊。

這才是最讓人害怕的。

沒有了修為,對未來沒有任何的希望,這樣活著,生不如死。

觀望席上。

三皇子龍華面色鐵青,雙目冰冷的望著林塵,厲聲喝道:「比武切磋,你竟然廢人修為,此乃大罪!該重罰!」

林塵望著他,冷笑道:「誰規定比武切磋不能廢人修為?你規定了嗎!」

「你!」龍華雙目銳利的望著林塵,林塵竟然敢當眾懟他。

林塵的聲音再次傳出:「在沒有特定的規矩之前,別說廢了他,即便是殺了他,也不能被判定為有罪,還是說,你的意志就是法?」

「整個江山都是龍家的,本皇子就能代表帝國的意志,就能為帝國的法!」龍華猛然站起,雙目凌厲的望著林塵,冷聲道:「本皇子讓你生,你才能生,讓你死,你才能死!」

「是嗎!」林塵不屑一笑,轉頭望向不遠處的林溪,說道:「等你嫁給了太子,你就讓太子殺了這個狗皇子,若是太子不殺,你就等突破了武皇,或者武宗,再滅了這狗皇子!」

「好!」林溪配合的重重點頭,好像真的要這般做一般。

觀望席上的龍華,臉色鐵青,雙拳緊攥,他恨不得將林塵給誅殺當場。

重生麻雀變鳳凰 但是。

林塵所說的威脅,足以讓他心有顧慮。 龍華臉色鐵青,他目光望向牧少塵等人沉聲道:「本皇子現在制定一個規矩,比武台不允許有死廢的情況!違者,立即誅殺!」

牧少塵等人看了一眼另一邊的林塵,林塵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

這時。

葉驚天走向了比武台,他看了一眼林塵,玩味的笑道:「你竟然也突破了武師,確實讓我很驚訝,但也僅此而已。」

「你也想挑戰我?」林塵淡淡一聲,神色平靜。

「我不挑戰你。」葉驚天陰冷一笑,他扭頭望向了遠處的林溪,手指著她,冷淡道:「林溪,我要挑戰你!」

林溪挑著柳葉眉,葉驚天竟然要挑戰她,很快,她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冷芒。

她年紀小,就以為她好欺負了么?

嗡!

林溪走到了比武台,她美眸冰冷的望著葉驚天,冷諷道:「欺軟怕硬的廢物!」

葉驚天不理,他就是欺軟怕硬怎麼了?

葉驚天目光看向了林塵,淡淡的笑著:「請你退下,待會兒,我要跟你妹妹比武!」

林塵撇了他一眼,眼神里有著一抹戲謔之意,隨後退到一邊。

此刻。

無數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比武場中心的林溪跟葉驚天。

有學生皺著眉頭,低聲議論:「葉驚天不敢挑戰林塵,偏去挑戰林溪,是要故意刺激林塵么?」

「應該是這樣了。」有學生點頭道。

觀望席上。

三皇子龍華的臉色好看了一些,他玩味的望著比武場上的林溪。

林溪雖然天賦不錯,但畢竟年紀太小,若與葉驚天戰鬥,那麼,下場定會很慘。

這時。

林溪率先出手,動如卯兔,無比快捷,她的右手纏繞著一抹幽黃的火焰,當她的身形躍向當空時,猛然向下對著葉驚天狠狠拍去。

葉驚天冷笑,以為你是武師嗎?能靈氣外放?

葉驚天迅速反擊,一道靈力凝聚成了極致,猶如一道小型的衝擊波,一拳砸向林溪。

當他這一拳砸出時,就看到林溪拍出的一掌,竟然有股狂暴的火焰暴涌而來。

「武師!」葉驚天大驚失色。

在他大驚的時候,幽黃的火焰瞬間放大,以無敵的氣勢,碾滅了他的一拳之威。

「不好。」

砰!

火焰的力量很狂暴,硬生生的將葉驚天的胸膛給震得出現了一道傷口。

噗!

如此狂暴的攻擊,葉驚天只感到體內血氣震蕩,有著一股鮮血,抑制不住的湧上了喉嚨里,接著就見一股血噴了出來。

這時,林溪身形猛然一動,抬起纖長的玉腿,狠狠的踢向葉驚天的嘴巴。

砰!

噗……

葉驚天的身形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彎起了一道優美的弧度倒飛出去。

倒飛時,一口血霧夾雜著幾顆牙齒噴出。

咚!

直到葉驚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懵了。

林溪竟然是武師,而且,還能以絕對的力量鎮壓葉驚天,這…眾人難以置信。

林溪才十六歲,就已經是武師,還這麼厲害,這到底什麼情況?

隱婚總裁 嗑了多少丹藥?

林溪已經落下,她美眸撇了一眼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葉驚天,冷笑譏諷:「想欺負我,再羞辱我哥?做夢!」

噗!

葉驚天聽到這話,忍不住的再次噴出了一口血霧。

原本,他想討好幾位皇子,只要能欺負了林溪,且讓林塵動怒,就能讓四位皇子泄掉心中的怒火。

可結果,竟然是他敗了,敗的如此徹底。

林溪面向觀望席,挑釁的看了一眼龍華,冷淡道:「還愣什麼?沒看到我勝了?」

龍華微沉著臉。

春風一度共纏綿 林溪的武道天賦竟然這麼可怕!

看來,不能用強,只能用軟的了。

「林溪勝!」龍華大聲宣布。

話音落下時。

一群人將葉驚天給抬了出去。

林溪也退了下去。

此時。

比武台上還有林塵、林溪、柳青璇、牧少塵、楚炎。

楚炎微皺著眉頭,他的目光看向了柳青璇,柳青璇一直以來冷冷淡淡,不與外人交集。

他只知道柳青璇是六品雷屬性天賦,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楚炎走上比武台的中心區域。

他負手而立,面向不遠處的柳青璇,淡聲道:「我想挑戰你!」

柳青璇的美眸閃爍了一下,因為與三大恐怖巨頭大戰,讓她受了很重的傷。

而這種傷限制了讓她不能動用修為,甚至,她的力量也僅僅與普通人一般。

雖然她的體質本身有自動恢復傷勢的能力,但她受的傷實在太重,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恢復。

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個月,還剩下五個月的時間。

柳青璇美眸望向楚炎,冷淡道:「我放棄!」

楚炎一愣,柳青璇竟然放棄比試了?

周邊的許多學生也是愣了,為什麼要放棄?

眾人想不通。

觀望席上。

三皇子龍華的目光閃爍了一下,他凝望向柳青璇,不悅的冷聲道:「丹道比試可以選擇放棄,那是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火屬性天賦,而武道比試,任何人都不能拒絕比試!」

柳青璇冷漠的眼神撇了一眼龍華,冷淡道:「因受傷無法動用修為,所以放棄比武!」

「受傷?無法動用修為?」龍華眯著眼睛,眼神里閃過了一道邪芒。

他站起身子,猛然腳尖一點,身形疾馳而出,出現在了柳青璇的跟前。

兩人之間僅僅只相隔三米而已。

「我要檢查你的傷勢!」龍華凝望向柳青璇,近距離的望著柳青璇,是多麼美。

讓他怦然心動。

林塵這時走到了柳青璇的身旁,淡漠的望向龍華,冷淡道:「我這人有潔癖,不希望任何人碰我的女人!」

龍華目光閃過了一道冷芒,冷望著林塵,凝聲道:「本皇子是要檢查她的傷勢,怎麼到你這裡,好像本皇子要非禮她一樣?」

「誰檢查都不行!」林塵目光冰冷的望著龍華。

「若本皇子非要檢查呢!」龍華雙目一冷,眉頭一皺時,一股無形的威嚴瀰漫而出。

「呵呵。」林塵走到了比武台的中心區域,隨後轉身,目光挑釁的望著龍華,悠悠道:「之前三皇子自稱有成皇之資,所以,我想挑戰你,若你能贏,就讓你檢查青璇的傷勢!」 龍華聽后,臉色陰冷至極,望著林塵的眼神有著濃濃的殺意。

林塵竟然敢主動挑戰他?這是在看不起他嗎!

龍華的目光望向了觀望席上的古雲風,冷聲道:「檢查林塵的修為,若是境界不對等,或者相差太多,比武就很不公平。」

龍華留了個心眼,之前林塵能輕易擊敗林非夜,或許有武道天賦的原因,但是…武道天賦雖高,也不至於強到這種地步!

在他的心裡,認為林塵的修為肯定超過了一星武師。

古雲風飛掠而來,他對著林塵拂袖一揮,一股靈力滲透入林塵的體內。

隨後,他說道:「林塵是三星武師。」

龍華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望著林塵,冷諷道:「原來你是三星武師,怪不得能輕易擊敗林非夜!」

附近的眾多內院學生,驚訝無比,林塵竟然是三星武師,難怪面對林非夜的時候,那麼的自信。

林塵望向古雲風,說道:「光查探了我的境界,不查三皇子的?」

古雲風微皺著眉頭,他望向三皇子的眼神有著詢問之意,畢竟龍華是三皇子,他不能貿然去查探。

「查吧。」龍華聳了聳肩。

古雲風查探了一番,隨後說道:「三皇子是九星武師!」

龍華望著林塵,輕輕笑著:「我們都處於同一個大境界,不知…你還要不要跟我比試!」

「當然要比!」林塵看了一眼龍華,冷淡道:「看在你皇子的份上,給你一次出手的機會,不然,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狂妄。」龍華臉色一沉,目露森然的望著林塵,獰笑道:「今天本皇子就摧毀掉你的自信,讓你知道本皇子的強大!」

轟!

龍華渾身沐浴著太陽光輝,光輝灑落時,有一股熾熱的火焰暴涌而出,火焰籠罩著龍華的全身,讓他看起來猶如太陽之子一般,無比的強大。

「烈焰拳!」

龍華揚起一拳,這一拳揚起時,渾身的火焰陡然劃過,最終聚集在了拳頭上。

一拳爆發,可怕的烈焰呼嘯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