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輕手輕腳的進入了廠區內,手中拿着盡是熱武器,甚至再身後還揹着更誇張的,幾人進入廠區後,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當他們看到地上的寧開和何齊後,臉色大變,趕忙跑了過去,扶起了兩人。

“嗯?”寧開可能是被疼醒了,看到袁隊長之後,還想行禮,剛動就感覺身體傳來了一陣疼痛感,反觀何齊倒是昏迷的死死的。

“小寧,你怎麼樣了?鬼道人呢?”袁隊長皺着眉頭,陰沉着臉問道,他時不時的看向四周,生怕鬼道人會跳出來似得。

“被……被殺了。”寧開艱難的說道。

“什麼?被殺了?被誰殺了?”衆人震驚的問道,要知道鬼道人在他們檔案裏都是屬於A級危險人物了,這次知道要面對鬼道人,他們甚至還帶了重武器。

再說他們也不是傻子,寧開和何齊都被打成這樣了,是不可能幹掉鬼道人的,所以他們纔會問是誰殺的鬼道人。

“是……是抓鬼小王爺。”寧開艱難的說完,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陷入了昏迷。

“抓鬼小王爺?他到底是誰?”衆人面面相覷,同時也是震驚不已,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寧開說到這個抓鬼小王爺了,但是他們沒見過所以完全不知道寧開說的抓鬼小王爺到底是什麼人。

那可是連鬼王都能滅掉的存在,爲什麼寧開每次都能這麼好運碰上貴人相助。

“袁隊長,我覺得我們現在不應該要糾結這位抓鬼小王爺到底是誰,而是應該要看一下這兩位都快玩完了。”一個青年指着兩個奄奄一息的青年說道。

“對,對,趕緊送醫院。”被這麼一提,衆人立刻想起了這裏還有兩個半生不死的人在,緊接着,衆人快速把兩人送入了醫院。

此刻在秦家別墅內,秦海坐在沙發上一句話也沒說,而付晶晶和她前夫則是坐在兩旁的沙發上。

“咦,還沒弄好啊?”劉致澤走進了別墅內,就看到了三人。

“小劉。”看到劉致澤回來,秦海立馬站了起來,之前不知道劉致澤的本事所以也沒在乎這麼多,可是現在知道劉致澤的本事之後,秦海也就沒有那麼淡定了。

“海叔,怎麼處理的?”劉致澤看了一眼委屈的付晶晶說道。

“明天就去辦理手續吧。”秦海嘆息一聲,甚至看都不想看付晶晶了,所有的事情也都弄清楚了,付晶晶貪圖富貴,拋棄了她的兒子和男人,傍上了秦海這個有錢人。

“不要,秦海,看在我們夫妻的份上就饒了我吧,我已經和他離婚了,求求你,不要和我離婚。”付晶晶聽到秦海的話,一把撲倒在了秦海的面前,直接摟住了秦海的一隻腿。

她這是當有錢人習慣了,如果讓她再回去過那種苦日子,還不如殺了她的好,這個感受劉致澤還是知道的。

秦海嘆息一聲,看向了劉致澤,可是還沒等他說好,付晶晶就撲到了劉致澤的面前,再次抓住了劉致澤的腿,就聽她道“小劉,哦,不,大師,大爺,你幫我勸勸秦海,不要和我離婚。”

臥槽!!劉致澤直接蹦了起來,一把抽出了自己的腿,特麼的,這就是傳說中的拜金女嗎?之前還罵自己來着,原本還打算找她算賬的,可是看到她這個樣子,自己也沒必要了。

劉致澤看了一眼那骨瘦如柴的男人,卻是看到那個男人一臉的淡然,靠在沙發上,毫無表情,忽然,劉致澤的瞳孔一縮,來到那男人面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卻是發現他已經死了。

劉致澤臉色一冷,看向付晶晶,沉聲道“真是心狠手辣,好歹也是你前夫,你竟然能夠下此毒手。”

“都是他,要不是他的話,我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他該死,他自找的。”付晶晶惡毒的看着那男人,從自己的腰間掏出了一把染血的小刀。

秦海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震驚的看着付晶晶,道“瘋了,你是真的瘋了,來人,報警,立刻報警。”

“主公小心。”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聲大喝,劉致澤臉色一變,下意識的掐起了指訣向着自己身後戳去。

“砰~”那個原本死去的男人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衆人的面前,不過此刻被劉致澤戳到了,就看劉致澤一用力。

“砰~”的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洞穿了那男人的身體,那男人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這次算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臥槽!!嚇死寶寶了。

不過作爲我輩裝逼王,哪怕是被嚇到了,劉致澤也要裝裝逼壯膽,就看他揹負着手,一臉的淡然,道“小小控屍術就想要了本王爺的命?哪怕再來一百個也照殺不誤。” 臥槽!!說真的,你真有這麼吊嗎?你這麼吊你爸媽知道嗎?

衆人震驚的看着劉致澤,都很想問出這句話,這個劉致澤裝逼實在是裝的太過分了點,要是其他人的話,早就被那屍體給弄死了。

當然了,劉致澤裝逼併不是重點,衆人轉身看去,就看到周復生提着桃木劍從大門口走了進來,他直接攔在了劉致澤的面前,生怕劉致澤會受到傷害。

“喂,我說,老頭,你幹嘛?你擋住我裝逼了。”劉致澤推開了周復生說道。

那周復生被推開了,再次來到了劉致澤面前,他死死的盯着付晶晶,道“主公,這個女人不簡單。”

“這話又要從何說起?”衆人疑惑的看向了周復生,不明白他說的這個是什麼意思。

“剛剛得到的消息,原來她的男人是趕屍一脈的,他們的孩子並非被什麼老頭所煉製成鬼煞的,而是這個男人自己煉製的。”周復生指着地面的男人說道。

臥槽!!劉致澤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看着自己的雙手,一愣一愣的,這麼說,自己是殺錯人了?而且最主要的是陰差陽錯的竟然還真的碰上了那鬼道人。

特麼的,要不要這麼扯淡啊,這麼巧的事情竟然被自己碰上了。

“大師,你說的趕屍一脈是什麼意思?”秦海的後背有些發涼,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趕屍一脈,也就是說他們都是和死屍打交道的,難道你沒看過湘西趕屍嗎?”周復生反問道。

秦海明白了,他有些驚恐的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付晶晶,自己竟然和一個專門與屍體打交道的女人過了這麼多年,想到這裏,他都覺得反胃噁心。

“哈哈……沒想到,還是被你們知道了。”地上的付晶晶哈哈一笑,從地上爬了起來。

剛剛還在哭泣求饒的付晶晶,此刻卻是氣場一變,感覺是無比的強大,無比的神祕。

“臥槽,你讓開,我要去裝逼。” 重生八零嫁首富 劉致澤推開了周復生,快速的把秦海拉到了自己的身後,隨後就看劉致澤手中出現了一個平底鍋,一把直接拍在了付晶晶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響起,付晶晶直接被拍倒在地。

衆人一驚,我曰,你要不要這麼狠啊,眼看着付晶晶腦袋上的鮮血流了出來,秦海更加的害怕了。

“小王八蛋,打的好,你是真的非常好。”付晶晶也不管頭上的鮮血,反而是再次站了起來,她帶着冷笑,語氣很冷的瞪着劉致澤。

“你特麼的再罵信不信本王爺分分鐘弄死你。”劉致澤揚起了平底鍋說道。

“不用了。”付晶晶咧着嘴笑了起來,她撿起了地上的小刀,放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就聽她冷笑道“小王八蛋,是你,都是你害的,害的我一無所有,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還有你,秦海,沒想到我們數十年的夫妻感情都抵不過一個小屁孩所說的話,你們,我都記住了,我會報仇的,我會回來的。”

說話間,付晶晶已經開始割起了自己的手腕,那鮮血頓時直流,緊接着,就看他割掉了手腕之後,直接揚起了小刀捅進了自己的心臟。

“噗~”鮮血直噴,滿地都是鮮血。

“不會放過我?我好怕怕喲,老妖婆,別說我欺負你,你儘管來,本王爺要是皺一下眉頭,就算輸。”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絲毫沒有在意付晶晶的話。

怕她?那自己就不要做人了,反而自己正愁不知道該去哪裏抓鬼,現在有個現成的送過來,那豈不是更好?

“噗~”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劉致澤給氣到了,付晶晶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瞪大了眼睛倒在了地上就玩完了。

“這……這就死了?”秦海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神奇了,甚至都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

“等會,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吶?”劉致澤疑惑的說道。

別墅內不知道什麼時候颳起了一陣陣寒冷的陰風,那股寒冷的感覺甚至非常的冷,比起一般的鬼魂出現都要冷。

劉致澤忍不住掐起了手指,忽然,他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看着周復生,道“今天是破日?”

周復生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臥槽!!今天是破日你特麼的不早說?這樣一來,這就是個厲鬼啊,還有一個男的也會屍變啊。”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劉致澤怒吼一聲說道。

破日或許沒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三破日相信不少人都知道,三破日是百鬼夜行的日子,但那玩意六十年才能碰的上一次,而這破日就不同了,基本上一年一次。

凡是在這一天死去的人都會吸收無盡的陰氣成爲厲鬼,有甚者,因爲怨念死去的,更會成爲怨魂,這玩意可就比鬼魂要強大多了。

“額,主公,是你說要去裝逼的。”周復生低下了頭無語的說道。

“小劉,什麼是破日?”秦海疑惑的問道。

劉致澤剛打算說話,卻是發現整個別墅內的陰風更加的狂暴了,在上面掛着的燈甚至都變得一閃一閃的,十分恐怖。

“吼~”一道吼聲響起,衆人臉色一變,那個骨瘦如柴的男人說屍變就屍變,一把站了起來,向着最近的周復生抓去。

折姝 周復生剛剛打算躲避,卻是已經被那男人抓住了腦袋,他抓起桃木劍拍了下去,那男人直接被拍倒在地。

“海叔,跟在我身邊,不要亂跑。”劉致澤說道,看着周復生和那屍變的男子糾纏了起來,他則是死死的盯着趴在地上的付晶晶。

付晶晶臉色鐵青,四周都是鮮血,不一會的功夫,原本漂亮的臉龐,卻是一下子乾癟了下去,就算是被吸乾了似得。

與此同時,一道黑氣也從付晶晶的身體內飛了出來。

劉致澤抓緊了平底鍋,一有動靜,他會毫不猶豫拍下去的。

“啊~”忽然,周復生慘叫了起來,就看他被那男子給抓住了雙肩,劉致澤快速跑了過去,一腳踹在了那男子的胸口,那男子倒飛了出去。

緊接着劉致澤一把搶過了周復生手上的桃木劍,身體一躍,直接跳到了那男子的身上,桃木劍狠狠的插在了那男子的胸口。

劉致澤快速離開,雙手掐着指訣,道“離字,火。”

“蹭~”那地面的屍體頓時起火,跟着桃木劍一起被焚燒了起來。

“嗚嗚~”別墅內的陰風帶着恐怖的風嘯聲,彷彿就在耳邊,彷彿在遠處,一會又在左耳響起,一會又在右耳響起,十分恐怖。

“砰砰~”上空的燈管接連的爆炸,寒冷的陰風吹過,就像是有人在他們的耳邊吹着氣似得,寒冷入骨。 劉致澤看向地面的付晶晶,四周爲什麼會這麼恐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付晶晶在搗鬼了。

劉致澤快速跑了過去,一巴掌向着付晶晶的屍體拍去。

“鏘~”的一聲,劉致澤被震退了兩步,衆人就看到付晶晶的體內緩緩的飛出了一道黑氣,漂浮在了空中。

“他孃的,破日的怨魂果然流弊。”劉致澤吐了一把口水說道。

“主公,我們怎麼辦?”周復生問道,他倒不是害怕,只是面對這種在破日形成的冤魂,實在是不好對付,在他身後,秦海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臉色慘白,恐怕也是被嚇的不輕。

“你們會死的,會死的。”一道道陰森森恐怖的聲音響在了衆人的耳旁,這聲音既慘又淒厲,讓人聞風喪膽。

“死妖婆,有本事你出來,我們大戰三百回合。”劉致澤陰沉着臉說道。

他的奇門遁甲術有着剋制鬼魂的力量,但那也是在有目標的情況下,可是現在那付晶晶的影子都沒看見,劉致澤自然也就沒法動手了。

“啊~”忽然,一聲氣息的慘叫聲響起,秦海和周復生被風吹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劉致澤一驚,自己倒是無所謂,可這周復生和秦海就要遭殃了。

就看劉致澤的手一伸一握,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劉致澤看了秦海和周復生一眼,沉聲道“來我身邊。”

秦海周復生快速從地上爬了起來,來到了劉致澤的身邊,現在恐怕也只有劉致澤身旁最安全了。

“蹭~”四周散發出了一道道藍色的光芒,漂浮在了空中,把三人圍在了其中,一道黑氣閃過,直接撞在了藍色的光芒上變成了白煙。

“啊……”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那付晶晶撞在八卦內之後快速的化爲了黑氣消失不見了。

“老妖婆,你不是流弊嗎?你倒是繼續來啊。”劉致澤冷笑道,這樣一來的話,至少自己就不用擔心被付晶晶偷襲了。

“爸,什麼事情怎麼這麼吵?”然而就在這時,二樓處忽然響起了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

衆人轉頭看去,就看到秦玲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樓梯口,此時的她穿着粉紅色拖鞋,正揉着眼睛往樓下走來。

她之前被那鬼煞上身,完全沒有意識,之後又昏迷了過去,還以爲是做夢,剛剛聽到外面燈管炸裂的聲音,還有一道道的聲音,她就很好奇的走了出來。

上空中的燈光一閃一閃的,四周也颳着寒冷陰森的風,讓她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她看到地面的秦海和一個青年一個老頭再看向地上燒成灰的屍體和那個躺在血泊中的後母之後,頓時臉色慘白。

膽戰心驚的看着秦海問道“爸……你……你們在拍電影嗎?”

“玲玲,快過來。”秦海臉色大變,說完,他快速向着樓梯跑去。

然而還沒等他上樓梯,就被一道陰風一吹,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爸~”秦玲玲驚叫一聲,她是一臉的懵逼,很想知道,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還沒等她繼續說話,就看見一道黑氣直接纏繞在了她的身上,帶着她直接飛上了高空。

“玲玲~”秦海大驚,他想要救自己女兒,但是卻感覺胸口疼痛不已,讓他連起身的力氣都沒了。

“啊~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我爲什麼能飛起來。”秦玲玲驚恐的說道,她在掙扎,但是無論她怎麼掙扎都下不去。

而就在此時,秦玲玲臉色一紅,就看到一隻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一道黑影出現在了秦玲玲的身後。

“哈哈……秦海,既然你如此不念我們數十年的夫妻感情,那我今天就殺了你女兒,讓你女兒來陪我。”付晶晶猙獰的面孔怒視着地上的秦海。

她掐着秦玲玲脖子的手也開始加大了力氣,就看到秦玲玲那原本一張漂亮的臉蛋,更加的通紅了,那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似得。

“主公,你快想辦法。”周復生着急的對着劉致澤說道。

劉致澤撇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慌什麼?看我的。”

說完,劉致澤抓起了平底鍋,對準了付晶晶,一把甩了出去,“中。”

一道散發着熾熱的光芒一閃而過,直接砸在了付晶晶的額頭上。

“啊……小王八蛋。”付晶晶慘叫一聲,剛剛化成的人形直接被打散,再次形成了一道道的陰風。

而那秦玲玲也因此得救,只是他從高空掉落下來,卻是更加的驚恐了,“啊……爸,救我。”

“玲玲。”秦海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一閃而過,就看到劉致澤身體一躍,直接飛上了高空,一把摟住了下降的秦玲玲。

劉致澤的右手摟住了秦玲玲的雙腿,左手摟住了秦玲玲的玉勁,兩人四目相對,秦玲玲瞪大了眼睛看着劉致澤,劉致澤也看着秦玲玲。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白馬王子嗎?雖然他沒騎白馬,但是好特麼帥啊,簡直比白馬王子還要帥。

“美女,你身上好香啊。”劉致澤聳了聳鼻子說道,看着秦玲玲的雙峯說道。

秦玲玲的身材是不錯,只是那雙峯卻是太弱小了吧,趁着秦玲玲的睡衣大開,劉致澤忍不住多撇了兩眼。

秦玲玲的臉色頓時一紅,她可不知道劉致澤在偷窺自己,反而是因爲劉致澤那帥氣的臉龐和這吊兒郎當的話語而臉紅。

兩人就這麼落在了地面,也沒人打擾他們,秦玲玲也沒有從劉致澤的懷中下來,反而是紅着臉,低着頭看都不敢看劉致澤了。

“美女,有句話,我想說,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劉致澤輕聲問道。

秦玲玲一愣,心中猶如小鹿亂撞似得,難道要表白了嗎?可是自己還沒準備好,怎麼辦?自己現在的樣子漂亮嗎?

“美女,你好重啊,你下來好不好?”劉致澤哭喪着臉說道。

“哈?”秦玲玲一愣,包括秦海和周復生都因爲劉致澤的話愣住了。

臥槽!!你特麼的懷中摟着一個大美女,你還嫌棄別人重,你要不要點碧蓮,不願意讓我來。

劉致澤直接把秦玲玲給放在了地上,猛然的甩起了自己的手,摟女生也實在是太累了,也不知道誰想出來的,一定要摟女生。

如果讓秦海和周復生知道此刻劉致澤的想法,肯定會噴血的吧。

“小王八蛋,我要你死。”就在這時,那道淒厲而又恐怖的聲音傳入了劉致澤的耳中。

劉致澤笑了笑,一把抓向了地上的平底鍋,反手一巴掌就拍了出去。

“啊……”付晶晶慘叫一聲,哪怕她是黑氣照樣被劉致澤拍飛了出去,變成了人形倒在了樓梯上。

衆人震驚,尼瑪,也太猛了吧,只不過他們這纔剛看到開始,他們就看到劉致澤快速去到了付晶晶的面前,冷笑一聲,再次拍下了平底鍋。

付晶晶再次慘叫了起來。

“讓你特麼的罵勞資,來啊,你特麼的倒是繼續罵啊,還變怨魂,還要我命,還想報仇,你咋不上天,草!草!草。”

衆人石化,劉致澤不是一般的兇猛啊,竟然逮住了付晶晶,而且還對她一頓拳打腳踢。

臥槽!!要不要這麼吊啊。 “特麼的,讓你報仇,還敢不敢報仇?”劉致澤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暴打付晶晶,又是拍,又是踹,還有踩的,反正就是各種暴打方式,看的秦海三人震驚不已。

“不……不報了,我投降。” 狂野王妃:王爺,本宮要下堂 付晶晶慘叫不斷,連忙投降,再這麼下去,就算自己是鬼魂都要被劉致澤給打死去了!這小王八蛋實在是太兇猛了,而且還這麼厲害,付晶晶都快有心裏陰影了。

原本以爲今天破日化成了厲鬼怨魂就能找劉致澤報仇了,只是她沒想到,就算化成了厲鬼怨魂依然被虐,因爲這個少年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不就得了,打的本王爺累死了。”劉致澤鬆了一口氣,這死老妖婆早說不就完了,何必要自己浪費這麼多的體力去打她。

劉致澤擡頭看向秦海周復生和秦玲玲,就看三人張大了嘴巴,恐怕都能塞下一顆石頭了。

“你們幹嘛這樣看着我?我會不好意思的啦。”劉致澤裝模作樣的低下了頭,像是真的害羞了似得。

“噗~”看到劉致澤的樣子,三人真的有一種想要噴血的感覺,你特麼的還害羞,你剛剛在暴打女鬼的時候可沒有害羞過,而且是越打越來勁。

忽然,周復生臉色一變,指着劉致澤身後大叫道“主公,小心。”

劉致澤笑了笑,也不着急,反而是慢慢的轉過身去,抓着平底鍋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就看到那付晶晶雙手直接拍在了平底鍋上。

“滋啦~”付晶晶的手頓時冒起了濃濃的白煙,發出了一道淒厲刺耳的慘叫聲,緊接着付晶晶的身影化爲一道黑氣直接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道陰森森的話語“頭七我會回來報仇的,小王八蛋,你給老孃等着。”

“等着?本王爺還就怕你不來,辣雞玩意。”劉致澤也不知道付晶晶走沒走,反正就是擡着頭大叫了起來。

說完後,劉致澤看向了秦海周復生秦玲玲三人,三人更加的震驚了,那眼神就像是看到鬼一樣,驚恐,害怕,沒錯,就是驚恐害怕,他們實在是想不到劉致澤不僅囂張,而且還囂張的這麼過分。

可能秦海和秦玲玲不知道,但周復生卻是清楚的很,在破日形成的普通鬼魂原本就要比一般時候更加兇猛,更何況這還是個帶着滿心怨念死去而化成高一個檔次的怨魂了,那隻會更加的恐怖厲害,但劉致澤卻依然不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